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809章 一巴掌抽飛

  聽到陳惟正這樣的話,周孜晴看了李七夜一眼,不屑,說道:“這年頭,隨便阿貓阿狗都能當師祖,小門小派就是小門小派,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人物,一個殘廢,也拿出來濫竽充數。雜∪誌∪蟲”
  周孜晴這樣如此不屑的話,頓時讓陳惟正臉色大變,神態一沉,冷冷地說道:“周姑娘,注意你的言辭!”
  雖然說,陳惟正不願意惹是生非,也不想意去得罪中域聖地,但是,聽到周孜晴如此的侮辱自己的師祖,他當然是咽不下這一口氣了,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
  對於許多修士來說,尊嚴甚至比生命還要重要。
  “那又怎麼樣?”周孜晴隨意,根本不放在心上,依然不屑地說道:“本姑娘不注意言辭,你又能怎麼樣?你們護山宗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門派而已,敢與我們中域聖地為敵,我們中域聖地一根手指就滅了你們。”
  說到這,她冷哼一聲,高高抬起螓首,對於陳惟正的警告根本就是不屑一顧,甚至可以說,她完全是一副“我與你說話,就是你的榮幸”的模樣。
  “陳宗主,識相的,就讓你們護山宗弟子交出聖賢冠,乖乖出來讓周師姐發落,否則,你們護山宗是自尋死路。”隨周孜晴前來的年輕男修士冷笑一聲,也算是好言相勸。
  陳惟正心麵怒火直冒,不由冷哼一聲。
  “你師父是誰呀?”李七夜也沒有生氣,有氣無力地坐在那,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他這樣的模樣看起來很虛弱一樣。
  “我師父?”周孜晴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憑你這樣的一個廢物,也配問我師父是誰?就算你真的是護山宗的師祖,也沒資格問我師父是誰,你以為你是誰呀?你們護山宗算什麼東西”?“啪”的一聲響起,周孜晴話還沒有落下,李七夜已經一巴掌抽了過去,一巴掌把周孜晴抽飛,重重地摔在地上,周孜晴鮮血狂噴,她一口牙齒吐了出來。
  李七夜一巴掌就把她的滿口牙齒打落了,她整個臉頰都變形了,血肉模糊,一下子變成了醜八戒。
  “我隻是替你的師父好好管教你一下而已。”李七夜依然坐在那,看都還沒有看她一眼,眼皮都沒有撩一下。
  在李七夜眼中,周孜晴這樣的存在,那隻不過是猶如一隻蚊子而已。
  “你敢打我”周孜晴尖叫一聲,一下子爬了起來,厲聲叫道:“我要殺了你”在一聲大叫之下,她一口氣轟出了十幾件寶劍。
  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十幾件寶劍瞬間向李七夜絞殺而去,十分狠毒,要把李七夜狡成肉醬。
  “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看都沒有看一眼,隻是輕輕地彈了一下手指,十幾把寶劍瞬間粉碎,隻見李七夜大手隨意地一拍,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周孜晴一下子被拍倒在地上。
  周孜晴被重重地拍倒在地上,聽到“喀嚓”的骨碎聲響起,整個鮮血狂噴,鮮血染紅了衣裳,整個人鮮血淋漓。
  “住手”見到周孜晴受傷,隨她而來的幾十個男女年輕修士都沉喝一聲,他們同時出手,一把把神劍、長刀、寶塔轟向了李七夜。
  “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看都沒有去多看一眼,所有的兵器紛紛崩碎,這幾十個男女便被一下子轟得飛了出去。
  在那之間,周孜晴他們所有人都被鎮壓在地上,根本就爬不起來。
  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才懶洋洋地看了他們一眼,然後淡淡地說道:“一群蟻螻而已,殺了你們,都髒了我的手。”
  “你,你敢傷我,我,我中域聖地不會放過你的,我小姐乃是中域聖地的聖女,八卦古國的未來皇後,你,你敢動我一根毫毛,我中域聖地和八卦古國必定會把你碎屍萬段!”
  “啪、啪、啪……”在周孜晴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李七夜隨便手狠狠地抽了她十幾個耳光,一下子把周孜晴的臉頰抽得鮮血淋漓,血水直流,整個臉龐都被打得變形了。
  這已經是李七夜手上開恩了,否則的話,他一根手指就能把周孜晴碾成血霧。
  “我不殺你,並不代表我不能讓你生不如死。”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把你剝光,掛在城門上,看你能有多高傲!”
  這話頓時讓周孜晴毛骨悚然,一下子寒氣直冒,感到了害怕,不敢再吭一聲了。
  “我也懶得殺你,不過,既然你打了護山宗的人,那也沒有那麼容易就這樣算了,護山宗的弟子會向你討回公道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五天之後,城中校場,你與護山宗的弟子一戰,護山宗七位弟子聯手一戰,如果你贏了,隻怪他們無能,聖賢冠就你的,他們的性命也是你的,如果你輸了,就不用我多說了。”
  一時之間,周孜晴臉色陰晴不定,因為在這個時候她也明白李七夜比自己強大很多很多,最後,她一咬牙,冷冷地說道:“好,本姑娘應戰,但,你,你不能插手!”
  “放心,你這樣的蟻螻,我要殺你,一個眼神就夠,還需要我插手嗎?”李七夜都懶得去多看她一眼。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已經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周孜晴他們這才狼狽無比地爬起來,在這個時候,他們一看到李七夜,心麵就不由寒氣直冒,後退好幾步。
  “五天之後,本姑娘一定會殺了你們護山宗的七個弟子,奪到聖賢冠!我中域聖地。你,你,你等著,今天的仇,我,我中域聖地一定會為我報的……”
  “……我,我小姐一定會為我出頭的,羞辱我,就是羞辱我小姐,羞辱我姑爺,中域聖地和八卦古國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周孜晴不甘心就這樣灰溜溜逃走,所以就說下了這樣的狠話。
  更何況,周孜晴心麵也是有這樣的底氣,她乃是中域聖女的貼身侍女,說淺白一點,就是隨嫁的侍女。
  而中域聖女和八卦古國太子有婚約,她會隨著中域聖女嫁到八卦古國,這就意味著她會成為八卦古國太子的小妾,搞不好還能成為側妃。
  所以,有中域聖地和八卦古國撐腰,周孜晴又怎麼沒有底氣呢?就算她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但是,他們中域聖地、八卦古國依然有許多強大無比的老祖。
  所以,對於他們中域聖地、八卦古國來說,要斬殺護山宗這種小門小派的一位老祖,那簡直就不算什麼事情,就好像是拍死一隻蒼蠅一樣。
  “滾”李七夜冷冷地說道:“再羅嗦,就把你全身剝光,掛在城門上,讓天下人看個夠。”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周孜晴心麵直冒寒氣,打了一個冷顫,轉身就逃,不敢再停留半步,其他的男女年輕修士也急忙跟著逃竄而去。
  周孜晴逃走之後,陳惟正也鬆了一口氣,心麵有些快意,惡人自有惡人磨,看到周孜晴這樣張揚跋扈的主兒被李七夜嚇得竄逃而去,這也讓人出了一口惡氣。
  “師祖,五天,五天之後,萬一佳慧他們不是周孜晴的對手怎麼辦?”在這個時候,陳惟正心麵又不由擔憂起來。
  “那就怪他們學藝不精。”李七夜淡淡地說道,然後閉上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
  陳惟正不由苦笑了一下,現在他能做的就隻能為郭佳慧他們祈禱了,希望他們在深層次空間能磨礪變得更加強大,否則,五天之後,就是一場劫難。
  陳惟正還以為五天之後這一場比鬥會比較低調進行,或者說無聲無息地進行,畢竟這隻是幾個晚輩的個人恩怨,談不上什麼大決戰,難入那些大教疆國大人物的法眼。
  “本姑娘必斬護山宗的七個無知小兒,我中域聖地必將滅護山宗!”就在周孜晴逃竄出去沒多久,便在輪回山城中放出了狠話了。
  如果說,幾個晚輩之間的個人恩怨,彼此雙方放出狠話,那多強者或大人物也隻是笑了一下而已,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畢竟,宗門之間很少會因為幾個晚輩的恩怨會大開一場殺戒,或者爆發一場戰爭。
  但是,當周孜晴放出這樣的狠話之後,那就不一樣了。
  因為中域聖地和護山宗的力量實在是太不對等了,在中域聖地這樣的龐然大物麵前,護山宗這種已經沒落的門派,那隻不過是一隻蟻螻而已,說句不好聽的,中域聖地隨便一位長老出手,都有可能滅掉整個護山宗,把整個護山宗碾得灰飛煙滅。
  更何況,周孜晴乃是中域聖女的貼身侍女,她說出來的話,份量不小,往往代表著中域聖女,這樣的地位不是中域聖地的一般弟子所能相比的。
  “五天後,本姑娘必取聖賢冠,為小姐作嫁妝!”在這個時候,周孜晴放出狠話,咄咄逼人,似乎郭佳慧他們的頭顱她是探手便可以取來。
  “聖賢冠”聽到周孜晴的話,不少人不由暗暗吃驚。
  

Snap Time:2018-11-14 06:36:58  ExecTime: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