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583章 顫栗

  一戰驚天,整個九連山都不由為之顫悚,不知道有多少人戰戰兢兢。×雜∮誌∮蟲×
  曾幾何時,昏庸無能的新皇竟然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存在,舉手投足之間就斬殺了不朽真神的馬明春,屠滅了百萬大軍的中央軍團,這樣的存在是多麼的恐怖,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顫抖,在九連山中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強者為之戰戰兢兢。
  特別是在以前嘲笑過新皇的人,或者他們宗門曾經參加過皇權奪爭的修士強者,此時更是戰戰兢兢,真的怕新皇突然之間算起老帳來。
  如果新皇真的是計較以前的老帳,那是多麼人頭落地,多少門派傳承被屠滅,想一下新皇一記鞭腿就可以把馬明春劈成兩半,在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屠滅百萬大軍的中央軍團,這樣的恐怖的存在,如果他真的是要殺某一個修士強者,要滅掉某一個門派傳承,那隻怕是輕而易舉。
  所以,一時之間,九連山不知道多少人心驚膽顫,特別是在前不久就曾經對新皇冷嘲熱嘲的人,此時此刻更是嚇得魂飛魄散,他們恨不得現在就跪在新皇的麵前,請求新皇恕罪,饒他們一命。
  在這一戰之後,不知道多少人是噤若寒蟬,不敢輕言去議論新皇。
  “八陣真帝會不會來應戰。”盡管很多人噤若寒蟬,但,依然有人不由充滿好奇,在私底下與身邊的朋友、長輩議論。
  對於這樣的問題,很多人都覺默了一下。換作是以前,所有人都一致認為,八陣真帝這樣的存在,又焉會把新皇放在眼中,當日可是八陣真帝攻破皇城,把新皇趕下皇位的。
  今日,問這樣的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都沉默,事實上,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對八陣真帝沒有了信心了。
  “八陣真帝,終究是真帝,應該會來吧。”有長輩低低地說了這麼一句話,但這話說出來,他自己都沒有信心。
  “但,新皇太強大了。”晚輩不由驚悚,想到新皇一腳劈殺馬明春,他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這是他一輩子都難於磨滅的印象,甚至會留下陰影,將會揮之不去。
  在以前,多少年輕一輩的修士崇拜八陣真帝,在很多人看來,八陣真帝就是縱橫無雙的天才,讓很多年輕一輩視之為榜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日兵池世家與萬陣國聯姻的時候,多少人認為八陣真帝與兵池含玉是天設一雙、地造一對,他們兩人乃是郎才女貌。
  但是,現在新皇無敵,對於新皇,所有人並不是一種崇拜,而是一種畏懼,就好像太清皇還在一樣,多少人心麵畏懼,他這樣的人已經超越了讓人崇拜的範疇了,這種恐怖的存在,讓任何人心麵都會為之畏懼。
  “八陣真帝,會來,也該來。”有老祖目光深邃,不如望著萬陣國,徐徐地說道:“若是這一次八陣真帝不來,隻怕他以後會滯步不前,永遠止步於此,永遠不會成為偉大的真帝。”
  “為何呢?”晚輩聽到老祖這樣的話,不由好奇問道。
  “心魔。”老祖徐徐地說道:“若是八陣真帝不來,隻怕他會永遠被新皇的陰影籠罩著,他永遠會活在新皇的陰影之下。”
  “是呀。”有長輩也不由點頭,說道:“含玉公主落入新皇手中,八陣真帝非來不可,他沒有理由怯戰,也沒理由不來。畢竟他們已經有夫妻之名,若是他不來,隻怕這將會在他道心中留下陰影,他終生過不了這一道坎。”
  “但,新皇太恐怖了,隻怕八陣真帝無法與之抗衡。”晚輩不由低著聲音,心麵依然為之驚悚。
  對於這樣的話,所有人都不由沉默,這樣的話一下子讓氣氛變得沉重起來。
  畢竟八陣真帝不會比馬明春強,就算是八陣真帝身邊有至尊老祖為他護航,也不一定能行,畢竟新皇實在是太恐怖了。
  “這就看八陣真帝把誅仙古陣掌握到怎麼樣的程度了。”老祖沉默了一下,最後沉吟地說道:“若是八陣真帝能把誅仙古陣的威力徹底的發揮出來,又有至尊老祖護航,或許還有機會,不然,真的很懸很懸。但,不論如何,隻怕八陣真帝都不得不來,他沒得選擇。”
  聽到這樣的話,曾經崇拜八陣真帝的年輕一輩修士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顫,不由毛骨悚然,為之恐懼,又有些無奈。
  “若是八陣真帝向新皇臣伏呢?”年輕的晚輩心麵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年輕人這樣的想法,讓在場的長輩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其中一個長輩苦笑了一下,輕輕地搖頭,說道:“這隻怕不可能。”
  “新皇與八陣真帝,隻怕是水火不立,當日便是八陣真帝把新皇趕下皇位的,新皇會饒了八陣真帝?隻怕不能。”老祖徐徐地說道:“再說,八陣真帝作為一代真帝,隻怕很難向人臣伏,更不會與自己生死仇敵臣伏。”
  聽到這樣的話,晚輩不由悵然地歎息一聲。
  在洪荒山,李七夜把兵池含玉抓回石殿之後,扔在床上,隨手便封了空間。
  “你,你,你想幹什麼?”兵池含玉回過神來,臉色發白,忙是站了起來,急忙後退,但是,空間已被封,身後已經是無路可退了,堵在了角落。
  在兵池含玉慌亂之間,秀發橫斜,青絲垂落,本是性感無比的尤物,頗為蓬亂的秀發、有些淩亂的衣裳,欲隱欲現的雪肌,那是充滿了誘惑,讓人心頭為之一熱。
  李七夜上下打量了兵池含玉一番,悠閑地笑著說道:“你說當羔羊落入狼的手中,將會有怎麼樣的命運?”
  在李七夜如此的目光之下,兵池含玉不由心麵一顫,驚悚,欲後退,但身後已經是牆了,無處可退,她一下子臉色煞白。
  “我,我輸了,你,你殺了我就是。”兵池含玉臉色煞白,在這個時候她說話都不由為之顫抖。
  作為兵池世家的公主,她可謂是金枝玉葉,十分的高貴,她曾是要風得風、要雨多雨,她何時知道恐懼是何物。
  但是,在這個時候兵池含玉一顆芳心卻被恐懼深深地攝住,在這個時候她才感覺到自己是那麼的弱小,自己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我可沒說殺了你,是你說任我處置的,既然是任我處置,那你覺得我該做點什麼呢?”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笑著說道:“對了,忘記說了一句,對於調教女人,我倒有一手,相信我,當被我調教之後,你會舍不得離開的。”
  “你”在這那之間,兵池含玉心麵悚然,不由為之大恐懼,雙腿發軟。在這個時候她突然之間想逃走,逃得越遠越好,她對眼前這個男人心麵產生了極深的恐怖,似乎他就是惡魔一樣,在誘惑著她沉淪,誘惑著她墮落,一旦墮落到萬丈深淵,隻怕她就將會萬劫不複!
  “不”兵池含玉心麵駭然,誕生了逃走的念頭,欲衝出去,逃離這。
  但是,她剛起步,便被李七夜一下子抓住了,她還沒有回過神來,李七夜一下子把她壓到了牆根,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動手,他身上的氣息隨便一動,她就像弱小的蟻螻一樣,一下子被鎮壓在了牆根,瞬間動彈不得。
  “想從我手中逃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記住,任何賭局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天上從來不會拚下餡餅,當你下了最大的賭注的時候,你心麵就應該有所準備,準備著成為別人的魚肉!”?“你,你要幹什麼”在這個時候,兵池含玉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在這個時候雖然李七夜並沒有壓在她的身上,但他們近在咫尺。
  此時此刻,兵池含玉感受到了李七夜的氣息,在這那之間,李七夜是如此的近,他的氣息充滿了侵略,充滿了危險,在他強勢的氣息之下,兵池含玉感覺到了自己的軟弱,在這那之間,她突然感覺自己不由軟弱起來,沒有勇氣去對抗眼前這個危險而可怕的男人。
  “你說呢?”李七夜雙目深處露出十分危險的光芒,他的目光落在了兵池含玉的身上,在她那豐腴豪碩的酥胸上打量了一番。
  在這那之間,當李七夜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時,兵池含玉一下子感覺自己赤裸裸地站在了李七夜麵前,一絲不掛,讓她無處可以躲藏。
  特別是李七夜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之時,宛如是撫摸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細細地品味著每一寸的雪白,那怕是最誘惑最隱私之處都不例外。
  “你”兵池含玉駭然,欲伸手去遮擋,但是,在這個時候,她感覺自己就是魚肉,根本就沒有力量去對抗,雖然她能動,卻一下子失去了勇氣,似乎她連反抗的勇氣都消失了一樣。
  “你,你,你不能這樣”兵池含玉臉色煞白,不由尖叫了一聲。
  在這一那之間,她明白李七夜要幹什麼了,她麵對的將會是一個萬丈深淵,將會讓她沉淪下去,萬劫不複。
  s:這個月衝月票榜,有月票的同學請投給《帝霸》。
  

Snap Time:2018-11-18 14:13:43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