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69章 遠荒聖人

  對於長生真人這樣的話,陽明散人剜了她一眼,依然高潔出塵,她的美麗讓人心神搖曳,但又讓人不敢有絲毫的瀆褻,隻能遠觀。雜§誌§蟲
  李七夜倒不受影響,仔細地看著眼前的陽明散人,細細欣賞,目光是那麼的自在,是那麼的隨意,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宛如是要把陽明散人外外看個遍一樣。
  “你看,我這徒弟多喜歡你,自從見到你,便是目不轉晴,被你迷得神魂搖曳,使得我這個做師父的都要吃醋了。”李七夜細細品味陽明散人的時候,長生真人抿嘴輕笑一聲,眨了一下秀目,有些俏皮。
  陽明散人被李七夜那放肆侵略的目光如此看得也心麵有些惱氣,不由瞪了李七夜一眼,高潔出塵的陽明散人宛如是食煙火,當她惱氣地一眼瞪過來的時候,那頗有三分小女人氣息的韻味,能讓人神魂顛倒。
  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了一下,說道:“對於美女,我一向都是來都不拒,如你,像在我身旁當一個丫頭,我還是可以考慮的。”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陽明散人惱氣,都不由剜了李七夜一眼,秀目之中頗有三分的惱怒,那輕微的嗔意,更讓她美麗絕倫。
  這也不怪陽明散人惱氣,陽明教,乃是萬統界第一大道統,陽明散人作為陽明教的掌權人,可謂是位高權重,地位十分尊貴,現在李七夜竟然讓她當一個丫環,這怎麼不讓陽明散人惱氣呢??“不要惱氣。”李七夜笑著說道:“趁你還年輕,跟著我,大好時光。跟我上去,未來你還有機會在仙統界一覽大好風光。”
  “這個主意不錯喲。”長生真人抿嘴輕笑,慫恿陽明散人,輕笑地說道:“有你侍候著我的徒兒,我這個做師父的也安心了。”
  陽明散人白了長生真人一眼,冷淡地說道:“注意你的身份。”她一眼白來,有著三分的嬌媚,那讓人一看,骨頭都酥了。
  “美人兒,你這一副傾國傾城的美貌,讓多少人神魂顛倒呀,你這枯守古燈,那是多麼的可惜了,那是暴殄天物,不如從了我的徒弟吧。”長生真人攬著陽明散人的香肩,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樣。
  陽明散人,沒好氣瞪了她一眼,但模樣的確是美麗無倫,讓人神魂顛倒,讓男人一看,全身骨頭酥軟。
  “開個玩笑而已。”李七夜倒是隨意自在,說道:“隻不過,你有機會,的確是值得去仙統界走一走。你們的始祖可是出身於光明聖院,號稱得光明聖院的真傳,推舊陳新,創建了你們陽明教。真有那麼一天,回光明聖院一觀,或許受益匪淺。”
  “你了解不少嘛。”陽明散人聽到這話,不由秀目一凝,望著李七夜。
  陽明教的始祖王陽明,他一生甚為了不起,建樹甚多,曾留下了赫赫的威名。
  傳言說,王陽明畢業於光明聖院,深得光明聖院的真傳,後來他跳脫了光明聖院的大道,開辟道源,成為了一位始祖,以《明心經》煉築了道土,創建了陽明教。
  “天下事,又有何不了解。”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就比如你們始祖所出身的光明聖院,那隻怕是值得一去,更何況,光明聖院的始祖,那是十分有意思的人。”說到這,他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遠荒聖人”就是長生真人也不由心生敬意地說道。
  “光明聖院。”陽明散人也不由輕輕低喃了一聲。
  光明聖院,陽明散人的確是聽過,是仙統界最具威名的道統之一,深如瀚海,出過無數的豪傑天才,不知道有多少真帝甚至是始祖是出身於光明聖院的。
  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光明聖院的始祖遠荒聖人,傳言說,他光明普照,普渡萬界,讓黑暗無處遁形。
  “對,遠荒聖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這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這背後的一些事情的確是十分有意思。
  “遠荒聖人,光明普照,熾照萬世,普渡八方。”那怕陽明散人也不由帶著敬意地說道。
  他們陽明教始祖王陽明出身於光明聖院,可以說是傳承了遠荒聖人的衣缽,遠荒聖人,可以說是他們陽明教始祖的始祖,值得他們陽明散去崇敬。
  “光明普照,熾照萬世,普渡八方。”對於陽明散人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有什麼不可以嗎?遠荒聖人,這是萬世認同的始祖,他的光明曾熾照著三仙界很長一段時間。”陽明散人對於李七夜這樣的態度不滿了,本是冷淡疏離的她都不由瞪了李七夜一眼。
  “光明也好,黑暗也罷,那也隻不過是相對的。”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心有光明,便可燭照萬世,一念黑暗,便可屠戮紀元。沒有光明,又何來黑暗,沒有黑暗,又何來光明,又有誰知道,何為光明,何為黑暗。或者,你所不知,光明那是由一顆黑暗之心所滋養。”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露出濃濃的笑容,遠荒聖人,這是一個十分值得玩味的稱號,十分有意思的稱號,當然,這隻是一個稱號而已,至於背後這個人是誰,那就更有意思了。
  “淨是胡說八道。”陽明散人有些惱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這也不怪她,畢竟對於陽明教來說,遠荒聖人是他們始祖的始祖,在心麵他們對於遠荒聖人依然抱著敬意。
  “我也隨便說說而已。”李七夜隨意一笑,也未去爭辯,畢竟時間長河中的迷霧,不是陽明散人她們這樣的等級所能接觸得到的。
  “我倒有興趣聽聽。”長生真人輕笑一聲,說道:“或者遠荒聖人有一些不為人知的軼聞,畢竟,一些傳說已經離我們太遙遠了,已經不是那麼的真實了。”說到這,她眨了眨眼睛。
  “八卦。”陽明散人輕輕地白了長生真人一眼,對於長生真人不滿了。
  長生真人一點都不在意,攬著陽明散人的香肩,輕笑地說道:“如果妹子真想知道,或許可以隨我的徒弟去嘛,給我徒弟暖暖床,枕邊吹吹風,說不定收獲匪淺。”說到這,她曖昧地眨了眨眼。
  陽明散人惱氣地瞪了長生真人一眼,不覺之間,又露出了那傾國傾城的美姿,讓人都想抱於懷中,揉捏一番。
  陽明散人收回目光之後,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你入帝統界,僅僅隻是作為跳板,還是有他可為?”
  李七夜的強大,陽明散人是毫不懷疑了,她也完全相信,隻怕用不了多久,李七夜隻怕是會登臨仙統界。
  事實上,陽明散人認同李七夜登臨仙統界,這也不足為奇。因為萬古以來,足夠驚豔的人都會登臨仙統界。
  當然,那怕是對於無敵之輩而言,想一步從萬統界登臨到仙統界,那是困難重重的,不要說是真帝,就算是始祖都很難做到,所以,往往很多時候,真帝他們先登臨帝統界,然後再把帝統界當作跳板,足夠強大了再登臨仙統界。
  在陽明散人看來,李七夜的驚豔不亞於古人,他日必定有資格登臨仙統界,也正是因為如此,陽明散人才會說出此般的話來。
  “怎麼,難道你想隨我而去?”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當然了,我剛才說的話還有效,如果你想隨我而去,我收了你便可。”
  “少做夢。”陽明散人被氣得牙癢癢的,他們一對師徒,還真是存心和她作對。
  “你僅是路過嗎?”就是連長生真人都有些好奇,長生真人在心麵對李七夜更清楚,他隻不過是這個世界的過客而已。
  就如他出現在萬統界一樣,隻怕他就是為三仙樹而來,現在他登臨帝統界,僅僅是因為路過嗎?僅僅是作為跳板通往仙統界。
  “順便做點事情。”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隻有順手而為,有些事情也不能強求。”
  雖然李七夜說得輕描淡寫,也沒有說是幹什麼,但,長生真人明白,李七夜去帝統界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不僅僅是路過而已。
  “願你能成功。”長生真人不由握了握李七夜的手掌,真誠地說道。
  李七夜隨意一笑,看著遠處,當然他去帝統界並非是說為了沐家什麼的,如果僅僅是為了一個沐家,還不值得他親自去一趟帝統界。
  看著長生真人和李七夜,這是一對最不像師徒的師徒,陽明散人也清楚,李七夜和長生真人根本不是什麼師徒關係。
  雖然陽明散人和長生真人兩個人常常都有點小磨擦,事實上她們兩個人之間可以稱得上知己,沒有人比她們更了解彼此。
  所以,陽明散人心麵很清楚,李七夜和長生真人之間根本就不是什麼師徒關係。
  就在這個時候,有陽明教的弟子來報,說道:“教主,諸老說已準備好了。”
  聽到稟報,陽明散人看著李七夜。
  “走吧,該啟程的時候了。”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笑了笑。
  “該啟程了。”長生真人也輕輕低喃一聲,心麵不由歎息一聲。
  

Snap Time:2018-11-19 17:14:21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