《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753章 賢主忠臣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望著太清皇和孫冷影,都等待著他們的回應。∮雜∞誌∞蟲∮
  在天下人看來,太清皇和孫冷影他們兩個人的結局已經是注定了,連百日道人他們這樣的存在都難逃一死,更何況是他們。
  對於太清皇和孫冷影他們兩個人來說,他們無非是怎麼樣的一個死法而已,最終,他們還是必須一死。
  “尊敬的陛下,我們可以談談條件的。”在太清皇沉默之時,孫冷影站出來,徐徐地說道。
  “談條件?”看著孫冷影,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覺得你們手中還有什麼籌碼與我談條件呢?”
  孫冷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鞠身,神態顯得恭敬,徐徐地說道:“回陛下,我們知道娘娘的下落,我們知道娘娘是落入誰的手中,同時,我們必須聲明的是,我們對於娘娘沒有半絲的惡意,我們隻是想帶走娘娘,引陛下入陷阱而已,我們從未想過加害於娘娘。”
  “有區別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一點都不焦急。
  孫冷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鞠身,說道:“老臣知道,擄走娘娘,已觸及陛下逆鱗,此為罪該萬死,老臣也不推卸責任。老臣願意把消息告知陛下,老臣願將功贖罪,老臣隻有一個條件。”
  聽到孫冷影這樣的話,所有人都不由望著孫冷影,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好奇,孫冷影究竟會提怎麼樣的條件呢,甚至在這個時候有人在心麵揣測,孫冷影在此時有可能會出賣太清皇。
  畢竟,對於許多人來說,在生死關頭,誰都想苟活下去,任何人都會抓住那一縷生機,都不願意就這樣死去。
  就算在這個時候孫冷影出賣太清皇,在很多人看來,那也不足為奇的事情,這也算是人之常情。
  “哦。”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如果讓我給你留個全屍什麼的,我倒可以成全你,滿足你的心願。”
  “尊敬的陛下,老臣隻乞求你能饒恕先皇。”孫冷影深深鞠身,神態恭敬,說道:“這一切都罪在老臣,是老臣最先提出擄走娘娘,以引誘陛下上當的,這一切都是老臣自作主張,所以老臣願意擋當一切的罪行。隻乞求陛下網開一麵。”
  孫冷影這樣的話一說出來,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驚歎一聲,這實在是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意外,讓很多人都不由佩服。
  “孫冷影,一代忠臣呀,難怪太清皇會如此的器重他,那怕是三世為臣,依然對太清皇忠心耿耿,對太清皇依然是忠心不矢,這也不怪太清皇會視之如左膀右臂。”在這個時候,有不朽真神不由感慨地一聲。
  有掌執道統大權的皇帝,見孫冷影如此忠心耿耿,也不由為之羨慕,感慨地說道:“人生,得一忠臣,足矣!”
  天下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驚歎,多少人為之佩服,又有多少人為之羨慕。
  天下人都知道,孫冷影跟隨了太清皇三世了,三世以來,他一直都對太清皇忠心耿耿,不知道為太清皇立下了多少的汗馬功勞。
  當然,一直以來,太清皇也沒有負過於他,太清皇統治九秘道統之時,孫冷影大權在握,太清皇對他器重無比。
  在九秘道統的時候,很多時候,孫冷影就是代表著太清皇,代表著太清皇的權威,而且,太清皇從來都不擔心孫冷影有任何僭越。
  可以說,三世以來,他們主仆兩人,仆對主忠心耿耿,主對仆如股肱。
  如此的一對主仆,可以說是帝統界的一段佳話,也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羨慕,多少統治者、多少手握重權的存在,在心麵都渴望著自己能擁有著如此忠心耿耿的臣子。
  那怕是在生死關頭,孫冷影第一個想到的也不是自己,而是太清皇,隻要有一個唯一活下去的機會,他都會把這個機會留給太清皇,而不是自己。
  如此的忠臣,這怎麼不讓人肅然起敬呢?又怎麼不讓人為之欽佩呢。
  “冷影呀。”在孫冷影向李七夜乞求的時候,太清皇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你跟隨了我三世了,還不了解我的脾氣嗎?我太清皇一生,並不是向人搖尾乞求的人。”
  “陛下——”孫冷影不由大叫了一聲。
  太清皇輕輕地擺手,搖頭,徐徐地說道:“不用多說,橫豎也是一死,能死在十三命宮之下,也不羞辱我太清皇一生。隻可惜,我卻不能保全於你,這一生力量太單薄。”
  “陛下言重。”孫冷影大拜,徐徐地說道:“臣隻是孤兒,能得陛下扶持,才有今日,臣三生追隨陛下,未能全力以赴,臣愧然。”
  “這一生,有你這樣的忠臣,我太清皇也沒有什麼好遺憾。”太清皇扶住孫冷影,大笑,豪邁,霸氣。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以國士報之。”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為之感慨,不少人為之籲噓。
  孫冷影的忠心耿耿,這固是讓人佩服,而太清皇的賢明,也的的確確是值得讓人死心塌地跟隨。可以說,隻有太清皇這樣的一代霸主,才配得上孫冷影這樣的一代忠臣。
  “好一對主仆情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過,我也該送你們上路了。”
  “我可以告訴你柳丫頭的下落,這也算是我臨終前做一件好事。”太清皇坦然麵對,豪邁無比。
  在這個時候,他沒有向李七夜求饒,依然是十分的傲氣,稱得上鐵骨錚錚。
  “無需要。”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天地之間,隻要我法眼一開,又有誰能遁形?我一出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找一人,又有何難。隻不過是你們自尋死路,不知死活而已。”
  太清皇不由苦笑了一下,心麵有些感慨,大笑,點頭承認,徐徐地說道:“這一盤棋,我太清皇的確是下得有點不知死活,的確是自大了一點。我千算萬算,卻未能算計得過你。不過,也無所謂了。九秘道統的五強,該滅的也滅了,該崩的也崩了,該臣伏的也臣伏了。今日,沐家已滅,百日道人已死。我這一盤棋也下得還算可以。”
  聽到太清皇這樣的一席話,不少人麵麵相覷,在這個時候,不論是成敗,不少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對於太清皇這樣的謀略都不由為之驚訝。
  試想當年,那怕太清皇掌執九秘道統大權之時,九秘道統依然是五強齊立,整個九秘道統的權勢處於一種平衡的狀態。
  但是,太清皇傳位於第一凶人,天下大亂,共逐皇位,第一凶人一出手,掃平天下,五強的門派傳承,被滅的被滅,臣伏的臣伏,一下子掃平了整個九秘道統的權勢。
  再放眼於帝統界,三大巨頭一直處於平衡的狀態,太清皇卻是禍水東引,把第一凶人引到了沐家,最後導致沐家灰飛煙滅,而百日道人也慘死。
  縱觀太清皇這樣的一局大棋,不得不讓人為之驚歎,可以說他在這謀略之間,便掃平了九秘道統,屠滅了沐家,這樣的謀略,的確是讓人驚歎,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誰才是棋子,誰才是棋手,你不知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十分隨意。
  “說得也是。”太清皇不由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我是一個棋手,也隻不過是二流棋手而已,真正的一流棋手,那是算計萬世。一力降十會,在絕對力量之下,一切謀略那隻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
  這一點讓太清皇十分的感觸,因為在李七夜絕對強大的力量之下,他的所有計謀,都隻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隻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在這個時候,他才真正能體會到,想真正的掌執乾坤,禦駕萬世,那最終還是必須以強大無敵的力量作為後盾,否則的話,一切的謀略,那都隻不過是小打打鬧而已。
  “好了,你們該怎麼樣的一個死法呢?”李七夜淡淡一笑,隨意。
  所有人都明白,這也不是第一凶人的倨傲,太清皇、孫冷影這樣的實力,在他們麵前那也的的確確是蟻螻而已,他一抬腿,就能把他們兩個人踩死。
  “我一生,從不乞討求饒。”太清皇深深地呼吸一口氣,依然鐵骨錚錚,說道:“就算是一死,我們也不會束手待斃,那怕不敵,也會放手一搏!”
  聽到太清皇這樣的話,不少人心麵震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太清皇根本就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了,不管他怎麼樣的拚命,都是難逃一死。
  但是,太清皇這樣的姿態,比起百日道人來,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百日道人這樣的長存不朽,為了活下去,不惜向第一凶人認輸服軟,哈腰點頭。
  但是,太清皇那怕明知一死,依然是鐵骨錚錚,依然露出自己的獠牙,這不得不讓人佩服。
  “太清皇,三世為皇,的確名不虛傳,的確是一代了不起的人傑。”不管是誰,那怕是曾經與太清皇為敵的人,對於太清皇這樣的鐵骨,也不由為之欽佩。
  

Snap Time:2018-11-18 07:36:0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