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324章 得寶器

  “寶物,我來了。∩雜Ψ誌Ψ蟲∩”在這個時候,有資格進入兵墳的弟子都紛紛跳入了兵墳,他們都想得到最好的兵器。
  至於那些沒有資格擁進入兵墳的弟子,他們隻能是羨慕地看著這些弟子跳入兵墳,現在他們隻能是羨慕了,隻能是期待下一次自己擁有資格進入兵墳。
  一時之間,不少弟子是爭先恐後地跳入了兵墳,也有一些有經驗的弟子先血氣運轉,全身混沌真氣彌漫,功法庇身,這才進入兵墳。
  果然,那些衝動跳入兵墳的弟子,剛落下的時候,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兵墳之內強大的劍氣刀芒瞬間傷到了他們,聽到他們痛呼一聲,鮮血濺射,嚇得他們趕緊往更高的地方爬上來。
  而有經驗的弟子,他們混沌真氣彌漫,功法護體,擋住了劍氣刀芒,慢慢地一步一步往下探索。
  不是第一次來兵墳的弟子,他們早就有自己的目標了,所以他們不像那些沒經驗的弟子,胡亂跳進去,他們是認準方向,往自己的目標奔去,他們是在節省時間,也是在節省自己的血氣精力。
  畢竟,越是往下,兵墳麵的劍氣刀芒就越強大,在下麵呆得越久,承受的力量就越強大,一旦混沌真氣不繼,就會受傷。
  所以這些弟子都是集中自己的混沌真氣,希望用在最有用處的地方。
  “師妹,我的目標是驚鴻劍,想必師妹的目標也是道君兵器,不如你我聯手,一同直抵兵墳最深處。”此時黃寧向弓千月邀請道。
  這對於他來說,是一次十分難得的機會,如果能與弓千月並肩作戰,說不定能獲得佳人的青睞。
  弓千月沒有回答黃寧,隻是看著李七夜,問道:“少爺欲奪哪一件兵器?”
  見弓千月想與李七夜一同下兵墳,黃寧心麵十分不舒服,他不由說道:“師妹,兵墳之下,劍氣刀芒極盛,若是帶個拖油瓶,隻怕對師妹不利……”?但是,弓千月隻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這讓黃寧十分不是滋味,隻好悻悻地閉口。
  李七夜倒是笑了笑,對弓千月輕輕擺手,“沒什麼興趣,你去就可。”
  弓千月也奇怪,但,未多問,點頭,說道:“好,少爺稍候,我去去就來。”
  見李七夜這個拖油瓶沒有去,黃寧頓時雙目一亮,機會來了,他忙是獻殷勤,說道:“師妹,我們聯手,敢能得兩件道君兵器……”?“不用。”弓千月隻是淡淡應了一聲,踏步而起,長嘯一聲,“蓬”的一聲,三昧真火護體,隻見她一步踏在了兵墳中央的上空位置,然後如流星一般直墜而下,好一會兒之後,兵墳之下傳來了“砰”的一聲,大家都知道弓千月已經直墜到底了。
  弓千月如此的手段直墜入兵墳之中,這頓時讓諸位長老都不由苦笑了一下,神玄宗的第一天才,的確是霸氣。
  黃寧也是十分尷尬,至少他還不能這樣逞強,畢竟,他不如弓千月這般強大。
  最後,黃寧隻能是寶身浮現,一步一步走入了兵墳,步伐如行雲流水,瀟灑自在,有著說不出的飄逸,好一個美男子,贏得不少女弟子的驚歎。
  “不入兵墳,你拿什麼贏我?”戰虎欲入兵墳之時,他冷冷地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隻是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贏你,有何難?輕而易舉。”
  戰虎盯著李七夜,雙目的寒光一閃,冷冷地說道:“好,到時輸了,你想賴帳都沒門!哼……”說完,轉身就走入了兵墳之中。
  事實上,那些沒有資格進入兵墳的弟子此時也不由好奇地看著李七夜,李七夜和戰虎的賭局誰都知道的。
  如果說,李七夜不進入兵墳,就如戰虎所說的那樣,他拿什麼來贏戰虎?
  “不入兵墳,這隻怕是要輸了吧。”有弟子不由低聲地說道。
  事實上,很多弟子都好奇,李七夜連兵墳都不入,拿什麼來贏戰虎,但,此時他一點都不慌張,似乎是胸有成竹的模樣。
  “拭目以待吧。”有妖族弟子冷哼一聲,說道:“就算他入兵墳又如何,戰虎師兄必得天妖之角,除非他能得到道君兵器了,否則,進去也白費功夫,戰虎師兄也一樣是贏定了。”
  對於其他弟子的議論,李七夜是閉目養神,似乎是睡著了。
  李七夜躺在那一動都不動,讓所有看熱鬧的強者、長老乃至是雲端的各位峰主,都是十分意外的。
  他們都以為李七夜能創造什麼奇跡呢,現在李七夜卻一動不動,根本就沒有進入兵墳的想法,這也不免多多少少讓一些長老為之失望。
  “你真的不去試一試?”連首席長老見李七夜一動不動,都有些不死心,低聲提醒李七夜。
  當然,首席長老並不是看不起李七夜,也並不是懷疑李七夜沒辦法從兵墳之中帶出一件兵器,相反,首席長老覺得,李七夜如果真的進入兵墳,說不定他還真的能帶出一件道君兵器來。
  首席長老心麵就是想看一看李七夜究竟還能邪門到怎麼樣的地步,看他能否再創造一次奇跡來。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一動不動,所以,他是想慫恿一下李七夜。
  “破銅爛鐵,有什麼好去看的。”李七夜十分隨意,笑了一下。
  首席長老不由苦笑了一下,也有一些強者護法,不由有些不滿,冷哼了一聲,說道:“這口氣太大了,兵墳之中,可是有道君兵器!”
  畢竟,自己手中的兵器被一個弟子說成破銅爛鐵,這當然會讓人不高興了,所以,有護法忍不住懟了李七夜這麼一句。
  但,李七夜僅僅是笑了一下,一句話都沒說。
  這讓那些強者護法心麵不爽,畢竟,被一個第三代的普通弟子忽略了,能讓他們心麵爽嗎?
  “你真的能贏嗎?”李七夜不進兵墳,連一些長老都懷疑,問道:“你拿什麼去贏他?以我看,戰虎這一次很有把握拿下天妖之角。”
  長老這也不是有意貶低李七夜,或瞧不起李七夜,隻是他們覺得奇怪而已,他們並不認為李七夜這種人就這樣伏首認輸的人,但是,如果李七夜不入兵墳,他拿什麼去贏戰虎?
  這樣的一個問題,就讓長老們都好奇,連張越都奇怪,這小子葫蘆究竟賣什麼藥?
  李七夜笑而不語,並不回答長老他們的話。
  這讓長老們心麵癢癢的,但是,也沒辦法,他們隻好等待著。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兵墳之中已經有弟子得到了兵器了。
  “我得到了,得到了一件玄階上品的兵器。”有弟子興奮得衝了出來,能得到一件玄階上品,對於他來說,已經是大收獲了。
  “我也得到了一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有收獲的弟子都不由為之興奮,都衝上來,向自己的長輩匯報情況。
  在“嗡”的一聲中,隻見一道虹光衝上天空,如彩虹一樣。
  “天階下品”看到這樣的一件兵器,有長老也不由目光跳動了一下,第一件天階下品的兵器有主了。
  “是千妖峰的君齊師弟得到了一把天階下品的寶劍。”在這個時候,兵墳之中傳出了驚人的消息。
  “君齊?是什麼境界的?”有很多長輩連這個弟子的名字都沒聽過。
  “是銀甲戰軀的境界。”有一位強者匯報。
  “什麼,銀甲戰軀的弟子竟然能得到天階下品的寶劍!”這樣的消息一傳開,頓時讓許多弟子一下子炸開了。
  “這,這,這太幸運了吧。”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是羨慕嫉妒。
  天階下品,這是峰主級別的兵器,現在卻被一個銀甲戰軀得到了,這怎麼不讓在場的弟子是羨慕嫉妒恨呢。
  兵墳的兵器,不一定說你道行淺就沒辦法得到兵器,如果你與兵器有緣份,道行淺,也能得到強大的兵器。
  這個叫君齊的弟子就是僅僅是銀甲戰軀的境界,得到了一件天階下品。
  “師父,師父,我得到了一件神兵。”在這個時候,一個長得廓厚,頭上生有牛角的弟子十分興奮,衝了上來,向自己師父匯報。
  此時,這個弟子身上傷口甚多,鮮血淋漓,毫無疑問,這都是被劍氣刀芒所傷,但在這個時候,他都已經顧不上了。
  “好,好,好,以後要努力,莫辜名先祖的這件兵器。”他的師父看到自己弟子得到如此的兵器,都不由為之欣慰,作為師父,他也沒有這樣的兵器。
  在以前,他並不是很看好這個弟子,現在看來,是需要重點培養了。
  “蓬”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隻見火光衝天,三昧真火彌漫,有道君氣息衝天而起。
  “道君兵器!”看到這樣的氣息,不少弟子心麵為之一震。
  “是千月師姐。”大家都知道,這是弓千月欲帶走一件道君兵器。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翹首以盼,大家想知道,弓千月能否帶走這麼一件道君兵器。
  不過,很多弟子都認為,弓千月成功的機率很大。
  

Snap Time:2018-11-17 02:59:3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