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713章 一劍無功

  一劍斬下,一切都灰飛煙滅,似乎舉世之間沒有什麼可以擋得住這絕世無雙的一劍,在這一劍之下,任何存在,任何無敵,都會被斬殺。雜♀誌♀蟲
  這一劍斬下,可屠神,可斬帝,這一劍已經是達到了無物可擋的地步了。
  當一劍斬開雷池電海、一劍斬向李七夜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這一劍斬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在這一劍斬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身體被這一劍對半劈開。
  這一劍斬下,鮮血濺射,在這那之間,所有人在惚恍間都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對半被劈開,鮮血飛濺,血肉分離,在這樣的整個過程之中,所有人都隻能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都隻能是呆呆地看著自己那被劈成兩半的身體。
  在整個過程中,所有人都隻能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身體被劈開之後,鮮血濺射,五髒六腑灑落得一地都是。
  在這整個過程中,所有人都感覺自己是動彈不得,根本就無法反抗,甚至在這一劍斬下的時候,連對抗的勇氣都沒有,隻能等待著自己被這一劍劈成兩半。
  一劍斬下,猶如是塵埃落地,雷池電海被這一劍劈開,那如洪水一般奔騰的閃電洪流也一下子被劈成了兩半,在這一劍斬下,似乎李七夜也被劈成了兩半,很多人都看到了李七夜身體被劈開,鮮身濺射,甚至有人看到了李七夜那被劈成兩半的身體一下子從天空中墜落下來。
  一劍斬落之後,當收劍之時,一切都已經結束了,這一切都已經是成了定局了,一切都在這一劍之下煙消雲散,雷鳴汪洋也好,閃電洪流也罷,甚至是李七夜,在這一劍之下,都已經是不複存在。
  一劍落幕,定了乾坤,一時之間,整個天地變得寂靜無比,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一劍所威懾了,一時之間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好一會兒之後,大家這才慢慢回過神來,當大家回過神來之後,都感覺自己是冷汗涔涔,都發現自己衣裳都被冷汗所打濕了。
  甚至有不少修士強者回過神來之後,發現自己身體一陣劇痛傳來,好像剛才他們的身體真的是被劈成了兩半,似乎在這剛才他們已經是死了一回,已經是慘死在了沐劍真帝的這一劍之下。
  “太恐怖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修士強者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被這麼恐怖的一劍所嚇怕了,雙腿打了一軟,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癱軟在了那。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是駭然變色,臉色發白,大家都被沐劍真帝這麼恐怖的一劍所嚇破了膽,不管多麼強大的修士強者,就算是強大無比的不朽真神,都一樣感覺到冷汗涔涔,因為在沐劍真帝這一劍之下,那怕他們這樣的不朽真神,也唯有引頸待戮,根本就無力去抵抗沐劍真帝的這一劍。
  “真帝,這就是真帝,一生若能證道成帝,絕對莫錯過。”有不朽真神不由感慨萬分,心麵有著千百萬的思緒。
  一劍無敵,雖然這不僅僅是沐劍真帝一個人的力量,也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功勞,其中有著鹿客翁他們的貢獻,但是,在無敵一劍之中,那怕鹿客翁他們再強大,但終還是需要依托於沐劍真帝,如果沒有沐劍真帝,他們也發揮不出如此無敵的一劍。
  這就是不朽真神與真帝之間的差距,不朽真神也隻能是不朽真神,永遠無法成為真帝,也永遠無法成為始祖。
  “李七夜死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有人張望,沒有看到李七夜的身影,也沒有閃電洪流,一切都灰飛煙滅了,在天空上隻有朗朗的晴空。
  “隻怕是死了——”許多人張望尋找,都未見到李七夜,就不由說道:“就算第一凶人再強大,這一劍之下,也依然是無法爭鋒,依然是無法與之匹敵,也唯有一死。”
  想到在剛才的時候,一劍斬下,大家都親眼看到李七夜被這一劍劈成了兩半,大家都看到鮮血濺射的一幕,都認為李七夜已經被這可怕的一劍斬殺了。
  “這樣的聯手,舉世無敵,第一凶人再強大,那也是無法與之抗衡,隻怕在整個帝統界已經找不出有誰能擋得下這一劍,畢竟這已經有始祖狀態。”有老一輩強者不由感慨地說道。
  聽到這話,也有不少人麵麵相覷,想到剛才這一劍的恐怖,都不由點了點頭,認同這樣的話,在剛才沐劍真帝一劍斬下之時,何止是無敵,這已經有始祖狀態了,始祖狀態呀,這是多麼恐怖的狀態。
  如果說,在舉世之間能有誰擋得住這一劍,大家唯一能想到的也就隻有百日道人了,或者也唯有成為長存不朽的百日道人才能擋得下如此恐怖的一劍了。
  “第一凶人終於死了——”看到一切都煙消雲散,終於有人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當看到第一凶人被斬殺了,不少人心麵感覺舒暢。
  那怕這些人與李七夜無怨無仇,但是,在這一刻發現第一凶人被斬殺了,心麵都感覺鬆了一口氣,因為隻要第一凶人還活著,這讓很多人都感覺喘不過氣來,第一凶人太妖孽了,太恐怖了,隻要他還活著,任何天才、任何無敵、任何巔峰,在他麵前都是一個笑話,在他那璀璨無比的光環之下,任何人都顯得那麼的黯然失色。
  所以,當看到第一凶人死了,不少人又覺得這天地又恢複了它原來的顏色,所有修士強者不必繼續在第一凶人的光環之下而顯得黯然失色了。
  “哼,這是自尋死路。”有一些心麵對第一凶人不爽的強者,他們在這個時候心麵不由暗爽,冷哼了一聲,說道:“就算再強大,也別以為自己真的是天下無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第一凶人,太狂妄了,囂張過頭,他也早該想到自己有今日!”
  當然,很多對第一凶人不爽,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與第一凶人有著怎麼樣的恩怨仇恨,更多的是因為出自於嫉妒,隻要第一凶人被殺死了,他們心麵就感覺特別的暗爽。
  在許多人都認為第一凶人被斬殺的時候,沐劍真帝雙手握劍,雙目光芒璀璨,猶如神燈一樣燭照天地,在他的目光之下似乎任何東西都無處遁形。
  “結束了吧。”此時沐劍真帝徐徐地說道,但是,他說出這樣的話之時,都有些底氣不足。
  以他真帝的實力而言,他一劍斬落的時候,他十分可以確定,自己的這一劍是斬到了李七夜的身上,至少他可以肯定,在自己一劍斬下的時候,已經斬到了李七夜的頭顱了,這一點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
  按道理來說,他如此無敵的一劍,已經斬到了李七夜的頭顱了,應該再也沒有誰能擋得住這一劍,也沒有誰能逃得過這一劍,在這樣的一劍之下,必定是被一劍斬殺。
  但是,這種事情發生在第一凶人身上,那怕是作為真帝的沐劍真帝,那怕是有鹿客翁他們支撐的沐劍真帝,在這個時候都不是特別的肯定,心麵依然還是沒有底氣。
  那怕直覺告訴他,他無敵的一劍的的確確是斬到了第一凶人了,但,他現在卻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殺死了第一凶人,他心麵依然是底氣不足。
  “對,該結束了。”就在沐劍真帝那不是十分肯定的話落下之時,一個悠然淡定的聲音響起。
  在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所有人都望去,隻見第一凶人李七夜依然是站在那,似乎他一直都是站在那,他根本就沒有動過一樣。
  李七夜就一直站在那,隻是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他似乎是消失了一樣,直接在原地蒸發了一樣,沒有幾個人能看出這麵的奧妙。
  “速度太快了。”在這個時候,斷玉真帝身後一個蒼老的聲音輕輕歎息了一聲。
  唯有他這樣的存在看出了這麵的奧妙,李七夜的的確確是站在那,隻是他的速度太快了,所有人看不到而已。
  “你——”看到李七夜依然站在那,沐劍真帝臉色一變,不由後退了一步。
  “不成始祖,不入長存,終究也是蟻螻。”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我隻是邁了一步而已,還以為你一劍會隨之斬殺而至,卻未想到依然停留在現在而已。”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沐劍真帝臉色發白,跨越時光,這是真正的跨越時光,這種是實實在在的從現實中流淌中的時光跨越,有可能是跨越未來,也有可能跨越過去,這種跨越可不是那種劃分不朽真神的估算模擬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邁出了一步,便走出了現在,至於他這一步邁向未來,還是邁向了過去,沐劍真帝不得而知。
  他僅僅是有始祖狀態而已,並非是真正的始祖,他一劍斬下,並未能追著李七夜斬落,並沒有一劍也跨越時光。
  所以,那怕他一劍明明是斬到了李七夜的頭顱,那也無濟於事,因為李七夜已經不是在現在了,他有可能是在過去,也有可能在未來。
  站在現在,斬不了過去,也斬不了未來,除非這一劍也隨之跨越未來或過去。
  s:手中還有月票的同學,請把月票投給《帝霸》,謝謝。
  

Snap Time:2018-11-18 16:18:00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