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3132章 大戰落幕

  巨大的銅人破空而去,眨眼之間就消失了。『雜-誌-蟲『
  大家看著巨大銅人所消失的方向,一時之間都不由呆了呆,他們都不知道這一尊巨大的銅人意味著什麼,他們也不知道這一尊巨大銅人究竟是什麼存在。
  但,很多人都意識到,這一尊巨大的銅人,它的存在是意義非同小可。
  試想一下,這是從不渡海漂出的存在,而且是沒有死亡或者被魔化的東西,這麵必定有著世人所不能理解、或想象的奧妙。
  “可惜了。”看著巨大銅人破空而去,金光上師心麵不由十分遺憾,對於他來說,接觸巨大銅人的時間太短了,他剛剛有一點眉目,巨大銅人就破空而去。
  若是能給他更多一點的時間,那就更好了,他或許能從這一尊巨大銅人身上探討出一些奧秘,或許能探討出它與他們仙銅族的淵源。
  可惜,時間太短了,他隻是有一點點感悟而已,這尊巨大銅人卻破空而去了。
  在心麵,金光上師是多麼渴望能把這尊巨大銅人留下,當然他心麵也清楚,憑他的實力,絕對無法留下這一尊巨大的銅人。
  這一尊巨大銅人,能從不渡海飄出來,它的強大、它的奧妙,遠不是他所能駕禦的。
  最後,金光上師隻好戀戀地收回了目光,巨大銅人破空而去,他也是無可奈何。
  “多謝道兄。”回過神來之後,金光上師向李七夜抱拳,向他感謝。
  如果不是李七夜,他也沒有接觸這尊巨大銅人的機會,雖然說這一次接觸這尊巨大銅人收獲有限,但,對於他而言,依然是萬載難逢的時機。
  “小事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了一下天空,徐徐地說道:“時候不早了,我也該走了。”
  “道兄要離開了嗎?”金光上師聽到這話,心麵不由為之一震。
  金光上師聽出弦外之音,李七夜這不僅僅是要離開這,隻怕也是要離開三仙界了。
  “還會呆一段時間,隨緣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金光上師心麵不由為之一沉,李七夜如此強大的存在,換作其他的人,李七夜離開,是一件好事,畢竟,有著這麼一尊強大的存在壓在自己頭上,讓誰人都不舒服。
  但是,對於金光上師而言,李七夜離開,不僅僅是三仙界的一種損失,也是他的一種損失。
  李七夜離開了,那就意味著他失去了一個可以攀登的高峰,失去了一個作為目標的榜樣,也失去了一個良師益友一般的對手。
  更何況,李七夜離開了,在金光上師看來,對於整個三仙界,都不是一件好事。金光上師認為,隻要李七夜還在三仙界,三仙界就多了一層保障。
  “希望道兄還能多停留一段時間。”金光上師抱拳,鞠首,神態恭敬。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他當然明白金光上師的想法,輕輕搖頭,說道:“這種事情,隨緣吧,不過,以我看,快了,將要降臨了。”說到這,不由向不渡海望去。
  金光上師也跟著向不渡海望去,他心麵不由為之一沉,他曾經在不渡海的海邊逗留過,他也曾經推算過,知道不渡海必將會有不祥降臨,具體是何時何日,他也不敢肯定。
  現在李七夜這樣一說,金光上師知道即將會麵對著什麼了,金光上師不知道這將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那怕他是一尊始祖了,放眼整個三仙界來說,那已經算是無敵了,但是,麵對既將來臨的災難,金光上師心麵也一點底氣都沒有,因為他不知道即將麵對的是什麼,或許是整個三仙界都最不願意去麵對的東西。
  “你可準備好了?”就在金光上師望著不渡海久久沉默不語之時,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金光上師望著不渡海,過了片刻,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徐徐地說道:“我必將全力以赴!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天下人,都是責無旁貸。”李七夜看著不渡海,淡淡地說道。
  金光上師望著李七夜,神態莊重,恭敬,說道:“還請道兄慈悲為懷,助我等一臂之力。”
  此時金光上師也是向李七夜求助,他知道,若是李七夜出手,對於整個三仙界來說,就是多了一份希望。
  “我隻是一個過客而已,這個世界,還必須靠你們自己。”李七夜輕輕地說道。
  金光上師心麵沉了一下,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了一聲,他能理解,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他隻是一個過客而已。
  “不過嘛,最近沒能好好活動活動。”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在這一段時間,若是真的來了,我也好熱身熱身,熱身之後再啟程,這才更有幹勁。”
  李七夜這話,等於答應上來了,金光上師不由為之一喜,頓首,向李七夜大拜,神態恭敬,不需要再多的言語了。
  “準備麵對吧。”李七夜看了金光上師一眼,隨之,便轉身離開。
  “恭送道兄。”金光上師鞠身,恭送李七夜離去。
  仙銅山的上下弟子強者,也都紛紛鞠身,恭送李七夜離開。
  在李七夜離開的時候,不論是天雄關,還是遙遠的地方,都有許多修士強者紛紛鞠身,他們恭送李七夜離開。
  不論李七夜是怎麼樣的身份,不論李七夜是怎麼樣的存在,單憑他開拓了十三命宮,就值得天下人如此的尊敬。
  大家目送李七夜離開之後,一時之間,所有人久久沉默不語,也有很多人看著李七夜遠去的方向發呆。
  傳奇,在這一刻,李七夜在世人的眼中,就猶如傳奇一般的存在,猶如神話一般的存在。
  “撤”送走了李七夜之後,金光上師也沉喝一聲,撤兵離開。
  仙銅山上下,行動迅速,他們隨著金光上師在眨眼之間就撤離了,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金光上師在撤離之時,也不少修士強者鞠身行禮,恭送他離去。
  最終,金光上師他們也都撤離了天墟,在眨眼之間,整個天空變得安靜起來,甚至是安靜得可怕。
  “終於落幕了。”看著空蕩蕩的天墟,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對於許多修士強者而言,大家都沒有想到會如此落幕,這樣的結局,可以說是大大的出於所有人的意料。
  在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對於所有人來說,這一次觀戰,收獲實在是太豐富了。
  這一場絕世大戰,不僅僅讓天下人看到了始祖之戰,始祖的無敵,給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大家也看到了金光上師那舉世無雙的“金光一點”,更為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萬古唯一的奇跡十三命宮。
  可以說,不論是對於哪一個修士而言,能親眼目睹十三命宮,這一場戰鬥已經是大圓滿了,能親眼目睹如此奇跡的一幕,他們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正是因為如此,讓一些修士強者不由為之感慨:“或許,我們是萬古以來最幸運的人,最幸運的是,能與第一凶人生在同一個時代,能親眼目睹十三命宮,萬古以來,也唯有這個時代才有十三命宮。”
  “這也是很多人的不幸。”也有老祖苦笑了一下,說道:“不管你多麼的驚才絕豔,不管你多麼絕世無雙,不管你是多麼了不起的天才,但是,與第一凶人同一個時代,注定就是一個悲劇,在這個時代,注定隻能做一個配角。”
  一聽到這樣的話,不知道多少人苦澀一笑,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的,第一凶人,那實在是太過於強橫了,實在是太過於霸道無敵了,特別是十三命宮這樣的成就,就已經讓所有人窮其一生都無法跨越。
  試想一下,與第一凶人同生於一個時代,不管你有多麼的了不起,不管你有多麼的驚才絕豔,但是,在第一凶人那至高無上的光環之下,你都會黯然失色。
  作為絕世無雙的天才,換一個時代,或許會成為那個時代的主角,但,與第一凶人同一個時代,那注定會成為這個時代的配角,根本就無法與第一凶人相比。
  “十三命宮,修士真的能修練出十三命宮。”也有至尊長存開始探討這個問題了。
  那怕這些驚才絕豔、強大無匹的至尊長存,他們明知道真的有十三命宮存在了,但是,當他們探討起來的時候,卻無從下手,他們都不知道怎麼樣才能修練出第十三個命宮。
  “這究竟是怎麼樣修練才能練出十三個命宮呢?”知道十三命宮存在之後,有人作過無數次的嚐試,根本就沒有收獲。
  這也讓一些至尊長存不由為之沮喪,無奈,說道:“看來,我等凡人,這輩子是修練不出十三命宮。”
  當然,也有同伴安慰,說道:“這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試想一下,萬古以來,有多少驚才絕豔,有多少絕世無雙的存在,有始祖,有遠道,他們是何等的無敵,何等的照耀千古,但是,都沒聽到有誰能修練出十三命宮,第一凶人除外!”
  “說得也對。”這樣的安慰,也讓很多苦苦修練而不成功的至尊長存心麵寬懷了不少。
  畢竟,無雙如高陽,驚豔如火祖,他們都未能修練出十三命宮。
  他們這些長存與高陽、火祖這樣的驚豔始祖相比起來,那實在是相差太遠了,可謂是黯然失色。
  高陽、火祖他們這些十大始祖都修練不出來,他們這些長存修練不出來,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
  “第一凶人,的確是奇跡,萬古唯一。”嚐試失敗之後,大家對於第一凶人李七夜,更是肅然起敬,更加明白第一凶人是何等的無雙,何等的了不起。
  試想一下,千百萬年以來,出過多少天才,出過多少真帝,有過多少的始祖,但是,不管這些前人多麼的驚豔,都未能修練出十三命宮。
  而第一凶人李七夜,卻是萬古以來的唯一例外,唯一一個修練出十三命宮的人。
  “第一凶人,說他是萬古唯一,這絲毫不誇張,甚至把他列為十大始祖之首,這都是名至實歸。”有一些老祖如此提倡。
  對於這樣的提倡,沒有任何人反對,擁有十三命宮的第一凶人,的確有資格被排為十大始祖之首,甚至可以說,這是名至實歸。
  

Snap Time:2018-11-13 08:40:19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