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564章 隨手送九秘

  看到李七夜隨手便把九秘給了柳初晴,兵池含玉臉色煞白,嬌軀不由顫抖了一下,一時之間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心情久久無法平靜。雜@[email protected]
  這不僅僅是因為她輸掉了這一場賭局,要知道,這可是九秘呀,這是無價之寶,在九秘道統來說,不論對於任何人來說,對於任何門派傳承而言,都是無價之寶。
  但,李七夜說送就送,他把如此珍貴無比的九秘直接送給了自己身邊的女人。
  試想一下,這樣的一個男人,是何等的魄力,是何等的魅力,是何等的手筆?舉世之間,有誰能隨意就把九秘送給自己女人的?
  沒有,除了李七夜之外,沒有人能做到,放眼了整個九秘道統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那怕八陣真帝都一樣做不到。
  就算八陣真帝擁有了九秘,都不可能送給她,那必定會自己參悟修練。
  當然,八陣真帝不能送給她,兵池含玉都能理解,畢竟九秘這實在是太珍貴了,換作是她也不可能送給別人。
  但是,李七夜卻是做到了,隨意就送給了柳初晴,這樣的男人,擁有著無人能與之倫比的魅力,有著絕世無雙的魄力。
  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男人,讓多少男人為之黯然失色,其他的男人根本就無法與之比擬。
  一時之間,兵池含玉乃是百般滋味湧上了心頭,要知道,當日她與新皇也有著這樣的一樁婚約,可惜是他們先撕毀了這一樁婚約,是他們兵池世家以假公主嫁過去。
  如果說,在當日他們兵池世家沒有撕毀這一樁婚約的話,繼續著這一樁婚約……
  一時之間,兵池含玉無法去想象。心麵的各種滋味是十分的不好受,眼前這個男人,曾是讓她厭惡,甚至對他有著不屑,在很長一段時間來,在她眼中這個男人就是荒淫無道的廢物,爛泥扶不上牆。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被她厭惡過的男人,那怕是窮盡他們兵池世家都無法參悟的九秘,卻被他輕而易舉地參悟了,信手拈來而已。
  而且,這個曾經被她厭惡過的男人,卻在這隨意之間,把最珍貴的九秘送給了自己的女人,這樣手筆、這種魄力,任何一個男人都做不到的。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在這那之間,兵池含玉心麵是百般的滋味一下子湧上了心頭,久久無法釋懷。
  “這丫頭。”看到柳初晴得到了九秘,觀海刀聖心麵也不由感慨一聲,心麵喃喃自語:“丫頭也是傻人有傻福,又有誰能想得到呢。隻怕宗門的老祖們都想不到吧,這才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觀海刀聖也為柳初晴感到高興,在她要嫁過來的時候,他們臨海閣多少人反對,很多老祖都不讚同,但她還是一意孤行地嫁過來了。
  當知道柳初晴嫁給新皇這樣的昏君之時,觀海刀聖也不由為她擔憂,因為他擔心柳初晴會受到李七夜的欺負,擔心她呆在李七夜身邊會受苦,但今天看到李七夜隨手就把九秘送給了柳初晴,他也不由放心了,舉世之間,還有哪一個男人做到這一步?已經沒有哪一個男人能與他相比了。
  至於湯鶴翔,臉色發白,他緊緊握著長槍的五指關節也發白。
  所有人都一片寂靜,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這一幕,此時大家才意識到,新皇,才是九秘道統的皇帝,他就是九秘道統的正統,其他的人想奪皇位,那隻不過是沐猴而冠!
  “你輸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輕描淡寫地看了兵池含玉一眼。
  兵池含玉臉色雪白,身體不由顫抖了一下,心麵百般的滋味,她不由緊緊地咬著嬌豔的紅唇,久久說不出話來。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看著兵池含玉,事實上,沒有人會去嘲笑兵池含玉,也沒有任何人會去責怪兵池含玉。
  在此之前,哪一個人會相信李七夜能信手拈來九秘?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癡人做夢,所以,所有人都認為兵池含玉會贏,都認為她是勝券在握,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逆轉,這樣的奇跡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它了。
  “我,我,我言出必行!”最後,兵池含玉咬了咬嬌豔的紅唇,說話鏘鏗有力,擲地有聲,說道:“要殺要剮,隨你便。”
  “不急。”李七夜悠然一笑,此時他環目看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徐徐地說道:“還有誰不服氣呢?我知道,在場很多人對我這個昏君不爽,沒關係,現在說出來也是可以的,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我這個人很樂意聽一聽別人的批評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一聲都不吭,剛才嘲笑李七夜的人,在這個時候更是緊緊地低下了頭顱了,不要說是一句話,就是一點聲音都不敢說出來了。
  開什麼玩笑,九秘都信手拈來的男人,在這個時候跟他過不去?那不是自尋死路嗎?此時很多人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給自己留條退路,何必做得那麼的刻薄呢。
  在所有人都沒有出聲的時候,李七夜的目光落在湯鶴翔的身上,淡淡地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心麵很想殺我,現在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接得下我三招,我就赦免你的罪行。”
  聽到這樣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湯鶴翔的身上了,大家都看著湯鶴翔,不知道他會不會迎戰。
  湯鶴翔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長槍,他握著長槍的大手都顫抖了一下,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目光冷凝起來,最後他咬了咬牙,說道:“我也不急!”
  “弱。”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就算以後我不殺你,那你一輩子也就隻有舔我腳底了。”
  湯鶴翔臉色大變,這樣的話對於他來說是一種羞辱,更何況是當著天下人的麵說,但他還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忍下了這口氣了,當作沒有聽見李七夜的話。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寂靜,誰都看得出來,現在的新皇是恐怖無邊了,誰還過不去,那不是自尋死路嗎?所以,在這個時候,不管你是有多麼了不起的天才,還是多麼強大的老祖,識相的都不由龜縮起來了。
  “我來”就在沒有任何人敢迎戰的時候,旁邊一聲大笑響起,一個人一步踏了出來。
  “觀海刀聖”看到這個一步走出來的男人,所有人都傻了眼,所有人都沒有意料到竟然是觀海刀聖出來應戰的。
  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新皇特別的寵愛臨海閣的公主柳初晴了,而觀海刀聖乃是臨海閣的傳人,就算臨海閣不受新皇的待見了,但愛烏及屋,隻怕新皇也不會拿觀海刀聖怎麼樣。
  現在觀海刀聖卻偏偏站出來要挑戰新皇,這一下子讓所有人都傻了眼,所有人都覺得觀海刀聖是最不可能挑戰新皇的人,但他卻偏偏站出來了。
  “你來嗎?”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隻是笑了一下。
  “沒錯,我來。”觀海刀聖大笑,在這個時候他神采飛揚,在這一刻他宛如是出鞘的神刀一樣。
  此時觀海刀聖直視李七夜,他徐徐地說道:“我很難得走眼一次,是我低估了你。雖然我不知道你有多強大,但,我還是願意一試!”
  “九重天。”李七夜看了觀海刀聖一眼,隨意地說道。
  “是的,剛有所突破,剛邁入九重天,不足為道。”觀海刀聖沒有自傲的神色,徐徐地說道。
  “九重天真神!”聽到觀海刀聖這話,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
  “豈不是比八陣真帝還要強大,八陣真帝還隻是兩宮真帝。”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以道行而言,隻怕是了,但是,八陣真帝也參悟了誅仙古陣呀,也是十分的了不得。”有人也不由輕聲地說道。
  “觀海刀聖,實在是了不得,難怪是我們九秘道統最了不得的天才。”年輕一輩的天才為之動容。
  觀海刀聖如此年輕就是九重天真神了,他離不朽很近了。可以說,這樣的成就十分的驚人,當他日邁入不朽之後,說不定比當年的太清皇還要強大。
  “的確是不足為道。”李七夜隨意地笑了一下,說道:“曾有一個九重天的劍神,也就是那樣了,論大道的成就,你遠不如他。”
  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九重天的真神,多少人為之仰慕,但是,新皇卻說得是一文不值,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這話一說出來,讓人不由覺得窒息。
  連九重天的真神都一文不值的話,那麼他們豈不是連蟻螻都不如?
  “就算是螻蟻,也要迎天一擊。”觀海刀聖此時抱刀而立,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總不能因為螻蟻而放棄拚搏。”
  “好,這話我愛聽。”李七夜一拍手掌,笑著說道:“螻蟻一搏,那怕是再微弱,那依然是奮力的一搏。螻蟻再弱小,也不能放棄拚搏,這句話,真心好,就憑你這句話,我饒你不死。”
  

Snap Time:2018-11-14 13:39:28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