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831章 中域祖王

  在這個時候,中域聖女站了起來,雙目冰冷,緊緊地望著李七夜。ξ雜★誌★蟲ξ
  而此時李七夜依然是坐在輪椅之中,雙目垂下,長劍靜靜地放在膝上,整個猶如是睡著了一樣,在這個時候似乎世間的一切都顯得微不足道那樣。
  就是在場的所有人,在這個時候都不由緊緊地望著李七夜膝上的這把長劍,此時這把長劍沒有散發出任何寒光,也沒有散發出驚天的劍氣,更沒有吞吐著劍芒。
  在這個時候,這把長劍靜靜地躺在李七夜的膝上,光芒收斂,返樸歸真,一切都那麼的普通,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凡。
  此時此刻,李七夜膝間的這把長劍,就猶如他整個人一樣,樸素無華,普通無比,但此時就是這把看起來樸素無奇的長劍,它似乎是主宰著這世界的一切,左右著眾生的命運,一劍出,便天地驚,一劍出,便萬物生死。
  “還有人一戰嗎?”李七夜此時隻是輕輕地撩了一下眼皮,整個人自然平淡,一切都是那麼的隨意,似乎他隻是說了一句微不足道的話一樣。
  就是李七夜這麼十分隨意的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不知道多少人在這那之間感覺自己的脖子緊緊地被人扼住一樣,久久無法呼吸。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中域聖女,不知道有多少人為她擔心起來。
  在此之前,中域聖女是多麼的不可一世,是多麼的威風凜凜,甚至所有人的人都認為這一次中域聖地出手,必定能鎮壓李七夜,李七夜這位護山宗的師祖隻怕是不可能活著走出行宮了。
  沒有想到,現在局勢會發生如此的逆轉,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今天無法活著離開行宮的隻怕是中域聖女他們,而不是李七夜。
  在今天這樣的局勢之下,中域聖地的所有弟子,包括中域聖女和各位老祖,搞不好隻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活著離開行宮。
  “我來——”在這個時候,中域聖女霍然站了起來,冷冷地說道,神態冷厲。
  見中域聖女站了起來迎戰,不少人暗暗地為她捏了一把冷汗,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中域聖女已經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
  雖然說中域聖女是一尊九重天登天真神,但是,在此刻李七夜這位護山宗的師祖連不朽真神都能斬殺,區區登天真神又算得了什麼,那怕是九重天登天真神,隻怕在李七夜的劍下,那也唯有送死。
  “中域聖女能接下一劍嗎?”有強者不由嘀咕了一聲。
  此時這已經不是大家看輕中域聖女了,也不是大家邈視中域聖女,而是實力差距擺在那,如此懸殊的實力差距,所有人都擔憂中域聖女是無法接下李七夜的一劍。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剛才中域聖地的融虛老祖都被李七夜一劍斬殺,要知道融虛老祖不知道比中域聖女強大了多少,更何況,在這一劍之下,融虛老祖還得到了另一位更加強大的老祖出手相救,但是,最終還是一命鳴呼,死在了李七夜的這一劍之下。
  “或許能掙紮一下吧。”有不朽真神猶豫了一下,說道:“雖然說中域聖女是一位九重天的登天真神,但是中域聖女曾經修練了無上秘相,聽說還擁有祖器。雖然論道行實力是無比與不朽相比,但,說不定她還有一些自保的手段。”
  毫無疑問,作為中域聖女的傳人,中域聖女擁有著無數的寶物,擁有著別人所沒有的優勢,但是,真的能否接下李七夜的一劍,這讓所有人都不看好她,那怕是不朽真神,都認為中域聖女無法接得下李七夜這一劍。
  “你嗎?”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下中域聖女,淡淡一笑,說道:“一劍出,必喪命。”
  李七夜這一句話是何等的風輕雲淡,何等隨意自在,但,這一句話就已經是生死奪予,那怕是中域聖女這樣的存在,在這一刻隻怕也是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行不行,很快就知道結果。”中域聖女冷冷地說道,神態冷厲莊重,此時她在心麵已經有赴死的準備了。
  李七夜殺了他們中域聖地那麼多的弟子強者,他們中域聖地與護山宗之間已經沒有任何回旋餘地可言了,不滅了護山宗,他們中域聖地是無法在仙魔道統中立足了,他們中域聖地的權威也將會殆盡。
  所以,時至今日,他們中域聖地與護山宗之間,必定是來個魚死網破。
  今天中域聖女明知是赴死,她也必須去做,作為中域聖地的聖女,作為八卦古國的未來皇後,她絕對不可能向李七夜求饒,也絕對不能向李七夜低頭。
  因為在她肩上不僅僅是肩負著中域聖地的榮耀,也是肩負著八卦古國的榮耀,對於她來說,唯有一死,也不能對不丟失兩個大教疆國的尊嚴與榮耀。
  此時,中域聖女緩緩地從上麵走了下來,她神態凝重,她心麵已經明白,此一去,再也不回,不過她心麵也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我接你一劍——”走下來之後,中域聖女冷冷地看著李七夜,那怕她明知一死,她依然不會低下高貴的頭顱,她依然會與李七夜一戰到底。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中域聖女欲與李七夜一戰之時,天降一人,擋在了中域聖女的麵前,大衣獵獵,如同一尊無上的神靈屹立在那一樣。
  這是一個老人,銀發披肩,他一頭銀發是閃閃的發亮,每一根的銀發都好像是銀絲一樣,這整襯托得他高大威武,強大有力。
  當這樣的一個人站在那之時,猶同是有著一座高大無比的山嶽屹立在那,他擋在那,似乎任何人都無法跨越一樣。
  “祖王——”看這個老人,中域聖女不由叫了一聲。
  “中域祖王。”看到這個老人,有大教老祖不由暗呼一聲,說道:“他是中域聖地最強大的老祖之一,在上個時代就已經一尊千世不朽的真神了。”
  “中域祖王,這是中域聖地重量級的老祖呀。”不少不朽真神都聽過中域祖王的威名,沒有想到今日他親自駕臨。
  “中域祖王呀,竟然還沒有坐化。”中域祖王,這個名字可是曾經響徹了整個中域聖地的,曾經是威名赫赫的老祖,他在年輕之時,也是一個驚才絕豔的天才。
  “剛才出手的,便是你了。”李七夜看了一眼中域祖王,笑了一下,長劍依然放在膝上,依然不當一回事。
  李七夜這樣的姿態,頓時讓中域祖王不由眼瞳收縮了一下,明知道他中域祖王這樣的實力,李七夜依然沒有再多看一眼,依然是不當作一回事,這可想而知李七夜是多麼的強大了。
  此時,中域祖王也知道他們中域聖地踢到鐵板了,但是,今天他們中域聖地成千上萬的弟子慘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他這位老祖,不論如何都不能退縮,要為死去的弟子討回一個說法。
  “護山宗什麼時候有了尊駕這樣的一位師祖。”此時中域祖王雙目璀璨,吞吐著寒光,當他雙目的光芒一輪轉之時,好像跨越了時間長河一樣,光芒落在李七夜身上,是想從他身上看出一些端倪來。
  事實上,不論中域祖王的一雙眼睛如何的演化奧妙,如何地推演大道,但都是無法從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端倪了,也沒有辦法推演出一絲毫的蛛絲馬跡來。
  中域祖王在心麵也是搜腸刮肚,就是想不出來,護山宗什麼時候冒出了這麼一位師祖,他沒辦法把眼前的李七夜與護山宗以往任何一位強大的師祖對上號。
  雖然說,在以往護山宗也曾經出過許多強大的師祖,但,中域祖王思來想去,都沒能想出有李七夜這樣的一尊師祖來。
  “世間,本就是充滿著意外和驚喜,不知道,那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好,本座接你一劍!”中域祖王大喝一聲,在這瞬間,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隻見他十二命宮衝天而起,十二個命宮在這瞬間鋪成了大道,這樣的一條大道樸實渾厚,猶如是跨越了古今,跨越了時光,追溯亙古。
  在這一刻,中域祖王好像是站在了時光長河的這一端,但是他又似乎隨時都能跨越到一個亙古的時代。
  “千萬世的不朽,的確是強大。”看到中域祖王的十二命宮鋪出來的大道,似乎可以跨千萬世一樣,一些同為不朽真神的人,也不由驚歎一聲,為之羨慕。
  “你,接不下我一劍。”李七夜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輕鬆自在的話,這頓時讓中域祖王不由為之窒息了一下,在這一刻他真的意識到自己真的有可能接不下李七夜這一劍。
  “祖王,我先接他一劍。”在這個時候,中域聖女沉聲地說道。
  “不,孩子,你不是他的對手,你接不下一劍,無濟於事。”中域祖王知道中域聖女的用心,輕輕地搖頭說道。
  s:這個月衝衝月票榜,有月票的同學請投給《帝霸》,謝謝大家。
  

Snap Time:2018-11-17 06:43:59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