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879章 聖山

  踏入了光明聖院的疆土之後,光明普照,讓任何人、任何生靈都沐浴在聖光之中。×雜∮誌∮蟲×
  在這光明聖院的疆土之中,聖光不僅僅是普照著每一個修士,同時也普照著這片疆土的所有生靈,不論是花草樹木還是飛禽走獸,都受到光明的普照。
  也正是因為光明普照,神聖的力量福澤整個世界,這使得整個光明聖院都猶如是無上聖土,在這遠離疾病,遠離困苦。
  以最簡單的例子來說,生於光明聖院的普通百姓,普通子民,比起其他道統或者其他地方的普通百姓、普通子民來說,他們壽命都更長,而且也少於疾病、少於困苦。
  最簡單的對比就是洗罪城,洗罪城就是一個光明不能普照的地方,而光明聖院其他地方的普通百姓凡人,他們的壽命都會比洗罪城的百姓凡人要長。
  而且,就以飲水而言,在光明聖院其他地方的河水溪流,都要比洗罪城的河水溪流要甘甜,對於人的身體健康更有益。
  可以說,光明聖院的光明影響著這片天地的所有生靈的方方麵麵,所有的生靈都受到了光明力量的福澤,唯有洗罪城是例外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光明聖地,很多地方的人,那怕是普通百姓,對比於洗罪城來說,他們也是自視高人一等,似乎他們就是上天的寵兒。
  當然,光明普照,也是影響著光明聖院所有生靈的方方麵麵。就拿沒有修練的凡人來說,在他們一生下來的時候,就是信仰著光明,承奉著光明。
  所以,光明聖院的百姓凡人,每天會用很多的時間來信奉光明,仰拜光明,而且,從人生準則而言,光明聖院的百姓凡人,也是高於其他地方的,這是一個道德標準比任何地方都要高的地方。
  就像洗罪城一樣,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城池,和其他道統的城池沒有什麼區別,走卒小販的卑微市儈,這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這樣的事情放在光明聖院的其他地方,就會被人鄙視,視人不屑一顧。
  所以,像洗罪城這種世俗,會被光明聖院很多地方的人視之為墮落沉淪。
  其實洗罪城也沒有什麼大罪惡,隻不過,光明聖院的其他地方都被光明普照,這些地方的生靈都更加優沃,如此一來,這就使得光明聖院很多地方都把洗罪院視之為沉淪的地方,看不起洗罪城。
  當然,對於一個道統來說,百姓安居樂業,似乎是沒有什麼可以指責,也沒有什麼可以挑釁的,對於修士而言,如此唯一地信奉光明,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當然,對於船上的許多學生來說,他們當然向往這種光明普照的地方了,在他們心麵,像這些光明普照的地方,那就猶如是人間樂土一樣,能時時刻刻沐漓在這神聖光明之下,那是多麼讓人神往的事情。
  所以,當不少學生想起了自己的洗罪城之時,就不由黯然失色了。
  這樣的種種神態,杜文蕊也盡收於眼底,他也知道,在未來,這些學生長大了,也都將會紛紛離開學院,離開洗罪城,在外麵闖蕩,在外麵打開一片天地,但是,這些學生隻怕不會再回到洗罪城了,就算是有回來的人,那也是寥寥無幾。
  這也不是杜文蕊自己的猜想,因為作為院長,他曾經是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已經是習慣了這樣的結果。
  對於這樣的結果,杜文蕊也從來沒有說過什麼,他也是送上祝福,畢竟,人各有誌,他不能勉強這些學生在未來學而有成之後繼續留在洗罪城,為洗罪城作出貢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未免太自私了。
  這也違背了他自己留守在洗罪院的初衷,他能做到的,就是把這些學生送出去,讓他們展翅高飛,迎風搏浪,至於未來他們是選擇在遠方,還是選擇留在洗罪城,杜文蕊是尊敬他們的選擇。
  對於眼前種種,李七夜隻是笑了笑,淡淡地說道:“有些人,雖不是聖人,但偉大不亞於聖人。”
  杜文蕊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沒有說什麼,依然掌禦著船隻,以絕無倫比的速度前向飛馳而去。
  洗罪城離聖山很遙遠,但是,在杜文蕊的船隻極速飛馳之下,在短短的十多天之內,也終於飛入了聖山的範圍了。
  在這路中,趙秋實他們見到了沿途的種種,他們也算是大開眼界,這一次前往聖山,可以說是給他們打開了一扇門窗。
  當飛船抵達聖山的時候,放眼望去,隻見前麵是白雪皚皚,不,那不是白雪,仔細一看的時候,才發現,隻見群山之上乃是光明匯聚,如三花蓋頂一樣,所以這才使得遠遠望去,就好像是白雪一樣。
  聖山,是一片廣闊的天地,這山巒起伏,巍峨高聳,一座座神嶽屹立在那。
  相比起光明聖院的其他地方來,聖山並沒有大家想象中那樣聖光衝天而起,或者是光明普照。
  在這,聖光也好,光明也罷,都猶如是化作了積雪雨水,它們已經是滋潤入了這片山川的泥土之中了,神聖的光明力量不再浮華於表麵。
  所以,當你遠遠看去的時候,就好像是看到了一片雪山一樣,而且,這樣的一幕隻能在空中看到,那是因為光明匯聚在那,好像是凝積成雪一樣。
  也正是因為在聖山的光明力量已經是猶同是潤物細無聲,這也使得大家來到聖山之後,感覺是已經感受不到那種光明普照的力量,沒有了那種光明無處不在的感覺。
  事實上,隻要強大到了巔峰的人,才會感受到,在這聖山的地下,蘊藏著磅無盡的光明力量,在這片土地之下,光明力量就像是浩瀚大海一樣,隨時隨刻都在地下咆哮奔騰著,而整座聖山隻不過是承托在這一片光明海洋上的大陸而已。
  可以說,當你能感受到聖山地下蘊藏著的光明力量,你會發現,這地下的光明力量會比光明聖院的任何地方都要在,甚至有可能,光明聖院的道源就在聖山的地下。
  當船隻抵達了聖山之時,不少學生都看呆了,他們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廣闊壯觀的山川,一座座神嶽屹立在大地之上,十分的雄偉,特別是一座座神嶽撲麵而來的氣息,更是讓人感覺是一座座神山直接拍向你一樣。
  而當他們的船隻抵達之後,已經有很多人也來到了聖山了,這不僅僅隻有他們洗罪院的學生前來聖山,整個光明聖院的其他學院都有不少的學生強者趕來光明聖院。
  來自於其他學院的學生,都是這個學院中最優秀最強大的學生,甚至其中有一些人已經是成為了真帝或者不朽真神,甚至是長存不朽。
  可以說,這樣的存在是高高在上,那怕他們在光明聖院隻是學生的身份,但是,他們已經擁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勢了。
  與這些學生相比起來,洗罪院的這些學生,那就顯得太上不得台麵了,那怕趙秋實他們已經是學院中最優秀的學生了。
  但是,和其他學院相比起來,特別是像北院這種四大院的學院相比起來,他們就更顯得黯然失色了。
  在這個時候,有一艘艘的飛船跨空而來,這一艘艘的飛船上都標有各大學院的徽章,每一艘飛船都不一樣,但都看得出來,這一艘艘的飛船是寶光吞吐,光明普照,十分的富麗堂皇。
  也有一些學生乃是禦著寶物而來,隻見有學生乃是站在了一把巨大的神劍之上,劍芒排空千,神劍之後拖起了璀璨絢麗的劍穗,十分的奪目,讓人一看就不由為之震撼。
  也有學生是跨著異獸而至,聽到“嗚”的一聲大吼,隻見天空上一隻巨大的寶象踏空而至,寶象吞吐著月光一般的神光,背上馱著一座神閣,眨眼之間,便踏入了聖山之中。
  也有學生乃是踏空而來,踏空而來的學生,那就是十分強大了。小小年紀,便是不朽真神,一步踏來,便是一方天地,他全身神環籠罩,聖光如同仙焰一樣衝上了天空,一步一天地,眨眼之間便抵達了聖山。
  如此的仗勢,這讓洗罪院的學生看得目瞪口呆,因為他們所有的學生都隻是擠在一艘船上,而且,他們院長的船隻,不像那些寶船一樣神光吞吐,富麗堂皇,相比起這些寶船來,他們院長的船隻是顯得寒磣多了。
  更何況,這些學生,年紀和他們相若,卻不知道比他們強大了多少倍,不知道比他們威風多少。
  他們不論是在穿著妝扮之上,還是氣勢之上,都遠遠比不上其他學院的學生。
  如果說,其他學院的學生都是大富豪的話,他們洗罪院的學生隻不過是街頭要飯的乞丐而已。
  一時之間,這讓洗罪院的不少學生都自慚形穢,下意識地向角落縮了縮身體,沒有那種昂首挺胸的底氣。
  看到這樣的一幕,杜文蕊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們洗罪院終究是個小地方,這也使得學生沒有大氣勢。
  

Snap Time:2018-11-15 16:14:3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