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635章 吳有正

  李七夜行走在街道上,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隻是淡淡一笑而已,也享受著這一份的悠閑與熱鬧。Ψ雜ω誌ω蟲Ψ
  雖然街道上行人匆匆,但李七夜卻格外的悠閑,漫步而行,悠然得多。
  “恩人”就在李七夜漫步於街道上的時候,突然身旁有人大叫一聲,納頭便拜,這是一個老者。
  李七夜一看這個老者,都沒印象了,但這個老者顯得恭敬,拜了拜之後這才起身。
  “公子忘了老朽了?”見到李七夜對自己沒印象,老者忙是說道:“公子在深穀曾擊退樹妖,救老朽一命。”
  被老者這樣一說,李七夜這才想起來,在來明洛城的時候,他的確是順手救了他,他不由點頭,說道:“我沒記錯的話,你叫吳有正。”
  “正是,正是。”見李七夜還記得自己的名字,老者立即大喜,忙是點頭,說道:“老朽正是吳有正,公子的大恩大德,老朽永銘於心,沒齒難忘。”
  “舉手之勞。”李七夜也隻是淡淡地說道,也沒有把這件事情往心麵去,慢慢前行。
  吳有正忙是快步跟了上來,滿臉笑容,說道:“沒有想到會在這遇到公子,公子乃是世外高人,能再遇公子,乃是老朽的三生有幸。老朽的疏石宗便在明洛城,公子若是不嫌棄,入門一坐如何?讓老朽一盡地主之誼。”
  吳有正十分熱情地邀請李七夜,這除他想報答一下李七夜的救命之恩以外,像李七夜這樣的高人,能邀請到自己宗門小住,那也是一種緣份。
  “免了,以後吧。”李七夜十分輕描淡寫,淡淡地說道。
  “不知道公子來明洛城有何貴幹?”吳有正忙是說道:“老朽能明洛城熟悉,如果公子需要老朽的地方,公子盡管吩咐便是。”
  李七夜也隻是笑笑而己,不過他然後一笑,看了一眼吳有正,說道:“如果你真的想幫忙,我倒是有一件事情。”
  “不知道是什麼事?”一聽到李七夜的吩咐,吳有正立即來精神了,立即說道:“隻要公子吩咐,老朽定是在所不辭。”
  “也沒有什麼大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小事一樁而已,如果你有那個人力物力,就把白洛城的百姓疏散吧,讓他們盡快離開明洛城吧。”
  “呃”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吳有正不由呃了一下,沒有想到李七夜會吩咐他去做這等事情,他不由怔了一下。
  “為,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吳有正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問道。
  “因為你們明洛城要滅亡了,速速逃走吧,逃得越遠越好,這還能撿回一條小命。”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明洛城要滅亡。”聽到這樣的話,吳有正不由呆了一下,不由傻了眼,這樣的話他不是第一次聽到。
  “好你個姓李的呀”就在李七夜話剛剛落下的時候,一個清脆刁蠻的聲音響起,一陣香風飄來,一個身影一下子衝到了李七夜麵前。
  “昨天我才警告你,你現在又在這妖言惑眾!信不信我讓你好看”這個女子一下子衝到李七夜麵前,凶巴巴地警告李七夜。
  這突然間衝到李七夜麵前的女孩子不是別人,正是昨天還來警告李七夜的林亦雪。
  林亦雪本來行走在街上購物,一聽到李七夜那妖言惑眾的聲音,就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衝了過來,對李七夜凶巴巴地說道,隻差沒有指著李七夜的鼻子了。
  “雪兒,休得放肆。”就在林亦雪對李七夜凶巴巴地罵道之時,在旁邊的吳有正回過神來,一看到自己的徒兒竟然對大恩人如此無禮,嚇得一大跳,立即斥喝道。
  “師父”看到李七夜身邊的吳有正,林亦雪也嚇了一跳,沒有想到自己師尊也在這,剛才她聽到李七夜妖言惑眾的話,就一肚子火,沒有多想,就衝了過來了,她也沒有看到站在李七夜身邊的吳有正。
  “還不速向公子認錯道歉。”看到自己徒弟如此無禮,吳有正不由瞪了一眼,沉聲地說道。
  雖然平日他是很寵愛自己的徒弟,但這等事情非同小可,更何況李七夜是他的救命恩人。
  “師父,明明是他在這妖言惑眾,到處散布他的謠言……”林亦雪不由委屈地說道:“是他有意謀害我們明洛城的安危,欲圖謀不軌。”
  “不可胡說,公子乃是世外高人。”吳有正沉聲地說道:“為師在月牙穀的時候,正是公子救了一命,若不是公子出手,為師已經成為了妖樹的美食了。”
  林亦雪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呆了呆,看了看李七夜,又覺得李七夜不像自己師父口中的世外高人。
  她師父回來之後,也曾說過這事,在她心麵認為,這位救了他師父的年輕世外高人,當然是一副高來高去、不食煙火的高人,但眼前的李七夜,一點高人的模樣都沒有。
  盡管是如此,林亦雪還是低了低頭,向李七夜鞠了鞠首,低著螓首,說道:“是我無禮,衝撞了公子,也多謝公子救了我師父一命……”
  林亦雪與吳有正雖然是師徒,但情同父女,她是吳有正看著長大的,所以李七夜救了吳有正一命,林亦雪在心麵也是十分的感激。
  “……但,但是,就算你有恩於我們疏石宗,也不能就如此妖言惑眾,散布謠言,謀害我們明洛城……”說到最後,林亦雪還是有點小倔強。
  雖然她是感激李七夜救了她師父,因為她師父,也願意向李七夜低頭,但卻不願意也不允許李七夜散破危害他們明洛城的謠言。
  “你這丫頭,是我平日寵壞你了。”吳有正又氣又惱,也拿自己徒弟沒有辦法,忙得向李七夜抱拳,請罪認錯地說道:“公子,實在是抱歉,是老朽教導無方,讓小徒衝撞公子,以後必定嚴加管教。”
  “小事而已,若真是謠言,那定止於智者。”李七夜看了一眼林亦雪,淡淡一笑,繼續前行。
  吳有正忙是快步跟上去,林亦雪雖然不情願,但師父在場,她也隻好跟著了。
  “不知道公子何處落足”吳有正趕上了之後,忙是抱拳,說道:“老朽定再拜見公子,聆聽公子教誨……”
  “這”吳有正還沒有說完,李七夜已經停下了腳步,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已繞回了廢墟的入口了,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天韻廢墟”看到李七夜走進這廢墟,吳有正不由愕了一下,回過神來,也忙跟了上去。
  李七夜已經回到了原位,盤坐在那,十分的正在淡定。
  對於李七夜而言,皇宮神殿也好,荒效野外也罷,都沒有什麼區別,不論是在哪,他都能安之若素,自然淡定。
  “公子就住這天韻廢墟?”看到李七夜盤坐在這,吳有正不由愕了一下,十分的意外,說道:“公子此乃是餐風露宿呀。”
  吳有正也沒有想到李七夜會露宿於此,他還以為李七夜會居於古殿神樓,不過,他回過神來,仔細一想,覺得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餐風露宿又有何妨?”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是老朽目光短淺了。”吳有正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公子乃是高人,餐霞食露,也是修行。”
  李七夜也未多言,垂下目光。
  吳有正張望看了一下四周,看著四周的荒涼,不由生出了一些感慨,說道:“天韻廢墟,這曾經是天韻教的神殿所在之地呀,在我們石韻道統鼎盛之時,天韻教曾經在這號令天下,沒有想到,這卻成了一片廢墟,眨眼之間,昔日的鼎盛如過眼雲煙。”
  “天韻教,不是我們的母教嘛。”林亦雪不由輕輕地說道。
  吳有正輕輕地點頭,說道:“是的,在當年,我們疏石宗也是天韻教的旁支,天韻教沒落之後,整個石韻道統也隨之衰落了。”
  “為什麼天韻教會衰落呢?師尊不曾言過,天韻教曾經是號令天下,舉世無雙嗎?”林亦雪說道。
  “這又有誰知道呢,聽聞,在當日天韻教如日中天,有三尊真帝在世,無有能與之匹敵。”說到他們石韻道統的榮光,吳有正也有一點點驕傲。
  “三尊真帝在世,也是一夜之間灰飛煙滅。”在吳有正有點點小驕傲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話響起。
  “呃”吳有正的話頓地嘎然而止,他看著李七夜,不由驚訝,說道:“公子也知道這一段秘史?”
  “談不上什麼秘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有不少的古籍都曾有過記載,多讀書,便知道這一段過去。”
  “也是。”吳有正不由苦笑了一下,隻好點頭,說道:“以我們宗門的記載,的確是如此,天韻教,一夜之間倒塌,石韻道統一夜之間不複榮光。”說到這,他不由悵然地歎息一聲。
  “師父,這是真的假的?”林亦雪也第一次聽到師父談起這樣的一段曆史,不由吃驚地說道:“有三位真帝坐鎮,誰能奈何得了天韻教,天韻教又怎麼可能在一夜之間崩滅呢?”
  “這是個謎。”吳有正輕輕地搖頭,說道:“在當時天韻教極為鼎盛,整個天韻教何止是僅僅有三位真帝,就是不朽真神也不在少數,否則的話,天韻教憑什麼號令天下。就這樣,整個天韻教,就這樣在一夜之間崩滅,銷聲匿跡。”
  “真的嗎?”聽到這樣的話,林亦雪都十分難於相信,在她心目中,真帝已經是十分無敵的存在了,不要說是真帝,就算是登天真神,在她心目中都是很強大的存在,他們明洛城想找出一位登天真神都難。
  “是真的。”吳有正點了點頭,看著眼前這片廢墟,說道:“當年天韻教就在這號令天下,你看一下,這有什麼不同。”
  “沒有什麼不同呀。”林亦雪側頭,想了想,這樣的廢墟在明洛城太多了,畢竟明洛城以前比現在大多了,到處都是廢棄的古墟。
  “明洛城的其他廢墟,都是被遺棄的,依然有舊樓破殿屹立著,而這,乃是被震得粉碎的,所有的樓宇古殿都一下子被恐怖無比的力量衝擊下倒塌,甚至是一下子崩碎,化作了碎石,所以,在這你看不到什麼破樓殘殿。”吳有正指點林亦雪。
  “這,這,還真的是這樣。”被師尊點醒之後,林亦雪張目看了看四周,這還真的如吳有正所說的那樣,四周都是一片廢墟,沒有任何殘存下來的樓宇古殿。
  雖然說林亦雪是在明洛城長大的,但是在以前她還真的沒有留意過這些細節。
  

Snap Time:2018-11-16 03:08:59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