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2515章 一群螻蟻而已

  看著李七夜手中抓著無字石碑,神行門的老祖和在場的所有弟子都不由為之悚然,從來沒有人能撼動過無字石碑,更別說把無字石碑拿起來了。﹥雜+誌+蟲﹥
  但是,李七夜卻輕而易舉地把無字石碑拿了起來,而且還當作兵器擋住了這砸來的一錘,這一下子震撼著在場的所有人。
  自從無字石碑被神行門的始祖神行真帝立在這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知道這塊石碑的用處,也再也沒有人知道這塊石碑的真正用處,再也沒有人知道這塊石碑的奧妙,沒有想到,李七夜一個外人就如此輕而易舉地把這塊無字石碑抓在手中,這簡直就是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不論是神行門的老祖還是神行門的弟子,都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合攏不上。
  “砰”的一聲巨響,就在所有人發呆的時候,李七夜手中的無字石碑一震,直接向這位老祖碾壓過去。
  在“砰的”一聲巨響聲中,巨錘瞬間被震得粉碎,無字石碑宛如是巨嶽一般鎮壓向了這位老祖。
  “啊——”的一聲淒厲慘叫聲響起,在無字石碑之下,這位老祖根本無法反抗,似乎這塊無字石碑擁有著鎮天之力,在無字石碑的鎮壓之下,任何人都無法逃遁,在慘叫聲下,聽到了“噗”的一聲,這位老祖瞬間被鎮成了血霧。
  “一群蟻螻而已——”李七夜抓著無字石碑,輕描淡寫地說道,似乎在此時他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這樣的事情,對於李七夜而言那是十分的微不足道,但是,對於整個神行門來說,那是徹底的被震撼了。
  “殺——”在天鶴真人回過神來,他們都相視了一眼,就在這那之間,他們都感到可怕,就在這一刻,他們在心麵同時都冒出了一個想法,眼前的李七夜留不得!
  “轟——”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一座座大殿樓宇崩碎,碎石泥土飛濺,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同時出手,瞬間轟出了自己最強大的一擊。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隻見一件件強大無匹的兵器衝天而起,狠狠地轟擊向了李七夜,在這一刻,天崩地裂,殺伐衝天,天鶴真人他們都被嚇住了,所以第一反應就是要以最強大的一擊鎮殺李七夜,否則他們必將會遭來滅地之災。
  “不自量力。”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聲,手中的無字石碑一震,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手中的無字石碑就像是天外飛隕一樣重重地擊落而下,整個無字石碑“轟”的一聲狂轟,宛如鎮殺諸天十地。
  “砰、砰、砰……”一陣陣崩碎之聲響起,在無字石碑一擊之下,隻見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的一件件兵器紛紛崩碎,根本就是承受不起無字石碑的一擊。
  最後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無字石碑宛如是重重地擊在了地上,在這一聲巨響中,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諸位老祖瞬間被鎮壓,“啪、啪、啪”的一陣陣倒地聲音響起,隻見天鶴真人和諸位老祖他們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整個身體都趴在地上,徹地被鎮壓了。
  此時天鶴真人和神行門的諸位老祖全部都趴倒在地上,五體投地,他們的身上宛如有十萬座的山嶽壓著一樣,動都動不了,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彈動,他們徹底的被鎮壓了。
  “我是該如何把你們殺了呢?是扒皮?還是抽筋?”看著被鎮壓在地上的天鶴真人他們,李七夜不由笑吟吟地說道。
  “你敢——”在門外,有不少神行門的弟子大驚,齊喝一聲,“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見不少的神行門弟子瞬間拔劍而上,向李七夜衝殺而來。
  這些神行門的弟子是救人心急,也沒有想太多,見師父和諸位老祖有難,就立即拔劍衝上來救助。
  “勇氣可嘉,可惜,不自量力。”見這些弟子都拔劍衝殺上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隻是手指一彈,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這些弟子的長劍全部都一下子崩碎,緊接著聽到“啪”的一聲,這些弟子鮮血狂噴,整個人重重地被砸在了地上,就像一座山峰重重地砸在了他們的身上,讓他們動彈不得,再也無法爬起來了。
  舉手投足之間,就鎮壓了在場的諸老祖,至於神行門的弟子,在李七夜手中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感到了無邊的恐懼,因為李七夜的可怕,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了。
  在此之前,他們都一直以為李七夜隻不過是一位荒唐無能的昏君而已,道行之淺,那是完全可以忽略,完全是不值一提,但現在他一出手,便輕而易舉鎮壓了諸位老祖,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在這一刻,恐懼在天鶴真人他們心麵蔓延,在這個時候他們才真正意識到了李七夜的可怕,難怪在此之間李七夜一直視他們為蟻螻,現在他們才知道,與李七夜相比,他們的的確確是蟻螻。
  在這個時候,天鶴真人他們通體徹寒,毛骨悚然,因為他們在這一刻意識到,李七夜要滅他們神行門並不是什麼難事。
  “想逃嗎?”在一旁一直沒有出手的飛花聖女臉色煞白,秀目中露出了恐懼,呆得她連連後退,想轉身逃走,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
  在這個候,李七夜隻是大手一招而已,想逃走的飛花聖女一下子不受控製,整個人瞬間被鎮封,動彈不得,身體向李七夜飛去。
  眨眼之間,飛花聖女被李七夜抓在了手中,這嚇得飛花聖女臉色煞白,一下子露出了恐懼之色。
  “你剛才不是不屑一顧嗎?”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如果說,我現在要把你怎麼樣,你認為誰能救得了你呢?”?“你,你,你敢——”飛花聖女毛骨悚然,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尖叫一聲。
  “世間我不敢做的事情,還真的找不到。”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聽到“嘶”的一聲響起,飛花聖女的上衣一下子就被李七夜撕裂了,在這個時候,露出麵的裹衣,淺粉的裹衣遮住了大部分的肌膚,但雪白瑩晶的肌膚欲隱欲現,顯得特別的性感。
  她那高聳的酥胸十分的渾圓,此時裹衣是無法完全包裹得住,呼之欲出,特別是酥峰上的那一點嫣紅,更是凸粒突了,可以隱隱看到那兩點的嫣紅,宛如是兩顆小小的草莓,已經是飽滿成熟,充滿了誘惑,讓人想咬一口。
  此時李七夜毫不客氣,大手伸入了裹衣之中,握住了衣下的渾圓溫軟,揉捏把玩了一番,飛花聖女乃是黃花大閨女,哪如此被人輕薄過,渾圓溫軟在把玩之下,顯得整加的翹挺,更是溫潤誘人。
  “不——”在這個時候飛花聖女都要口頭出聲來了,她從未跟一個男子如此輕薄過,更何況還是在大眾廣庭之下。
  “你,你,你不得好死——”天鶴真人見到李七夜當眾輕薄自己女兒,不由尖叫一聲。
  “閉嘴。”李七夜隻是輕彈了一下手指,“啪”的一聲,天鶴真人嘴巴被狠狠地抽了一下,鮮血狂噴。
  李七夜懶得去看飛花聖女,淡淡地笑著說道:“一個女人而已,還真把自己當作一回事呀,我李七夜真的想要一個女人,隻要勾勾手指頭,仙女都要自己送上床來。隻要我願意,隨時隨地都可以把你辦了,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呀?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我麵前,都一文不值。”
  飛花聖女被嚇得簌簌發抖,淚水無聲無息地流下了,此時她連哭都不敢哭,完全是被嚇怕了。
  “陛,陛,陛下——”終於,一直站在一旁的張建川跪倒在地上,打了一個冷顫,低聲求情。
  “怎麼,向我求情嗎?”見張建川跪拜在地上,李七夜隨意一笑。
  “小的,小的出身於神行門,神行門,就,就是我的家。”張建川都顫抖,低聲求饒。
  在現場,也唯有張建川有資格向李七夜求情了,也隻要張建川值得李七夜念上一點點的情份了。
  “有點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手就把飛花聖女扔到了一邊,索然無味,隨意地說道:“今天就饒你一次。”
  飛花聖女打了一個冷顫,忙是把衣服拉上,包裹好身體,退到一邊,低著螓首,淚水劃過了臉龐,但不敢哭出聲來,此時她的嬌軀都在發抖,這一刻真的是把她嚇住了。
  “一群蟻螻而已,還敢打我寶物的主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實在是蠢不可及。”
  “鐺、鐺、鐺”就在李七夜話剛剛落下的時候,整個神行門響起了一陣陣的警鍾之聲,一陣陣的警鍾響徹了整個天地。
  “轟、轟、轟……”就在這那之間,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整個神行門噴湧出了一縷縷的光芒。
  在這一刻,磅無窮的氣息噴湧而出,衝入了天際,宛如是可以大浪滔天一樣。
  

Snap Time:2018-11-22 19:34:57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