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459章 力挽狂瀾

  沐少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冷笑一聲,然後狂笑地說道:“姓李的,你就狂吧,你再狂也狂不過今天,你再強大又如何,今天一樣難逃一死,你是殺不死武祖的心魔的,它與朱襄武庭共存亡……”
  “……而且他隻會越來越強大,當他吞噬掉了整個朱襄武庭之後,就是你的末日到了,我是十分期等著你哀嚎求饒的那一刻,這一刻的到來是不會遠了。☆雜*誌*蟲☆”說到這,他狂笑不止,得意萬分。
  李七夜不由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坐井觀天而已,區區一個武祖心魔,就讓你得意成這副德性。在我眼中,莫說是武祖心魔,就算是武祖親臨,那也沒有什麼區別。”
  “好大的口氣,不知死活的東西,隻怕你還不知道一位始祖是多麼的恐怖吧……”沐少晨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話,淡淡地笑著說道:“始祖而已,又不是真仙,真仙還能說萬古無敵,始祖,不說也罷。”
  “你”沐少晨一下子語塞,半天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已經沒有見過比李七夜口氣更大、更加狂妄的人了,舉世之間,誰敢邈視始祖?但李七夜說出來卻是那麼風輕雲淡。
  “前輩,請你救救我們朱襄武庭。”此時龍象武神也開口哀求了,說道:“我們朱襄武庭願傾全力以報前輩大恩。”
  在自己道統生死存亡的關頭,那怕再高傲的龍象武神,此時此刻也唯有低下頭顱向李七夜救助,因為他已經沒有再戰之力,在這一刻除了李七夜他已經想不出還有誰能打敗武祖心魔,救他們朱襄武庭於存亡之間。
  此時此刻,隻要能保全朱襄武庭,對於龍象武神來說個人的得失、個人的榮辱,算得了什麼。
  看到龍象武神向第一凶人求助,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望著李七夜。龍象武神向第一凶人求助,大家也都不意外,畢竟現在還有誰能打敗眼前的武祖心魔,也唯有第一凶人了。
  以龍象武神的為人,到了這樣的地步,向自己的敵人求助,這也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了。
  “不過,有一點沐家小兒倒說得沒錯。”對於龍象武神求助,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著說道:“要殺死心魔,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已經是你們朱襄武庭道統的一部分了,殺死他,這就意味著你們朱襄武庭即將迎來衰敗。”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龍象武神心麵不由為之一窒息,他當然知道一個道統衰敗這將意味著什麼。
  有很多道統一旦是衰敗了,那很有可能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從此沒落,直到整個道統崩分離析的那一天到來,從此之後,世間再也沒有朱襄武庭。
  “衰敗,總比滅亡好。”龍象武神一咬牙,說道:“還懇請前輩出手。”
  此時為了保全朱襄武庭,龍象武神可以說不惜一切代價,就算是讓他跪下來向李七夜磕頭求助,他也願意去做。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對於龍象武神的哀求,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來於哪,歸於哪。你想讓他重歸於你們朱襄武庭,對於我來說,這也不是一件多難的事情,隻不過,缺了一個引子,需要路引著他回歸這片大地,融入於這大地之中。”
  龍象武神看著眼前的百萬赤地,一片死寂,一片悲涼,他心麵一痛,咬牙,說道:“我願意作為路引,懇請前輩出手。”說著,龍象武神直接跪在地上,神態鄭重。
  為了朱襄武庭,他願意犧牲自己,更何況,這一場災難是由他引起的,必須由他來結束,他是朱襄武庭的罪人,隻要朱襄武庭能幸存下來,他的一條命算得了什麼。
  “把戰棍拿來。”李七夜伸出手,徐徐地說道。
  龍象武神毫不猶豫,把手中的武道戰棍扔給了李七夜,李七夜接過了武道戰棍,輕輕地拂了一下。
  “這把武道戰棍,就是為鎮封而生,何止僅僅是因為有十二式的奧妙呢。”李七夜手握武道戰棍,徐徐地說道。
  當李七夜手握著武道戰棍的時候,武祖心魔後退了一步,在此之前,龍象武神也是手握戰棍,但是,武祖心魔卻一點都不在意,甚至可以用手臂去擋武道戰棍的一擊。
  因為龍象武神根本不知道武道戰棍的奧秘,更何況,龍象武神也無法發揮它真正的威力。
  但是,當武道戰棍在李七夜手中的時候,那就一切都不一樣了,武祖心魔一下子感受到了恐怖的殺伐,可怕的殺意好像一下子刺穿他的心髒一樣。
  要知道,當年武道鑄造武道戰棍,就是為了克製鎮封心魔的,當然,隻有真正能發揮它威力的人,才能真正的鎮封克製心魔,否則的話,強大如龍象武神,那怕是武道戰棍在手,那也是無濟於事。
  李七夜手握著武道戰棍,十分的隨意,向武祖心魔一指,淡淡地一笑,說道:“是你自己乖乖的伏首,還是我親自動手呢?”
  李七夜這話一出,不少人麵麵相覷,第一凶人,果然是霸氣無匹,竟然敢對武祖心魔說乖乖伏首,這是何等的霸氣。
  “吼”在這一刻,武祖心魔狂吼一聲,那之間,他黑暗吞吐,整個人高漲,無窮無盡的黑暗凝集於他的身上,他整個人變得高大無比。
  在這一刻,武祖心魔站在那,就像一尊巨人一樣,可以俯視天地,似乎在他一覆掌之中,就足可以把整個朱襄武庭崩滅。
  “無所謂的掙紮而已,你已不複當年的強盛,就算強盛如當年,遇到了我,也一樣改變不了什麼。”見武祖心魔凝集了無窮無盡的黑暗、如同一尊巨人一般站在天空上,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完全是無所謂的姿態。
  那怕是麵對武祖心魔,李七夜依然也是十分的隨意,好像麵對著一尊微不足道的存在一般,這讓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看到李七夜如此隨意的姿態,所有人都隻有一個“服”字,能做到這一點的,放眼天下,也唯有第一凶人而已。
  “吼”此時武祖心魔一聲狂吼,張開大嘴,向朱襄武庭吸去,他張嘴一吸,就是要吞噬朱襄武庭。
  “小心,他要吞噬天地了。”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尖叫一聲,為之駭然。
  “小心”龍象武神也是臉色大變,在剛才武祖心魔一張口就吞噬了百萬大地,現在他比剛才不知道強大多少,搞不好張口就吞噬千萬大地,如此下去,用不了幾口,他們整個朱襄武庭的道統就被他吞噬完了。
  “可惜,你遇到了我。”在武祖心魔張口吞噬的時候,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一張,道法自然,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的大手宛如打破了世間的一切秩序一樣。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的大手宛如是源自於遠古一般,在天地未開之前,他大手便在那了。
  大手瞬間跨越時空而至,大手張開的瞬間,無盡的混沌傾瀉而下,混沌瞬間演化上了無上法則,法則交錯,化作了亙古唯一的篇章,大道無上,亙古唯一。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這樣的無上而亙古的篇章瞬間烙印在了朱襄武庭的大地之上,烙印在這廣袤無比的大地之上,是那麼的耀眼,是那麼的奪目。
  就在這那之間,當篇章烙印在那的時候,整個朱襄武庭的道統像是被拓住了一樣,磐石不動。
  “呼、呼、呼”一陣陣狂風呼嘯,狂風瘋狂刮過了這片大地,宛如要把山峰都要攔腰吹斷一樣。
  但,就在這那之間,不可思議的奇跡發生了,任由武祖心魔吞噬,任由武祖心魔呼吸狂風,但是,整個朱襄武庭的道統不為所動。
  在此之前,隻要武祖心魔張口一吸,天地精氣、萬物生命都會瞬間被抽幹,都會一下子被吞噬掉。因為他與朱襄武庭本就是一源,當他要吞噬朱襄武庭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鎖住這片天地的精氣和生命。
  但,現在整個朱襄武庭磐然不動,根本就不受武祖心魔吞噬的影響。
  雖然說,武祖心魔是與朱襄武庭同為一源,但是,李七夜出手便是《止劍》的篇章,也就是以前《天書》的無上篇章,這才是武祖的真正起源,它比武祖的大道,比朱襄武庭的道源,比武祖心魔,更加遠久,更加的古老,它才是真正的本源,它才是最強大的。
  當天書篇章直接鎮鎖朱襄武庭,武祖心魔又怎麼可能再吸得動這的天地精氣呢?
  “這,這,這,這不可能吧。”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目瞠口呆,所有人都嘴巴張得大大的,都難於相信自己眼前的這一切。
  在此之前武祖心魔一張口,便是百萬赤地,但現在卻絲毫效果都沒有,這怎麼不讓人為之震撼呢。
  

Snap Time:2018-11-16 22:20:57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