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841章 祖座

  “推我上去,我要坐那。の雜ζ誌ζ蟲の”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指了一下祖殿之上的寶座。
  “什麼,他要坐那!”聽當到李七夜的話之時,在場的所有人都一片嘩然,所有人都不由望著李七夜。
  一時之間,所有嘩然的人看了看李七夜,又不由看了看祖殿之上的寶座。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沒看出李七夜這是開玩笑,他是認真的。
  “這太狂了,以他的身份地位,還不夠資格坐上祖座!”有人忍不住說道。
  祖殿這張寶座,稱之為祖座,傳言說,在遠古的時代長生老人坐過,後來仙魔道統也有好幾位古朽無比的老祖相續坐過。
  但是,這幾位古朽無比的老祖,都曾經對整個仙魔道統有著卓越無比的貢獻,他們的身份地位都得到了仙魔道統的所有大教古國、所有的修士弟子一致認同的。
  離現在最近坐過這張祖座的人,那就是薑長存了,當然,對於整個仙魔道統的所有人來說,薑長存坐上這個位置,都是沒有意見的事情,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薑長存是仙魔道統繼長生老人之後最傑出最了不起的存在。
  今天,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年輕師祖,竟然要坐這張祖座,這怎麼不讓所有人嘩然呢。
  雖然說,今日李七夜是橫空而起,所向披靡,所向無敵,但是,在所有人看來,那怕李七夜再強大,他都還需要積累,需要沉澱,憑他現在的地位遠不夠資格坐上這張祖座。
  “哼,他以為自己是誰,竟然敢坐上祖座,狂妄無知。”有世家的長老不悅,冷哼了一聲。
  “就是嘛,剛開始有點成就,就已經是飄飄然了。”不少強者、大人物對於李七夜這樣的做法為之不滿,冷冷地說道:“對於仙魔道統還寸功未立,竟然也想坐祖座,也不撒泡尿照一下自己。”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有大教老祖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要求特別的不滿,冷冷一哼,說道:“坐上此座者,必是德高望重、功績顯赫之人,憑他有什麼資格坐祖座!”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要求,陳惟正也不由頭皮發麻,因為他知道祖座的意義,就算是他們護山宗過去的曆代先賢中,真正有資格坐上祖座的人,那也沒有幾個,現在當著天下人的麵,師祖竟然要坐上祖座,這似乎是要與整個仙魔道統為敵。
  “師祖,現在,現在,現在有點不合時宜吧。”此時陳惟正說得十分巧妙。
  “什麼不合時宜。”李七夜完全不當作一回事,淡淡地說道:“我想坐,那就必須坐!”
  這頓時讓陳惟正無語了,他一時之間不由為之頭痛,進退兩難,此時他覺得師祖這態度就像是無所忌憚的小孩,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十分的任性。
  “狂妄無知”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響起,這一聲冷哼如驚雷一樣炸開,一個老朽排眾而出,目光如冷電,寒光四射,瞬間盯住了李七夜。
  “祖座,乃是我們仙魔道統的無上榮耀,非功勳者,非無上者,不得坐之。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大言不慚,也想坐祖座,不自量力!”這個老人身穿錦衣,腦後生有光輝,讓他整個人氣起來神威無雙,雖然他身上沒有爆驚天動地的氣息,但是,在他舉手投足之間,便是可以揮斥山河,掌禦乾坤,給人一種舉世無敵的氣息。
  “齊峰國的老祖來了。”看到這個老朽,有同為不朽真神的人不由神態一凜。
  “你誰呀”被這位老朽如此斥喝,李七夜也不生氣,隻是慢慢地轉過頭,隨然地看了他一眼,完全沒往心麵去。
  李七夜這輕漫的態度,頓時讓這位老朽神態一變,臉色難看,冷然,說道:“老朽乃是齊峰神王!”
  聽到“齊峰神王”這個名字的時候,陳惟正不由神態一凜。
  “齊峰神王,齊峰國最強大的老祖,聽說是一尊千萬世的長存不朽,甚至有可能已經是邁入了紀元不朽了!”聽到這個尊稱之後,不少人神態為之一凜。
  齊峰神王,在仙魔道統是大名赫赫,威名之盛,一點都不亞於中域祖王。
  “不認識,阿貓阿狗而已。”李七夜看都沒看他一眼,輕輕地揮了揮手,說道:“一邊去,不要擾我雅興。”
  “你”齊峰神王頓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了。
  他作為齊峰國最強大的老祖,平日很少露臉,隻要他一露臉,那是名動天下,不知道有多少晚輩弟子跪拜在他腳下,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強者高手對他恭敬無比。
  但是,今日在李七夜眼中,那是不值得一提,根本就不把他眼中,他那揮手的姿態,就好像是驅趕蒼蠅一樣,這讓他這麼一個威名赫赫的存在,顏臉往哪擺呢。
  “好狂妄。”有第一次見李七夜的人,都覺得李七夜這樣的姿態實在是太狂妄了。
  “不要忘記了,中域祖王,他也是一劍斬之。”有親眼觀戰的老人苦笑了一下,說道:“就算齊峰神王是一尊紀元不朽了,隻怕他也的的確確不放在眼中了,隻有長存不朽,才入他的法眼了。”
  雖然李七夜這姿態的確夠狂霸,但,不少人看來,此時李七夜的確是有資格狂霸。
  “今日,就算我是一個無名小輩,也應當阻止你。”齊峰神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聲地說道:“祖座,乃是代表著我們仙魔道統的無上榮耀,能坐上祖座的人,都是對仙魔道統有著卓越貢獻的人,對仙魔道統戰功顯赫的人……”
  “……否則的話,不論他是有多麼強大,都沒有資格坐上祖座!如果誰自恃無敵,便可以為所欲為,便可以恃武淩人,強行坐上祖座,那就玷汙了我們始祖的無上榮耀,也是欺淩我們仙魔道統,與我們整個仙魔道統為敵!”
  此時齊峰神王的話十分的激昂,十分的具有煽動力,讓在場的許多人聽了之後都紛紛點頭讚同。
  “就是,祖座乃是我們無上榮耀,不是誰都能坐的。”一時之間,不少人被煽動,情緒高漲。
  有老一輩也不爽了,冷笑地說道:“想坐上祖座也不難,那你就先橫掃天下,打敗天下無敵手,再來坐祖座,不然的話,就算你坐上了祖座,也是無法服眾。”
  “滾出去,祖殿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強大就了不起呀,你再強大又怎麼樣,難道你就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嗎?”有年輕弟子更加激動了,對李七夜大罵。
  “強大,還真的了不起。”李七夜慢悠悠地說道:“舉世無敵,還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有人被李七夜這囂張的話氣得怒火直冒,不由雙目噴出怒火。
  看到群情激昂,齊峰神王十分的滿意,他就是要讓天下人與李七夜為敵,讓他以後在仙魔道統之中寸步難行。
  “祖座,不是你想坐就能坐的。”此時有位高權重的不朽真神冷哼一聲,沉聲地說道:“如果你想坐祖座,那就必須得到大家的同意,否則,所有人都會與你為敵,到時候,隻怕第一個不同意的就是長生殿!”
  在這個時候,也有人聰明,把長生殿給搬出來了,畢竟,長生殿是仙魔道統中最強大的傳承,把長生殿搬出來,這多少也會讓李七夜忌憚。
  “誰說我們長生殿不同意了?”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這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充滿了威嚴。
  一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轉過身去。
  在這一刻,隻見天上漩渦門戶之中走出一個人來,這個人沿著黃金長梯緩緩而下。
  這是一個女子,風華絕世,她年紀看起來近三十,整個人充滿了成熟的豐韻。女子就如一顆成熟的水蜜桃,豐腴的胸脯,圓翹的香臀,盈盈一握的纖腰。
  可以說,她身上的曲線多一分則有餘、少一分則不足。她穿著一襲長紗,看起來高貴皇胄,舉世無雙,美不可方物。
  成熟的風韻在她那高貴皇胄的氣息襯托之下,更顯得有著致命的誘惑力,讓人一看之下,是久久移不開目光。
  “長生殿皇”看清楚了這個女子之後,有老一輩強者紛紛鞠身,以致敬意。
  “長生殿皇!“聽到這個稱謂,所有人心麵都為之一凜,就算是齊峰神王也不由神態一凜。
  ”見過殿皇!”一時之間,不少人紛紛鞠身,向眼前這個女子致敬,那怕再傲氣的人,都向長生殿皇致敬。
  “長生殿皇,絕世無雙。”有年輕的男子看得神魂顛倒,一臉陶醉,他的長輩一巴掌抽在他後腦勺上。
  “無知,殿皇兩世為皇,造化長存,別癡人做夢。”長輩一個棒喝,驚醒了晚輩。
  聽到長輩的話,剛才一臉陶醉的晚輩一下子冷汗涔涔,忙是伏拜於地上。
  “兩世為皇,造化長存!”這樣的話讓所有心神搖曳的年輕弟子都一下子清醒過來,伏拜於地上,冷汗涔涔。
  

Snap Time:2018-11-18 11:41:3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