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871章 洗罪池

  李七夜留於洗罪院靜坐,參道修行,不理外事,一心磨滅煉化道心中的無上恐怖。﹥雜+誌+蟲﹥
  這一日,洗罪院的學生趙秋實前來問候李七夜,事實上李七夜留於洗罪院的這些日子,趙秋實每日都前來問候。
  趙秋實做事踏實,既然是院長把李七夜這樣的一位新生交給他照顧,所以他也不敢怠慢,他還怕李七夜在這洗罪院住不慣呢。
  “師弟要不要去走走呢,你來學院之後,都未曾出去走走。”見到李七夜每日都參坐悟道,趙秋實也是一片好意,說道:“修練之事,也不能急於一日,在於時長日久。今日天氣晴朗,師弟不如出去走走,熟悉一下學院環境。”
  “這話說得好,修練之事,不能急於一日,在於時長日久。”李七夜也讚了一聲,看了看趙秋實,笑著說道:“那就走走吧。”
  “我給師弟做向導。”見李七夜願意出去走走,趙秋實也寬心不少,十分熱情。
  趙秋實在心麵還有些擔心李七夜不願意出來,畢竟他出身於罪族,或多或少會不被人待見,他是擔心李七夜因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
  對於趙秋實這樣的想法,李七夜也是一目了然,他也隻是笑了笑而已,並未去點破。
  趙秋實帶著李七夜在洗罪院閑逛起來,他是十分的熱心為李七夜講解著洗罪院的種種奇聞軼事。
  整個洗罪院占地極廣,洗罪院的建築也眾多,但是,整個洗罪院,真正能有讓人談資的地方,那的確是寥寥無幾。
  雖然說,洗罪院屹立了很久了,洗罪院建立的時間並不比四大院晚,但是,洗罪院出來的人才那是寥寥無幾,更別談是驚才絕豔的人才了,如此一來,這也使得洗罪院能成為談資的地方,的確是不多。
  千百萬年以來,洗罪院所出的人才是寥寥無幾,這也不能完全責怪洗罪院教導無方。
  試想一下,洗罪院地處洗罪城,除了洗罪城的子民之外,整個道統中願意拜入洗罪院的學生,那是寥寥無幾,沒有大量生源,想出優秀的學生,這談何容易。
  畢竟,洗罪院不像其他四大院一樣,整個道統的億萬子民,都想成為其中一個學院的學生。
  更何況,洗罪院所處的這片天地,乃是整個道統中唯一是光明所不能普照的地方。
  試想一下,洗罪院所傳下來的功法,都是屬於遠荒聖人所留傳下來的光明之術,而在這樣一個光明無法普照的地方,卻修練各種光明功法,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
  同樣的功法,其他學院的學院修練起來,那是事半功倍,而洗罪院的學生修練起來,那是事倍功半。
  所以說,洗罪院在千百萬年以來,所出的人才是寥寥無幾,那也是能理解的。
  在這一代中,像趙秋實,那已經是很優秀的學生了,以他這樣的年紀,能修練到真皇實力,那已經是特別優秀的了,他這樣的資質,若是放在其他四大學院之中,隻怕是真神級別的實力了。
  趙秋實在洗罪院中,也是年紀相對比較大的學生,所以他也是快要畢業了,隻差一個出去磨勵考驗了。
  所以,趙秋實這樣的一位學長,在洗罪院中也甚得其他的學生尊敬,他們不論走到哪,都有不少學生向趙秋實打招呼。
  當然,也有不少學生是多看李七夜幾眼,畢竟,不少人都聽說過李七夜出身於罪族這件事情。
  這些學生,也就僅僅多看李七夜幾眼而已,不像路世茂他們這些出身於其他學院的學生,會對李七夜有著濃濃的敵意。
  路世茂他們出身於其他學院,光明普照,以正道自居,而李七夜出身罪族這樣的身份,當然會被他們視之為敵人了。
  而洗罪院的學生都出身於洗罪城,以光明聖院其他地方的說法,洗罪城的子民,都是罪犯惡人的後代,他們得不到光明普照,所以他們這樣的出身,並不會刻意去仇視李七夜,甚至在他們看來,那怕李七夜是罪族出身,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趙秋實帶著李七夜逛著洗罪院,給他講了洗罪院的種種,而李七夜也隻是隨便走走而已,偶爾置之一笑。
  最後,趙秋實帶著李七夜來到了洗罪院最中心的位置,隻見這有一個很大的水池,水池中噴湧著泉水。
  這個水池是整個洗罪院唯一散發出聖光的地方,甚至可以說,這個水池是整個洗罪城這片廣袤的大地中唯一不停歇湧動著聖光的地方。
  隻見這水池之中有著一尊雕像,石雕,雕像所刻乃是一位老人,這個老人穿著一身布衣,盤腿而坐,低著頭,看不清麵目,他膝間橫著一把長劍。
  這把長劍灰白無光,劍身上銘刻著古老的符文,在劍鍔上刻有“洗罪”兩字,這兩個字古樸無比,但是,這兩個字卻有著十分重的份量。當你看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它就會沉甸甸地壓在你的心頭之上,似乎讓你揮之不去一樣。
  當來到水池旁的時候,李七夜便止步,目光落在了這個老人身上,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膝間的長劍之上。
  站在這水池旁,趙秋實不無驕傲地說道:“這就是我們學院的洗罪池,也就聖泉。也是這片大地上唯一有光明湧動不息的地方,這是我們洗罪院的力量源泉。”
  洗罪池,隻見池水從池底下冒了出來,隨著池水從地下冒出來,光明也隨著湧出,永不停歇。
  這也難怪趙秋實如此的驕傲,如果說,沒有這一個洗罪池,那還真的讓人懷疑,這片天地是不是真的神棄鬼厭,畢竟連光明都普照不到,這是多大的罪惡。
  而在這洗罪池中不能湧動著光明,這至少說明,光明並未徹底的放棄這片天地,在這依然有光明照到的地方。
  聽到趙秋實的話,李七夜含笑點了點頭,他目光依然看著那把洗罪劍。
  “這是我們始祖的雕像,傳言說,此雕像,乃是始祖親手豎立於此。”見李七夜目光落在雕像上,趙秋實恭敬地說道:“傳言說,當年始祖把雕像立於此的時候,便把自己的配劍取下,放於雕像膝間,一直至今。”
  “的確是一把好劍。”李七夜收回了目光,點了點頭。
  “這是一把絕世無雙的神劍。”趙秋實這樣的老實也有幾分驕傲,說道:“傳言說,自從始祖把這把洗罪劍放於此之後,萬古以來,再也沒有人能拿走這把洗罪劍,這是舉世無雙的神劍,除非能得到這把神劍認主,否則,不管你有多麼強大,都是無法帶走它的。”
  這也不怪趙秋實如此的驕傲,從這個洗罪池,到這尊遠荒聖人的雕像,再到這把洗罪劍,這是他們洗罪院名正言順的最好證據。
  如果說,沒有這個洗罪池,沒有遠荒聖人親手所豎的雕像,沒有這把洗罪劍,這又怎麼讓人相信洗罪院是屬於光明聖院的一部分呢?又怎麼讓人相信這是由遠荒聖人所建立的學院的。
  如果沒有個洗罪池的話,說不定,在後世早就很多人認為洗罪院那隻不過是旁門左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麼學院了。
  隻不過,這有遠荒聖人所豎立的雕像,又留下了他的配劍,這使得千百萬年以來,沒有人敢否認洗罪院。
  “真沒有人能帶走它?”李七夜又看了看這把洗罪劍,笑了笑。
  “師弟,不要說帶走它了,就是想拿起它,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趙秋實認真地說道:“聽院長大人說,千百萬年以來,真正能拿起這把洗罪劍的人,那是寥寥無幾,就算是真帝來了,那也必須是光明燭照的人才能拿得起。”
  “拿起而已,有何難,舉手之勞,帶走,倒有點難度。”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拿不起者,道心不夠堅。”
  “你是新來的吧。”李七夜這話讓旁邊的學生聽到了,笑了起來,並無惡意,笑著搖頭,說道:“你對洗罪劍,那還真的是一無所知。不要說是我們學生了,就算是那些強者,都拿不起來。聽說,當世中,大家所知道的,唯一能拿得起這把洗罪劍的人,乃是聖霜真帝!”
  “是,師弟,拿起這把劍,很難很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趙秋實也說道:“聖霜真帝,出身於聖靈族,她自幼便在北院修行。光明普照,是我們光明聖院光明力量最強大的人……”
  “……也唯有她才能拿得起這把洗罪劍,都不能帶走它。你可千萬別小瞧這把劍,除非得到它的認主了,否則,我們這些人,想拿走它,那是癡人做夢。“
  趙秋實這話,也並非是誇大之詞,而是實說而已。一直以來,的確是很少人能拿得起這把洗罪劍,就算有人拿得起,最後還是把這把洗罪劍放回去了。
  驚才絕豔的重華真帝也曾來這這,也曾拿起過這把洗罪劍,最後還是放回去了,他說了這麼一句話:“這把劍,當屬於此。”
  

Snap Time:2018-11-17 16:57:0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