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890章 不要臉

  著他們那貪婪的目光,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輕輕地拍了一下洗罪劍,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是衝著我這把洗罪劍來的了。雜※誌※蟲”
  在這個時候,吳柯他們也覺得自己失態了,他們好歹也是出身於大教,好歹也是曙光東部的學生,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直接說去搶了李七夜的洗罪劍,這未免是太過於赤裸裸的了,若是傳出去,有損他們的名聲。
  “我們乃是來為丁煜兄弟討回一個公道的。”吳柯咳嗽了一聲,冷冷地說道:“在賭局中,你使用妖法作弊,不僅僅是傷害了我丁煜兄弟,也是損害了我們光明聖院的名譽,所以此事必定要追究。”
  此時,吳柯把話說得冠冕堂皇,好像他們並非是為洗罪劍而來的,他們是為主持公道而來的。
  反正此時他們已經把李七夜包圍住了,諒李七夜插翅也難飛,他已經成了他們砧板上的魚肉,所以,他們此時要把表麵上的功夫做得十足,讓他們自己看起來乃是師出有名,乃是正義之師,並非是烏合之眾。
  “眾目睽睽,大家都是親眼所見,哪來什麼作弊。”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一家之言!”吳柯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一定你是用了妖術,蒙蔽了所有人。有誰能一個叩擊就可以擊落幾十個白毫琅琊果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隻怕真帝都做不到,就憑你……”說著,上下打量了李七夜一番。
  吳柯的意思很明顯了,憑李七夜這樣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一口氣擊落下如此之多的白毫琅琊。
  “沒錯,一定是作弊。”張丁煜立即大叫,說道:“我平生就是最恨作弊的人,這事一定要追查個水落石出,不然,我們曙光東部、神獸天戎軍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此時,張丁煜不僅僅把曙光東部搬出來了,也把神獸天戎軍給搬出來了,把他們給自己當靠山,這也讓他底氣十足。
  對於張丁煜而言,就算他自己不能得到洗罪劍,也要好好地出這麼一口惡氣。
  “輸了就輸了,找什麼借口。“李七夜笑了一下。
  “這不是你說了算!”吳柯冷冷地說道:“此事,必定要有一個水落石出,必定要有一個交待,否則,不僅僅是我,就是我們整個神獸天戎軍,都不會善罷甘休。”
  “那你們想怎麼樣?”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見李七夜有就範之意,此時吳柯他們都相視了一眼,吳柯冷哼了一聲,說道:“既然大家都是光明聖院的學生,那我們也網開一麵,不趕盡殺絕,給你留一條後路。”
  “我洗耳恭聽。”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濃了。
  如果了解李七夜的人都知道,當他的笑容越來越濃的時候,那就絕對有人要死了,而且有可能不僅僅是一個人死定了,而是一大批人死定了。
  “一,你必須承認作弊;二,向丁煜兄弟認錯……”說到這,吳柯看著張丁煜一眼。
  “讓他在這爬十圈,學狗叫。”張丁煜立即大叫一聲,雙目露出了凶光,神態有些扭曲,有著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意。
  張丁煜的話,頓時讓趙秋實他們都十分憤怒,不由怒視張丁煜,如果他們能打得過張丁煜的話,一定會衝過去,把張丁煜的嘴巴打碎。
  “咳”此時,吳柯咳嗽了一聲,徐徐地說道:“這個也就作罷了,我們都是斯文人,是不是?我作主,你向丁煜兄跪下磕頭認錯就是了。”
  這並非是說吳柯心地善良,而是他怕把李七夜逼得太緊了,現在他就是要讓李七夜認錯,讓他們師出有名,而且名正言順地把洗罪劍占有己有,如果真的把李七夜逼得太過份,讓他拚個魚死網破,那就壞了他的計劃。
  “除了這個,還有嗎?”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第三嘛……”說到這,吳柯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地看了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劍一眼,徐徐地說道:“你也應該清楚,當著天下人的麵,你們讓丁煜兄弟爬行學狗叫,那是多麼大的恥辱,對於他個人的聲名,對於我們曙光東部的名譽,那是造成了多麼大的損害,所以,你這是必須作出賠償。”
  “……我們也不是什麼不通情達理的人,也沒有讓你當著天下人的麵向丁煜兄弟下跪認錯了,隻是私下你讓你認個錯了。”吳柯一副善人的模樣,說道:“所以呢,你是必須作出賠償,這才能挽回我們曙光東部的名譽。”
  “你們想要什麼作賠償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洗罪劍”張丁煜大叫一聲,說道:“交出洗罪劍,我們饒你不死,否則,到時候你會死得很難看!”
  吳柯咳嗽了一聲,說道:“丁煜兄弟的話你也聽到了,他是受害人,切身之痛,我們不敢擅自為他作主,既然他要洗罪劍作為賠償,那就以洗罪劍當作賠償吧。”
  “說了大半天。”李七夜不由大笑起來,說道:“你們最終還是衝著洗罪劍來,什麼作弊,什麼討回公道,那都不如一把祖器的份量,你們直接承認受到這把祖器的誘惑就是了。”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他們一眼,笑著搖頭,說道:“你們拜入光明聖院,那簡直就是把光明聖院的臉都丟光了,以後出去,別說自己是光明聖院的學生,至少遠荒聖人沒有你們這種虛偽的後人。”
  “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見李七夜根本就沒有認錯的意思,吳柯臉色一冷,厲喝道。
  “想聽聽我的意見嗎?”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他們,說道:“我現在給你們一個忠告,趁現在,跪下來人我磕頭認個錯,我或者還會一時心慈手軟,饒你們一命,否則……”說到這,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不知死活的東西”張丁煜不由厲叫了一聲,冷喝道:“你知道你麵對的是何人嗎?吳柯兄乃是神獸天戎軍的人,神獸天戎軍,乃是紫龍女帝麾下無敵之軍,橫掃九天十地,你識相的,乖乖交出洗罪劍,否則,讓你生不如死……”
  “什麼神獸天戎軍,什麼紫龍女帝。”李七夜不由笑著搖了搖頭,看了他們一眼,徐徐地說道:“一群土雞瓦狗而已,趁現在,給我磕頭認錯,饒你們不死,否則,什麼神獸天戎軍,什麼紫龍女帝,敢惹我,我也一樣把屠得一幹二淨。”
  “他不會是失心瘋了吧。”在山峰後的一些學生聽到李七夜如此囂張的口氣,他們都麵麵相覷,說道:“他以為自己是誰呀,以為自己洗罪院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敢說屠殺神獸天戎軍?竟然敢說斬殺紫龍女帝,這是活得太不耐煩了。”
  先不說神獸天戎軍怎麼樣,單是憑紫龍女帝一個人,就讓許多人敬畏無比,她一個人就可以橫掃千軍萬馬。
  現在李七夜竟然開口說屠神獸天戎軍、斬紫龍女帝,如果這樣的話傳出去,一定會讓人認為他是瘋了!
  “好大的口氣”吳柯臉色大變,雙目一厲,露出了殺機,厲喝一聲,說道:“出言辱女帝,罪該萬死,足可誅九族!”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吳柯拔劍在手,劍指李七夜,露出了殺機。
  吳柯冷冷地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我本有好生之德,心有善念,饒你一命。奈何,你卻出言辱女帝,今日必死,誰都救不了你!”
  現在李七夜一出口就辱紫龍女帝,吳柯都直接不用找借口了,他出手斬了李七夜,完全是理直氣壯了,隻要斬了李七夜,洗罪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怎麼,你想和我切磋切磋嗎?”李七夜看著長劍直指,笑吟吟地說道。
  “三招,必斬你。”吳柯雙目露出殺機,冷森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三招?算了,一招吧,你們全部一同上吧,我一劍屠你們。”
  李七夜話一落下,吳柯他們都不由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小子瘋了嗎?”連那些在遠處觀望的學生都覺得不可思議,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哈,哈,哈,小子,你不會是得了失心瘋了吧?”張丁煜不由狂笑了一聲,指著李七夜,說道:“你可知道吳柯兄實力如何嗎?他可是五重天的登天真神,而其他的兄弟,也弱不到哪去?哈,你竟然敢說一劍斬他們,不知死活的東西!他們一劍斬你還差不多。”
  就是趙秋實他們也被嚇了一大跳,李七夜說一劍斬了吳柯他們所有人,這口氣實在是太狂了。
  “一群土雞瓦狗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無所謂,說道:“一劍斬你們,還不需要我出手,這把洗罪劍就足矣。“說著,緩緩拔出了洗罪劍。
  “鐺”洗罪劍緩緩地拔了出來,這個時候,洗罪劍吞吐著聖光,每一縷聖光都是那麼的聖潔無上,似乎這劍一出,可以超渡一切。
  

Snap Time:2018-11-17 06:11:4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