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27章 心有無畏

  “真的是這樣嗎?”柳初晴回過神來,望著李七夜,並不是十分肯定地說道。*雜■誌■蟲*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彈了一下她額前的青絲,說道:“傻丫頭,你並不是沒有膽量,更不是沒有一顆無畏之心,你自己所謂的沒有膽量,那是因為你害羞而已,這完全是兩回事,你所缺的那隻不過是一份曆練而已。”
  “真的嗎?”柳初晴有些小驚喜,又不由有點羞澀,輕聲追問道。
  “放心,我是不會騙你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如果你是沒有勇氣,沒有那顆無畏之心,現在你就不會站在這。當日與我訂下婚約的人,又不僅僅是你,五大傳承的公主,但現在真正站在我麵前的,也隻有你而已。”
  “這不僅僅是因為你傻得可愛。”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也是因為你去直麵它,不是去逃避它,也不是去否認它。這樣的一樁婚約,你可以選擇逃避,也可以選擇去否認,甚至也可以陰奉陽違。但是,往往很多時候,去承認一件十分不堪的事情,去直麵讓你不願意去麵對的事情,那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你能去麵對它,願意去接受它,甚至去改變它。”李七夜說到這,看了看柳初晴,說道:“當然,這也是因為你傻,同時也是因為你有這個勇氣,更是有著這個無畏之心。”
  “討厭了,我,我,我才不傻呢。”柳初晴被說得十分不好意思,輕輕地跺了一下腳,七分的嬌羞,三分的撒嬌,美麗絕倫,宛如是一個可愛的小妻子。
  李七夜也隻是莞爾一笑而已,望著遙遠的地方。
  “不過,有些東西是可以去磨勵的,有些東西是可以去打磨的。”過了好一會兒,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笑著說道。
  “怎麼去打磨?”柳初晴呆了呆,問道。
  “沒有誰天生下來就是有著堅定道心的,如果天生下來就有一顆堅定不動的道心,那就是鐵石心腸,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堅定的道心,是在一路上走下來,經曆過猶豫、經曆膽怯、也經曆過動搖……但最終還是依然堅持下去。道心的堅定,那是一個過程,也不可能從天下掉下來的。”
  說到這,李七夜看著柳初晴,笑了笑,說道:“這就好像勇氣,當你膽怯的時候,當你心麵有點退縮的時候,你心麵就會鼓起勇氣,讓你勇敢去麵對,讓你去繼續前行。”
  “是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柳初晴不由聽得入神,她來履行這一樁婚約的時候,在李七夜麵前,她好幾次都想逃跑,好幾次都想退縮,好幾次都為之膽怯,但,最後關頭她內心麵還是鼓起了勇氣,讓她繼續前行。
  “所以,你所需要的是一點磨礪。”李七夜含笑,看著柳初晴,說道:“我這有一門口訣,對你有所陴益,雖然它不能讓你天下無敵,也不能說讓你修行突飛猛進,但卻能讓你心生勇氣,讓你能有著勇往直前的魄力。”
  “世間真有這樣的功法嗎?”聽到這話,柳初晴不由驚奇地說道。
  “為什麼沒有?”李七夜笑著說道:“凡人修佛,那是為了什麼,為的是佛法,還是為了成佛?佛法無邊,它可以讓你通往大神通,而成佛,則讓你萬法不動、佛心不滅。你覺得無邊佛法強大,還是佛心不滅強大?”?“這個……”柳初晴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這就歸溯到了修道的證辯,修道,究竟為了無敵的神通,還是為了不滅的道心。”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柳初晴不由呆在了那,因為李七夜這樣的話給她打開了一扇前所未有的門戶,讓她窺得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成為一個無敵的真帝,並不難,但是,想成為一個道心不滅的真帝,那就難了。一個紀元,都不一定能出一個道心不滅的存在。”李七夜徐徐地說道:“當你道心不滅,世間萬法,又究竟撼動得了你,那怕天地崩毀,你也依然長存亙古。連天地毀滅你都能亙古長存,你試想一下,是道法強大,還是道心強大?道法無法讓你亙古不滅,但是道心卻可以讓你亙古不滅!”
  當李七夜以全新的角度去詮釋這樣的一席話之時,柳初晴一下子聽呆了,在這那之間,宛如一個全新的世界出現在了她的麵前,這個全新世界散發出了光芒,而且這樣的一個全新世界從來沒有人向她傳授過,從來沒有人向她講述過。
  換作是別人,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那是嗤之以鼻,甚至有人會認為那隻不過是妖言惑眾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柳初晴不一樣,她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天真而聰慧,她的造化遠遠不是那些所謂的天才所能相比的,她才是真正純粹的人。
  當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之時,她一下子被這樣的說法給迷住了,對於她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
  “真的可以嗎?”好不容易,柳初晴回過神來,輕輕地說道。
  “對於我來說,又有什麼不可以的。”李七夜笑著說道:“聽好了,我傳你口訣,你好好去琢磨修練便是,有不懂之處,問我。”說著把一道口訣傳給了柳初晴。
  柳初晴傾心以聽,把李七夜傳授的口訣一字一語聽於心中,不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如果換作別人,根本就是不屑一顧,或者是嗤之於鼻,要知道,柳初晴可是出自於臨海閣,作為臨海閣的公主,她可是修練了臨海閣最奧妙的功法,甚至修練了別人夢寐以求的九秘之一“臨”秘!
  而李七夜隻不過是臭名昭著的昏君而已,他這位荒淫無道的昏君,在世人眼中道行不值得一提,弱小無能!
  像這樣的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懂得什麼精奧無雙的口訣心法,那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像他這樣的昏君,去給臨海閣的公主、給臨海閣的天才去傳授口訣心法,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那簡直就是笑掉大牙的事情,在九秘道統還有什麼口訣心法比九秘更奧妙,而柳初晴就是修練了臨秘的人。
  若是有人外在場,見李七夜這樣的行為,那一定會笑話李七夜,這簡直就是班門弄斧,不自量力。
  但,柳初晴卻不一樣,她卻對於李七夜的口訣聽得津津有味,完全是沉醉於其中。
  俗話說得好,陷入愛河的女人都是傻子,在柳初晴心目中,李七夜有著至高的地位,那怕李七夜隨便傳授一句口訣,她也會聽入心麵,更何況,李七夜傳授她的乃是別人夢寐以求的真言,這讓她一下子完全沉浸在其中。
  這在別人看來,這或許是傻人有傻福,事實上,乃是因為柳初晴有了這樣的赤子之心,才能得到如此的造化,才能得到李七夜的眷顧,否則換作是其他人,那怕再怎麼樣跪舔他,那怕再怎麼樣拍馬屁、巴結他,隻怕李七夜都不會傳授如此的真言。
  柳初晴雖然是一個害羞的女孩子,傻得可愛,事實上,她的天賦是十分之高,隻不過她不像很多天才那樣刻意去修練而已。
  所以,李七夜隻是傳授了一遍口訣之後,柳初晴就一下子記住了,一下子沉浸在了這奧妙無比的真言之中了。
  時間在流逝,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柳初晴從奧妙無比的真言之中回過神來,她又驚又喜,說道:“這真言太妙了,奧妙無雙,感覺它在我體內流淌一樣。”
  “因為你擁有翡翠之血,正是因為這冷清透澈的血統,讓你更進一步去參悟它。”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
  “這個你也知道。”聽到這話,柳初晴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十分吃驚,模樣顯得可愛。
  她的血統很高貴,大家隻知道她血統很高貴而已,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麼血統,就算是他們臨海閣,那也是僅限於幾位老祖而已,但現在李七夜隨口便道破了她的血統。
  “這有什麼難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世間,又有何事能遮蔽我雙眼?隻要我願意,便能知道。”
  柳初晴不由側首,看著李七夜,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平凡,但在她眼中是那麼的充滿魅力,是那麼的迷人,讓人百看不厭。
  “你,你和外麵傳說,完全不一樣。”最後柳初晴不由這樣喃喃地說道。
  “世間迷障太多,又有幾個人看得清呢。”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世事如棋而已,棋子,又怎麼能看得清棋局?更看不清下棋之人,所以世間俗人,多數是人雲亦雲而已。”
  “這樣呀。”柳初晴聽著覺得太複雜了,不願意多去想,甩了甩腦袋,模樣可愛,又沉浸於真言的奧妙之中。
  過了好一會兒,柳初晴側首,想了想,不由對李七夜說道:“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似曾見,又未見,這是什麼真言口訣呢?”
  “以後你便知道了。”李七夜含笑地說道:“這隻不過是一個開端而已,當你參悟了之後,你會慢慢豁然,到時候我會傳你其他的口訣真言。”
  “好的。”柳初晴認真地點了點頭,十分乖巧,十分聽話,就像是一個十分溫賢的小妻子,是那麼的迷人,是那麼的可愛。
  看著柳初晴這番模樣,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那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臨海閣的公主,前途無量,僅僅為了一個婚約,那已經沒有約束力的婚約,卻願意去跟著一個昏君一輩子。
  而且,這個比她還更弱小更無能的昏君傳授她口訣,她竟然甘之如飴。
  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那簡直就是瘋了,知道這樣的事情,隻怕很多人會認為柳初量那是傻得無可救藥了。
  對於柳初晴來說,這一切都無所謂了。因為她來履行這一樁婚約的時候,她心麵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
  然而,當真正呆在李七夜身邊的時候,完全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她反而是那麼的快樂,是那麼的幸福,她願意呆在李七夜身邊,甘之如飴,一輩子,對於她來說太短。
  所以,就算現在有人認為她太傻,她也無所謂,她也並不去在乎別人的想法,因為在這一刻她很快樂,她喜歡呆在李七夜身邊,至於李七夜是不是外麵所說的昏君,那又有什麼所謂呢?
  s:有月票的同學,請把月票投給《帝霸》。
  

Snap Time:2018-11-19 05:14:03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