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522章 開始熱鬧起來

  在李七夜住入了九連山不久,九連山開始熱鬧起來,竟然開始有一些九秘道統的修士住入九連山。雜∩誌∩蟲
  雖然說,一直以來都有九秘道統的修士住入九連山,來九連山悟道,但是在平日來九連山悟道的人都是獨自前來,甚至有可能一天也就隻有一二個人前來入住。
  但近日來越來越多的九秘道統的修士住入了九連山,而且很多是年輕一輩的弟子住入了九連山。
  “九連山的九湖變色之日也快要到了。”看到越來越多的九秘道統修士,特別是年輕一輩的弟子住入了九連山,守在山門的中年漢子看了一眼,不由喃喃地說道。
  “白鶴道兄,沒有想到也能在此遇到你呀。”在越來越多的九秘道統修士住入九連山的時候,不少大教弟子都紛紛在九連山中遇到了故友,都紛紛打招呼,聊起了往事。
  有一些彼此不認識的九秘道統的弟子,在相互自報門戶之後,也都慢慢熟絡起來,攀起了交情。
  雖然說九秘道統的不少門派都有過摩擦,但對於更多的修士而言,大家都是屬於九秘道統的弟子,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大家都還算是一家人,所以在沒有利益衝突之下,不少九秘道統的弟子在彼此相處之下,還算是友善。
  “九湖要變色了,白鶴兄也前來得奇遇的嗎?”故友相蓬,免不得熱切攀談起來。
  這位被稱之為白鶴兄的年輕修士搖頭,說道:“吳兄太看得起我了,九連山奇遇,談何容易,萬世也難得一遇,就算的是萬世出一奇遇,隻怕也輪不到我。這一次九湖變色,來的強者天才太多。兵池家的公主、靜蓮觀的仙子,都會來九連山。”
  “白鶴兄此消息可靠?”聽到這活,被稱為吳兄的年輕修士不由吃驚。
  “可靠。”這位白鶴兄消息靈通,說道:“不瞞吳兄,這一次九湖變色,不止是兵池家的公主和靜蓮觀的仙子會來,我得到消息說,隻怕刀聖和真帝都會親臨。”
  “觀海刀聖和八陣真帝嗎?”聽到這個消息,吳兄不由大吃一驚,心麵為之悚然。
  “沒錯,正是觀海刀聖和八陣真帝。”這位白鶴兄神態鄭重地說道:“這一次九湖變色,隻怕五強都會來,除了五強之外,鬥聖王朝也會有人來。”
  “五強和鬥聖王朝不是在括蒼城膠著嗎?”這位吳兄不由吃驚地說道:“聽說各大傳承和軍團都派大軍在括蒼城對峙,他們怎麼會來九連山?在此之前,我還聽說,八陣真帝還親自坐鎮括蒼城呢。”
  “你消息已經落後了。”這位白鶴兄說道:“現在九秘道統各方兵馬都臨時整休,各大勢力暫時達成了協議。”
  “新皇選出來了?”這位吳兄吃驚地說道:“是誰掌執九秘道統的權柄呢?”鬥聖王朝失其鹿,天下逐之,自從新皇下台,成為亡國之君後,不知道有多少門派傳承取爭九秘道統的權柄,大家都想當九秘道統的皇帝。
  “暫時還沒有。”白鶴兄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權柄之爭,連各大傳承共同達成協議,暫時擱置,與此同時,鬥聖王朝也重新整合,甚至有傳言說,聖閣有可能重新出世。”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呀。”聽到這樣的消息,吳兄不由吃驚,喃喃地說道:“太清皇死了,新皇逃亡,鬥聖王朝還依然能崛起,這實在是了不得呀。”
  “所以這一次九連山很重要。”這位白鶴兄低聲地說道:“如果在這一次九湖變色能得到奇遇的話,說不定能改變九秘道統的格局。”
  “沒有這麼誇張吧。”聽到這話,吳兄不由驚愕地說道:“九湖變色又不是第一次發生,在以前也發生過,甚至有可能是大家空手而歸。九湖變色,能改變九秘道統的格局,這太牽強附會了吧。”
  “一點都不牽強附會。”這位白鶴兄搖頭,說道:“先不說這一次九湖變色會出什麼東西,單以當下九秘道統的局勢而言,那是以往所不能相比。以前乃是太清皇獨尊天下,不管是不是九湖變色,都折騰不出什麼波花來……”
  “……現在不一樣,九秘道統的大勢極為脆弱,隻要擦出一絲毫的火花來,都有可能引起九秘道統的所有門派傳承大廝殺,到時候,你覺得能不能改變九秘道統的極局呢?”
  聽到這樣的話,這位吳兄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喃喃地說道:“說得也是,天下大勢,如此的脆弱,隻需要一根導火線而已,一旦九湖變色,真的有好東西出世,那還真的是會引起血拚,到時候隻怕九秘道統的無數門派傳承都被卷入這樣的一場廝殺之中。”
  想到這,這位吳兄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在以前,太清皇一統天下,無人能撼動,就算九湖變色,出現了了不得的東西,大家也都純粹是爭奪寶物而已。
  現在大勢已亂,一旦九湖變色,出了好東西,到時候天下各派,就不僅僅是為了爭取寶物而卷入這樣的一場廝殺之中了。
  隨著越來越多的九秘道統弟子住入了九連山,九連山變得越來越熱鬧。
  “我告訴你一個驚天的消息。”就在不少人住入九連山的時候,有一個修士十分神秘地對自己同伴說道。
  “什麼驚天的消息,這麼神神秘秘。”同伴見他如此的神秘,不在意地說道。
  這個修士把自己同伴拉到角落,見左右無人,低聲地說道:“我發生了一件驚天大事。”
  “什麼驚天大事?”見他如此的嚴肅和鄭重,同伴也吃驚了。
  “我告訴你,你千萬別告訴別人。”這個修士見附近沒有人,低聲地說道:“我發現,新皇就在九連山。”
  “真的假的”一聽到這話,同伴頓時被嚇得跳了起來,失色大叫。
  “噓噓噓”見同伴跳了起來,這個修士被嚇了一大跳,立即拉著他,用手指壓著他的嘴唇,示意他小聲點。
  好不容晚的,他同伴這才震驚中回過神來,驚疑未定地看著這位修士,抽了一口冷氣,你低地說道:“你,你不會是亂猜的吧,新皇怎麼會在九連山中。”
  “千真萬確。”這個修士忙是說道:“在入山門登記的時候,我瞄了一眼登記冊,看到冊子上正好有新皇的名字,絕對假不了。”
  “不可能吧。”這個同伴將信將疑,低聲地說道:“多少人尋找新皇,都沒有找到,他怎麼會跑到九連山來了?不會有是有人假冒的吧。”
  括蒼城被攻破,一個時代崩滅,在那一刻起新皇也消失不見,不知道被誰救走。新皇失蹤之後,曾經有很多人尋找新皇,雖然有著種種的傳聞,但都沒有準確的消息。
  現在新皇突然出現在九連山中,這怎麼不把人嚇得一大跳,如果知道新皇就在九連山中,搞不好兵池家、萬陣國各大門派傳承都會大軍壓境。
  “冒充新皇,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這個修士搖頭,低聲地說道:“誰敢冒充?搞不好,不僅僅會自己腦袋落地,還會連累他人。”
  他的同伴一想也覺得是,現在多少人想置新皇於死地,誰會冒著天大的危險去冒充新皇,除非真的有人是活得不耐煩了。
  “我的媽呀,九連山不安全呀。”他的同伴回過神來,打了一個冷顫,說道:“一旦被兵池世家、萬陣國他們發現新皇就在九連山中,那豈不是立即大軍壓境,到時候九連山就成了戰場,一下子戰火連天,我們就被殃及池魚,小命不保。”
  “不會的。”這個修士搖了搖頭,說道:“不要忘了,這可是九連山,誰敢亂來?從來沒有人敢在九連山亂來。太清皇還在世的時候夠強大了吧,夠目中無人了吧,來到九連山,那還不是收斂起天下獨尊的姿態……”
  “……九連山,那可是深不可測,誰敢大軍壓境,在九連山點燃戰火,那是十分不明智之舉,一旦惹怒了九連山,誰會知道有怎麼樣的結果。”
  這個修士分析得頭頭是道,絲絲入扣。
  “說得也是。”他的同伴搓了搓手,不由有些小興趣,說道:“新皇就在九連山,嘿,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一個廢物嗎?”這個修士興趣缺缺。
  “雖然說新皇是廢物,但他可是新皇呀,身價無雙。”他的同伴搓了搓手,興奮地說道:“嘿,如果我們把新皇綁架了,或者把他押回宗門之中,嘿,不說是發大財,說不定會立一個大功。”
  “你瘋了!”這個修士一巴掌抽在他的腦袋上,說道:“現在新皇就是一個馬蜂窩,誰捅了就會引來一大串敵人,一不小心,會招來滅頂之災,到時候連小命都玩完了,看你還怎麼立功。”
  “好吧,那就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好機會從手中溜走了。”他的同伴無可奈何地說道。
  雖然他也想把新皇綁架,但是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還是作罷。
  

Snap Time:2018-11-21 16:21:03  ExecTime: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