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95章 威懾八荒

  “啊”這樣的一聲淒厲叫聲響徹天地,這淒厲的慘叫聲直上雲霄,猶如刺破天穹一樣。雜誌蟲
  鮮血,順著樹幹流淌下來,流淌著的鮮血在樹幹上留下了彎彎曲曲的血痕,猶如一條條血蛇在樹幹上扭動著身軀爬行一樣。
  在這個時候,隻見李七夜舉著樹幹,尖銳的樹梢高高地挑起了聞竹天王沙宇成的屍體,當一滴滴的鮮血從空中滴落下來的時候,聞竹天王沙宇成已經是被釘殺了。
  在這個時候,隻見沙宇成的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隻怕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麼的一天,而且還是被自己道統的聞竹金石樹釘殺的,這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看著沙宇成的屍體,看著鮮血一滴滴地滴落下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不由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李七夜出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不僅僅是一下子把聞竹金石樹連根拔起,而且瞬間把沙宇成釘殺了,更可怕的是,沐劍真帝出手相救,都被李七夜一記抽傷,一隻手臂差點被樹幹抽碎。
  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甚至可以說比斬殺五位天客的時候還讓人覺得震撼。
  特別是看著沙宇成的屍體被高高挑起的時候,更是讓所有人心麵顫抖了一下。
  沙宇成號稱天王,當今年輕一輩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年輕一輩修士中成就最高的人之一,眨眼之間就被李七夜這樣釘殺了,更讓人感到心寒的是,釘殺沙宇成的竟然還是他們聞竹道統的聞竹金石樹,這可是他們道統的守護神樹,今日卻成了沙宇成追魂利器。
  “啵”的一聲響起,此時隻見李七夜手中的樹幹震動了一下,沙宇成的屍體一下被震成了血霧,隨風飄散而去。
  “不急,一個一個來。”李七夜隨手把樹幹扔在了地上,淡淡地說道。
  在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心麵顫抖了一下,沙宇成死了,而且在李七夜手中,那猶如是死了一隻蟻螻一樣,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一時之間,天地寂靜,不論是鹿客翁、還是四大寶王又或者沐劍真帝,他們一時之間都寂靜下來。
  在這那之間,他們都意識到,單打獨鬥,隻怕憑他們個人實力,想斬殺李七夜,那是談何容易的事情?在這一刻他們都沉默了一下,他們想斬殺李七夜,那必須重新商量對策。
  在這個時候,他們都意識到,在此之前他們還是低估了李七夜的實力了,現在他們清楚,就算他們簡單聯手,隻怕也不見得能斬殺李七夜。
  如果要斬殺李七夜,他們必須有著強大無匹的手段,而且必須是天衣無縫的配合,他們一出手,必定是雷霆之勢,一擊必殺,不能給李七夜任何喘息的機會,否則的話,一旦讓李七夜反應過來,天知道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你想幹什麼”在這個時候,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連滾帶爬的盧偉君欲往鹿客翁那邊逃去,但是,他還沒有跑兩步,卻被李七夜一腳踩在地上了。
  被李七夜踩在了腳下,盧偉君不由駭然尖叫了一聲。
  “你說我想幹什麼呢?”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俯視地看著盧偉君。
  “你,你,你不要亂來。”在這一刻,盧偉君被嚇破了膽,不由尖叫了一聲,此時他哪有平日的高傲與自負。
  在平日,就算是道統老祖在他麵前,他都是傲視相視,但現在他被嚇破了膽,全身哆嗦,一點風範都沒有,隻差是沒有尿褲子了。
  李七夜看了一眼被嚇得直打哆嗦的盧偉君,淡淡地笑著說道:“你這樣的慫貨,也敢在我麵前頤指氣使?實在是笑掉大牙,你這種慫包,什麼長存的後代,那簡直就是把老祖宗的顏臉都丟盡了。”?“你,你,你想怎麼樣?”盧偉君被嚇壞了,此時被李七夜踩在腳下,他動彈不得,駭然尖叫。
  “我還能幹什麼?”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剛才你不是說要喝我的血、抽我的筋、吃我的肉嗎?你說,對於這樣的敵人,我該幹點什麼呢?我是不是也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女吃你的肉呢?”
  “你”被李七夜這樣一嚇唬,盧偉君不由臉色煞白,現在他的小命握在李七夜的手中,他還真的怕李七夜做出這樣的事來。
  “我,我,我剛才隻是開玩笑的。”被嚇得不輕的盧偉君立即認慫,臉上忙是擠出笑容,向李七夜陪笑地說道:“我,我,我剛才隻是與道兄,不,我剛才隻是與前輩開個玩笑,前輩大人有大量,莫和我這樣的小人物一般計較。”
  盧偉君突然之間認慫服軟,而且還是底聲下氣的模樣,這讓在場的人都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有不少人紛紛露出不屑的神態。
  在此之前,盧偉君是多麼的倨傲,不要說是對同輩中的年輕天才,就算是對於大教老祖,都是十分的倨傲自負,現在在李七夜腳下,一下子就底聲下氣,像軟骨頭一樣求饒。
  這就讓不少人一下子對盧偉君是十分的不屑了,試想一下,自己竟然曾向這樣的軟骨頭哈腰點頭,這讓多少修士強者在心麵特別的不是滋味。
  就算是沐劍真帝、鹿客翁、四大寶王他們,此時就算是沒有表態,但也都覺得盧偉君這樣的認慫實在是丟人現眼,他們都不由默默地搖了搖頭。
  畢竟,盧偉君的老祖宗是一尊長存不朽,可以稱之為帝統界的第一強者,但是,作為擁有他血統的子孫,卻如此的沒有骨氣,卻如此的搖尾乞饒,這實在是丟盡了他老祖宗的顏臉,丟盡了他老祖宗的神威。
  “開玩笑?”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閑地說道:“你覺得有這樣開玩笑的嗎?”?“前輩,是,是,是我的錯,是小的該死,是小的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您老人家。”盧偉君既然都認慫了,在這個時候也一下子認慫得徹底了,忙是說道:“對於你老人家帶來的不便,小的願意賠償你老人家,不知道你老人家要什麼?要仙寶?還是古秘?又或者是無敵之兵?隻要你老人家開個價,我們盧家都會滿足前輩的一切要求。”
  “前輩放心,隻要前輩開口,我們盧家就能辦到,我們盧家的諸老也會願意不惜一切代價把我贖回,前輩盡管開口就是。”末了,盧偉君還怕李七夜不相信,他補了這麼一句,讓李七夜明白,隻要李七夜願意饒他一命,可以換來無數的好處。
  雖然說盧偉君這樣軟骨頭讓不少人為之不屑,但不得不承認,他這小子還的確是有點小聰明,懂得見風駛舵,不會像一些人那樣死鴨子嘴硬,他見勢不妙,立即是見風駛舵,對於他來說,隻要能讓自己活下來,付出再大的代價都願意,而且隻要他能活下來,未來就充滿著無數的可能。
  見到盧偉君如此的厚顏無恥,如此的搖尾求饒,讓不少人紛紛搖了搖頭,都覺得百日道人的一世威名都被這樣的不孝子孫丟盡了。
  就算是有心出手去救盧偉君的鹿客翁,都不由搖了搖頭。
  “我想要的東西,就不知道你們盧家給不給。”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給,給,給,絕對給。”盧偉君立即說道,急忙點頭,像小雞啄米一樣,說道:“前輩你想要什麼,開口便是,我們盧家一定會立即給前輩。”
  “哦,那就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我要的東西也不多,隻要一樣東西,那就是你的小命!”
  “你”盧偉君不由為之駭然,大叫一聲,一時之間語塞,說不出話來。
  “我,我,我,我老祖宗乃是百日道人,乃是帝統界最無敵的存在,你,你,你若敢殺我,我老祖宗一定會殺了你為我報仇,而且滅你九族……”最後盧偉君尖叫一聲,聲厲內荏。
  見利誘無效,他隻有恫嚇起李七夜來,把自己的老祖宗搬了出來。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正是因為你老祖宗是長存不朽,那我就更應該殺了你了,俗話說得好,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來,我也正好殺一位長存不朽來熱熱身,好久沒有遇到可以熱熱身的敵人了。”
  不少人聽到李七夜這話,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第一凶人打算要斬殺百日道人,這是何等霸道的想法,這是何等凶猛的決定。
  百日道人可是長存不朽呀,在當今帝統界,誰人有那個實力斬殺他呢?
  “鹿客前輩,鹿客前輩,快,快,快救我。”見到李七夜不是開玩笑,而是玩真的,這一下子把韋偉君嚇得魂飛起來,尖叫了一聲。
  在這一刻,韋偉君急忙向鹿客翁救助了。
  “尊駕,饒人一命又何妨。”在這個時候,鹿客翁的聲音響起,聽到“轟”的一聲響起,天地間瞬間掀起了狂潮,這滔天無比的狂潮瞬間向李七夜這邊轟了過去,要把李七夜瞬間吞噬淹沒一樣。
  s:有月票的同學,請把月票投給《帝霸》,謝謝。
  

Snap Time:2018-11-20 19:25:33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