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114章 好茶

  在火海之中,有大海磅,浪花朵朵,碧綠的海水一望無垠。●雜/誌/蟲●
  一踏入這個世界的時候,便是一股帶著淡淡鹹味的海風撲麵而來,海風之中帶著清涼的濕意,讓人十分的舒暢,忍不住咂了一下舌頭,讓人感覺有滋有味。
  這樣的一個大海出現在火海之中,它並非是火海的造化之地,它是外來的汪洋大海,而且,這樣的一個大海出現在火海之中,沒有人看得到,除非是被允許,隻怕強大的真帝也一樣無法進來。
  李七夜一步便邁入了這無垠的大海之中,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後便邁入了大海深處。
  在大海深處,有一小島,翠綠安靜,如同是海中的一顆明珠。
  在小島一角,有著白色的沙灘,沙子又細又白,赤腳踩在這沙灘之上,猶如踩在了軟綿綿的棉花上。
  頭頂上太陽高掛,陽光明媚,眼前乃是碧海銀灘,這樣的一幅景象,那實在是美侖美負,猶如是世外桃源一樣。
  此時此刻,在椰子樹蔭之下,換一身輕便簡壯,躺在軟椅中,喝著清涼的冰茶,吹著海風,那是多麼愜意,多麼舒服的事情。
  在下一刻,在那之間,李七夜已經躺在了椰子樹蔭之下,手握著一杯冰茶,輕輕地啜著。
  冰茶,用的是雲頂仙嶺上的八千年晶冰;茶,乃是鳳棲古樹的嫩葉所揉製,而且,嫩葉隻取紫金白毫,三萬年才抽一葉。
  如此之茶,八次揉製,第一次焙製之時,用的是烏龍道火;第二次焙製之時,用的是鼇金真火;第三次焙製之時,用的是幽冥陰焰……
  如此之茶,莫說是凡人不可製,就算是真帝也製之不了,隻能是出自於始祖之手。
  此茶以極品凍水煮之,再以霜龍之道鎮之,最後才加入雲頂仙嶺的八千年晶冰,如此一杯好杯,這才出現在了李七夜手中。
  極品之茶,舉世之間,除了製茶之人外,也唯有李七夜有這個資格喝得到了。
  “好茶,極品。”李七夜歎了一口,讚著,極品之茶,能得李七夜如此的讚歎。
  在旁邊,有一個青年在忙碌著,這個青年,此時是十分的休閑,穿著一身大褲叉子,很隨意,但是,他身上總給人一種星輝流動的感覺。
  “茶好,也需要先生這等神人才能品得出來。”青年一邊忙碌著,一邊笑著說道。
  “如果要我來說,這樣的一杯好茶,值得我饒你們家的老人一命。”李七夜喝了一口茶,笑著說道。
  “我已跟他說過,自尋私仇,那是自尋死路。”青年苦笑,搖頭,說道:“可惜,他聽不進去。老來得子,實不容易,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這杯茶,值得。”李七夜笑了笑。
  青年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先生舉止,自有主張,無需我等幹涉。大道漫漫,總會有人過不了這一道坎,若是事事皆去掛牽,隻怕萬世始祖,也都會被累死。”
  “這話說得有道理。”李七夜笑著說道:“所以,有些驚豔之輩,索性不立道統,獨來獨往,因為子孫多有不孝。”
  “人各有福,各安天命吧。”青年笑著說道:“就算是始祖,也有諸多無能為力之事。”
  “此乃也是。”李七夜點頭,說道:“萬世皆難,雖然說,對於修士而言,出身於豪門,有著諸多好事,但是,當你走得越遠,肩上的背負就是越大。就好像是一隻雄鷹,馱著一座山飛翔,終究會墜落!”
  “誰能自清。”青年也歎息一聲。
  “當然,金鵬馱一座山,那是沒問題的。”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是能馱得起那座山的金鵬!”
  “先生這話,我以之榮焉。”青年不由笑了起來。
  “所以,你不創道統?”李七夜含笑著看青年。
  “想過。”對於李七夜這樣的問題,青年徐徐地說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誰都想讓自己的傳承延續下去。畢竟,一個人,死亡了,還不算死亡,但,哪一天有人把你忘記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亡。後世之間,最容易銘記你的,那就你的後人。”
  “但,子孫多不孝。”李七夜捉狹地笑著說道。
  “也是。”青年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吧,緣份,又有誰能說得清呢,就像我能遇到先生,這也算是一種緣份。”
  “這樣的緣份,那可就不是巧合了。”李七夜搖了搖頭。
  “事在人為嘛。”青年也很坦然,笑著說道:“先生能賞臉,這不也是一種緣份嗎?”
  “也是。”李七夜認真點頭,看了一下青年,說道:“你這樣的絕世無雙,天天在琢磨著吃吃喝喝的,那不是暴殄天物。世人隻怕皆認為你是不務正業,實為可惜。”
  “我此乃是救世,世人又焉可知。”青年很自在,說出這樣的話,也是十分的從容。
  如果有第三個人聽到青年這樣做點吃吃喝喝的就是救世,一定會認為他在吹牛。
  “你這樣的救世,那就特別了。”李七夜也不否認。
  “救世方法有很多,我道淺力薄,隻好迂回。”青年說道:“這又何奈未可呢。”
  “你這樣的話,也謙虛了,你都道淺力薄的話,三仙界,沒有強者。”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
  “又焉能與當世相比。”青年無奈,說道:“我這也隻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當大王而已。驚豔無敵的始祖,最後不也是墮落,我這點道行,我也不知道撐得了多久。”
  說到這,青年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李七夜握杯的手頓了一下,說道:“人心無限,在於各人的選擇,一念之間,不僅僅決定自己的命運,也決定了自己世界的命運。”
  說到這,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太過於驚豔,也不一定好事,樹秀於林,風必摧之。被選中者,不是沒有原因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先生說得也是。”青年苦笑了一下,說道:“望三仙界安然無恙吧,億萬生靈,我也無法麵麵俱到。”
  “看你閑情逸誌。”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還是心係天下嘛,那怕你在汪洋中捕魚,還是在凶地中伐木,但是,你那扇動的耳朵,依然在聆聽著三仙界的動靜。”
  “我也不想。”青年淡淡地說道:“人總是自私的,如果讓我去選,我當然樂意獨舟而行,但,我一生下來,就注定著捆綁得太多。還是那句老話,能力有多大,責任有多大。”
  李七夜輕輕點頭,沒有說什麼。
  “大戰將來了,你準備好了沒有。”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青年手中的動作不由停頓了一下,沉默了一下,說道:“先生認為,將會有怎麼樣的敵人來。”
  “始祖。”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徐徐地說道:“打前哨的,會有一些弱兵,但是,大軍壓境,必定會始祖級別的。”
  “我也隻能一戰了,還能逃嗎?”青年隻好苦笑了一下,輕輕搖頭,說道:“就算我想,但,也不能,畢竟,身後就是我的家!換作先生,也是如此。”
  李七夜輕輕地點頭,過了一會兒,徐徐地說道:“若是天塹不破,還是能撐得了一段時間,畢竟,天塹還是大有用處的。”?“就怕不該來的要來。”青年神態間有了擔憂。
  “難說。”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此等境界,往往不可揣摩,也有可能來,也有可能不來。若不來,一切皆好,你應該燒高香。”
  “我明白。”青年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三仙界若不戰場……”
  “就算是不該來的來了,我是必定會出手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但是,你要知道,一戰天崩,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能保證了。”
  “先生能出手,那已經是三仙界的大幸。”青年鄭重點頭,神態間有著一抹憂慮。
  他這樣的無敵之輩當然明白李七夜所說的一戰天崩了,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一旦真的到了那地步,說不定三仙界被打得支離破碎。
  但是,一旦發展到這樣的局麵,誰都改變不了,就算他有心去守護這個世界,也一樣守護不住。
  “不渡海吧。”李七夜望著碧藍的大海,目光無比深邃,徐徐地說道:“我更期待不渡海,那才是一戰的好地方,而且,會更有意思,更加的刺激。”
  說到這,他嘴角上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明白李七夜所說的更刺激代表什麼,如果李七夜都說更刺激,那麼,諸天萬界的生靈,都會被嚇破膽,都會伏在地上顫抖。
  “希望不來。”青年無奈,說道:“這是三仙界所無法承受的力量。”
  “放心吧,就算真的要來,老頭子們也會把戰場截留在不渡海。”李七夜淡定自在,說道:“他們守護了多少年了,他們當然不希望三仙界成為戰場,更不希望三仙界被打得支離破碎。”
  “但願如此。”青年也隻能這樣祈禱了。
  

Snap Time:2018-11-17 01:57:2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