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613章 鎮懾

  病君一出,雖然很多年輕一輩的修士已經沒有聽過他的威名了,但是老一輩的很多人依然還記得病君,所以看到病君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是毛骨悚然的。雜の誌の蟲
  “病君呀,沒有想到他竟然還活著,恐怖的存在呀。”有老祖不由臉色駭然,喃喃地說道。
  “真的有這麼強大嗎?”見到自己宗門中最強大的老祖都談之色變,晚輩不由好奇。
  “何止用強大來形容,用恐怖也不為過。”這位老祖抽了一口冷氣,說道:“他可是太清皇最強的敵人,甚至有人說他比太清皇還要強。更為可怕的是,要知道,當年為了活捉他,太清皇和九凝真帝聯手,調兵遣將,花費九牛二虎的力氣,這才把他捉過來。”
  “如此強大——”一對比太清皇,大家對於病君的實力就有了一個明確的印象了。太清皇獨尊天下,多少人在他的皇威之下是戰戰兢兢的,病君不弱於太清皇,這可以想象病君的強大了。
  “而且,病君還是太清皇的師兄,當年他的天賦比太清皇還要高,驚才絕豔,若不是他自己離開九秘道統,隻怕太清皇想奪權都難。”另一位更蒼老的老祖徐徐地說道。
  “還有這麼一回事?”聽到這樣的話,不少老一輩強者不由為之悚然。
  得知病君強大如斯,望向他的人都臉色大變,毛骨悚然,不由在心麵發毛,宛如此時此刻就是一個太清皇站在這一樣。
  至於三大至尊老祖和鬥戰皇更是心麵跳了一下了,他們乃是九秘道統的巔峰強者,他們對於病君比別人更了解,更清楚,他們能不知道病君的強大嗎?
  特別是鬥戰皇,以輩份而論,他算得上是病君的長輩,當年病君年輕之時所表現出來的天賦,那實在是太驚才絕豔,如果他不是脫離九秘道統,說不定一生的成就比九凝真帝還要高,至少不會亞於九凝真帝。
  “你們一群蠢物都想把持九秘道統,九秘道統不衰落那才叫奇怪。”病君冷漠地看了鬥戰皇他們一眼,神態間不屑。
  病君如此不屑一顧的話頓時讓鬥戰皇他們臉色憋得脹紅,就算他們心麵不爽,就算他們心麵有著一腔的怒火,都發不起怒來,都說不起狠話。
  這還真不能不說,他們都曾經是病君的手下敗將,就算鬥戰皇也不例外,如果單打獨鬥,他們四個人沒有一個人是病君的對手。雖然說他們有殺手,但是,要知道,病君乃是出身於九秘道統最了不起的天才,他們的殺手說不定像病君這樣的存在有著規避的手段呢。
  “嘿,病君,你這麼一露臉,就一點都不好玩了,想打架都難打得起來了。”狂牛見鬥戰皇他們被病君嚇了一大跳,不由抱怨地說道。
  “打什麼架。”病君隻是冷冷地看了鬥戰皇他們一眼發,說道:“我一打四,你們上吧。”
  病君這話一說出來,霸氣十足,完全是邈視鬥戰皇他們。
  鬥戰皇他們被病君如此的邈視,憋得臉色脹紅,就算他們想怒斥病君,但他們曾是病君的手下敗將,說話也不硬氣,除非他們出殺手了,否則的話,他們不是病君的對手。
  然而,他們的殺手不是為病君而準備的,而是為李七夜準備的。
  看著鬥戰皇他們都憋得一臉脹紅,讓在場的人都不由麵麵相覷,病君的確是強大得十分可怕,否則的話,以鬥戰皇他們的身份,早就發飆了。
  “病君,莫太過於狂傲自滿。”鬥戰皇冷冷地說道:“太清皇把你扔入洪荒天牢還不夠嗎?這就是你狂傲自滿的後果。”
  “太清皇又如何。”病君冷淡地說道:“我全盛之時,太清皇見我,也得繞著走!九秘道統,也唯有九凝真帝,能鎮壓我而已。單打獨鬥,餘者何足為懼。”
  病君這話說得冷淡,但卻是霸氣十足,簡直就是邈視八方。病君就是一個十分狷狂的人,那怕是在洪荒天牢被困了一世了,依然是狷狂無比。
  毫無疑問,那怕病君曾被太清皇活捉了,但依然不服太清皇,這也是能理解的,他本來就不比太清皇弱,當年若不是九凝真帝出手,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九凝真帝真的強大。”聽到病君這樣的話,大家也從從側明白九凝真帝比太清皇更加強大。
  “這也是應該的,現在的九凝真帝,隻怕已經是一尊十二宮的真帝了。”有人輕聲地說道。
  “虎父無犬女呀。”有老一輩強者也不由為之感慨,太清皇已經夠強大了,已經足夠威懾天下了,但是,他的女兒九凝真帝更加強大,更加恐怖,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離開帝統界,進入了仙統界。
  “病君,你太狂了。”兵池絕尊冷冷地說道:“若論單打獨鬥,我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耐何不了你,如果真的有必要,我們也一樣把你鎮壓!”
  “是嗎?”病君冷淡地看了兵池絕尊一眼,徐徐地說道:“還是老掉牙的殺手,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沒有多少的長進。你兵池絕尊好稱是兵道無雙,那也自吹自擂而已,參悟了一輩子,也就拿百破耍耍威風而已,有那個本事,就把你們家的壓箱底的那件兵馬拿出來炫一炫,看來你是拿不起來了。”
  “你——”兵池絕尊被病君如此一揭老底,老羞成怒,但又發飆不起來。
  “傳說是真的。”聽到病君這樣的話,有世家老祖喃喃地說道。
  “什麼傳說?”年輕的晚輩不由好奇。
  “傳言說,兵池世家的破兵真帝打造出來的最強兵器並不是百破,而是還有一件更為強大的兵器,叫兵馬,傳說可以直追祖器,但,從來沒有見兵池世家有誰拿出來使用過,看來,這件兵器不是誰都能掌禦。”這位老祖喃喃地說道。
  原來,有老祖早就聽過這樣的傳說,隻不過,很多人都認為隻是虛傳而言,今天病君這樣的話,讓大家才知道,這並非是虛傳,兵池世家的確是有著這樣的一件兵器,隻不過沒有人能拿得起這件兵器而已。
  “病君,休得咄咄逼人。”靜蓮觀的至尊老祖冷冷地說道:“若逼我們出手,今日便把你鎮壓於此。”
  比起兵池絕尊來,靜蓮觀的至尊老祖說出此話的時候無疑更是底氣十足,更加強硬,更顯得霸道,這也不足為奇,靜蓮觀的至尊老祖比兵池絕尊強大不少。
  聽到靜蓮觀至尊老祖這樣的話,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由麵麵相覷,看來鬥戰皇他們的確是有備而來,他們的確是有驚人無比的殺手,否則靜蓮觀的至尊老祖就不會說出如此霸道、如此硬氣的話來。
  “殺手究竟是什麼呢?”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是年輕一輩弟子,就算許多老一輩強者也不由為之好奇。
  麵對病君,靜蓮觀的至尊老祖依然能說出這麼硬氣的話來,這說明他們的殺手的確是很強大了,能鎮壓病君,就意味著能鎮壓太清皇,難怪當年的太清皇雖然是天下獨尊了,依然是有所忌憚。
  “我倒是想試一試,你們這個殺手都不知道提了幾次了,都有點老掉牙了。當年你們能讓太清皇忌憚,也就隻有這麼一個殺手了。也罷,今天我就試一試你們所謂的殺手,看一看能否把我鎮壓。”病君雙目一厲,傲然地說道。
  病君如此的挑釁,這頓時讓鬥戰皇、兵池絕尊他們都不由相覷了一眼,他們對於自己的殺手當然是有信心了,他們自認為可以鎮壓病君,隻是他們的殺手是用來對付李七夜的。
  如果一旦出手鎮壓了病君,他們也沒有底氣能否再次發揮最強大的威力去對付李七夜。
  一時之間,鬥戰皇他們也不由進退兩難,他們是為九仙繩而來的,不願意節外生枝,他們的敵人是李七夜,而不是病君,但是,麵對病君這樣的挑戰,他們又不能慫了,否則他們以後如何在九秘道統立足?
  “病君,你也別為難他們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既然人家都是衝著我來的,那就由我來解決吧。你們都退下吧,我出手足矣。”說著輕輕地擺了擺手。
  “是,公子。”聽到李七夜的話,莫說是狂牛他們,就是病君也抱拳鞠身,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李七夜一出手,還需要他們插手嗎?這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心麵一清二楚,在李七夜手中,鬥戰皇他們就如同蟻螻一樣,所謂的殺手也是不值一提。
  “哇,這太威風了吧,病君他們都聽令於新皇,這,這樣的陣容簡直就是豪華到不能再豪華,君臨天下,也莫過於此。”看到病君這樣的存在都對李七夜恭恭敬敬,讓不少人大吃一驚。
  很多人看到這樣的一幕,何止是震撼,更是羨慕無比。
  “畢竟是新皇把他們從洪荒天牢中救出來的,救命之恩如再生父母,他們聽令於新皇,這也不足為奇。”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21 15:49:2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