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521章 洪荒天牢

  “能得小哥如此一讚,老漢以之榮焉。『雜-誌-蟲『”老人深深地吸了一口老煙,舒了一口氣,吐出了長長煙圈,在那吞煙吐霧。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老漢也不由跟著笑了起來,似乎他們兩個人像是一個老朋友一樣。
  李七夜笑了笑,隨心而行,漫步於林間,也未再與老人多攀談。
  李七夜走著走著,便走到了巨洞之前,這便是洪荒天牢的入口,從這洞口往麵望去,隻見洞口直通地下,深不可測,黑漆漆的一片,宛如這個洞口是可以通往地獄的入口一樣。
  洪荒天牢深處是一片的漆黑,沒有人能看清楚麵的情況,那怕你是再強大的存在,打開了天眼了,你也無法直照入洪荒天牢的深處。
  事實上,一直以來,沒有人知道洪荒天牢麵究竟是怎麼樣的,在麵是不是一個地牢或者什麼的?
  因為被關入洪荒天牢的人,都無法再從洪荒天牢中走出來,所以洪荒天牢麵究竟是怎麼樣的,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
  李七夜站洞口處,一股強勁無比的煞氣撲麵而來,宛如是一股狂罡一樣,每一縷撲麵而來的煞氣都像是一把利刀,似乎能把人身上的肌肉一寸一寸地刮下來一樣。
  李七夜站在洞口,看著那深不見底的洪荒天牢,他目光一凝,他的目光宛如是要穿透黑暗,直抵達洪荒天牢最深處一樣。
  “深不見底,沒有人知道有多深,除非是親自進去一趟。”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響起了咂舌的聲音。
  不知道什麼時候,老人已經坐在了旁邊的岩石上,吧嗒吧嗒地抽著老煙。
  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說道:“的確是深不見底,或者這根本就是沒有底,又何能見底呢。”
  說著,李七夜也隨意地在旁邊的岩石坐下,看了一眼老人,笑著說道:“以煞氣打磨,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我也隻是人笨有笨方法而已。”老人吧嗒吧嗒地抽了幾口香煙,幹笑一聲,搖頭晃腦地說道:“我一個粗人,沒有什麼天賦,也沒有什麼文化,與天才們相比,那是望塵不及,又偏熱愛於修練,也唯有懂得一個道理,吃得苦中苦,方能求得大圓滿。”
  “這也是一個道理。”李七夜點頭,說道:“這修練的是不道行,修的是道心。”
  “小哥過獎了。”老人吐了一個煙圈,說道:“什麼大道理,老漢倒是不懂,隻是提醒自己不能動搖而已,世間有很多可以打磨道心,人性世俗皆可通,老漢隻是笨人用笨法而已,換作其他的法子,隻怕老漢也不能免俗。”
  “換作其他法子,隻怕就沒有這樣的收獲。”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投於洪荒天牢的洞口,徐徐地說道:“持之於,煞氣雖然讓人難熬,但這麵也的確是有好處。”
  “是的。”老人也不否認,坦然承認,點頭說道:“這也算是道外收獲,老漢一開始隻求打磨道心而已,未料卻有意外的收獲。”
  “若真以大道而論,這才是真正的堂皇大道。”李七夜笑著說道:“以心尋佛,所尋的乃是佛,至於佛法,那隻是道外收獲,這便是道與法的區別。”
  “小哥讚譽。”老人笑著搖頭,說道:“老漢未能有如此睿智,隻不過是誤打誤撞而已,這也得天之幸。”
  李七夜笑了一下,望著洪荒天牢的洞口,目光深邃,最後徐徐地說道:“此道,可讓你長壽,誤打誤撞也好,有謀而為也罷,都是了不起的選擇。”
  老人沉默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煙杆兒,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吧嗒吧嗒地吸了起來,快要熄滅的煙草又亮了起來,像紅星一樣在一閃一閃的。
  “的確可以。”最後,老人吐著一個煙圈,點頭,認真地說道:“老漢能活這一把年紀,也托此道之福。”
  “所以,太清皇對這地方感興趣了。”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徐徐地說道:“他所謀求,並非是何等寶物,所謀求的乃是長壽!”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老人身體不由為之一震,緊接著是吧嗒吧嗒地抽著煙杆兒,一句話都不說了。
  “長壽足矣,長生則太貪。”過了好一會兒之後,老漢長長地吐了一個煙圈,不由喃喃地說道。
  老人這話說得也是十分有道理,太清皇三世為皇,可以說,他能在帝統界一活便是三世,那已經是一個十分了得不的奇跡了,若是想活更久,那是難上加難了,在帝統界,如此想繼續地這樣活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進入仙統界了。
  “可惜,太清皇卻未搞明白。”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說道。
  “九秘道統,又有何人能真正搞明白呢。”老人輕輕地吐了個煙圈,喃喃地說道:“就算是有所悟,想謀求得之,這又談何容易。在古老的時代,九秘道統曾有多少先賢嚐試過,連始祖都曾作過嚐試,卻未有所得,太清皇想謀之,這是癡人做夢而已。”
  “老頭倒是有野心。”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隻不過,投進去的人,那也是肉包子打狗而已。”
  太清皇曾經是把一些強敵和大凶之人關入了洪荒天牢,而且這樣的舉動是維持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後來太清皇卻不得不放棄了,再也沒有把強敵關入洪荒天牢了。
  “太清皇也隻是投石問路而已。”老人不由說道:“隻不過投進去再多的人,都是沒有絲毫的回音,一無所謂,最後也隻好作罷。”
  “所投的人不強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老人不由為之愕了一下,隨之說道:“太清皇獨尊天下之時,曾投過一批強敵進去,多數以不朽真神為主,其中有五人最強。”
  說到這,老人不由望著洪荒天牢的洞口,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道:“這五人不論威名還是實力,都不見得比太清皇差得了多少。這五人之中,有一人最強。”
  “強到何地步?”李七夜笑了一下。
  老人望著洞口,印象深刻,說道:“那是威震帝統界的巨擎,在當時太清皇都不是他的對手,曾敗於他的手中。後來若不是九凝真帝出手,隻怕太清皇都難於為繼。最後,九秘道統與好幾個世家聯手,才活捉了他。太清皇清捉他之後,便把他投入洪荒天牢,可惜,依然是石投大海,杳無音訊。”
  “這可是帝統界最強的不朽之一呀,曾與古一飛齊名,在帝統界除了古一飛,再也難有匹敵者了。”老人說到這,不由十分感慨地說道。
  此時此刻,如果有外人聽到這樣的話,一定會為之心麵一震,要知道,太清皇三世為皇,獨尊天下,他的強大已經是毋庸置疑了,他的實力之強大,不要說是九秘道統,就算是放眼整個帝統界,也難有幾個人能與之匹敵。
  甚至有人說,在帝統界的至尊強者中,太清皇的實力能排入前三。
  現在這個強敵連太清皇都不是對手,甚至是傾帝統界之力才把他活捉,這是多麼可怕的強敵。
  但是,就是強大如此的存在,被投入洪荒天牢之後,依然無聲無息,杳無音訊,未能從洪荒天牢中活著出來,似乎是死無葬身之地,這可想而知洪荒天牢是多麼的可怕。
  “還是太弱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若是投進一個始祖進去,或者還有一點效果,餘者,那隻不過是去送死而已,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老人不由愕了一下,一時之間都搭不上話來了。
  舉世之間,又有幾人能把始祖投入洪荒天牢,除了始祖他們自己了,否則的話,其他人想把始祖投入洪荒天牢,那簡直就是比登天還要困難的事情。
  “難怪。”最後老人吧嗒地抽了幾口煙杆兒,吐了一個煙圈,喃喃地說道:“難怪連九秘始祖都未能成功,餘者,那也隻能是癡心妄想了。”
  在遙遠的時代,九秘始祖也對洪荒天牢作過探試,可惜也沒有收獲,因為那怕是作為始祖的他,都不見得願意親自入洪荒天牢一趟。
  畢竟,一旦踏入洪荒天牢,那怕是對於始祖而言,都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就算是能從洪荒天牢中活著出來,隻怕也是需要付出代價。
  “世事本難全。”李七夜笑了一下,轉身離開了,回到了洪荒山。
  見李七夜離開之後,老人也敲了敲煙缸,收起煙杆兒,把柴刀別在了腰間,挑起已經砍好的滿滿一擔木柴,往山外走去。
  老人每天都會來這砍柴,每天把砍到的木柴挑到山外城賣掉,換點鹽米,然後又回到九連山,日複一日,似乎亙古不變。
  “我本是凡人,不登仙閣樓……”在這個時候,九連山又回蕩著老人那雄厚有力的歌聲,似乎這歌聲已經成為了九連山永的節奏了,似乎再過一百年,這歌聲依然會回蕩於九連山中。
  

Snap Time:2018-11-21 15:58:43  ExecTime: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