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757章 大道何易

  天下寂靜,李七夜也靜好,臥看風起雲湧,自在由心。Ψ雜ω誌ω蟲Ψ
  當下,九秘道統也好,天下之事也罷,李七夜都不關心,而且在當下,天下太平,一切都安寧,更無需李七夜操心。
  靜臥於禦花園,看著蔚藍的天空,花香醉人,暖風陣陣,有著說不出來的自在與愜意,此時此刻,給一種人世間靜好的感覺。
  臥躺在那,猶如是睡著了一樣,又猶如是天地為一體。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清泠的香風飄來,仙女入眼,這正是九凝真帝。
  九凝真帝一直都沒有離開,自從回來之後,她便留在了九秘道統,雖然說當下已經是李七夜掌執天下大權,由李七夜掌管著整個九秘道統。
  但是,九凝真帝依然閑定自在,在這依然如自己的家一樣,事實上,這也的的確確是她的家,她也是在九秘道統長大的。
  那怕李七夜與太清皇有恩怨了,但是,在九凝真帝心麵卻沒有絲毫的隔閡,她與李七夜之間,是那麼的閑定自然,就好像是老朋友相逢一樣。
  九凝真帝在李七夜身旁坐下,看著臥躺著的李七夜,隻是淡淡地一笑。她美如天仙,淡淡一笑,可謂是傾國傾城,讓日月都黯然失色。
  “你可是有心事。”九凝真帝的手掌輕輕地覆於李七夜的頭顱,她的玉手溫中帶涼,輕輕覆於頭額之上,有股涼意在流淌著,讓人通體舒暢。
  李七夜睜開了雙眼,看著九凝真帝那美麗無雙的臉龐,淡淡地笑著說道:“萬世風雲,隻不過是白馬過隙而已,談不上什麼心事。”
  “萬世風雲,對於你,或許是風輕雲淡,但是,人世間,最讓人不舍的無外乎一個‘情’字,友情、親情、愛情、同袍之情……世間林林總總,又奈何一個‘情’字。”九凝真帝出塵超凡,美麗得讓人窒息。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不由點了點頭,放眼遠眺著蔚藍的天空。最後,徐徐地說道:“隻身而上,仙統界,可謂有難?”
  “大道漫漫,本就沒有容易兩字。”九凝真帝那如花開花落寧靜的美麗,實在是讓人喜歡,讓人一看便能戀戀不忘。
  “說得好,大道漫漫,的確是沒有容易兩字。”李七夜不由撫掌而笑,說道:“若求容易兩字,又何必苦修大道呢,做個逍遙的王侯也罷。”
  “對於世人,大道沒有容易兩字,對於你而言,大道漫漫,唯有艱難。”九凝真帝目視著李七夜,好像是看入了李七夜的眼眸之中。
  李七夜威懾天下,九天十地的所有生靈都在他的無上神威之下顫抖,世間又有幾人敢與他對視呢,但是,此時此刻,九凝真帝直視李七夜之時,猶如要進入李七夜的內心深處一樣。
  李七夜沒有說話,看著蔚藍的天空,過了許久之後,才徐徐笑了笑,說道:“萬世皆艱難,又有何妨,不經曆萬難,又如何閑庭信步、安步當車。”
  “無敵,當是如此。”九凝真帝不由輕輕讚歎一聲,她的美姿,她實在是足可以讓世人神魂顛倒,她讚歎地說道:“無敵,不僅僅指於大道,更是指於道心。世間又有誰是一生不敗呢,兵敗於人,並不可怕,唯有心不敗,終有一天不敗。”
  對於九凝真帝的讚歎,李七夜笑了笑而已,也沒有去回答,隻是看著蔚藍的天空。
  “不知道兄,你所求是何?”過了好一會兒,猶如是歲月靜好,九凝真帝與李七夜並肩而臥,也是十分的自在,十分的愜意,兩個人猶如是有著百世交情的老朋友一樣。
  “你覺得我所求是何?”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不知。”九凝真帝輕輕搖首,徐徐地說道:“世間無敵之輩,我見過甚多,有人求長生,有人求無敵,有人登巔峰,也有人求快意……”
  說到這,九凝真帝頓了一下,她輕輕地搖首,說道:“至於道兄,我不知。我看來,道兄所求,並非是長生,也並非是無敵,也不並非是巔峰。因為道兄已經無敵過,也站於巔峰過,這都不是道兄所求。但,道兄,心中終是有求,隻是我乃是凡夫俗子而已,無法揣摩道兄所求。”
  “哈,哈,哈……”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不由輕輕地拂了一下九凝真帝肩上的秀發,笑著說道:“如果你都是凡夫俗子,那麼世人庸俗不堪,俗不可入目。”
  得如此的讚賞,九凝真帝也隻是淡淡一笑,如天仙的她,出塵獨世,實在是美麗無雙,如此的美麗,隻應天上有。
  過了好一會兒,九凝真帝輕輕側首,她的一顰一笑,都是美麗無雙,讓人怦然心動。
  “我所知,道兄,不是世間之人。”九凝真帝輕輕地說道:“萬世繁華,千古波瀾,在道兄眼中,那隻不過是過眼煙雲而已。道兄從世間走過,留下的隻是傳說,道兄一路遠行,走過了無數的領域,卻未曾在哪駐守過。”
  說到這,九凝真帝頗有感慨,說道:“燕雀安知鴻鵠之誌,或許並非是道兄不駐足,隻是世間並不值得道兄駐足而已。道兄遠行,在那遠方,必定有自己所追逐的東西,這樣的東西,對於道兄的吸引力,那是超越了一切。”
  “遠行,不代表無所留戀,駐足,也不代表留戀什麼。”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遠行,或許為了守護,而駐足,也有可能僅僅是因為沒有能力再去遠行。”
  “遠行,或許為了守護。”九凝真帝細細地品味著這一句話,這樣的一句話讓人回味無窮,似乎是那麼的雋永。
  過了好一會兒,九凝真帝看著李七夜,她那美麗無比的秀目無比深邃,好像是直指內心一樣。
  她輕輕地說道:“道兄所守護的是什麼呢?自己所愛的人?還是愛自己的人?或者,道兄守護著乃是這個世界,三千世界,萬古沉浮,在這時間長河之中,是誰在守望?是誰肩負起這個重責呢?”
  說到這,九凝真帝看著李七夜的雙目,她的目光猶如是直照入了李七夜的眼瞳。
  “世人不知,但,在這時間長河之中,終是有人在守望著,天地間的凶險,是遠遠超乎於人的想象。”九凝真帝徐徐地說道:“事實上,宗門存亡,個人興衰,或許對於世人而言,那是重要無比。但在這時間長河之中,種種之事,那隻不過是塵埃而已,微不足道。隻要這個世界亙古不滅,一切都將會永。”
  “所以,這世間,在這時間長河之中,有人在守望著。”說到這,九凝真帝是那麼的認真,她想從李七夜的眸瞳之中看出什麼端倪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丫頭,你想多了,我不是這個世界的守望者,也不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對於我來說,世間從來就沒有救世主,或者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什麼救世主。”
  “或者是,或者不是。”九凝真帝輕輕地搖了搖頭,優雅美麗地說道:“那隻是道兄你自己不認為自己是救世主而已,但是,對於世人而言,這便是救世主。就如道兄斬了百日道人,便是拯救了帝統界,避免了帝統界眾多的道統被吞噬,所以道兄在世人心目中就是救世主。”
  “那隻是世人如此想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我不斬百日道人,你也會斬百日道人,我斬之,那隻是隨手而為。”
  九凝真帝隻是含笑不凝,當她含笑不語之時,傾國傾城,天仙一樣的她真的是讓人怦然心動,讓人神魂顛倒。
  “你可見過三仙?”過了一會兒,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九凝真帝神態一凝,一時之間神態端莊起來,過了片刻,她輕輕搖首,說道:“沒見過三仙。”
  說到這,九凝真帝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仙統界之廣袤,那不是帝統界所能相比,我也未能完全探盡。在仙統界之上,有著更遙遠之地,有些領域,或者唯有突破始祖,那才能真正的涉足,否則,那也是略懂皮毛而已。”
  “始祖呀。”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你有這個實力,也有這個潛質,隻差一個成熟的時機而已,總有他日,會飛躍於天。一世又一世的積累,這也是一件好事,這能讓你飛躍得更高。”
  “承道兄吉言。”九凝真帝輕輕點頭,說道:“或許,當踏入了始祖領域,所能見聞,才更加的廣闊吧,有未知的,希望能一探究竟。”
  “比如三仙。”李七夜笑了笑。
  九凝真帝不由苦笑了一下,那怕她輕輕地苦笑了一下,依然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動人心弦。
  “三仙,是一個亙古無比的傳說。”九凝真帝輕輕地搖首,說道:“是否是真的存在,也讓人難於肯定,隻怕世間,沒有人見過三仙,就算有人見過三仙,那隻怕也寥寥無幾。”
  

Snap Time:2018-11-15 16:40:03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