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091章 飛地池

  “公子認為呢?”聖霜真帝對於巨隕的來曆也是充滿了好奇,不由向李七夜望去。♀雜$誌$蟲♀
  但是,李七夜並沒有望向巨隕,他的目光是望向了虛空的另一端,他的目光牢牢地鎖在了那,未曾移動一下,似乎那比巨隕更加吸引人一樣。
  聖霜真帝順著李七夜的目光望去,那是虛空的另一端,離巨隕很遙遠,但是,憑聖霜真帝的實力,還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乃是光芒閃爍,猶如是一個晶瑩的世界,又像是一個海洋的世界,好像是一個高大無量的海洋存在於那一樣,那的天地都淹泡在了這樣的一個晶瑩海洋之中。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海洋世界,在那最深處,好像是有著一個水池,這樣的一個水池顯通紅色,閃動著血紅的光芒,整個水池就好像是一塊瑪瑙一樣嵌壤在了這樣的一個晶瑩海洋之中。
  但是,說也來奇怪,這樣的一個水池,似乎是血水在流淌,但它卻沒有染紅這個海洋絲毫,它的存在與整個晶瑩海洋似乎是涇渭分明。
  更奇妙的是,這個晶瑩海洋那怕是再浩大,但都似乎是襯托這個通紅的水池而存在一般,似乎在這這個血紅的水池才是核心,它才是這個晶瑩世界的主宰。
  此時此刻,這樣的一個晶瑩海洋,轉動著一道又一道的光毫,這一道道的光毫十分的粗大,看起來又是十分的鋒銳,這樣轉動的一道道光芒,就好像是一把把周天神劍在轉動一樣,不管是什麼強大的東西、不管是什麼無敵之人,隻要一靠近,都會被這樣的如周天神劍的光毫絞得粉碎,瞬間會被絞成血霧。
  “飛地池”看到這個地方之時,聖霜真帝不由喃喃地說道:“六極贖地之一。”?在這個時候,大黑牛也向李七夜所望的方向望去,看著那個晶瑩的世界,不由嘿嘿地笑了一下,說道:“飛地池又換了位置了,它出現在這,不是沒有原因吧。”
  “或者與巨隕有著莫大的關係。”聖霜真帝也不由喃喃地說道。
  然而,李七夜並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飛地池而已,然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時,也有許多修士強者抵達了這,他們遠遠看到巨隕,不由驚呼起來,與此同時也有修士強者看到的在遙遠處另一端的飛地池。
  “飛地池”看到飛地池之後,有大人物不由驚呼一聲,說道:“飛地池怎麼會出現在這,難道是巧合嗎?”
  “師父,飛地池,就是傳說中的六極贖地之一的飛地池嗎?”有晚輩也是第一次看到飛地池,不由好奇,說道。
  “是的。”這個位大人物神態凝重,點了點頭,說道:“在我印象中,飛地池已經快一個時代未變換過位置了,這一次怎麼會變換位置了,而且還與巨隕遙遙相對,這就奇怪了。”
  飛地池,六極贖地之一,它也一直存在於天墟之中。
  飛地池,它是一個十分奇怪地方,也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地方。它這個名字有著極深的奧妙,有著各種的解讀。
  有人說,飛地,它的意思就是,當你在邁入飛地池之前,那就是你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刻,也就是你最後一次掠地飛過。
  當然,這樣的一種解讀,背後已經存在有極為深奧的意義了。
  飛地池,作為六極贖地之一,它也有著它的贖回奧義。
  和其他的贖地不一樣,飛地池,任何人都可以進去,但是,在進去之前,你就要有著交易的心理準備了。
  在飛地池,它可以贖賣自己的任何東西,但是,它必須是你心麵最珍貴的東西,隻有你心麵最珍貴的東西,在飛地池才有著價值。
  比如說,無敵的寶物,又比如說,無價的親情,又或者是某一件對於另人而言並不起眼或者是毫無價值的東西。
  隻要對於你而言,是最珍貴的東西,在飛地池都可以贖賣。
  對於有人而言,最為珍貴的,或者是無敵的功法;對於某人而言,最珍貴的是自己身邊的某一個人;對於有人而言,最為珍貴的,那是一件普通卻有著紀念價值的東西……
  總之,不管是什麼東西,最重要的,它必須是你心麵最珍貴的、最不可割舍的東西就行了,那怕你是用活人,比如說你的父母或者是你的妻子……等等,隻要是你心麵最珍貴、最不可割舍的東西。在這飛地池都可以拿來贖賣,都可以拿來做交易。
  比如說,你把自己心麵最珍貴的東西,那怕是一塊破石頭,在這飛地池,它都可以給你換來你所想要的,比如讓自己擁有一身無敵的功力。
  “師父,飛地池,真的是可以做任何交易嗎?”有晚輩看著飛地池,也不由好奇,說道。
  “是,可以做任何交易,甚至可以得到你心麵所想要的。”長輩神態凝重,對於飛地池這樣的一個地方是十分的忌憚。
  “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晚輩十分吃驚。
  長輩隻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嚇得晚輩心麵發毛,不敢再去過問。
  也有年輕修士強者看到飛地池之後,就與自己身旁的同伴開玩笑,說道:“要不要我們去飛地池試試,去換回一身真帝功力。”?“嘿,真的可以嗎?”年輕的同伴不由嘿嘿一笑,躍躍欲試,雙目發亮,說道:“如果真的能換回一身真帝實力,那麼,真的可以試試。”
  這個年輕修士就笑著說道:“那你心麵最珍貴的東西是什麼?”
  同伴修士立即不由側首,仔細去想自己最珍貴的東西……
  “胡鬧”在這兩位年輕修士開玩笑的時候,他們身旁的長老就是一巴掌呼了過去,抽得他們七葷八素了,他們的長老殺人的目光瞪了過去,冷冷地說道:“再胡鬧,我就把你們扔去喂王八!”
  “長老,我們隻是開玩笑而已。”這兩位年輕修士被自己的長老一巴掌呼過去,不由十分委屈地說道。
  “開什麼玩笑,此事不可以隨便言談,否則,它會成為你的心魔。”長老神態凝重,冷冷地說道:“再說,世間哪有什麼免費的午餐,如有什麼這麼便宜你的事情。就算你去交易了,未來你也沒有好下場的!”
  “為什麼”晚輩不明白,好奇問道。
  “因為,你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經不再是你了,你所擁有的,那隻不過是你的心魔而已!”這位長老目光深邃,但是,深邃的目光深處有著畏懼。
  “真的嗎?”對於長老這樣的話,晚輩還不是十分相信,心麵還是將信將凝。
  “曾經有一個凡人。”長老看了一眼晚輩,知道他們不相信,徐徐地說道:“滿腹經綸,學富五車,擁有著十分廣博的學識,乃是凡間了不起的大才子。可惜……”
  說到這,這位長老頓了一下,說道:“他並不是富裕之家,他卻愛上了一個千金小姐。可惜,千金小姐對他卻無意,最後嫁給了大員。這個才子各種際遇,曾被羞辱,也被欺淩,這使得心麵憤滿!”
  “後來,這個才子得到他人相助,來到了飛地池,他進入飛地池之後,與飛地池作了一次交易。”說到這,這位長老目光閃動了一下。
  “他拿什麼做交易呢?”晚輩立即好奇無比。
  “才學。”長老徐徐地說道:“他一身的才學,滿腹的經綸!他拿出了自己的一生知識,與飛地池作了一次交易,他想成為一尊無敵的存在!”
  “後來呢?”晚輩忍不住繼續問道。
  “他的確是成為了一尊無敵。”長老看了晚輩一眼,徐徐地說道:“他回去之後,為自己報仇,把曾經嘲笑過他的人,把看不起他的人,把羞辱過他的人,把欺淩過他的人……全部殺了,包括那位他曾經愛過的那位小姐!”
  “這”聽到這樣的話,讓一些晚輩怔了怔。
  “這,這或許很好呀。”也有比較偏激的晚輩輕輕地說道:“快意恩仇,這才是男兒所為,更何況已經無敵了,那又如何呢,難道還怕別人報仇不成?”
  “有什麼好?”這位長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以為這還將是你嗎?自從交易那一刻起,你已經不是你了,你心中唯有心魔!你隻不過是被心魔吞噬的行屍走肉而已!”
  “後來呢,長老,後來這個才子怎麼了?”有晚輩更加關心這位才子的命運。
  “大殺四方”這位長老冷冷地說道:“心怒如狂,所到之處,便是掀起腥風血雨!舉世之間,難有人能敵。”
  “不要以為這是一件好事。”長老又冷冷地看了身邊的晚輩一眼,冷冷地說道:“最後,他是顛狂至死!最後有人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倦縮在一個角落中靜靜死去。”
  “顛狂至死。”聽到這樣的話,不少晚輩心麵毛骨悚然,他們心麵要想象著,一位無敵之輩是瘋狂嗜殺,最後在顛狂之中死去,或許到死亡的最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Snap Time:2018-11-18 03:17:2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