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629章 詭異的事情

  對於李玉真的虛心請教,李七夜隻是笑了笑,淡淡地說道:“又未嚐不可呢。$雜誌蟲$”
  李玉真看著李七夜說道:“道兄的大道,玉真未能察覺,如霧看花,水中觀月,猶如不真實,不知道道兄所修是何術、何道?”
  李玉真這並非是說要套李七夜的話,她所說的乃是實情,眼前的李七夜看來平凡無比,再仔細觀望琢磨,感覺李七夜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有一種飄渺不真實的感覺,似乎李七夜不在三界之中,跳出五行之外,那種感覺給人特別的不真實。
  李玉真雖然不是狂妄自大,但也不會妄自菲薄,像李七夜這種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她從來沒有過,似乎讓人完全無法勘探到他一樣。
  在李玉真看來,當今帝統界,年輕一輩,能比她強者,隻怕是沒有了,現在冒出了一個李七夜,給人一種如此奇妙的感覺,這怎麼不讓李玉真好奇呢?
  “萬古唯一的大道,萬古未來,開創一個全新的紀元,將會開創一個全新修練體係。”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風輕雲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李玉真不由愕了一下,看著李七夜,神態間有些難於置信。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李七夜說出口,還真以為說這話的人那就是瘋了。萬古以來,三仙界曾經出過多少的始祖,曾經創建了多少的道統。
  又有誰敢說自己的大道是萬古唯一的大道,又有誰敢說自己開創全新的紀元,開創一個全新的修練體係?
  那怕是始祖,都不見得誰敢誇下這樣的海口,隻怕驚豔無比的高陽,都不敢如此誇下海口,但是,現在李七夜卻說出了這樣狂妄的話來,而且還是以十分風輕雲淡的語氣說出來。
  這並非是說李玉真瞧不起李七夜,但李七夜如此大的口氣,這頓時讓李玉真呆了一下,一時之間呆呆地看著李七夜,她都不知道該如何接李七夜這話好。
  “全新的修練體係,將是怎麼樣的體係呢?”好一會兒,李玉真回過神來,不由問道。
  雖然李七夜這話聽起來口氣大到不能再大了,但李玉真並沒有鄙視李七夜,也並沒有認為李七夜是狂妄無知,她隻是對李七夜所說的全新修練體係十分感興趣。
  “等到一天到來,你便知道了。”李七夜神秘一笑,徐徐地說道:“若等那天到來,莫說是三仙界,隻怕萬界都將會翻開全新的一頁,至於將會迎來光明,還是迎來黑暗,那就自求多福了。”
  “此話怎麼講呢?”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那怕見識廣博如李玉真,也有點聽得雲霧的,不是很明白。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並沒有再說什麼,神態是淡定自然。
  見李七夜不願意再說,李玉真也是識相,不再追問,達到他們境界的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他們兩個人終於抵達了這萬丈深淵的底部了,他們雙腳終於踏上了實地了。
  當雙腳踏到實地之後,李七夜和李玉真不由張望了一下四周,四周是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
  當然,達到李七夜和李玉真他們這樣的境界,再黑暗的地方也無法遮擋住他們的眼睛,那怕這是黑漆漆的一片,他們對於四周的情況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看著腳下泥土,再張望了一下四周,李七夜和李玉真他們發現,此時他們處身於一個巨大的深坑之中,除了腳下還有些蓬鬆的泥土之外,再也沒有什麼東西了。
  “都不見了。”看著四周隻是一個大沉坑而已,什麼都沒有,這讓李玉真不由暗暗吃驚,說道:“偌大的一個城池,什麼都沒有留下,這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整個白蘭城,十分的廣闊,如此的一個巨大城池,掉入深坑之後,竟然沒有留下任何的蹤跡,既沒有留下城中百姓的屍體,也沒有留下白蘭城絲毫的遺跡,那怕是殘誇斷瓦都沒有一片。
  似乎整個白蘭城就這樣徹底的蒸發消失一樣,連城帶人都就這樣徹底的蒸發消失了,這實在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好像整座白蘭城都被什麼洪荒巨獸一口吞噬掉了一樣,連絲毫的渣滓都沒有留下。
  “整個城池憑空消失,或者是有著它的道理的。”李七夜抓了一把地下的泥土,用手仔細地捏碎,碎泥如沙一般從李七夜指縫間流下。
  “整個城池,幾萬眾的百姓,究竟是去了哪呢?”李玉真的神識也對這片區域進行了深層次的探索,但是在這片區域除了他們之外,空蕩蕩的一片,什麼都沒有。
  “更深的地方。”李七夜徐徐地說道:“有東西來過這,一切都被掠奪而去。”說著張望了一下四周。
  “還在嗎?”李玉真目光一掃,猶如冷電一般,毫無疑問,強大如她,一旦出手,必定是驚天動地,駭人無比。
  “已經遠去了。”李七夜丟下手中的泥土,拍了拍雙手,徐徐地說道:“時機終於成熟了,終是要出手的時候了。”
  “道兄的意思,真的有邪物在此作祟?”李玉真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是不是邪物,我倒不知道,但,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石韻道統焉又無理由一夜之間沒落。”
  “這是何物?”李玉真徐徐地問道:“當年石韻道統可謂是鼎盛,曾有真帝坐鎮,實力之強,遠在李、沐兩家之上,曾有人說過,非始祖出手,隻怕想滅石韻道統,並非是易事。當年石韻道統衰落,未聽聞有什麼驚世大戰。”
  “有些事情,是遠遠超出世人的想象。”李七夜行走在這個大坑之上,仔細地勘探著這個大坑的每一寸泥土,淡淡地說道:“至少可以肯定的是,這東西,不屬於這個世界。”
  “不屬於這個世界?”那怕強大如李玉真,也不由暗暗地吃驚,說道:“難道是三仙界之外的生物?”
  說到這,李玉真不由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三仙界之外,好是什麼世界?”
  當然,三仙界的修士生靈也並不知道三仙界之外的世界,他們更不知道三仙界之外還有九界,還有十三洲。
  “沒有那麼簡單。”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三仙界之外,一般生靈又焉能橫渡於此,更準確地說,乃是三仙界之上。”
  “三仙界之上?”李玉真不由雙目一凝,徐徐地說道:“可謂是長生?傳聞,仙統界更上,乃有可能長生。”
  “不。”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三仙界之上的所謂長生,世人也不知真假,也未知是否真有長生界。但,我這所指的三仙界之上,並非是所謂的長生界,那個地方,可謂是跨越蒼天。”
  “蒼天”李玉真不由抬頭看了一下天穹,他們處身於深淵之中,目光要穿越萬,才能一見天穹。
  事實上,對於李玉真來說,乃至於對於三仙界的修士來說,大家對於蒼天的印象是十分的模糊,甚至很多人心麵對於蒼天沒有任何印象,最多也就是更高的天空了。
  “少了劫難,的確是對蒼天印象模糊。”李七夜淡淡一笑,能理解李玉真這樣的神態。
  三仙界不像九界或者十三洲,在十三洲和九界,每一次突破,都會麵臨著天劫,都會麵臨著雷電,可以說,不論是九界還是十三洲,對於蒼天的印象十分深刻,甚至有人大罵賊老天。
  “天劫,我也聽有所耳聞,當有先賢想更高遠的突破,也有機會落下天劫。”李玉真徐徐地說道:“以李兄的意思,難道白蘭城消失,乃是蒼天降下的劫難?”
  “賊老天還沒有閑到這種地步。”李七夜淡淡地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再說,賊老天真的要對眾生降下劫難,那可就是一個小小的劫難了,也不就僅僅是區區一個白蘭城消失那麼簡單了。
  ”如果蒼天對天下蒼生降下劫難,將會是怎麼樣的劫難?”在這個時候,李玉真有著一種不祥的感覺,不由問道。
  “滅世”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滅世”聽到這話,那怕強大如李玉真,心麵也不由為之一震,心神搖曳了一下。
  在李玉真回過神來之時,不由問道:“滅世,威力幾何?”
  “如你這般的實力?”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看了李玉真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在滅世之下,也隻不過是蟻螻而已,就算是始祖,沒有幾個不是蟻螻。”
  這話讓李玉真抽了一口冷氣,呆了一下,換作其他人,或者會老羞成怒,畢竟強大到她這種地步,李七夜這樣的話,在一些人眼中看來,那就是邈視他,是有意羞辱他,心麵肯定會怒氣往上竄。
  李玉真則是心麵一震,雖然她並不認為自己是天下無敵,但是對於自己的實力她還是有信心的,若是在滅世之下,真的如蟻螻,那可以想象,當那一刻到來,是多麼恐怖的景象。
  

Snap Time:2018-11-17 04:03:55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