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835章 一劍斬祖王

  一擊而無敵,在中域祖王的這一擊之下,割裂了空間,鎮壓了八方,碾碎了九天十地,斬殺了諸天神靈,在這一擊之下,同樣的不朽真神都會為之神魂顫栗,無與爭鋒,無與對抗。雜☆誌☆蟲
  中域祖王並非浪得虛名之輩,他是中域聖地最為強大的老祖之一,在他如此狂猛無雙的一擊之下,足可以笑傲仙魔道統。
  麵對如此一擊,不少人心麵都為之顫了一下,不知道多少人為之神魂飛散,有人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出手了,橫於膝上的長劍在手,聽到“鐺”的一聲劍鳴,劍動九天,一劍逆斬而上。
  一劍光芒噴湧而起,如同天瀑逆天而上,如同星河倒掛,在這一劍之中,無盡的光芒收斂於其中,千億的星河都盡在這一劍之中,一劍逆斬而上,斬斷了天宇,斬裂了人世間,一劍更是斬滅了乾坤。
  一劍平萬世,一劍耀九洲,一劍之下,盡是無敵,在這人世間,也唯有這一劍,諸神眾帝,在這一劍之下都顯得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微不足道。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隨之,這一切都是陷入了寂寞,在一擊之下,光芒璀璨,一切都陷入了失明,所有人都看不到眼前的一切,整個天地在璀璨無比的熾耀之後,又一下子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神魂如同被懾去一樣,似乎這一劍不僅僅是斬在了中域祖王的身上,更是斬在了所有人的因果之中,更是斬在了所有人的七情六欲之上,在這一劍之一,一切都被斬得一幹二淨。
  當天空再一次複明的時候,壯觀無比的一幕出現在了世人的眼前,隻見無盡天宇被斬為二,無窮的星河被一劍劈開,整個天地在這一劍之下,被斬得一分為二。
  在青空天宇的背景之下,所有人都看到鮮血濺射,隻見中域祖王的身體被一劍劈開,鮮血高高地漲起,猶如是天空下起了血雨一樣。
  他身後的一百零八雙光翼也在這一劍之下被斬落,隻見無數的光雨隨著光翼被斬斷的時候紛紛酒落,飄散於虛空之中,光雨飄落之時,好像聽到了一陣清脆的聲音。
  至於聖靈天鼎,在“砰”的一聲中,被一劍斬飛,瞬間被震得飛出了天際,如流星一般劃過了天空,最後消失在茫茫的天宇之中。
  一劍斬祖王,在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回不過神來,就算是中域祖王,在第一凶人的手中,依然是沒有超過一劍,在一劍之下,依然被斬殺。
  在這一刻,多少人心麵被震撼了,就算是不朽真神,都抽了一口冷氣,都不由臉色煞白,李七夜的一劍,在他們的心麵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似乎不管多麼強大的存在,不論是多麼可怕的不朽真神,在第一凶人的一劍之下,依然是灰飛煙滅,依然會被一斬為兩半。
  一劍而無敵,一劍平萬世,在這個時候,所有人在心目中隻有這麼一句話來形容李七夜了,除了這一句話,再也想不出什麼更好更適當的言語來形容李七夜的一劍。
  恍然之間,大家都覺得,李七夜隻需要一劍在手,世間便再也無人能敵;似乎隻要李七夜有一劍在手,再也沒有什麼蕩掃不平的;似乎隻要李七夜一劍在手,再也沒有人能在他手中接下第二招的……
  最後,隻見中域祖王的身體從高空墜落,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他的屍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鮮血染紅了泥土。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的人都久久無語,都不由沉默著,心麵都不由顫了一下。
  中域祖王,在仙魔道統,乃至是整個仙統界,都說得上是吒叱風雲的人物,今天竟然在李七夜手中竟然連一劍都沒有接住,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為什麼總是有人不信邪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吹落了劍刃上的那一滴鮮血。
  在此時此刻,他依然是那麼的風輕雲淡,似乎在他一劍斬下,所斬殺的並非是一尊祖王,而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已。
  “太恐怖了。”看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劍,所有老祖都打了一個冷顫,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麵慶幸,幸好自己沒有出手去搶護山宗的聖賢冠,否則的話,倒在這的就不是中域祖王了,而是自己。
  “大局已定,中域聖地慘敗。”看到這樣的一幕之時,有人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這樣的結果又讓誰能想得到呢,中域聖地一共來了兩個大壇的兵馬,又有中域祖王這樣的老祖坐鎮,最終還是慘敗在了李七夜的手中。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一個人便可以敵中域聖地的千軍萬馬,中域聖地再多的弟子、再多的高手、再多的寶物,都無濟於事,李七夜一劍足矣。
  “你們現在棄械投降還來得及。”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長劍放於膝上,看了一眼中域聖地還幸存的弟子、強者。
  在這幸存的弟子強者中,其中不乏有一方雄主,甚至有中域聖地的長老也在場。
  在這個時候,大家看著李七夜那橫於膝上的長劍,神態間都不由為之畏懼,那怕是再強大的老祖,看到李七夜那靜靜躺在膝上的長劍,心麵也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
  大家回過神來,都不由望向中域聖地那些幸存的弟子,想看一下他們將會如何選擇。
  “我們中域聖地隻有戰死的人,沒有投降討饒的狗。”此時,在中域聖地的幸存弟子中,一位長老站了出來,冷冷地說道。
  “對,我們中域聖地隻有戰死的人,沒有投降討饒的狗。”一時之間,有不少中域聖地的弟子紛紛大聲厲喝。
  “為老祖、聖女他們報仇,殺”這位中域聖地的長老狂吼一聲,一馬當先,率先地衝殺向李七認,一出手使是祭出了一隻寶爐,寶爐一打開,“轟”的一聲巨響,太陽精火滔滔不絕的向李七夜傾瀉而去。
  “殺”其他所有中域聖地幸存的弟子都狂吼了一聲,都紛紛祭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兵器,施展出自己最無敵的招式,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轟殺向李七夜。
  “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在這那之間,一件件的寶物騰空而起,有神劍、有聖刀、有寶塔、有天鼎……
  在這瞬間,五光十色的光焰衝上了天空,熾照著大地,整個天地如同白晝一樣,在一陣的喊殺中,中域聖地的幸存弟子都一窩蜂湧殺向了李七夜。
  “沒有,隻是送死而已。”有大教老祖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搖了搖頭。
  大家都知道,就算是中域聖地再多的弟子一窩蜂地衝殺向李七夜,那都是無濟於事,再多的人那也隻不過是送死而已。
  “既然是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們。”麵對衝殺而來的千軍萬馬,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膝上的長劍在手。
  “嗡”劍芒一閃,瞬間掃蕩大地,劍芒一掠而過,好像是天地瞬間白晝一樣,蕩掃而過的劍芒猶如波光一樣衝擊而出。
  在“嗡”的一聲劍芒顫抖聲落下之時,隻見一個個頭顱衝飛而起,緊接著是一柱柱的鮮血噴湧而上,就像是血色的噴泉一樣,鮮血噴湧在空中,猶如鮮花綻放,灑落了無數的血雨,短短的時間天空下起了浠浠瀝瀝的血雨。
  在這個時候,一具具失去頭顱的身體轟然倒下,所有的無頭屍體都同時往外倒落在地上,這樣的一幕如果站在高空觀看的話,這就好像是一朵巨大的鮮花在瞬間綻放,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最後,一具具屍體靜靜地躺在地上,鮮血靜靜地流淌著,匯集成了溪流,似乎在這一刻一切都變得凝固了,一切都變得停滯了。
  “倒是有大教的骨風,可惜,就是蠢了一點。”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沒有再多看一眼,把長劍交還給了郭佳慧。
  這劍,依然是樸實無華,似乎這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長劍而已,並不像是一把屠殺千萬生命的凶器。
  看著行宮中堆積如山的屍骨,所有觀望的人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不知道多少人被嚇得臉色發白,雙腿不由直打哆嗦。
  “叫中域聖地的人來收屍吧。”在被郭佳慧推著離開之時,走出了行宮之後,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看著李七夜那遠去的背影,直至消失,從始至終,沒有人再吭一聲,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所有人心麵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第一凶人!”好一會兒,有大教老祖回過神來,靜靜地品味著李七夜的稱號,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才真正地體會到這個稱號背後所蘊藏著的凶猛與血腥。
  “第一凶人,真的凶!”有修士強者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在以後,麵對李七夜的時候,不需要李七夜出手了,隻要一聽到李七夜的凶名,都已經把他們嚇破膽了。
  

Snap Time:2018-11-19 00:40:15  ExecTime:0.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