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605章 死坑

  狂牛在前麵引路,李七夜他們一路前行,行走在這洪荒天牢之中,時間似乎停止了一樣,千年如一瞬,萬年也猶一刻,所以李七夜他們一路前行,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雜∮誌∮蟲-
  “公子,就是在前麵了。”不知道行走了多久之後,狂牛停下了腳步,望著前麵,忙是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抬頭而望,隻見前麵是煞氣衝天,煞氣滾滾,宛如狂風暴雨一樣。
  前麵乃是一個巨大的深坑,當煞氣滾滾衝天而起的時候,似乎是要撕裂這的一切,這如同風暴一樣的煞氣似乎要把大地都撕裂一樣。
  在如此恐怖的煞氣之下,似乎任何踏入巨坑中的生靈都會被這可怕的煞氣撕得粉碎,似乎這樣的煞氣是無與抵擋一樣,任何東西在煞氣之中都會瞬間被撕成齏粉。
  巨坑似乎是渾然天成,本來在洪荒天牢之中,處處可見黃沙,但是,在這巨坑之中卻不見黃沙,這乃是一個岩石大坑,整個巨坑晶瑩,宛如是水晶一般,看起來是十分的美麗,特別是這巨坑的水晶乃是光芒閃爍的時候,宛如是一顆顆的寶石點輟著這個世界一樣。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如此煞氣衝天的巨坑,看起來卻是那麼的美麗,整個巨坑都是晶石,這一點是讓人難於想象的。
  望著這巨坑,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氣,仔仔細細地品咂了一番這空氣的味道,點了點頭,說道:“就是這了。”
  “如果說,在這洪荒天牢中有什麼地方有古怪的,那就肯定是這了。”毒鳳神姬也不由說道:“我們被困在這的時候,除了這之外,基本上是把整個洪荒天牢都挖地三寸了,沒有任何發現。”
  “洪荒天牢。”李七夜看著眼前的巨坑,淡淡地笑著說道:“這的確是天牢,一切的焚化都是從這開始。”
  眼前這個巨坑晶瑩,整個巨坑都宛如是一塊晶石。事實上,讓人無法想象的是,可怕的焚燒就是從這開始的。正是因為有了可怕的焚燒,這才有了洪荒天牢的黃沙,而且每一顆黃沙都是結晶的顆粒。
  正是因為焚燒從這開始,可怕真火焚太久,把這都焚燒出一個深坑來了,把泥土都焚燒成了晶石,若是再這樣下去,說不定這可怕的真火能把大地燒穿。
  “以公子的意思,洪荒天牢真的是曾經困鎖過某一個無敵的存在?”病君從李七夜的話中聽出了一點東西,不由毛骨悚然。
  病君比起狂牛、八臂金龍他們來,他不僅僅是強大了許多,而且見識了更廣。在這個時候他也意識到了洪荒天地曾經被焚燒過,也正是因為這恐怖無比的焚燒,才會造就了洪荒天這樣的景象。
  “對於這個洪荒天牢來說,你們隻是掉進來的蚊子而已,它可是鎖老虎的地方。”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說出來,這讓羽炎生他們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如果說別人說出這樣的話來,他們一定會不服氣,畢竟他們這些人已經是站在了帝統界的巔峰了,放眼帝統界比他們更加大的人那也是寥寥無幾了。
  但是,現在這話由李七夜說出來,他們是徹底沒有脾氣了。李七夜舉手投足之間就把他們打敗,這麵的距離,這是他們遠遠無法跨越的。
  “這巨坑”在這個時候,病君意識到了什麼,不由望著眼前這個巨坑,看著這衝天而起的煞氣,不由喃喃地說道。
  想到這種可能,病君心麵不由為之悚然,被困鎖在這的生靈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是恐怖如斯。
  在這個時候,病君也真正意識到了李七夜這句話的道理,這洪荒天牢的確不是為他們這一級別的存在所打造的,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他們隻不過是掉入洪荒天牢的蚊子而已。
  “你們都在這等著,我進去看看。”李七夜吩咐了病君他們一聲,然後一步踏入了巨坑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當李七夜踏入巨坑的時候,李七夜瞬間爆發了恐怖絕倫的氣息,在這那之間,太初之樹搖曳,萬道垂落,天地庇護,在這一刻,李七夜乃是無上的主宰,亙古的巨頭,諸天神魔,在他的腳下都如同蟻螻一般。
  在這那之間,李七夜一念生萬界,一目淌萬世,舉手投足之間,便創造一切,在這一刻他才是至高無上的巨頭,一切都必須訇伏在他的腳下。
  李七夜突然爆發了如此恐怖無匹的氣息,這頓時把病君他們嚇得一大跳,那怕狂牛他們這樣傲氣的人,在這那之間,他們都感覺自己不由為之一窒息,在無上主宰的氣息之下,他們魂都飛了起來,猶如要魂飛魄散一樣。
  在這一刻,那怕強大如八臂金龍了,雙腿都不爭氣地打了一個哆嗦,這讓他們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在這那之間,在此之前李七夜出手,根本就是沒有用全力,甚至那也隻是隨手而已,這才是李七夜最恐怖的力量。
  “這,這是仙統級別的始祖吧?”毒鳳神姬心麵顫了一下,抽了一口冷氣。
  毒鳳神姬可以說是心高氣傲的人了,在這一刻她也是嚇得魂飛,在如此恐怖無匹的力量之下,她也是徹底的沒有脾氣了。
  “就算不是,隻怕也不遠了。”羽炎生都忘記了搖手中的羽扇了,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不,這不是不遠,這至少是以仙統為起步,甚至有可能更高。”病君神態凝重無比。
  “仙統級別的始祖,不是最高了嗎?在我們三仙界的萬古以來,這一級別的始祖也不多呀。”聽到病君的話,狂牛不由一怔。
  “聽過三仙沒有?”病君徐徐地說道。
  “三仙,那隻不過是傳說而已。”八臂金龍不由說道:“當不得真,關於三仙的記載,那都存於神話,無法考究。”
  “世間有些事情,那可就不好說了。”病君目光深邃,徐徐地說道:“我們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世間很多事情,往往是無風不起浪,既然有這樣的傳說,有這樣的神話,那必定有著它們的起源。”
  “難道病君的意思,公子是三仙這樣的級別?”毒鳳神姬不由說道。
  “不知道。”病君輕輕地搖了搖頭,徐徐地說道:“總之,公子的實力,那是深不可測,隻怕是我輩是永不可及。臣伏於他的座下,那是一個明智之舉,換作平日,或許沒有這樣的機會。”
  “世間藏龍臥虎,深不可測呀。”羽炎生不由感慨地笑了一下,說道:“曾經何時,我們視太清皇為勁敵,但是,在有一些存在眼中,太清皇算得了什麼,對於高遠在仙統界的那些始祖而言,太清皇,那也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修士而已。在這芸芸的大千世界之中,我們這一點道行、這一點造化,那也不過是蟻螻而已。”
  羽炎生說出這樣的話來之時,八臂金龍他們都不由為之沉默起來,就是脾氣暴躁的狂牛,此時都徹底沒有了脾氣。
  在一開始的時候,李七夜說他們是蟻螻,他們心麵還不服氣,畢竟放眼帝統界,比他們更強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但是,今日與李七夜一比,他們都感覺自己黯然失色,真的是如蟻螻一般,往日的高傲,往日的自負,那都是煙消雲散。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踏入了巨坑之中,在強大無匹的力量庇護之下,他長驅而入,煞氣瘋狂地咆哮,但是,在李七夜強大無匹的力量所庇護之下,根本就是難於傷得到李七夜絲毫。
  畢竟李七夜曾是從雷海中趟過來的,這點的煞氣又耐得了他何?
  事實上,在這巨坑之中,最為恐怖不是煞氣,而是一種幻象,或者說是一種誘惑。
  當李七夜踏入巨坑之後,耳邊就有一個聲音在鼓躁著,這樣的聲音讓人心麵會誕生一股躁動,一股狂怒,往日的憤怒、不甘,都會一一的浮現在心頭,讓人有暴走的衝動。
  在這樣的蠱惑之下,好像往日的敵人就在眼前一樣,讓怒氣衝天,讓人咬牙切齒,敵人相見,分外眼紅,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把他撕得粉碎。
  隨著越是深處,這種躁動就越強烈,會影響著你的道心,會撼動著你的意誌,那股憤怒,那股狂暴會在你心底瘋狂地蔓延,瘋狂地肆虐著你的一顆道心,咀嚼著你的意誌。
  那怕你是再堅強的人,在這樣的躁動之下,都往往會走向狂暴。
  這難怪狂牛他們說走入巨坑會讓人發瘋,正是因為這種的躁動慫恿著人在釋放自己的怒火,要把昔日的種種不平瞬間爆發出來。
  在這樣的情緒之下,往往會讓人失去理智,讓人有著一種快意恩仇的感中覺,隨著越是深處,這種誘惑會越深。
  行走於這巨坑之中,那怕這種躁動拚命地慫恿、瘋狂地蠱惑,但是,對於李七夜來說,都不受絲毫的影響。
  他道心堅如鐵,不可撼動,這樣的躁動又怎麼可能影響到他呢?
  

Snap Time:2018-11-17 11:18:26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