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523章 柳初晴

  雖然說九連山是越來越多的九秘道統弟子前來居住悟道,但是遠在南方的洪荒山依然是寂靜無比,依然是沒有人來打擾李七夜,也沒有人來洪荒山居住。-雜∮誌∮蟲-
  一除了洪荒山實在是太偏僻,離九連山的中心地帶實在太遙遠之外,二就是洪荒山實在是太不宜居了,沒有幾個人願意天天承受著煞氣的吹拂,這簡直就是吃苦不討好的事情,除非真的有人天生是受虐狂了。
  不過,九連山也的確是占地廣袤,整個九連山脈綿延萬,那怕有十萬個九秘道統的弟子前來居住悟道,那整個九連山也依然是地廣人稀,依然是讓人覺得是空蕩蕩的。
  當然,沒有人來打擾對於李七夜而言,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他也是樂得清靜。
  雖然沒有人願意來洪荒山居住,這並不代表沒有人來九連山,這一天一大清早,就有人站在李七夜所居住的石殿之外。
  “吱”的一聲石門打開,李七夜早早起來,便打坐入定,吞吐煞氣,但當打開石門的時候,隻見門外已經站著一個人,這個人靜靜地等待著,似乎她已經在這等待了甚久了。
  站在門外的是一個女子,是一個少女,隻怕任何人看到眼前這個女子的時候,都不由為之眼前一亮。
  眉如遠黛,目如晨星,彎彎的睫毛靈動秀氣,吹彈可破的臉龐宛如是完美的藝術,不論是俏挺的瑤鼻,還是飽滿嫣紅的朱唇,又或許是玉頰兩側,都是達到了完美的比例,如此美麗的臉龐,讓人觀之不厭。
  少女的容貌或許有些嬌嫩稚氣,但整個身材卻是十分的美好,長裙之下包裹不住那傲然挺起的峭峰,也包裹不起那渾圓的臀兒,挺拔的身軀,這讓她整副身材散發出了成熟的氣息,宛如是一顆已經成熟的草莓,想人想摘下來嚐一嚐。
  但是,她擁有著天使般兒的臉龐,那七分嬌嫩稚氣,又讓人感覺心麵有著一股清涼之意流淌而過,洗滌掉了心麵的雜念。
  特別是她青絲散披於香肩之下,微風輕輕地吹拂而過的時候,宛如是水霧飄起,讓她有了幾分出塵清新的韻味。
  這個少女就像是深山幽穀之中的一塊翡翠,冰清翠綠,宛如要滴出水來一般,給人一種沁人心脾的感覺,但又讓人移不得把目光從其上移開。
  少女站在門口,顯得有些緊張,不由輕輕地把玩著衣角,低著螓首,但是她還是很耐心地等待著。
  當李七夜打開門之時,她立即抬起頭來,看到李七夜,有些猝然不防,不由後退了幾步,有些小緊張,張口欲言,但,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李七夜依靠在門扉之上,抱手於胸,臉帶笑容,看著這個少女,悠閑地說道:“姑娘,找誰呢?”
  少女打量了李七夜幾下,又飛快地向屋內瞄了一眼,發現在這除了李七夜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人了。
  “你,你,你是新皇嗎?不,不,不,你是陛下嗎?”少女有些緊張,忙是問道。說到這,她都不由握了握粉拳,給自己鼓勇氣。
  李七夜抱手於胸,笑著說道:“在九秘道統,好像隻有我一個人被稱為新皇。當然,如果還沒有皇帝登基的話,那麼我想我應該是你口中的新皇。當然了,我個人更喜歡李七夜這個名字,而不是新皇。”
  “那,那就沒錯了。”聽到李七夜便是自己要尋找的人,少女不由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一樣。
  李七夜打量了少女一番,目光是那麼的肆意,並沒有因為她是一個姑娘家而收斂,他上上下下把少女打亮一番,宛如是把少女全身上下外都看透一樣。
  被李七夜這樣一打量,少女一下子大為緊張,嚇得連後退幾步,想到新皇在外的名聲,她心麵更加緊張,感覺自己好像是被餓狼盯上一樣,有點小後悔,但是想到自己的命運,她又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握了握粉鼓,為自己鼓了鼓勇氣。
  “你找我什麼事情呢?”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笑吟吟地看著少女。
  “我,我叫柳初晴。”少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看了李七夜一眼,不敢與李七夜對視,她輕聲地說道。
  “不認識。”李七夜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沒關係,我這個人是很好說話的,特別是美麗動人的女子,我更是樂意跟她嘮嘮家常,談談感情。”
  李七夜這樣一說,少女就更加為之緊張了,不由捏了一下衣角,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但想到自己的初衷,又鼓起了勇氣,上前一步,抬起頭來,直視李七夜的目光。
  但,她終究是沒辦法與李七夜相比,過了一會兒之後,她又低下了螓首,耳根發燒。
  李七夜顯得特別有耐心,抱手於胸,依靠在門扉,臉帶笑容,靜靜地看著她。
  片刻,少女深呼吸一口氣,抬起頭來,對李七夜認真地說道:“我,我就是臨海閣的公主,我,我是來履行約定的。”說到後麵,她心麵不由有些緊經和,聲音小了不少。
  “哦,我記起來了。”李七夜輕輕地拍了一下額頭,恍然大悟,說道:“你就是那個丫頭是吧,血統高貴的臨海閣千金,我聽你們臨海閣的老頭提過。”
  “是的。”少女柳初晴獨自麵對李七夜的時候,還是有些小緊張,忙是點了點首,像小雞啄米一樣,那模樣有些小可愛。
  “你是來履行婚約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了。
  當日太清皇強迫五大至尊老祖聯姻,臨海閣的至尊老祖就是把他們臨海閣最有天賦血統最高貴的弟子許配給了當時的李七夜這位太子。
  這個丫頭就是眼前的柳初晴,隻不過在當時李七夜也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而已。
  “是,是的。”柳初晴忙是點了點頭,輕聲說,說到這,她飛快地瞄了李七夜一眼,不知道為什麼,耳根有些發燒,忙是垂下眼簾。
  畢竟,眼前這個男人將會成為自己丈夫的男人,也是將會是自己陪伴一輩子的男人,所以想到這,她更顯得緊張了,低著螓首,手指不自覺地撓著衣角。
  “臨海閣還能履行當日的婚約,那還真讓人意外,有點意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目光一下子變得無比深邃。
  當日太清皇強迫五大至尊簽下了婚約,雖然說是有契約,但這一份契約已經是一紙空文了,跟白紙差不了多少,當國滅山河破之後,這一張婚姻契約已經沒有了任何約束力了。
  時至今日,這一張婚約已經是可有可無了,甚至可以說,婚約的當事人完全可以不履行這個婚約了,在他們的門派看來,就算是他們不履行婚約,已經成為亡國之君的新皇也無可奈何。
  在當日,最先投機取巧的就是兵池世家了,在當時如果兵池世家直接悔了這一樁婚約,在他們看來新皇也無可奈何。
  隻不過,這一樁婚約乃是由兵池世家的至尊老祖所訂,作為至尊老祖,當今九秘道統最強大的不朽真神,他們也不能言而無信,給世人留下把柄,也正是因為如此,兵池世家的家主才會投機取巧,把兵池映劍代替兵池含玉嫁了過來。
  作為至尊老祖,不論是兵池世家,還是其他的四強,都不好意思反悔這一樁婚約,就像風神一樣,在最初的時候那怕他心麵不願意,但也不會去反悔這一樁婚約,作為至尊老祖,他也不好去強迫李七夜退婚。
  但是,作為年輕一輩,特別是當事人,她們就沒有這樣的顧忌了,畢竟這是關係到她們自己一輩子的命運,而且新皇惡名在外,她們又怎麼會嫁給這種昏君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有了飛花聖女的退姻。
  現在作為臨海閣的公主,柳初晴卻來履行他們臨海閣這一樁婚約,這也的確是十分讓人意外的事情。
  “我,我,我臨海閣言出必行。”柳初晴有些緊張,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直視李七夜的目光。
  對於這一樁婚約,雖然說他們臨海閣的至尊老祖再也沒有表態過,事實上,他們臨海閣的多數老祖都是反對的,那怕是他們臨海閣的掌門人,也都不讚同這樣的一樁婚事,也不會去履行這一樁婚約。
  在他們臨海閣的上下看來,現在新皇已經是亡國之君了,早就成為喪家之犬了,他能保住一命便是一種恩賜了。
  到了這一地步,還想娶他們臨海閣的公主,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但是,柳初晴還是執意履行這一樁婚約,這除了她不能讓自己的老祖宗失信於人之外,也不能讓他們臨海閣失信於天下之外,這也是她應該做的事情。
  雖然是她們老祖宗訂下的這一樁婚約,但這是他們臨海閣的大事,當訂下這一刻起,便決定了她的命運。
  這是臨海閣與皇室的約定,不能為之兒戲,否則是失信於人。
  

Snap Time:2018-11-18 02:08:1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