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99章 天牢強者

  “砰——”的一聲,李七夜從天而降,掉入了洪荒天牢之中,雙腳落地,濺起黃沙。﹢雜∪誌∪蟲﹢
  站穩之後,李七夜環目張望,隻見目光所及,一片的焦黃,處處皆是黃沙。
  仔細看了看腳下的黃沙,這的黃沙與外麵沙漠的黃沙並不一樣,這的黃沙都是焦黃色的,似乎這的所有黃沙都曾經被烈火焚燒過一樣,或者說是扔著鍋中被烈火猛炒了一番,每一粒黃沙都是焦黃焦黃的。
  而且每一粒黃沙除了焦黃之外,都有結晶的現象,也就是說,黃沙的外表部分乃是成為了晶體,內部依然還是沙粒。
  如果認貨的人,看到所有的黃沙都是如此,那一定會抽了一口冷氣,甚至是毛骨悚然。
  能達到這樣效果的那就隻有一個——極高溫焚燒而成。
  而且這不是一般的烈火所能焚燒成這樣的效果,也曾經有無敵之輩出手,焚燒大地,能把大地燒成一片焦土,或者燒成結瓷,但,他們所焚燒的大地都會融化掉,不論是沙石還是泥土,都會融成一塊,甚至是結瓷。
  但是,這麵的焚燒卻是適到好處,烈火焚燒過之後,不論是地麵還是地下的黃沙,都被焚燒得一模一樣,甚至是每一粒黃沙達到了結晶的地步。
  也就是說,每一粒黃沙都受到了均勻無比的焚燒,能達到這樣的境界,不僅僅是極為無敵的實力,更可怕的是把真火掌握得妙到巔毫,能達到這樣的效果,隻怕始祖都不一定能做到,就算是能做到,那必須都是細火慢煨,需要很多的時間。
  然而,眼前的滿天黃沙,似乎是一手炒成,這可想而知,當時所發生的一切,是多麼的恐怖,那是無與倫比的真火所造就的。
  再往天空望去,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那怕你再強大,那怕你是打開天眼燭照,都無法看透這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整個天空都被封鎖了一樣,這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牢籠,任何隻被丟進了這,就永久都休想出去了。
  看著這滿天黃沙的牢籠,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這的空氣,這的空氣入口熾熱,一口空氣呼有胸腔之中,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就好像喉嚨被燙了一下。
  李七夜細細品味這熾熱的空氣,從這熾熱的空氣之中捕捉到了一絲毫的泥土味,這一絲毫的泥土味中有那麼一點點的濕潤,這樣一絲毫的東西在這麼熾熱的空氣之中是很難品味出來的,基本上是忽略不計。
  “果真是在這。”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說道:“看來老頭還真會賣關子,給了我這樣的一個難題,這是要讓我收集齊所有嗎?”
  笑了笑,李七夜看了看方向,認準方向之後,便踏步前行。
  腳下的黃沙,有著一股熾熱的感覺,行走在這樣的滿在黃沙之中,口腔呼吸著那股熾熱的空氣,讓人特別的難受,更讓感覺到難受的乃是那一份壓抑,在這份壓抑之下,讓人感覺自己永生永世都被鎮鎖在這牢籠之中,時間一長,會讓人發瘋。
  李七夜一路前行,在途中不僅僅是黃沙滿天,在黃沙之下還埋有許多的白骨,這被埋於黃沙之中的白骨,形形色色皆有。
  有的白骨乃是巨大無比,一根手指骨都有十丈之長,可以想象它生前是多麼巨大的生靈了,也有一些小小的骨骸,但這些小小的骨骸都學著金屬光澤,這就意味著這些骨骸生前是強大恐怖的生靈,那怕死了這麼多,骨骸依然還有神性。
  仔細看這些白骨,就會發現,一些乃是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生靈了,骨骸都已經朽化掉了,也有的也僅僅是死了一二個時代而已。
  毫無疑問,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有生靈被投入這,而且這些甚至是比九秘道統被創建的時間還要久遠。
  要知道,洪荒天牢並非是由九秘始祖所創,更不是他親手煉化出來的。有傳言說,洪荒天牢乃是九秘始祖在他的師尊抱樸手中得之,所以他把它嵌入了九秘道統之中。
  也有人說,洪荒天牢乃是九秘始祖從遠古的死地得之,他拽了過來,在祭煉道統的時候,把它融入道統之中。
  總之,在九秘道統之前,洪荒天牢便已經存在了,至少洪荒天牢最開始的主人是誰,它究竟是什麼來曆,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路走下來,李七夜所走下去,途中遇到了不少白骨,這可以推測,在九秘道統的時代,九秘道統也曾經投下了許多囚犯進來,而且這些被投進來的囚犯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但這些人全部都死在了這。
  在後來九秘道統才慢慢地再沒有繼續往洪荒天牢投入囚犯,直到太清皇時代,這又繼續往洪荒天牢麵投入囚犯。
  事實上,除了九秘道統的時代之外,依然有很多白骨是在九秘道統之前的,這就意味著在九秘道統之前,也有很多囚犯或者生靈被投下來,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生靈或囚犯被投入到這,這僅僅是因為這是一個天牢嗎?答案就不得而知了。
  李七夜走著,走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總之,在這片死寂的天地之中宛如感受不到時間的流淌一樣。
  “嘿,嘿,嘿,有活口來了。”就在李七夜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時候,一個陰笑聲響起,緊接著,一個人影從沙丘之下冒了出來。
  從沙丘下冒出來的竟然是一個老人,這個老人手生八臂,雖然看起來這個老人神態有些蒼老,甚至給人一種血氣已衰的感覺,但是他八隻手臂卻是堅實有力,更為強大的是,他八隻手臂都是閃動著金光,八隻手臂像是用純金鑄造的一樣。
  與此同時,他八隻手臂上所賁起的筋肉看起來像是一條又一條金龍盤繞在他的手臂之上一樣,看起來十分的壯觀。
  “嘩啦”的一聲響起,這個老者剛剛冒出來,旁邊的一個沙丘就一下子黃沙飛濺,一個巨大的牛頭鑽了出來。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黃沙之中跳了出來,他落地的時候宛如像一座山峰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樣,四周的黃沙都沙沙作響。
  這是一個身材十分魁梧的牛頭人,這個牛頭人身上長滿了又長又粗的牛毛,他一甩身體的時候,隻見所有的牛毛都會一下子甩了起來,好像是瀑布一樣。
  牛頭人頭頂上有兩隻又粗又長的大角,這對牛角又黑又亮,宛如被打磨過一樣,牛頭人手握著一把石斧,似乎充滿了暴力一樣。
  牛頭人腰下披著粗布,這粗布圍著下身,似乎已經很久沒有換過了,也有些破舊了。
  “嘿,嘿,嘿,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已經是幾萬年沒有吃過肉了。”這個牛頭人握著石斧,牛眼一睜,特別的大,厚厚的舌頭舔了一下嘴唇,直流口水,說道:“小夥子看來皮細肉嫩的,一定好吃。”
  “老身也覺得好吃。”在這那之間,另一個人影出現,那是一個老嫗,老嫗已生白發,麵有皺紋,但可以看得出來她年輕時是一個美人兒,雖然在這黃沙滿天的天地間困了無數日月了,她身上的衣裳依然是一塵不染,依然是幹淨整潔。
  這個老嫗的一雙眼睛特別明亮,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這麼的細皮嫩肉,我覺得烤著吃不錯,肥油直冒,燒得金黃金黃的,又嫩又脆,滿口肉香。”
  “嘿,我覺得煮著吃更好。”那個八隻手臂如金龍的老者雙目發亮,徐徐地說道:“一鍋滿滿的濃湯,清香解饑,完美。”
  “好了,狂牛、八臂金龍、毒鳳神姬,你們三個也別嚇著年輕人了,人家也剛剛到。”在這個時候,一個文雅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個羽士飄然而至。
  這個羽士是在他們中最年輕的一個,這個羽士看起來中年模樣,身披著紅袍,手搖著赤紅的羽扇,看起來像是一團火雲一樣。
  當這個羽士走近的時候,瞬間氣溫上升,讓人感覺更加的熾熱,似乎火爐就在身邊烤著大家一樣。
  “嘿,羽炎生,你這個殺人從不眨眼的惡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是不是困在這鬼地方太久了,所以殺心也被磨平了。”那個牛頭人,也就是狂牛,他嘿嘿地一笑,他說話如洪鍾,十分的嘹亮,甚至可以說他說話就像是打雷一樣。
  “非也。”這個羽士,也就是羽炎生,搖頭,說道:“這麼一個死寂的地方,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新人,這是多麼有樂趣的事情,我們正想知道一下外麵世界的情況呢。”
  聽到這話,其他的三個人頓時相視了一眼,他們都不由雙目一亮,都不由同時點了點頭。
  說得也是,他們被困在這太久了,對於外麵的世界已經是一無所知,現在外麵突然來了一個新人,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給他們帶來了外麵的消息。
  “羽炎生說得沒錯。”那個老嫗,也就是毒鳳神姬,徐徐地說道:“我倒想知道太清皇這老東西有沒有死在我們麵前。”
  s:今天是《帝霸》限量版t恤抽獎最後一天,請大家關注公眾號“蕭府軍團”。
  

Snap Time:2018-11-19 09:00:05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