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06章 當年的一戰

  藥仙在獨居於雲中的一座山峰之上,當藥仙回來之後,座下的童子立即出為相迎,為他們起火煮柴。雜∩誌∩蟲
  與此同時,藥仙吩咐弟子,請來了幾位老友,片刻之後,有三位始祖駕臨,天地雲彩湧動。
  這樣的一幕,這片天地的所有子民都知道他們的始祖同時出動了,他們也好奇,為何幾位始祖會同時而動呢。
  三位始祖齊臨,始祖氣息彌漫,地湧金泉,蓮花妙生,猶如一派仙境。
  “這三位道友,與我同居於這片天地,這片天地能經營成盛世,皆是這三位道友的功勞。”藥仙為李七夜介紹這三位始祖,笑著說道:“我是長年在久,從來很少留守在這,可以說,對於這貢獻是寥寥無幾。”
  “藥兄又在自謙了,若是沒有藥兄的靈藥,又焉有今日。”這三位始祖中的其中一位始始祖笑著搖頭。
  “這三位道友,分別是:陽明道友、淨陽道友、伏牛道友。三位道友,與我趣味相投,共築這片天地已經不知道多少歲月了。”在藥仙介紹這三位始祖的時候,藥仙不由為之感慨地說道。
  這三位始祖,分別是陽明始祖、淨陽始祖、伏牛始祖。
  可以說,這三位始祖在萬統界曾是赫赫有名,神威無雙,他們都曾在萬統界留下了自己舉世無雙的道統。
  陽明始祖,就是王陽明,他創建了陽明教這個道統,同時,曾在光明聖院就讀者,是光明聖院的學生,後來自創《明心經》,成為了始祖。
  王陽明,看起來像是一個中年漢子,羽扇綸巾,氣質文雅,如果他收斂始祖氣息,讓人難於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始祖,反而讓人覺得他是一個軍師,或者是某個私塾的老師。
  淨陽始祖,他穿著一身羽衣,身後浮現驕陽異象,他整個人猶如是初升的太陽,驅散早晨的霾氣,整個猶如陽光普照,剛陽之後十分的高盛。
  淨陽始祖,也曾萬統界創建了淨陽道統,也曾是萬統界強大的道統。
  而伏牛始祖則是牛首人身,鼻吞日月,猶如無上神牛,給人一種大氣磅的感覺,似乎他一張口,就可以把天地吞噬一樣。
  他身體高大魁梧,他不論是往哪一站,都似乎可以扛起整個天空一樣,十分有氣概。
  伏牛始祖,他也曾在萬統界創建了伏牛道統,隻可惜,後來伏牛道統後繼無人,整個伏牛道統衰落,整個道統最後成為了荒野。
  幸好的是,後來道解真帝得到了《伏牛經》,傳承了伏牛始祖的道統,最終又把伏牛道統激活,重建了整個伏牛道統。
  介紹完了三位始祖之後,藥仙又向他們三個人介紹李七夜,說道:“這位是……”
  “不用藥兄介紹,我們也知道是誰。”伏牛始祖笑著打斷了藥仙的話,笑著說道:“今日不渡海,誰人不知先生。”說著,向李七夜行大禮。
  王陽明、淨陽始祖也都紛紛向李七夜行大禮,說道:“見過先生,先生駕臨,蓬蓽生輝,實是我們的大幸。”
  雖然說,三位始祖都是威名赫赫之輩,一生曾建立了了不起的功績,但是,在李七夜麵前,他們也矮了一輩,向李七夜執大禮,神態恭敬。
  李七夜也是十分坦然地受了三位始祖的大禮。
  諸位始祖隨著李七夜落座,童子忙是捧上香茗,李七夜也是客隨主便,慢悠悠地喝著香茗。
  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下藥仙他們四個人,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我在不渡海的時候,聽過一些始祖說過,你們曾參加過當年的大戰。”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藥仙他們四個人捧著茶杯的手僵了一下,然後他們四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你們能活下來,也是不容易。”最後,李七夜輕描淡寫地說道。
  最後藥仙他們都相視了一眼,交了一個眼色,最後,是王陽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歎息一聲,說道:“當年的事情,過了很久了,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不渡海的不少道友也知道,我們當年的確是去參加了那一場大戰。”
  “我們也是為數不多全身而退的人吧。”伏牛始祖也接上了這麼一句話,說道:“或者說,當時,我們走得更早一些,所以,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看法吧。”
  “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一些道友來問過,我們也曾是坦然相告。”淨陽始祖笑著說道,神態十分坦然。
  盡管是如此,王陽明他們說出了自己的話之後,神態之間,依然有些悵然,有些無奈,又有些扼腕。
  “當年,琴女帝諸位先賢征召天下。”藥仙輕輕地說道:“在當時我懂得醫術,就慫恿上三位道友,加入了這個隊伍,去為這個世界做點事情,也算是為未來的三仙界盡綿薄之力。”
  “我們跟了一位道兄。”伏牛始祖接下藥仙的話,說道:“這位道兄,在我們始祖之中,實力是最強大的人之一,他道行深不可測,足智多謀,所以,我們四個人都在他麾下效力,加入了戰場。”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王陽明認真地說道:“這位道兄做出了一些選擇,所以,這,這導致我們比較早結束了這一場糾爭。”
  “他投入了黑暗。”李七夜笑了一下,王陽明他們有些難於啟齒,但,他一口道破,他也知道這麵的一些東西。
  李七夜的話頓時讓藥仙他們四個人相視了一眼,他們神態不由十分尷尬,臉色也是掛著苦澀的笑容。
  王陽明他們有著這樣的神態,那也是足可以想象的,他們所效忠的人,最終卻投入了黑暗,作為始祖,這是讓他們十分的難堪。
  “是的,先生說得沒錯。”王陽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地說道:“當年這位道兄做出了選擇,雖然我們不知道他是受到什麼樣的刺激,但是,這樣的選擇實在是太突然了。他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人,可以說,不論是在道行上,還是他的一生功績上,世間都少有人能與之相比,他曾對三仙界有著了不起的付出。”
  “我知道。”李七夜笑了笑,當然知道他們口中所說的那位“道兄”是誰了,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十大始祖之一,的確是實力強大,在三仙界也有著了不起的建樹,論胸襟,也的確是非凡俗之輩所能相比。”
  王陽明他們四個人也不由苦澀地笑了一下,盡管是如此,他們四個人也沒有說這位始祖的壞話,也沒有去詆毀這位始祖,從這一點也能看得出來,在當年,藥仙他們也的確是十分尊敬這位始祖。
  “當年大戰,我們血戰八方,的確是不容易,我們曾是苦苦相熬,肝膽相照。”伏牛始祖長長地歎息一聲,回憶當年的一幕幕,心麵十分不是滋味。
  最後,伏牛始祖不由苦笑地一笑,說道:“真的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做這樣的選擇,至少,琴女帝不也是一直堅守到最後嗎?”
  說到這,伏牛始祖也有些昵喃,看得出來,他們也曾與這位始祖感情極深,畢竟,他們曾經是一同出生入死,血戰八方。
  “我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做出這樣的選擇。”王陽明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也不願意再與他呆在一起,也更不願意與他一同投入黑暗。這位道兄雖然投入黑暗,但,他也未為難我們,也未強行拉我們與他一同墜入黑暗,最後大家不歡而散,分道揚鑣。”
  說到這,王陽明也不由失落地輕輕歎息一聲。
  “這就是我們早早退出這一場戰役的原因,也有一些道友對我們有過一些誤會。”藥仙苦澀地笑了一下。
  “這些年,我們都已經不再外出,也未曾與諸位道友有所往來。”淨陽始祖笑著說道。
  他們當年退出了這一場戰役之後,就心灰意冷地回到了自己的天地,他們四位始祖之中,除了藥仙還往外麵跑,尋找各種仙藥之外,王陽明他們都已經心灰意冷了,沒有再出去過,也不願意與其他的道友往來。
  雖然說,他們都是始祖,都曾是十分的強大,道心也是十分堅定。
  但是,猶如十大始祖這樣的存在,最終都墮落了,這就讓他們心麵更加的慎謹了,讓他們更加遠離外界,與外麵保持著距離,他們也擔心發生一些事情,特別是擔心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現在他們的天地。
  所以,他們都不由心灰意冷,歸隱於自己天地,不再出現,同時,他們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天地,也是有守護這的意思,以免得有什麼災難降臨。
  “幸好,當年一戰,也算是結束了。”王陽明有些無奈,說道:“雖然並不是那麼的好,終究還是落幕了,也算是達到了當年一開始的戰略目的,至少把黑暗壓製住了,並沒有讓它在不渡海肆虐,使得他們銷聲匿跡很長的時間。”
  談及當年一戰,不論是誰,隻要是參加過這一戰的始祖,心麵都不願意多談。
  

Snap Time:2018-11-19 22:12:59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