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901章 利誘威逼

  聽到這樣的軼聞,一些從來沒有聽過的學生都不由嘖嘖稱奇,畢竟這樣的事情不論是在哪一個時代,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雜誌蟲±
  一位驚豔無比的始祖,還能被一個奸商騙了,而且還被奸商賣給了惡魔,這是多麼離譜的事情,這是多麼不可想象的事情。
  雖然說這樣的軼聞聽起來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但是,很多學生聽了之後,都相信這是真的,畢竟驕橫商行是出了名的,在光明聖院也有。
  可以說,隻要你出得起價格,不論你想要什麼,驕橫商行都能幫你弄到,一個如此廣大神通、一個如此邪門的商行,他們的創始人驕橫,有著那樣的本事也不足為奇。
  “哼,一個奸商,何足於與我師祖相提並論。”在很多人低聲議論之時,虎王冷冷地一哼,傲然地說道:“我師祖乃是年少成祖,才達萬道,浩瀚博學,通古曉今,焉是那些凡夫俗子相比。”
  說到這,虎王也不由為之傲意十足。這也不怪虎王如此的傲意十足,畢竟有著蘭書才聖這樣的師祖,換作任何一個晚輩,都會以之為傲,以之榮焉。
  看到這模樣,旁邊的杜文蕊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這就是眼界的高低,一辨便知,這也就是意味著,那怕強大如蘭書才聖,也依然不入李七夜的法眼。
  “你師祖年少成祖,才達萬道,浩瀚博學,通古曉今,那是關我屁事。”李七夜笑著說道:“我與他又是非親非故,他再了不起,我也沒聽過他的名字,你又怎麼樣。”
  “你”虎王一時之間不由臉色漲紅,久久說不出話來。
  大家也不由相視了一眼,一時間也對不上話來,李七夜這話還真的沒什麼毛病,就算蘭書才聖再強大,再了不起,難道李七夜一定需要知道他嗎?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回過神來的時候,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手中的牛寶一眼,誰都看得出來,虎王對於這塊牛寶誌在必得。
  大家心麵也都明白,這隻怕不是虎王自己想要這塊牛寶,而是他想把這塊牛寶貢獻給他的師父金蒲真帝,畢竟,在此之前,金蒲真帝也曾是親自開口向大黑牛討要過。
  看來金蒲真帝也是十分需要這一塊牛寶,所以,作為弟子的虎王,當是竭盡全力,把這一塊牛寶弄到手,為自己的師父分憂。
  既然虎王對於這塊牛寶誌在必得,這就一下子使得不少人打消了對牛寶的念頭,畢竟,不管是誰想和虎王竟爭,那都必須先掂量一下自己。
  就算他們的實力比虎王強大了,但是,比虎王的師父金蒲真帝呢?比虎王的師祖蘭書才聖呢?隻怕是沒得比,既然是如此,何不順水推舟,送個人情呢。
  “也罷,我也不與你一般計較。”最後,虎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你究竟怎麼樣才肯出手這一塊牛寶!”
  “我出不出手這塊牛寶,關你什麼事?”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不用你多操心。”
  “你”虎王被李七夜堵得無話可說,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壓住了上湧的怒氣,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財帛動人心,隻怕你是有緣得之,卻沒能力守之,萬一出什麼意外,隻怕不僅沒能把寶物守好,連自己的性命都搭進去。”
  虎王這態度,看起來好像是為李七夜好一樣,好像是提醒李七夜,但是,明白人一聽,也就聽得出來,虎王這話已經是充滿著威脅之意了。
  就算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虎王不方便出手搶,但是,轉一個角落,趁無人的時候,說不定他就立即出手,殺人奪寶,這樣的事情,對於他而言,隻怕不是什麼難事。
  “是呀,懷璧其罪。”有人立即勸說:“你還不如把這麼一塊牛寶賣給虎王,這不僅是能全身而退,還能賣個好價錢。”
  “這麼一塊牛寶,你留於身上,又無用處,還不如換點更實際的東西。”其他的學生也都紛紛出言相勸。
  雖然在場的很多人都想得到這一塊牛寶,但是,虎王擺明姿態對於這塊牛寶誌在必得,很多人都不願意去與虎王相爭。
  既然得不到牛寶,那麼做個順手推舟的人情又何妨呢,與虎王結個善緣,說不定有一日能有機會去晉見蘭書才聖這樣的始祖。
  “是嗎?”對於眾人的相勸,李七夜不為所動,淡淡地笑著說道:“所謂的殺人奪寶,不會是說你自己吧。”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虎王的身上。
  雖然說,虎王有這個心,大家也心底也明白,隻不過,大家都沒有戮破那層薄膜而已,李七夜一口揭開,就一下子讓所有人都有些尷尬,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
  虎王臉色不由為之一變,畢竟,在廣庭大眾之下,他當然不能承認自己想殺人奪寶,畢竟,這壞了自己的名聲,也會拖累長輩。
  “信口雌黃,血口噴人。”虎王厲喝一聲,冷喝道:“我虎王堂堂正正做人,乃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焉是這等小人行徑。就算本王想要此牛寶,也可以當著天下人麵光明正大地贏你。”
  “是嗎?”李七夜坐在樹杈之上,隨意,乜了他一眼,說道:“憑你,隻怕不配!”
  “好大的口氣”虎王被李七夜這話氣得哆嗦,怒視李七夜,雙目一厲,露出殺機,冷冷地說道:“你敢不敢與我一賭!”
  “怎麼?想與我打一場嗎?”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對,打一場,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場,打了老的,再打更老的,一直打到他師祖為止。”就在李七夜與虎王兩個人氣氛一觸即發的時候,充滿著火藥味的時候,隻見大黑牛在遠處的山崗上吆喝了一聲。
  不少人紛紛望去,有些人瞪了一眼這隻唯恐天下不亂的大黑牛。
  “看什麼看,沒看過我這麼帥的老牛嗎?”大黑牛大言不慚,說道:“再說了,本帥牛說得沒有道理嗎?這隻小老虎不就是仗著自己的師父是真帝、自己師祖是始祖嗎?不然就憑他那一點本事,還敢如此的囂張。嘿,小子,揍他,把他揍殘,然後再揍他師父,最後再揍他師祖。”
  大黑牛這一頓唯恐天下不亂的話頓時讓很多人都無語,杜文蕊更是哭笑不得,隻怕這頭大黑牛比誰都想看到李七夜與蘭書才聖一戰吧。
  “這頭黑炭牛說得有道理。”李七夜撫掌而笑,說道:“這樣的建議,的確是可以考慮考慮,揍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來。”
  “呸,我叫大帥牛,什麼黑炭牛,胡說八道。”大黑牛對於李七夜這樣的稱呼十分不滿意,大叫。
  對於李七夜與大黑牛之間的一唱一和,把虎王氣得臉色鐵青,雙目中的殺機更盛。
  ”太囂張了,憑他也敢挑戰金蒲真帝,不自量力。”有學生對於李七夜這話不滿,冷哼一聲。
  另一個學生則是譏諷地說道:“你就不明白了,有些人,擁有了一件始祖之劍,就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卻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醜而已。”
  “解決你,何需我師尊,我便足矣。”此時虎王臉色難看到極點,冷冷地說道:“就憑你對我師尊的不敬,便可萬死。”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也行,那就接我一劍。”說著拍了一下背上的洗罪劍。
  “虎兄,不可,此乃是洗罪劍,是始祖佩劍。”在虎王雙目一厲之時,立即有年長的學生提醒,說道:“吳柯眾人,便死於此劍之下。”?被這個同學一提醒,虎王心麵為之一震,他是八重天的登天真神,但是,不要忘記了,吳柯他們也是登天真神,而且吳柯不止一個人,他手中沒有始祖之兵,不一定能接得下這一劍。
  大家聽到這話,也都紛紛望著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劍。
  “此劍,乃是無量光明,一劍擁有始祖之威,不可硬撼。”有不少學生知道洗罪劍,此時看到這劍落在李七夜手中,羨慕嫉妒。
  “大家都是同學一場,都是光明聖院的學生,何必刀劍相向呢,不如比點文雅的。”見到虎王騎虎難下的時候,立即有學生打圓場。
  “對,比點文雅的,以免得傷了彼此之間的和氣。”一時之間,不少學生紛紛給虎王找下台階。
  “文雅了一點的?比采摘聖果嗎?”李七夜隨意一笑。
  這話一出,又讓在場的所有學生麵麵相覷,剛才李七夜叩擊八品聖果,輕而易舉,大家都知道,他背負有洗罪劍,可以借禦光明力量,對於他而言,采摘聖果,隻怕不難。
  “不如賭吃聖果如何?”有學生靈機一動,說道:“聖果,不僅是聖品之物,而且為大補,可驅人心魔,賭吃聖果如何?”
  “這個主意不錯,就賭吃聖果,這樣又免得傷了和氣。”其他學生相視一眼,紛紛附和。
  

Snap Time:2018-11-14 11:26:49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