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89章 霸道

  聽到盧偉君這樣的話,所有人都不由望向明洛城了,大家都等待著第一凶人將會如何回複了。雜誌蟲
  單是以個人實力而言,大家心麵都很清楚,盧偉君這樣的實力,根本就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第一凶人的實力,那實在是太過於凶殘了,以實力而論,年輕一輩也就隻斷玉真帝、沐劍真帝這樣的存在才有實力去叫板第一凶人了。
  至於盧偉君,若單純以個人實力而言,他敢叫板第一凶人,那是自尋死路。
  但是,讓人忌憚,讓人害怕的不是盧偉君他自己,而是他背後的百日道人,這才是讓人真正害怕的存在。
  一尊長存不朽,在帝統界,不論是放在哪一個時代,都是讓人忌憚無比的存在,那怕是帝統界最璀璨的時代,在帝統界,能與長存不朽抗衡的無敵之輩,那也是沒有多少。
  現在百日道人已經出了生死關,成為了一尊長存不朽,在帝統界不論是什麼樣的人、不論是怎麼樣強大的道統,都會對他忌憚三分,那怕是李家、沐家這樣的巨頭也不例外。
  “第一凶人,敢與百日道人為敵嗎?”有人不由低聲地說道。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已經是無法無天了,殺十大金剛,屠五大天客,完全是睥睨天下的姿態,根本就不把帝統界所有強者、各大道統放在眼中。
  現在冒出了一個擁有長存不朽實力的百日道人,這就讓不少人在心麵奇怪,第一凶人敢不敢與百日道人為敵。
  “隻怕沒有什麼不敢的吧。”有強者不由嘀咕了一聲,說道:“從第一凶人出現到現在,你怕過誰了?莫說是藏金洞、客盟這樣的存在,從他的言行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就算是李家、沐家這樣的巨頭,他都一樣不放在心上。隻怕對於第一凶人而言,多一個百日道人不多,少一個百日道人也不少。”
  這樣的話,獲得不少人的認同,畢竟,第一凶人自從出現之後,便是大殺四方,無所忌憚,堪稱是無人能擋,現在那怕是憑著百日道人的威名,隻怕都無法把第一凶人嚇唬住。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望向了明洛城,等待著第一凶人發話。
  “哪來的阿貓阿狗,隻會在城外亂吠。”就在這個時候,銅殿中傳出悠然的聲音,淡淡地說道:“不管是誰,隻要敢進城,殺無赦!”
  這話一出,不少人都苦笑了一下,早就來到明洛城的修士強者,他們早就已經領教過第一凶人的霸道與凶猛了,那怕是盧偉君自認為是有恃無恐,第一凶人依然是不把他放在眼中,出口便是“殺無赦”。
  “第一凶人就是霸道,就是凶殘。”大家都快習慣了第一凶人的凶猛了,如果第一凶人突然不霸道、不凶猛了,大家反而是有點不習慣。
  現在一聽到第一凶人這樣的話,大家反而不意外了,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就憑盧偉君,就憑百日道人的名頭,那還嚇不住第一凶人。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大言不慚。”盧偉君此時也沉不住氣,終於露臉,厲喝一聲,說道:“你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嗎?竟然敢如此的狂妄放肆……”?“對,老子就是天下無敵。”在盧偉君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銅殿中就傳出了李七夜的話,十分幹脆地打斷了盧偉君的話。
  盧偉君話還沒有說完,就一下子被打斷,這頓時讓把他氣是哆嗦,李七夜這是赤裸裸地渺視他,這是赤裸裸地不把他放在眼中,這頓時讓盧偉君滿腔怒火直竄了上來。
  他盧家本就是大世家,威名赫赫,他本身道行又不淺,而且出身尊貴,可以說甚受人尊敬。當他的老祖宗從生死關出來之後,突破了瓶頸,成為了長存不朽。
  這頓時是讓他們盧家以及他的身份是一夜之間倍增了千萬倍,一夜之間,他成為了萬人瞻目的焦點。
  當他的老祖宗成為了長存不朽之後,不要說是出身於大教的年輕一輩天才,就算是威名赫赫的老祖級別的存在,都對他客氣萬分,甚至可以說是有著幾分的恭敬。
  就算是沐家這樣的巨頭了,隻要他去作客,沐家的老祖,那都是千相迎。
  可以說,不論走到哪,任何人都對他恭恭敬敬,都對他客客氣氣,那怕如鹿客翁、四大寶王這樣的存在都是如此。
  所以,平日若是他開腔說話,所有人都會在旁邊洗耳恭聽?誰人敢打斷他半句話,這是對他的不尊敬,這是對他的邈視!
  更何況,李七夜不僅僅是打斷了他的話,那是視他無物,這樣的一口氣,又怎麼能讓盧偉君咽得下氣呢,頓時滿腔怒火直冒,雙目一厲,露殺了可怕的殺機。
  敢對他不恭敬的人,敢邈視他的人,他都會殺無赦!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盧偉君雙目一寒,冷森地說道:“就憑你一個小輩,也敢言天下無敵,你可知道,帝統界乃是藏龍臥虎,比你強者不知道有多少,更是有亙古無雙之輩……”
  “好了,不要去吹捧。”銅殿中李七夜淡淡的話傳來,雙一次打斷了盧偉君的話,淡淡地說道:“你吹捧了大半天,是想吹捧你的老祖宗緊,什麼百日道人的。”
  “沒錯,我老祖宗便是當今最強者,成就長存,帝統界無人能敵,你這等狂妄無敵的小輩,在他麵前,那是微不足道,他輕而易舉便把你碾死。”盧偉君也沒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他就直接抬出自己的老祖宗。
  雖然說,盧偉君這樣的姿態、這樣的話是有些張揚跋扈,但是所有人都不由沉默,沒有任何人敢反對一聲,事實上,絕大多數人也不得不服氣,也是讚同盧偉君的話。
  在當今帝統界,成為長存不朽的百日道統,的確是第一強者,的確是無人能敵。
  所以說,盧偉君這話雖然不中聽,但卻是實話。
  “什麼百日、百足的。”銅殿中傳來李七夜毫不在乎的話來,淡淡地說道:“就算他親自前來,敢跨入明洛城一步,我也會砍下他的頭顱,掛在城牆上。”
  “你”盧偉君頓時哆嗦,氣得說不出話來,一時之間,他也始料未及,因為他第一次聽到這麼凶狠的話。
  別人一提到他的老祖宗百日道人?誰人不是恭恭敬敬的?就算是鹿客翁這樣的存在,都一樣恭恭敬敬,都會為之仰望,誰人敢對他老祖宗百日道人說半句不恭敬的話?更別說是斬他老祖宗百日道人的頭顱了。
  可以說,誰人敢說這樣的話,那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
  敢說這樣的話人,那絕對是自尋死路,隻怕到時候,不需要百日道人出手,都會有人取他的性命。
  但是,現在第一凶人是當著天下人的麵說出這樣的話,直接揚言說要斬百日道人的頭顱,這簡直就是用霸道都無法形容了。
  “這,這,這太狂了點吧。”雖然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是霸道凶殘,但當聽到第一凶人親口說出這樣的話之時,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大家都知道,若是平日一點小摩擦,晚輩之間的一點口角是非,對於百日道人這樣的至尊而言,都是無傷大雅的事情,或者不會去計較。
  但是,現在第一凶人當著天下人的麵,揚言要斬下百日道人的頭顱,那一下子就不一樣了,這是羞辱百日道人,這是要與百日道人誓不兩立。
  這樣一結仇,隻怕誰都解不開這樣的恩怨仇恨了,隻怕第一凶人與百日道人之間必定是有著一戰了。
  “百日道人,隻怕是無法咽得下這口氣,就算他不出手,他的子孫都不會罷休,否則,這讓盧家顏臉往哪擱。”有強者不由說道。
  “第一凶人,這說得太狠了,太過於霸道了,一點餘地都沒有給自己留下,直接把百日道人成為生死仇敵。”有老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說道:“這可是長存不朽呀,可以追擊始祖的存在,隻怕第一凶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當然,在這其中最高興的隻怕是莫屬於鹿客翁、四大寶王之流,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那就將意味著第一凶人與百日道人必定是生死仇人,這樣的事情,他們是最樂意看到了。
  盧偉君一時之間被氣得哆嗦,臉色脹紅,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來。
  “世間紛擾,我等來並非為恩怨仇恨。”就在這個時候,高崗上沐家營地中傳來一個渾厚有力的聲音,徐徐地說道:“明洛城,乃是我徒弟的家園,今日他歸來,乃是安頓家人。”
  這個渾厚有力的聲音十分的有律韻,似乎每說一句話都是口吐真言一般。
  “沐劍真帝。”聽這聲音,大家都知道這是誰了,雖然還未見其人,但已聞其聲。
  “沒錯,明洛城乃是我的家,哼,難道我回自己的家都有罪嗎?這未免太霸道了。”此時楊庭宇已經站出來了,冷哼地說道。
  “沒有誰能剝奪人回家的權利。”在這個時候,森林中也傳來了鹿客翁的聲音了。
  “誰若是占你家園,便是萬惡不赦的惡魔,天下人必定會誅之。”在這個時候,四大寶王也出聲支援楊庭宇。
  s:昨天在家,翻到了幾年前留下來的溜冰鞋,也快十年沒有玩溜冰鞋了,就忍不住拿出來練練,這麼久沒玩過,技術也生疏了,一連摔了好幾跤,現在全身骨頭痛,唉!
  

Snap Time:2018-11-20 16:18:06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