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78章 對比的失落

  入聖山,這對於洗罪院的學生來說,那都是十分興奮的事情,畢竟,在平日,這對於洗罪院的學生而言,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有機會入聖山了,他們能不高興嗎?
  雖然說,這一次入聖山的學生都必須經過選拔,必須是學院中最優秀的的學生才有機會跟隨著進入聖山,但,洗罪院的學生依然是十分的興奮,至少這還有一個選拔的機會,像以前連選拔的機會都沒有。雜ξ誌ξ蟲
  當入聖山的學生都選拔好了之後,由院長杜文蕊親自帶隊,帶著學生去聖山,畢竟,其他人帶隊,他也怕壓不住場麵。
  這一日,一大早,選擇上的學生都已經聚集好了,杜文蕊親自駕禦著一艘船隻,載上所有的學生。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緩緩而來,背著洗罪劍。
  看著李七夜緩緩而來,一副無所事事的模樣,這讓很多都看得有點傻眼,因為大家聽到去聖山都是十分興奮,早早就起床等待著了,而李七夜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他的神經弧度比任何人都要長,反應比任何人都慢很久。
  “真是傻人有傻福。”有人看著李七夜背著洗罪劍,不無羨慕地說道。
  當然,羨慕歸羨慕,大家也沒能有什麼想法,畢竟像洗罪劍這樣的東西,連聖霜真帝都未能帶走,現在卻認李七夜為主,隻能說是他的運氣好到爆棚了。
  登上了船隻,李七夜看了一眼,說道:“船不錯。”
  “都是老祖宗們留下的一點產業。”杜文蕊笑著說道:“也就隻有那麼一點產業能拿得出手了,和四大院,沒得比,沒得比。”
  當然,在場的學生都沒有怎麼留意,他們也看不出這一隻船隻好在哪。
  “好了,都坐好了,我們啟程,去聖山。”此時杜文蕊大叫一聲,親自掌舵。
  “去聖山了嘍。”聽到這話,船上的所有學生都興奮得大叫一聲,都興奮不已,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往前麵望去,好像聖山就在眼前一樣。
  “嗖”的一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船隻如同利箭一樣竄上了天空,速度快得無與倫比,很多沒有坐穩的學生一下子滾成了一團。
  正如李七夜所說那樣,這是一艘好船,當然,能得李七夜如此一讚,這一艘船那就是十分了不得了,那就是一件十分強大的寶船。
  在這艘船隻竄上天空之後,以絕無倫比的速度向聖山的方向奔馳而去,如同閃電一樣。
  好一會兒,滾作一團的學生這才回過神來,在這個時候,他們才反應過來,這真的是一艘好船,他們一輩子也是第一次坐到如此之快的船隻了。
  洗罪城,這片天地廣袤千萬,所有的學生也從來沒有出過洗罪城這片領地,具體也不知道洗罪城這片天地究竟有多廣。
  當這艘船隻從這片天地的空中一竄而過的時候,所有學生這才發生,洗罪城這片土地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廣袤,隻不過,除了洗罪城這小範圍的土地之外,其他的很多地方都是荒無人煙,一片的荒涼,而且這也是沒有光明普照。
  杜文蕊駕禦的船隻飛得極快,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飛出了洗罪城這片大地。
  當從洗罪城這片大地要進入光明聖院的其他地方的時候,眼前的景象是十分震撼人心,因為前麵的天空乃是光明普照,當陽光灑落而下的時候,神聖的光明灑落於大地的每一個角落,把雪白的雲朵映照得潔白無瑕。
  那怕就是夜晚,天穹之上也會浮動著聖光,猶如極光一樣,十分的美麗,十分的動人心弦。
  如果進入了光明聖院邊界之後,再回頭看洗罪院這片土地的時候,對比起來,你會覺得洗罪院這片地方就是光明照耀不到的地方。
  因為其他的地方都是聖光灑落,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就好像夜晚有柔和的月光灑落一樣。而洗罪院這片土地,看不到絲毫的聖光,如果在夜晚回首望去,你就會發現洗罪院這片大地給人一種黑漆漆的感覺。
  似乎,這樣的一片大地,是被遺棄的大地,連光明都普照不到的地方,似乎它注定著沉淪,注定著沒落。
  “聖光。”當進入邊界之後,聖光隨著陽光灑落,所有人都沐浴在聖光之下。
  而洗罪院的每一個學生都曾經修練過光明功法的,所以當聖光灑落的時候,他們都感受到了這片大地充滿了十分親和的力量,十分親和的氣息,似乎他們如魚得水一樣,天賦高的學生,此時他們向上騰起了光明,聽到“嗡”的一聲響目土已,他們心中的大道也不由為之鳴和起來。
  在這一刻,所有學生都感受到這的光明力量浩瀚無盡,如同無窮無盡的大海一樣,而他們就是大海中的一尾尾魚兒,能在這暢遊。
  洗罪院的學生這是第一次離開洗罪城,當他們第一次沐浴著這神聖的聖光之中的時候,他們都不由歡騰起來,都是十分的興奮。
  過了好一會兒,有不少學生這才回過神來,在這個時候,他們回首再望洗罪城這片大地的時候,一下子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此時,這片天地是光明普照,而洗罪城這片天地,就好像被世界遺棄一樣,連光明都照不進去。
  一時之間,讓他們心麵不由有著深深的失落,有同學心麵不由為之悵然,喃喃地說道:“光明,什麼時候才能照進洗罪城。”說到最後,他的聲音低到隻有他自己才能聽見。
  “心有光明,處處便是光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那怕在黑暗之中,也如處光明地。”
  “心有光明,處處便是光明,那怕是黑暗之中,也如處光明地。”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趙秋實,他心麵為之一震。
  事實上,當看到洗罪城沒有光明普照的時候,他心麵也是久久失落,現在李七夜這句話,卻如一道曙光一樣一下子照入了他的道心中。
  雖然說,光明沒能普照入洗罪城,但是,又何妨他心中有光明呢?
  一時之間,趙秋實呆呆地站在那,好像失神一樣,回味著李七夜這句話,久久回不過神來。
  沐浴在光明之下,有人興奮,有人愁悵,有人向往……形形色色皆有。
  而杜文蕊則是平靜地看著他們,看著學生們種種的神態,他心麵也有些感慨,當年他第一次離開洗罪城的時候,又何嚐不是如此呢。
  事實上,光明未能普照入洗罪院,這對於後世影響很大。這並非是洗罪院沒有培養出過人才,隻不過,有很多的學生離開了洗罪城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在洗罪城之外,更容易修練,向往光明,擁抱光明,這將會比呆在洗罪城更有前途,而且更是高人一等。
  也正是隨著一批批的人才離開,再也沒有回來過,這使得洗罪城一代代的人才斷缺,使得洗罪城凋零。
  杜文蕊看著眼前的學生,他也能預見得到,在未來,隻怕絕大多數的學生有能力離開洗罪城之後,他們再也不會回來,最後會回來的人,那隻怕是寥寥無幾。
  當然,杜文蕊也不怪他們,畢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人之常情,沒有什麼好去責怪的。
  “院長又為何回來呢?”在很多學生都沉醉自己的情緒之中的時候,李七夜看了杜文蕊一眼,悠悠地來了一句。
  毫無疑問,杜文蕊是有能力離開的人,而且,以他的實力,不論是四大院哪一個地方,都能成為院長,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隻不過,他卻回到了洗罪城,做一個看起來十分平凡的院長,並沒有什麼驚才絕豔的地方,也沒有什麼耀眼的地方。
  “因為這是我的家。”杜文蕊收起了自己的小情緒,十分認真地說道。
  “家”李七夜輕輕地點頭,徐徐地說道:“一句話足矣,讓人一輩子魂牽夢縈。”
  “你的家,又在何方呢?”杜文蕊看著李七夜,徐徐地問道。
  這話讓李七夜不由望著遠方,目光無比的深邃,過了好一會兒,他收回了目光,淡淡地一笑,說道:“我所在,便是家。”
  “說得瀟灑。”杜文蕊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世間,總會有你所守護的,不論你走得多遠,那,就是你的家。”說到這,他的目光不由望著洗罪城的方向。
  作為洗罪院的院長,杜文蕊沒有什麼驚才絕豔,也未曾培養出絕世無比的人才,他就是留在了洗罪城,默默地守護著這片天地,對於他而言,這就足夠,畢竟,世間不是誰都能做聖人!
  “或許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了杜文蕊一眼,徐徐地說道:“光明聖院,能出你這般人才,一人足矣。”
  “光明聖院,人才輩出,為仙統界培養出無數的天才,我隻不過是螢火之光而已。”杜文蕊很平淡,並沒有得意。
  “世間,有幾個人能看得如此之淡,隻為守護。”李七夜笑了一下。
  以杜文蕊的實力,可以名震整個仙統界,可以威懾八方,成為高高在上的人物,但,他卻化身為一個普通的院長而已。
  

Snap Time:2018-11-16 06:58:41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