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41章 南山樵子

  對於馬金明的斥喝,李七夜充耳不聞,看著湖光山色,完全不去理會馬金明,也未曾去理會秦劍瑤。雜v誌v蟲
  馬金明本來是想在秦仙子麵前好好表現一番,以搏得秦仙子的青睞,沒有想到李七夜對他置之不理,視他如無物,這頓時讓馬金明顏臉有些掛不住了,不由雙目一寒,頓時露出了殺機。
  秦劍瑤隻是看了李七夜一眼,也未曾放在心上,畢竟對於她而言,李七夜與她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錯過了今日,以後再也難有交集,從此之後隻怕這位所謂的新皇將會泯滅於芸芸大眾之中,未能再出現在她的人生道路。
  至於她,未來將會登臨巔峰,跨越帝統界。
  所以說,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秦劍瑤也不再往心麵去,不論李七夜擺姿態也好,傲氣十足也罷,他依然是那個昏庸荒唐的皇帝,不,他不再是一位皇帝,隻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
  作為靜蓮觀的傳人,未來巔峰存在,又何需去在乎一個凡人的態度呢,她打了招呼,便已經是禮數盡至,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了。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閣樓……”就在這個時候,渾厚的歌聲響起,接著聽到“嘩啦”的水聲響起。
  隻見一艘木舟如是怒箭一樣劃過了水麵,眨眼之間抵達了碼頭。
  大家紛紛張目一看,隻見這艘木舟上所坐的是一個老人,正是他劃著船如同怒箭一般瞬間而至。
  “是他”碼頭上,不少人看到劃著木舟的老人,一時之間為之失神,不由喃喃地說道。
  此時此刻,不少人是認出了這位老人,這位老人正是砍柴老人,在很多人看來,在砍殺曾逸彬的時候,正是眼前這位老人出手的。
  “是他呀。”一時之間,不少人都看了李七夜一眼,大家依然不知道這位老人的來曆。
  看到這位老人,一直平靜如水的秦劍瑤頓時臉色一變,忙是下拜,恭聲地說道:“南山前輩”?秦劍瑤突然下拜,讓在座的所有人都愕了一下,回過神來,都不由十分吃驚。
  然而,老人未多看秦劍瑤一眼,似乎也未曾聽到秦劍瑤的話一般,把小舟停靠在了碼頭邊。
  “南山前輩,小女子乃是靜蓮觀的秦劍瑤,小女子初到九連山,不敢輕擾前輩……”秦劍瑤神態恭敬,對砍柴老人拜了又拜。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秦劍瑤出身於靜蓮觀,又是靜蓮觀的傳人,修有九秘之二,可謂是身份高貴無比,而且她深得靜蓮觀的老祖龐愛,她的地位之崇高,是罕有人能比。
  不要說是外人,就是在他們靜蓮觀的老祖,也少有人需要秦劍瑤如此恭敬地拜見,現在眼前這位不起眼的砍柴老人竟然讓秦劍瑤如此的恭敬,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難道說,眼前這位砍柴老人比五大至尊老祖還可尊貴不成?
  砍柴老人漠然,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姑娘請錯人了,老漢隻是一個做苦力的。”
  說畢,砍柴老人不理會秦劍瑤,向李七夜鞠身,恭敬地說道:“陛下,聽說你和娘娘欲遊湖,老漢為陛下劃船,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聽到砍柴老人這話,頓時讓柳初晴大羞,急忙低下了螓首,粉臉兒火辣辣的,但是心麵是甜滋滋的。?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才從湖光山色中收回了目光,風輕雲淡地看了他一眼,隨意地說道:“那就擺駕吧。”
  砍柴老人一喜,立即喏了一聲,如皇宮的仗勢,吆喝道:“恭請陛下、娘娘出行”雖然說派頭是很寒酸,但是老人卻一點都不含糊。
  這樣的出行,隻怕是最寒磣的皇帝出行吧,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就算是想笑,也不敢去多哼一聲,沒有人敢笑出聲來。
  當李七夜和柳初晴坐上了木舟之後,砍柴老人立即吆喝了一聲,道:“起駕”那樣子十分的認真,好像他們此時此刻就像是在皇宮中一樣,而他就是皇帝身邊的老太監一般。
  聽到“嘩啦”的水聲響起,砍柴老人劃著木舟緩緩而去,他的歌聲回蕩於湖上:“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閣樓……”
  所有人都目送著木舟緩緩而去,當木舟真正消失在湖中之後,大家這才收回了目光。
  就算是秦劍瑤,目送砍柴老人遠去之後,她這才伸直了身子,一直鞠送砍柴老人遠去,顯得十分恭敬。
  看著木舟消失在了湖水之中,秦劍瑤一時之間失神,不由為之失態。她一下子有些發懵,也無法回過神來。
  她知道九連山的很多辛秘,也曾聽觀內的老祖談過南山樵子的事情,在來之時,他們靜蓮觀的至尊老祖也曾叮囑過她。
  現在十之八九,她可以肯定,眼前這個砍柴老人,就是傳說中的南山樵子,是九連山最深藏不露的人,就是整個九秘道統乃至是整個帝統界,都沒有幾個人知道的存在,但卻是一個十分恐怖的不朽真神。
  現在看來,南山樵子卻是十分的看重新皇,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一下子讓秦劍瑤心麵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那怕是太清皇的時代,那怕是太清皇獨尊天下了,對於九連山還是敬之三分,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南山樵子。
  也正是為什麼太清皇來九連山的時候,都顯得低調收斂了。
  可以說,南山樵子是九秘道統最讓人無法揣測的存在,隻有達到了那種高度的人才真正了解南山樵子究竟有多強大,比如說李家的古一飛!
  如此深不可測的南山樵子,竟然看好新皇,甚至跑來給新皇做船夫,這一下子讓秦劍瑤懵了。
  以她的看法而言,新皇已經是沒有扶持的價值了,他們靜蓮觀上下也是認同這樣的觀點,但是,現在從南山樵子的表現來看,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在秦劍瑤失神的時候,讓在場的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秦劍瑤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貴,除了至尊老祖之外,還有何人值得秦劍瑤如此的恭敬呢?
  這位看不出什麼神威的砍柴老人,究竟是何來曆呢?
  好一會兒回過神來,馬金明見秦劍瑤失神地站在那,他為了討好美人,忙是說道:“秦仙子莫往心麵去,姓李的就是狂妄無知,以為自己還是皇帝,窮擺譜……”?“閉嘴”此時秦劍瑤斥喝一聲,不願意再與馬金明說什麼,因為她感覺事情失控了,巨大的危險感一下子籠罩在她的心頭上,她哪還有閑情與馬金明胡說八道。
  當著眾人的麵,被秦劍瑤如此的斥喝,這頓時讓馬金明臉色漲紅,十分的難堪,作為中央軍團的少公子,他什麼時候受過如此的氣,除了他父親之外,還有何人如此斥喝過他了?
  但他又不敢向秦劍瑤撒氣,在這個時候他把心麵的所有怨氣都算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就是這個王八蛋害得他如此難堪的,他遲早會找這個王八蛋算帳,讓他好看!
  小舟蕩漾於湖中,湖水碧藍,宛如是一塊碧玉一樣。整個湖泊千之廣,當小舟劃入湖中之時,宛如處身於大海之中,微風吹拂,讓人心曠神怡。
  “難得呀。”李七夜笑了一下,躺在木舟之上,架起了雙腿,悠閑地說道:“動勞你這樣的大人物給我劃船,這樣的事情在九秘道統來說,隻怕是破天荒的事情。隻怕太清皇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吧。”
  “陛下說笑了。”南山樵子笑著說道:“我這點莊稼把式,不入陛下的法眼,陛下一念,便可以讓我人頭落地,還是我吃飯的家夥砍下我的頭顱。”說著拍了拍自己腰間的柴刀。
  南山樵子突然間願意任由李七夜差遣,那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他的道行之深,是外人無法揣測的,否則的話,太清皇來九連山都不會那麼的低調收斂了,太清皇三世為皇,有幾個人值得他去忌憚的?
  但是,就是南山樵子這樣強大的存在,他的兵器,也就是砍柴刀,別於身上,竟然被李七夜直接剝奪了,任由李七夜操控,而他這個主人,竟然無法奪回自己砍柴刀的控製權,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這就意味著,李七夜的神念已經是強大到無匹的地步了,他的神念與李七夜一比,李七夜就是一個壯漢,而他就是一個嬰兒。
  這樣的實力,那何止是一尊始祖,那必須是以仙統級別的始祖為起步,這怎麼不把南山樵子嚇住呢,這是他一生中遇到了最強大的存在了。
  “俗話說得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李七夜悠閑地說道:“你是哪一種呢?”
  “陛下說笑,老漢兩種都不是。”砍柴老人,笑著說道:“老漢隻是一盡地主之誼,為陛下一盡綿薄之力而憶,除此之外,就再也別無他念。”
  “如果你都沒有要求,那我就不怎麼客氣了。”李七夜笑著說道:“到時候發生什麼事情,你不能說我沒提前打招呼呀。”
  

Snap Time:2018-11-19 17:14:34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