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967章 那個老人

  “鐺、鐺、鐺……”的鑿石之聲回蕩於這原野之中,這一聲聲的鑿石之聲,並不急促,相反,這“鐺、鐺、鐺”的鑿石之聲,十分的有節奏,聽起來特別的舒服,好像它是成為了天地之間雋永的節奏一樣,點綴了這寧靜的天地。v雜〝誌〝蟲v
  正是因為有了這“鐺、鐺、鐺”的鑿石之聲,才使得這寧靜的天地不再那麼的枯燥無聊,使得這寧靜的天地有了生機。
  順著這“鐺、鐺、鐺”的鑿石聲望去,隻見那座矮小的山峰上有一個老人鑿著石壁。
  這個老人,穿著一身布衣,臉上布滿了皺紋,歲月在他的臉龐之上留下了無數的痕跡,但是,不管歲月如何的打磨著他,卻打磨不了他的堅毅。
  他一雙眼睛明亮,十分的有神,沒有老人那種絲毫的垂暮,他雙眼似乎深邃無比,充滿了睿智,似乎他這一雙眼睛也是見證了世間的無數滄桑,見證了無數的滄海桑田。
  當你看到這一雙眼睛的時候,你就會想到,世間,沒有什麼不能被這一雙眼睛所能包容的。
  老人的一雙老手是布滿了老繭,手背也是布滿了皺紋,但是,當這一雙老手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鐵錘和鐵鑿的時候,卻是那麼的堅定有力,似乎,在他的一錘一鑿之下,沒有什麼不可能鑿開的。
  老人此時便是雙手緊緊地握著鐵錘和鐵鑿,慢慢刻鑿著石壁,雖然他刻鑿得很慢,但是,他卻能一個又一個字地刻鑿下去。
  “鐺、鐺、鐺”的鑿石之聲回蕩於這天地之間,似乎是成了永的節奏,永的旋律,這樣節奏,這樣的旋律,聽起來是那麼的美妙。
  要知道,這一座矮小的山峰,它堅硬到無法想象,就算是蒼天崩塌下來了,都不可能把它砸碎,甚至有可能,是它把砸下來的蒼天捅破。
  如此堅硬無比的山峰,任何鋒利的兵器,都無法攻破它,都無法在它的身上留下絲毫的痕跡。
  但是,當老人在一錘一鑿地慢慢地刻鑿之下,石屑飄落,被鑿開痕跡在鐵鑿之下慢慢地出現。
  在那堅定無比的鐵鑿之下,似乎這一座山峰不論是多麼的堅硬,它都會被一寸一寸地刻鑿下痕跡來。
  抬頭而言,老人刻鑿在石壁上的,是一個又一個符文,這符文古老無比,深澀難懂。而且,從這些符文的刻鑿痕跡來看,最先被鑿刻下的符文,已經是經曆了無數歲月了。
  這就意味著,在這石壁之下,每刻鑿一個文字,它就需要千年,甚至是萬年,整個過程是十分的漫長。
  眼前這石壁上所刻鑿的文字乃是成全上萬,而且,看得出來,刻鑿在石壁之上的符文,如果所有都刻鑿出來的話,隻怕是一篇完整的無上篇章。
  試想一下,一個符文要成千上萬年來刻鑿的話,那麼,一篇成千上萬符文的無上篇章,那是需要多漫長的歲月來刻鑿,隻怕是需要一個又一個紀元來刻鑿了吧。
  不管是需要多少歲月來刻鑿,似乎,對於這個老人而言,都不是問題,至少,時間不成問題。
  他在那一個又一個符文刻鑿著,隻怕他是感受不到時光的流逝,在他手下,唯一會流淌的乃是那些一個又一個被刻鑿出來的符文,而不是流淌的時間,也不是滄海桑田的世界。
  老人在那一個又一個的符文刻鑿著,他並不去關心外麵有什麼變化,也不在意世界有什麼變化,對於他而言,那怕是千萬年過去了,那怕是滄海桑田了,他都沒有任何感覺。
  唯一能讓他專注的就是他鐵鑿之下,能鑿出來的一個又一個符文,這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如果你道行還不夠強大,那麼,你所能看到的,也僅僅是老人在這石壁之前刻鑿著一個又一個符文而已。
  但是,當你足夠強大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當你是一位足夠強大的真帝之時,再打開你的天眼看眼前這一幕之時,你就會發現,老人在石壁上所刻鑿下的,那就不僅僅是符文那麼簡單了,也不僅僅是刻鑿在這石壁上那麼簡單。
  一般的真帝,都無法看到這其中的奧妙,真正能看透其中奧妙玄機的,隻怕是始祖這樣的存在了。
  當你是一位始祖之時,再看老人刻鑿在石壁上的符文之時,你會發現,這深澀難懂的符文,乃是一篇無上的光明寶典,它記載的光明心法,隻怕會超越了光明聖院的所有心法,它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是經過了千錘百煉,十分的精奧。
  除此之外,你再仔細去看,你會發現,刻鑿在石壁上的符文,那可沒有那麼簡單,它不僅僅隻是石壁上的那麼成千上萬個符文而已。
  當你是一個強大的真帝的時候,打開天眼,再仔細看這些刻鑿在石壁上的符文之時,你就會發現,刻鑿在那的符文,那是浩瀚的經文,每一個符文,代表著一卷無上寶典。
  也就是說,這一個個符文,便是一卷又一卷的無上寶典,而且,這都是絕世無雙的光明寶典,每一卷的寶典,都是經過了千錘百煉,經曆了千百萬年的打磨,精奧萬分。
  更可怕的是,這一卷又一卷的無上寶典,它不僅僅是鑿刻在了這石壁上那麼簡單。
  當你有那個實力的時候,你再俯視整個光明道統的時候,當你有那個實力勘探到光明道統的道源所在之處的時候。
  在這個時候,你才會真正的發現奧妙,這刻鑿在石壁上的符文,它真實刻鑿的地方乃是光明道統的道源。
  這就意味著,這個老人把自己的無上光明寶典,一個又一個刻鑿在了光明聖地的道源之中。
  要知道,一個道統的道源,乃是始祖以自己無上的心法所祭煉而成,它承載蘊藏著一個始祖的無上大道。
  但是,當一個人把自己的光明寶典刻鑿在道源之中的時候,那就意味著,他每刻鑿一個符文的時候,便是等於把遠荒聖人烙印在道源中的一個符文抹除掉,然後再留下了他的烙印。
  如此一個又一個符文刻鑿上去的話,那就是等於老人把自己的無上光明寶典,一步又一步去取代了遠荒聖人所烙印在了道源之中的無上心法。
  如此一來,時長月久,慢慢地就會使得整個光明道統發生了變化,在未來的某一天,當老人徹底地把自己的無上篇章刻鑿在了道源之中的時候,那他就是取而代之。
  從此之後,光明道統所傳承著的光明道統,不再是遠荒聖人的,而是他的,隻不過,光明聖院的所有生靈,並未能發現這種千百萬年以來的潛移默化而已。
  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試想一下,當一個人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他毀滅一個道統,那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特別是對於擁有始祖實力的人而言。
  甚至可以說,當一個人成為始祖之後,他本身就擁有了開創一個道統的實力。
  但是,如果說,你把一個已經承載了千百萬年的道統,再把這個道統的傳承更替為自己的傳承,這就是困難無比的事情了。
  如此困難的事情,不僅僅是需要漫長時間的潛移默化,更需要同樣相向的功法,而且,還需要十分逆天的實力。
  用如此逆天的實力,花上千百萬年去潛移默化,隻怕沒有哪一個人願意去做。
  畢竟,對於一個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人來說,他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他們還能做出其他更驚天動地的事情了,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把自己的一生精力,浪費在這種潛移默化之上。
  老人在石壁之上刻鑿著,十分的專注,十分的忘我,似乎,世間也唯有他鐵鑿之下的每一個符文了。
  李七夜倚在老樹之下,看著老人在刻鑿著符文,十分的自在,十分的悠閑。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似乎是忘記了時光,而老人,也唯有專注自己所刻鑿的符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老人終於從石壁上爬了下來,坐在老樹下喝了口水,喘了口氣。
  “很漂亮的符文。”李七夜倚靠在老樹上,看著石壁上的符文,悠然地說道。
  “是很漂亮。”老人也是欣賞著自己的傑作,他那布滿皺紋的臉龐上,爬上了笑容。
  似乎,他對於自己的傑作,也是很滿意,似乎這是世間最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如果我與一個人結仇,我肯定會滅了他,毀了他的根基,讓他的一切都煙消雲散。”李七夜悠然地說道。
  “這是一場賭局。”老人喝了口水,說道:“我能贏,他的光明大道,隻不過是旁門左道而已,我的光明大道,才是堂皇大道。”?“但,他的光明大道,更直接有效,修練的速度更快。”李七夜悠然地說道:“而你的光明大道,厚積而薄發,修練起來,就像是老牛拉車一樣,慢悠慢悠的。”
  “欲速則不達。”老人一點都不在意,對於自己的大道,信心十足,說道:“急速,則入魔,這不是王道,隻不過是劍走偏鋒而已。”
  s:本書絕世佳人無數,但是與陰鴉糾葛之後,對他毫無興趣的女人居然也存在,你們知道她是誰麼?畫師特地為她畫了一幅美人圖,大夥搜索公眾號“蕭府軍團”,關注之後,查看曆史消息即可看到!
  

Snap Time:2018-11-21 13:47:24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