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58章 你是誰

  對於女子的諸般不爽,李七夜孰視無睹,隻是應了一聲而已[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這讓女子心麵都不由直冒怒火,她心麵有著把李七夜狠揍一頓的衝動,甚至是想把李七夜扭成麻花。
  但是,在天賦和血統直覺之下,女子最終還是忍住了,她不由冷冷地看著李七夜。
  她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天賦和血統的直覺會如此的對李七夜忌憚,她也說不出來,這是十分的詭異的感覺,似乎這一種忌憚是烙印在了她的血統之中,或許是世世代代都已經傳承下來。
  “那,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呢?”最終,女子好不容易按奈住自己的怒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可以說,這已經是她最低的底線了,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發飆,遲早會把李七夜扭成麻花。
  “李七夜。”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了一句,躺在太師椅上,好像是要入睡了一樣。
  “李七夜。”女子輕輕地昵喃著這個名字,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至少在當今北西皇的年輕一輩傑出的修士中沒有這麼一號人物,如果是有,她一定能記住。
  不對,女子再念上一二遍之後,突然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好像是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一樣,似乎是在很久以前聽過這個名字一樣,但是,具體是在哪聽過這個名字,具體是什麼時候聽過這個名字,她卻不記得了。
  女子不由細細去想,搜腸刮肚,但是,就是想不出來,自己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究竟是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了。
  沒錯,這個名字對於她來說,是有點耳熟,她可以肯定,她一定聽過這個名字,但卻偏偏是想不起來自己是什麼時候聽過這個名字了。
  “我們見過?”女子就不由有些疑惑了,連剛才的怒氣都拋之腦後了。因為李七夜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自己是在哪見過他,現在再聽他的名字,又好像自己是在哪聽過他的名字。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女子十分強烈,似乎自己在以前,一定是見過李七夜,卻想不起來。
  “沒有。”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讓女子十分的悶氣,就算是她想發脾氣,都發不出來,隻能是憋在肚子。
  女子不由冷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她不想繼續在這呆下去,如果繼續在這呆下去,那就是她自討沒趣。
  “替我向你們家的老頭子問候一聲。”在女子轉身離去的時候,躺在大師椅中閉目養神的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女子身體僵了一下,她立即轉過身來,望著李七夜。
  “你知道我是誰?”女子一開始還以為李七夜不知道自己是何方神聖,現在一聽李七夜這話,似乎他知道自己是誰。
  “不知道。”李七夜還是沒有睜開雙眼,淡淡地說道:“但,你這一身血統,我知道,還有你那個眼睛,雖然有所不一樣,但,血統的烙印,永遠都變不了。”說著輕輕地點了一下眉心。
  “你是誰”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這個女子不由為之一驚。
  李七夜這麼輕描淡寫的話,似乎他知道他們一族的血統秘密一樣,要知道,他們這一族可是古老無比,能追逆到上古時代,甚至是更古老的紀元。
  “李七夜。”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這樣的回答,徹底讓這個女子完全沒有了脾氣,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要我向誰問候?”女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過了好一會兒,徐徐地問道。
  “你們族活得最久的老東西吧。”李七夜無所謂的態度,輕描淡寫。
  “你”李七夜這話,頓時讓女子心神劇震,後退了一步,一雙秀目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她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她都不知道李七夜是什麼人了。
  “你,你真的認識我們的老祖嗎?”女子都不確定了,他們一族最強大的老祖,世間能見到他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你身上有件東西。”李七夜在這個時候隻是看了這個女子一眼,然後就閉上眼睛了。
  這個女子呆了一下,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
  “去吧,回去好好學學泡茶的功夫,太差了。”李七夜輕輕擺手,說道。
  女子呆了呆,最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著了什麼魔,混混沌沌地離開了,不敢去抗拒李七夜的話。
  當不知道走了多遠之後,一陣涼風吹拂過來,女子一下子清醒過來人,她打了一個冷顫,心麵都覺得不可思議,她究竟是著了什麼魔了?
  自己莫明其妙地給李七夜使喚泡茶也就算了,在他隨便一句話之下,自己竟然絲毫抵抗都不敢,竟然是乖乖地離開了。
  這樣的體會,那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猶如做了一場夢一樣,如果不是她親自經曆,她都不敢會相信有這樣的事情,還以為自己是做夢或者被人下了蠱了呢。
  回過神來之後,女子頭腦一下子清醒過來,她也不是個笨蛋,感覺這麵必定有蹊蹺。
  “不行。”這個女子回頭看了一眼劉村之後,她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喃喃地說道:“要回族中一趟,一定要搞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完之後,這個女子轉身就走,往更遠處飛遁而去。
  當然,這個女子的出現,李七夜也沒往心麵去,也未曾當作一回事。
  在李七夜的點拔之下,劉村的孩子進步很大,在這一段時間苦修之下,劉村的孩子們都紛紛突破了凡胎肉身的瓶頸,邁入了鐵皮強體。
  看到村麵的孩子們進步如此之大,劉雷龍也是十分的欣慰十分的高興,這些孩子們在如此小的年紀都突破了凡胎肉身,邁入了鐵皮強體,完全可以拜入神玄宗。
  這樣的結果,比他自己意料還要早了十年,如此了不起的成就,在此之前,他也不敢去想的事情。
  劉雷龍他自己倒沒有突破真人寶身,依然是停留在王者霸體的境界,他是聽從了李七夜的話,依然蘊養道基,把自己的道基夯得更結實再進一步去突破更高的境界。
  不過,劉雷龍奇怪的是,劉村的孩子們都紛紛邁入了鐵皮強體了,但是,李七夜修練卻特別的慢,他在凡胎肉身的小境界呆了很久,這才慢慢地邁入了中境。
  可以說,李七夜在凡胎肉身的小境所呆的時間,比劉村的所有孩子們都要久,他們劉村資質最不好的孩子,在凡胎肉身小境界所修練的時間遠沒有李七夜多。
  這就讓劉雷龍覺得十分的奇怪了,他並不認為李七夜天賦不行,或者修練不行,如果他的天賦不行,就不會把他和村麵的孩子教導得如此之好了。
  “少爺為何修練如此之慢呢?”納悶了很久之後,劉雷龍忍不住向李七夜提問。
  李七夜卻一點都不著急,平淡地說道:“修道之事,慢慢修之,負重而致遠。”
  劉雷龍沉默了一下,雖然他不能參悟真正的深意,或者這是李七夜所走的道路,與他們不一樣的道理。
  劉村的孩子進步如此之快,當黃傑再一次來到劉村的時候,他都不由十分吃驚。
  “師兄,真的了不起呀,你自己不僅是修練天賦高,傳道解惑也是一流中的一流。”黃傑看到劉村的孩子都有著如此大的進步,吃驚地說道:“師兄教的徒弟,那是沒得說,若是在宗門麵,師兄會成為名師。”?“也非是我功勞。”劉雷龍搖頭。
  黃傑以為劉雷龍是謙虛,也沒有多去想。他打量了一下劉村的孩子,說道:“師兄,這些孩子都有條件拜入宗門了。”
  黃傑這樣的話,讓劉雷龍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
  見劉雷龍不由猶豫,黃傑說道:“師兄,宗門需要人才,特別是我們八丈峰更需要人才!現在千妖峰、怒虎峰人才濟濟,我們八丈峰若是再不發力,隻怕以後再也能有說話的份量了。”
  黃傑不由沉默起來,看了看村麵的孩子們。
  “師兄,不談宗門那些破事,就算為這些孩子想想,也應該拜入宗門了。”黃傑苦口婆心,說道:“宗門諸多功法可以供他們修練,難道讓他們繼續留在這修練嗎?師兄也知道,宗門內的功法不可外傳。”
  黃傑這話不是沒有道理,劉雷龍隻修練了兩門功法,不見得適合所有的孩子,更何況,沒有宗門的允許,功法是不可以外傳的,如果劉村的孩子不是神玄宗的門內弟子,他所修練的功法,不能傳給劉村的孩子,那怕是他自己的孩子都不行。
  “我考慮考慮。”最終,劉雷龍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對黃傑說道。
  “好,峰主他們也會歡迎的。”黃傑臨走的時候,再次叮嚀劉雷龍。
  當黃傑走了之後,劉雷龍向李七夜征求意見,說道:“少爺認為呢?”
  “拜入神玄宗也好,畢竟,這也是你們宗門的地盤。”李七夜讚同,點頭說道:“再說,讓他們一直留在劉村修練,眼界也窄,外麵的世界很大,讓他們出去見見世麵也好。”
  

Snap Time:2018-11-19 18:02:01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