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091章 琴女帝

  琴聲落下,一個身影飄然落下。雜÷誌÷蟲
  一個女子,猶天仙,絕世無雙,懷抱古琴,出世絕塵,當世難有與之人相比。
  此女子,身影綽綽,朦朧不清,不見她的容顏,不見她的美貌,一切都猶如藏於時光長河之後,看得不是那麼清楚,讓人有著再三窺視的衝動。
  就是這麼一個朦朧不清的女子,卻有著讓天下女人黯然失色的神韻,那怕是美麗如聖霜真帝,但是,與眼前這個女子相比,都顯得有些失色。
  眼前這個女子所擁有的那份出世絕塵的神韻,那是聖霜真帝遠遠所不及的。
  此女子懷抱古琴,她猶同從畫中走出來的一般,讓人看得是那麼的夢幻,似乎,她並不是真實存在,或者她是從來沒有存在過,隻是存在於傳說之中。
  “琴女帝——”看到這個女子,大黑牛喃喃地說道。
  “琴女帝,真的是她嗎?”聽到大黑牛的話,皇尊真帝他們都不由心麵為之一震,他們都不由麵麵相覷,心麵不由為之震撼。
  琴女帝,對於很多人來說,她就是一個傳說,甚至有人說,琴女帝,就如同不存在一樣。
  在後世之中,火祖已經夠神秘了,但是,火祖的種種事跡,還是留傳於世間,特別是火祖當年遠征之舉,種種都可以追溯,而且也曾有不少道統的先賢,都曾與火祖有過交集。
  但是,琴女帝,她就不一樣了,似乎她獨來於世間,然後獨自離開,未曾在這個世間留下道統,未曾在這世界留下傳承,更是沒有後人。
  琴女帝這樣的存在,就猶如時光長河之中的驚鴻一瞥,匆匆一瞥,便已經消逝在了時光長河之中了。
  至於琴女帝是何出身,是何來曆,有著怎麼樣的造化,師從何門,這一切都無從考究,似乎,她並未曾來過這個世間一般。
  若不是有一些道統的古藉曾提到琴女帝,隻怕世間沒有人知道還有著這麼一位始祖的存在。
  隻不過,就算有古藉記載,那也隻不過是寥寥幾筆而已,並未有詳細記述。
  琴女帝,如同謎一樣的存在,在後世很多人認為,她也隻不過是傳說中的存在而已,是不是真的存在著這麼一個人,那都不好說,甚至還有人認為,琴女帝,或許也隻不過是虛構而已。
  現在這個女子飄然而至,這就證實了傳說中的琴女帝的確是存在。
  但是,那怕是這個女子飄然而至,但,依然是那麼的朦朧,依然的讓人看不清,似乎她就像是一個謎,就是一直藏於時光長河的背後。
  “是那張古琴。”看著琴女帝懷抱中的古琴,聖霜真帝輕輕地說道。這張古琴,他們曾經在召魂儀式上見過,當時這張古琴出現,在製止陰兵的召魂儀式。
  “真的是琴女帝嗎?”有老祖打開天眼,但是,依然無法窺得琴女帝,她依然是那麼的朦朧,依然的讓人無法看清楚她的容顏。
  “道身而已。”看著懷抱古琴的琴女帝,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道身——”聽到這話,皇尊真帝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同時,他們又忍不住看了看劍聖他們。
  劍聖他們三位始祖已經死了,而琴女帝隻是道身在此,那麼她的真身呢?她的真身是死是活呢?
  這樣的疑惑也盤旋在了皇尊真帝他們的腦海之中,隻不過,沒有人能給他們答案。
  “當年發生的事情,隻怕遠不止這些始祖牽涉進來。”看到琴女帝也來了,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說道。
  先是有通神始祖,後有劍聖、開天刀祖、神月始祖,現在又有琴女帝。
  一口氣涉及了五位始祖,這頓時讓皇尊真帝他們心麵為之一凜,在這個時候,讓他們意識到,當年所發生的事情,或許遠沒有那麼簡單,而且遠不止隻有這麼幾位始祖涉及。
  若是有著更多的始祖涉及其中,麼那,究竟還有多少始祖被牽涉呢,都是哪些始祖涉及到其中呢。
  想到這的時候,皇尊真帝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一緊,心麵一下子不安起來。
  因為他們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道統的始祖涉及其中,試想一下,自己的始祖猶如火祖這一般,這讓他們這些後人,該怎麼去麵對呢?
  畢竟,對於任何一個道統來說,始祖是至高無上的,正是因為有了始祖開創,才會有一個道統。
  在多少後代的心目中,自己的始祖是至高無上,是偉岸無雙。
  但是,若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始祖發生了什麼事情,破滅了後人心中的想象,那將會讓後人如何地麵對?
  “其他進入不渡海的始祖呢?”在這個時候,連皇尊真帝他們都打了一個冷顫。
  千百萬年以來,絕大多數的始祖都進入了不渡海,而且,這些進入不渡海的始祖都沒有回來過,他們在不渡海之中,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究竟是遇到了什麼!
  所以,這就讓皇尊真帝他們有了不好的想法。
  對於皇尊真帝他們來說,若是始祖已經不存在了,這不見得是壞事,最壞的是,萬一,他們的始祖還活著,真有那麼一天,他們的始祖如同火祖這一般歸來,那才是最壞的事情!
  這樣的可能,還不是皇尊真帝他們自己往最壞的方麵去想象,而且還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
  一時之間,皇尊真帝他們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心麵不安起來。
  “女帝,你的道身已竭,擋不住我。”火祖徐徐地說道。
  “火祖,你已身死道消,該停止了。”琴女帝的聲音傳來,如天籟之聲,筆墨難於形容。
  “身死道消,執念永存。”火祖不為所動,徐徐地說道:“該做的事情,永不放棄,這才是我們修道之人該有的道心。”
  “一念之差,謬之萬。”琴女帝的聲音依然如天籟,讓人百聽不厭,說道:“此間種種因果,皆成定數,你已無力回天。”
  “成敗由天。”火祖徐徐地說道:“謀事在人。”
  “就算你能成,又能如何?”琴女帝說道:“你不是你,你已死,你隻不過是一道不消散的邪念而已,你改變不了什麼。”
  “但,我能擁有它!”此時,火祖的目光鎖定在了古殿,徐徐地說道:“或許,還有重來的機會。”
  火祖的目光鎖定了古殿,這頓時讓皇尊真帝他們的目光也都不由向古殿望去。
  他們都還不知道古殿之中究竟藏著何等仙物,竟然能讓火祖如此的誌在必得,而且劍聖他們也拚死相守。
  連始祖他們致死都不放棄,這足可以想象這古殿之中的東西是何等的無價了。
  “殿中此物,恩師們並非是留給你我,也並非是留給我輩之人。”琴女帝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此物,乃是留於子孫後代,留給三仙界。”
  “它留於三仙界,隻會給三仙界帶來禍害。”火祖冷淡地說道。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琴女帝輕輕搖頭,說道:“今日,該是超渡你的邪念,你已非你,就如你所說,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該落幕了,這不是我們的時代。”
  “你渡不了我。”火祖淡淡地說道:“你我道已不同,我道永,黑暗不止,光明不滅,這便是我,非他人也。”
  火祖的話,讓琴女帝沉默了一下。
  連聖霜真帝他們也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也都看得出來,現在的火祖,當然不再是以前的火祖。
  而且,現在火祖的力量,並不是來自於他當年自己的力量,而是來自於一股神秘的力量,正是有著這股神秘的黑暗力量,才會使得邪火不滅。
  這也是為何劍聖他們此時無法與火祖相抗衡的原因之一。
  試想一下,劍聖、開天刀祖他們已經死了,雖然他們屍體還能依靠真血支撐,但是,一旦他們的真血耗盡,他們就是一具枯屍而已,和普通的死人沒有什麼區別。
  而火祖就不一樣了,那怕他被劍聖他們打敗,隻要他沒有徹底的灰飛煙滅,他就有機會再次活了過來,隻要邪火還在,他就能長存下去。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火祖,比召魂儀式上的火祖更加強大,因為隨著時間積累,他的邪火會越來越強大,他身上也會凝集更多的黑暗力量。
  所以,在這個時候,除非劍聖他們拚著最無敵的一擊把火祖的邪火徹底斬滅,否則的話,不管如何,最終勝出的還是火祖。
  “的確。”最後,琴女帝也不得不承認,說道:“此時此刻,我是超渡不了你,但,有人能超渡得了你。”
  “誰——”火祖徐徐地說道。
  “這位道友。”此時,琴女帝向李七夜望去,她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
  在這那之間,火祖的目光一下子迸出,瞬間向李七夜望去,他不由目光收縮了一下。
  在這個時候,劍聖、開天刀祖、神月始祖他們也都望著李七夜。
  在這個時候,連五行天女他們也一樣是望著李七夜。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他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
  

Snap Time:2018-11-17 00:02:56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