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640章 洛府

  李七夜依然留於廢墟之中,等待著地下的黑暗到來,他知道,地下的黑暗絕對不會繼續蟄伏,它必定會再一次出現,而且再一次出現的地方必定會是明洛城。雜☆誌☆蟲
  所以,席坐於廢墟之中,李七夜耐心地等待著,席坐在那,那怕是餐風宿露,也對李七夜沒有絲毫的影響,對於他而言,這樣的等待就如閑庭信步一般的事情。
  匆匆間,三日過去,這一日,有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在急促的腳步聲中,聽到了急促的喘息之聲。
  在這急促的步腳聲響起的時候,李七夜突然睜開了雙眼。
  片刻,一個身影闖了進來,步伐踉蹌,當衝到李七夜麵前的時候,全身發軟,一下子撲倒在了地上。
  “救,救我們疏石宗。”倒在地上,女子顫抖了一下,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但依然用力支撐著身子,對李七夜大叫一聲。
  這位倒在李七夜麵前的人正是林亦雪,此時林亦雪身上血跡斑斑,身上帶有傷口,看模樣就知道經曆了一番的激戰。
  看到林亦雪的模樣,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大手瞬間覆蓋在她的天靈蓋上,大道之力湧入了她的體內。
  得到了李七夜的力量,這頓時讓林亦雪精神一振,整個人如大地回春一樣,一下子充滿了活力,一下子充滿了生機,全身好像有著使不完的勁一樣,她身上的傷口不用金創藥都在眨眼之間痊愈了。
  “公子,請,請你救我們疏石宗。”喘過氣來,林亦雪急忙哀求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她也是走投無路了,李七夜成了她唯一的希望。
  “怎麼了?”李七夜依然淡定,古井無波。
  “洛府圍住了我們疏石宗,要進攻圍剿我們。”林亦雪焦急地說道。
  “圍剿?”李七夜目光眯了一下,沒有太多的話。
  “師尊決定撤離明洛城,也準備帶走一些百姓。在明洛城的一些百姓聽到大災難要來臨,也願意跟我們離開,但,在這個時候洛府突然包圍我們,說我們妖言惑眾……”林亦雪說到這,聲音都低了很多。
  因為在此之前她也曾經嚷嚷著說李七夜是妖言惑眾,現在這個罪名卻被洛府按在了他們疏石宗的頭頂上。
  原來,決定撤離之後,吳有正不僅僅安排宗門內的所有弟子撤離,也動員明洛城的平民百姓撤離。
  疏石宗本來就是明洛城乃至是整個石韻道統為數不多的大門派之一,當然,這僅限於石韻道統。
  如果說,在石韻道統以洛府的實力能排第一的話,那麼疏石宗的實力能排在前五,甚至是前三。
  而吳有正本人也是石韻道統中寥寥無幾的大境真神之一。
  可以說,吳有正在明洛城是位重名高的人,倍受明洛城的許多平民百姓尊重與愛戴,所以在吳有正動員之下,聽說明洛城有災難來臨,而整個疏石宗也要撤離,所以一時之間也有不少的平民百姓也願意跟著撤離。
  本來這一切都還算順利,就在這個時候,洛府突然發難,突然舉兵,一下子把疏石宗團團圍住,要圍剿疏石宗。
  洛府突然發難,他們的理由很簡單,疏石宗妖言惑眾,鼓動百姓遷徒,破壞明洛城的穩定,動搖明洛城的根基。
  洛府突然發難,這的確除了怕破壞明洛城的穩定之外,也是有著其他的原因的。
  洛府是明洛城乃至是石韻道最強大的門派傳承,俗話說得好,一山難容二虎,在明洛城中,一直有疏石宗在,洛府早就有想法了。
  隻不過,疏石宗根底深,在明洛城開宗立派的年代比洛府更久遠,深受百姓愛戴,同時吳有正也是一尊大境真神,在整個石韻道統,大境真神也就那麼三五個而已。
  所以洛府一直也不敢貿然對疏石宗動手,以免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這一次卻給了洛府機會,也讓洛府師出有名,趁疏石宗自亂陣腳的時候,洛府突然發難,一下子包圍了疏石宗,欲把疏石宗圍剿掉。
  疏石宗本來就是要搬遷而去,一點防備都沒有,洛府突然遇難,而疏石宗實力本就不如洛府,匆促應戰,疏石宗哪是洛府的對手。
  吳有正帶領著疏石宗的弟子邊退邊戰,最後退到了疏石宗最堅固的堡壘之中,而洛府大軍,把整個堡壘包圍得水泄不通,大有犁庭掃穴之勢,有滅打疏石宗的打算。
  被困死在了堡壘之中,吳有正都不由為之絕望了,沒有想到沒能撤離成功,就遇到了這樣的橫禍,在無助之下,吳有正不由想到了李七夜。
  如果在這一刻李七夜能出手相救,他們疏石宗必定有救了。
  所以,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之下,吳有正派出了林亦雪,他們幾次突圍,最終把林亦雪送了出去,讓林亦雪前來向李七夜求救。
  聽到了林亦雪的述說,李七夜看了一眼林亦雪,依然淡定自在。
  “請你救救我們疏石宗”見到李七夜依然淡定,林亦雪都不由哭出聲來了,現在李七夜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如果李七夜都不幫她的話,她就徹底的絕望了,他們疏石宗必滅不可了。
  看到林亦雪哭得犁花帶雨,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隻好點了點頭,說道:“走吧。”
  “真的”聽到李七夜答應,林亦雪不由狂喜,她還沒有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騰空而起,一下子被李七夜帶著飛了起來。
  在別人眼中,明洛城是很大的一座城池,在李七夜眼中,那也隻不過是一步距離而已,所以當李七夜帶起林亦雪的時候,一步邁出,便抵達了現場了。
  此時此刻,疏石宗隻有最後一座堡壘沒有淪陷了,在這個時候整個堡壘的被洛府的弟子包圍得水泄不通。
  包圍住堡壘有幾千之眾,全身都穿著黑色的鎧甲,這黑色的鎧甲在陽光之下散發著黑色的光澤,幾千穿著黑甲的弟子,個個手執利兵,閃爍著寒光,殺氣凜然,這樣的一幕讓遠處許多的旁觀者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心麵毛骨悚然。
  這已經是洛府最精銳的隊伍了,這一次為了滅掉疏石宗,洛府可以說是不惜調動了最精銳的隊伍。
  “疏石宗隻怕要完了。”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遠處有旁觀的修士,低聲地說道。
  “這次可是有楊庭宇親自坐鎮呀。”另一個修士低聲地說道:“隻有他出手,才能壓製住吳宗主,不過,吳宗主也算是強大了,能擋得住楊庭宇的真帝之術,沒有戰死,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噓,叫楊府主,不可稱其名。“這個修士的同伴立即低聲提醒他。
  ”楊府主遲早是要一統石韻道統呀。”有一位老一輩的修士低聲地說道:“他畢竟是沐劍真帝的弟子,作為年輕一輩,不,作為石韻道統的第一高手,他率領洛府一統石韻道統,那也是正常之事。”
  “那隻是一個記名弟子。”另一個老一輩修士有些不滿,嘀咕了一聲。
  “就算是記名弟子,那也是弟子。”這個老一輩的修士說道:“單是沐劍真帝的弟子,這個名頭就足可以威懾整個石韻道統,誰敢說第二句話?”
  聽到這話,剛才不滿的老一輩修士也不由為之沉默了。
  楊庭宇,也就是洛府當今的掌門人,也號稱是石韻道統當世最了不起的天才,當然也是年輕一輩乃至是整個石韻道統的第一高手。
  雖然楊庭宇年紀很輕,但他已經是一位大境真神了,這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就了。
  要知道,在整個石韻道統,大境真神已經是最強的存在了,而且整個石韻道統,達到大境真神的人,也是寥寥無幾,也隻不過是三五人而已,吳有正就是其中一個。
  但是,其他的大境真神都是年已垂暮的老人,唯有楊庭宇在如此年輕之時成為大境真神的,可以說是年輕有為,是石韻道統最為了不起的天才。
  這還不是楊庭宇最驚人最了不起的地方,楊庭宇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一個頭銜沐劍真帝的記名弟子!
  原來,楊庭宇曾經在外遊曆,得到了沐劍真帝的欣賞,曾指點過他一二,雖然說沐劍真帝並沒有傳他任何功法,但也算是一個記名弟子,沐劍真帝也是默認了這個身份。
  一代真帝的記名弟子,而且還不是自己吹噓的,貨真價實,曾得到過沐劍真帝的親自指點,這樣的成就,擱在石韻道統,那足夠讓楊庭宇吹上一輩子了。
  畢竟,對於整個石韻道統來說,真帝,那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石韻道統的任何人都會為之膜拜,能見真帝一麵,都是人生最大榮幸。
  而楊庭宇曾經是沐劍真帝的記名弟子,這是多麼了不起的成就。
  所以,楊庭宇年紀輕輕,已經隱隱有石韻道統領袖之勢了,就算在石韻道統的大境真神中,楊庭宇不是最強的,大家也都尊稱他夥石韻道統的第一高手。
  而楊庭宇也頗有野心,也想一統石韻道統,毫無疑問,今天剿滅疏石宗,就是為他的豐功偉績邁出重要的一步。
  

Snap Time:2018-11-14 23:48:28  ExecTime: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