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296章 黃鍾

  諸位長老皆在,又有一位位的護法主持這一掛掛的編鍾,這頓時讓所有弟子心麵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雜$誌$蟲♀
  特別是那一個個編鍾上所雕刻的凶禽猛獸、妖魔鬼怪,一個個都是栩栩如生,似乎隨時都能從編鍾之中飛出來一樣。
  這更讓許多弟子看得心麵不由發毛,似乎這些凶禽猛獸、妖魔鬼怪隨時都會撲過來一樣,隨時都會把人吞噬一樣。
  正是因為如此,不知道多少弟子心麵為之發毛,甚至躲得遠遠的。
  所以,在落座的時候,很多弟子都坐得很偏,離編鍾遠一點。
  因為在大殿中是自由落座,沒有任何要求,不少沒有底氣的弟子都坐得比較遠,他們希望借拉開的距離來嚐試削弱編鍾的威力。
  “我們坐遠一點,聲音就會弱一點,隻要熬過了第一章,就算是合格了。”有不是第一次來考核的弟子低聲說道,帶著身邊的師弟坐到更偏的地方去。
  一時之間,不少弟子選擇了大殿的四個角落,或者是中間位置,在最前麵,卻很少人願意坐上去。
  原因很簡單,在最前麵,擺放著一個巨大的黃鍾,這個黃鍾是在整個大殿之中最大的,在這個黃鍾之上,雕刻有一隻巨龍,這一隻巨龍雕刻在黃鍾之上,就好像一隻黃金巨龍一樣,張牙舞爪,凶猛萬分,特別是這隻黃金巨龍的大嘴正好對著正中,似乎張口而噬,能把所有弟子吞下一樣。
  而且,這一隻黃鍾由一位長老主持,看到這樣的一幕,就算是再傻的弟子,都知道,這一隻黃鍾乃是整個大殿中的主鍾,它是最強大的編鍾,誰會坐在它的前麵,首當其衝的,就是他了。
  所以,大家都離這一隻巨大的黃鍾遠遠的,都不願意靠近。
  不過,弓千月卻坐在最前麵了,她正對著這一隻黃鍾,雖然,她也很清楚這隻黃鍾的威力,但是,她就是要考驗一下自己,去正麵扛住這隻黃鍾。
  至於李七夜,也當然是理所當然地坐在那了,他就坐在弓千月的身旁,毫在忌顧,趴在弓千月的身上睡著了。
  弓千月那是十分惱火,推了李七夜幾把,但是,李七夜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十分理直氣壯地霸在了弓千月身上。
  李七夜這麼囂張、這麼狂妄地霸在了弓千月的身上,這頓時不知道讓多少弟子雙目都噴出了怒火了。
  黃寧也是坐在了另一旁,他看到這樣的一幕,頓時怒火往上冒,他不由冷冷地說道:“這是一場考核,坐沒有坐姿,成何體統!有損我們神玄宗的莊嚴。”
  在這個時候,黃寧就想把李七夜一腳踹出去,甚至一腳把李七夜踩成肉醬。
  但是,李七夜理都未理黃寧,他已經霸在弓千月的身上睡著了,弓千月對他也是無可奈何,不由氣惱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她都不知道,怎麼為什麼願意去忍受這個混蛋的不要臉,換作她以前的脾氣,早就一腳把這個混蛋踢出去了。
  “師兄,等編鍾響了之後,他自然逃離,哼,以他這種廢物,一章編鍾都聽不下去的。”此時有其他的弟子在安慰黃寧。
  與其說是安慰黃寧,還不如說是同仇敵愾,他們都是和黃寧一樣,把李七夜視為眼中刺、肉中釘。
  “等一會兒,他聽得發狂,師兄把他扔出就是了,免得打擾其他的人。”另外一個弟子也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他們此時都有點迫不及等地想看著李七夜在鍾聲中發狂了,到時候,那就有好戲看了。
  在一旁,戰虎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他們幾個神玄宗最強大的弟子都是坐在最前麵,他們想嚐試一下挑戰這可怕的黃鍾。
  “師妹,等鍾響之時,隻怕他是承受不了吧,一旦他發狂,那就幹擾了大家守道心。”戰虎徐徐地對弓千月說道。
  雖然說,戰虎不像黃寧那樣對李七夜各種嫉妒恨,嫉妒得眼紅,但是,就算不因為弓千月,戰虎對於李七夜也是充滿了敵人,一樣是把李七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沒錯,師妹,讓他滾一邊角落去,別耽誤了我們。”黃寧也點頭,忙是對弓千月說道。
  總之,李七夜霸在弓千月身上睡著了,在黃寧眼中看來,那是種種的不爽,心麵的怒火就忍不住竄了起來。
  所以,此時黃寧是恨不得把李七夜踢到某一個角落去,最好從此之後看不到李七夜。
  “道心堅,與外物又有何關。”弓千月淡淡地說道:“若能受人影響,又何來道心堅定之說呢?”
  黃寧和戰虎他們兩個人頓時語塞,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其他看不順眼李七夜霸要弓千月身上的弟子,在這個時候,他們也一樣說不出話,他們隻能是恨恨地盯著李七夜,這一切都是這個廢物的錯誤。
  戰虎倒也就罷了,但是,黃寧心麵那是十分的不是滋味,特別是弓千月再三地維護著李七夜,這就更讓他在心麵不由咬牙切齒了。
  “哼,這等廢物,樂章一響,必陷入癲狂。”黃寧冷冷地說道:“若是礙著我,休怪我不客氣!”
  黃寧在心麵已經暗暗下決定,一旦編鍾響起,如果李七夜承受不了編鍾的聲音,隻需要他稍稍有什麼舉動,到時候,不需要那些護法弟子出手,他就一定會一掌把李七夜拍出去,到時候他可不掌下留情,誰讓這個廢物妨礙了他呢。
  在這個時候,黃寧心麵也下了殺機,目光中的殺意已經很濃了。
  弓千月可是冰雪聰明的女子,當黃寧一露殺意的時候,她又怎麼不知道黃寧想幹什麼呢?
  弓千月隻是“啵”的一聲響起,打了一個響指,三昧真火瞬間在她的指尖浮現,弓千月淡淡地說道:“師兄,殿內的秩序,無需你操勞,自有護法弟子負責。”
  在三昧真火一浮現的瞬間,整個大殿的溫度一下子飆升,似乎這一簇小小的三昧真火飄落下來,就能在眨眼之間把整個大殿燒成飛灰一樣。
  見弓千月指尖冒出了三昧真火,在場的弟子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傻子都明白過來了,這是弓千月有意維護李七夜。
  頓時之間,所有弟子都沉默了,那些愛慕弓千月的弟子,隻能是恨恨地盯著李七夜了。
  黃寧碰了一鼻子灰,他也沒有想到弓千月會如此維護著李七夜,他完全想不透了。
  黃寧隻能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不願意再說話了,但是,他在別過頭去的時候,目光中露出了狠毒的光芒。
  黃寧在心麵暗暗下決定,總有一天,他會把這個廢物碎屍萬段,到時候,他會讓這個廢物生不如死!
  在年輕一輩弟子中,多少弟子男弟子是對弓千月有著愛慕之心,現在看到弓千月如此的維護著李七夜,這讓他們心麵都十分不是滋味。
  這讓很多弟子心麵想不明白,如果說,弓千月對黃寧這樣的傑出弟子特別青睞,那還說得過去。
  畢竟黃寧乃是神玄宗最優秀的男弟子,論出身、論天賦、論實力、論相貌都難有人出其右。
  但是,現在弓千月卻處處維護著李七夜,對於李七夜這樣的廢物特別的青睞,這就讓所有弟子不明白了,也是讓他們最為妒火攻心的事情。
  李七夜這樣的廢物,三凡之姿,不值得一提,廢物一個;論出身,那隻不過是來自於一個小村莊的土包子而已,寒磣;論相貌,更是普羅大眾,大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都比他好看……
  就這樣的一個廢物,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就這麼討弓千月的歡心。
  弓千月沒有理會眾人,神態冷漠,當她側首看看靠在自己身上睡著的李七夜,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似乎李七夜很不一樣。
  雖然他很平凡,但是,那種自在由心,無法用話語能形容的,似乎,天崩地裂,他也能閑等視之,那怕是處身於修羅地獄,他也一樣能淡定自在……
  這就是李七夜,他那普通的模樣,在這樣淡定自在的氣息之下,顯得那麼的神秘,顯得那麼的與眾不同,這樣絕世無雙的內涵,或許隻有靜下心來慢慢去品嚐,那才能品味得出他的真正魅力……
  好不容易,弓千月回過神來,她頓時粉臉一紅,立即肅容,又是冷下了臉。
  呸,呸,呸,她淨想些什麼呢,這個混蛋還偷看光了她的身體呢,她還沒有好好找他算帳呢,等到沒有人的時候,她一定要讓這個混蛋好看。
  想到這,弓千月不由氣得牙癢癢的,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但是,李七夜卻靠在她的身上贏得很熟,似乎不論是在什麼時候,不論是在哪,他都能睡得很香,都能安心無比地入睡。
  “咳——”見所有弟子都坐定了,主持這一關的長老咳嗽了一聲,徐徐地說道:“好了,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就說明一下規紀。”
  這位長老望著所有弟子,徐徐地說道:“這一關,一共有三章,分為上、中、下三篇章。”
  

Snap Time:2018-11-17 04:04:0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