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442章 長驅而入

  朱襄武庭,萬統界最強的道統之一,甚至有人說,除了陽明教之外,沒有哪個道統可以比朱襄武庭更加強大了。&雜誌蟲&
  朱襄武庭乃是創自於武祖之手,武祖築煉朱襄武庭這個道統之時,也曾花費不小的心血。
  武祖,在萬古以來的始祖中,他也是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始祖。武祖,他曾經被人稱之為武道無雙,式術第一。
  傳言說,武祖曾在年輕之時見得一方天石,這方天書銘刻有一卷天書,這一卷天書大道玄奧無雙,武祖觀之,受益匪淺,從此創出了自己的大道,驚豔絕世。
  也有傳言說,正是因為武祖觀得這一方天石,最後才能創出“武祖十二式”這種驚豔絕世的式術來!
  行走在朱襄武庭的大地上,你會感受到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在波動,但這股強大無匹的力量與很多道統的力量又不一樣。
  很多道統的力量在波動的時候,它就是純粹的力量,這是始祖祭煉道土之時留下來的力量,但是朱襄武庭的道統力量在波動的時候,卻有著深奧的武意,似乎每一縷的力量在波動的時候都蘊藏有一招一式一樣,十分的玄妙。
  也正是因為如此,每個踏入朱襄武庭的人都有著如此清晰的感受。也正是因為如此,有傳言說,當年武祖祭煉朱襄武庭的時候,把他一生絕學都融入了整個道統的每一寸泥土之中,包括了“武祖十二式”,所以如果你能參悟朱襄武庭道統力量,那你就能參悟朱襄武庭的的功法。
  但事實上,很多個來的修士強者都曾經嚐試過,但都沒有人能成功,傳言說,隻有修練過武祖心法的人,才能參悟出一點玄妙來。
  行走在朱襄武庭的大地之上,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律韻,一切都由一字衍生而來。”
  李七夜緩緩而行,看似慢,但短短的時間之內,他便跨越了天地,來到了朱襄武庭的武庭之外了。
  當李七夜還沒有靠近武庭之時,就遇到了一人,這人全身長袍遮籠,看不真切麵目,也不知道是何人。
  “李公子,我受人之托,有書信一封,請李公子過目。”這個人出現之後,便為李七夜送上書信一封,隨之消失了。
  李七夜打開書信一看,看完之後,笑了笑,隨之書信被焚燒成灰。
  這書信正是武冰凝親筆所寫,武冰凝在書信中是為朱襄武庭求情,畢竟她是出身於朱襄武庭,她也不願意看著朱襄武庭在李七夜手中灰飛煙滅。
  “這丫頭。”李七夜笑了笑,搖了搖頭,當然,是否屠滅朱襄武庭,他自有分寸。
  站在武庭之外,抬頭一望,隻見整個武庭是磅大氣,在這,乃是自成天地,宛如化作了一方聖地。
  朱襄武庭,乃是一個道統,整個道統自成一個世界,廣袤無邊,宗門世家多如牛毛,強大的門派世家也是上千之多。
  而朱襄武庭的真正權力中心那就在於武庭,自從武祖建立朱襄武庭開始,武庭就是朱襄武庭號令天下的地方。
  隻見整個朱襄武庭巍峨無比,在武庭之中有神峰擎天,也有巨殿懸空,更有日月高掛在天上,整個武庭就宛如一個世界一樣。
  在這有著江海山川,有著聖跡神土,天空上有蛟龍飛舞,大地上有瑞獸奔走,如此的一片天地,那簡直就是聖土。
  看著眼前的武庭,李七夜笑了一下,此時武庭乃是道門緊閉,似乎並沒有開門迎客的意思。
  事實上,此時此刻,武庭那高聳入雲的城牆上,每一位守城的士兵都緊張無比,每一個士兵都緊緊地握住自己手中的長槍,肅殺氣息彌漫於天地之間。
  “轟”的一聲巨響,此時此刻,李七夜一步踏入了武庭,當李七夜一步踏入武庭的時候,那高大堅硬的城門在他的腳下就如同紙糊的一樣,一步踏出,整個城門就一下子崩碎,甚至整個武庭都搖晃了一下,在李七夜這一腳之下,可以把萬之長的牆踏崩。
  “霸道,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無人能比。”看到李七夜一來,就一腳把朱襄武庭的城門級踏得粉碎,這讓很多人都麵麵相覷,不少人暗暗地豎起了多拇指。
  “朱襄武庭,被人轟碎城門,那是多少個時代以前的事情了。”就算是道統老一輩強者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放眼天下,有幾個人敢一到來就把朱襄武庭的城門直輕踩碎,這簡直就是當著天下人的麵狠狠地抽朱襄武庭一個耳光,這是要與朱襄武庭誓不兩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砰、砰、砰”一陣陣落地之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踏碎武庭的城門之時,一個個穿著鐵甲的強者從天而降,這一個個鐵甲強者從天而降,每一個鐵甲強者身上都彌漫著強烈無比的殺氣。
  “鐺、鐺、鐺”一聲聲金鳴之聲響起,隻見這一個個鐵甲強者瞬間是一把把長槍怒指李七夜,他們長槍乃是寒光四射,甚至聽到“劈啪”的聲音響起,閃電容過了他們的槍尖,宛如他們的長槍帶著天罰的力量一樣,任何人都必須得到製裁。
  “武庭的禁衛軍。”看到這一個個鐵甲強者從天而降,有大教掌門說道:“算是朱襄武庭最強大的軍團之一,就不知道他們有怎麼樣的殺手了。”
  “來者,請退下。”此時長槍怒指李七夜,冷冷地說道:“入武庭者,必服武庭規紀拜山門……”
  “否則呢……”對方還沒有說完,李本夜就淡淡一笑,接下他的話。
  “否則,視作冒犯武庭,入侵武庭……”鐵甲強者冷冷地說道。
  對於武庭的禁衛軍來說,任何人想以武力踏入武庭,那都是對他們的挑釁,他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用視作。”李七夜打斷他的話,笑著說道:“我就是冒犯你們的武庭,就是入侵你們的武庭,就不知道你們作好準備了沒有。”
  “殺”鐵甲強者聽到這話,頓時一怒,狂喝一聲。
  “鐺、鐺、鐺”的聲音響起,隻聽到一陣陣槍鳴之聲響起,每一把長槍都瞬間振天而起,槍尖的寒光瞬間吞吐,每一把槍尖噴湧出來的寒芒就像長刀一般,銳不可擋。
  “甚好,成全你們。”麵對這近千的長槍擊空而來,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隨手一指,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宛如是一個世界在他的手中誕生一樣,隻見一個世界在他手中那麼的晶瑩剔透,星辰璀璨。
  “退下”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沉喝響起,但,這已經遲了。
  “嗤、嗤、嗤”的一聲聲響起,鮮血狂噴,就在這那之間,李七夜手中所誕生的世界一擲而出,這就好像是把一個世界捏成了飛刀一樣擲了出去,當作了一件暗器。
  試想一下,一個世界宛如飛刀一樣飛旋斬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那怕武庭的禁衛軍回槍護體,但那都已經是無濟於事了。
  一個世界宛如飛刀一般旋斬而來,又讓人怎麼能擋得住呢,一時之間鮮血濺射,一個個禁衛軍的強者頭顱高高飛起,血柱噴射而出,在空中宛如鮮血一樣綻放,最後天空就像下雨了血雨一樣,打濕了地麵。
  眨眼之間,近千的禁衛軍強者,全部被斬了頭顱,一招都不到,全部被李七夜斬殺,在李七夜麵前,他們根本就沒有對抗的力量,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過於懸殊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看熱鬧的強者都抽了一口冷氣,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那怕朱襄武庭最強大的軍團之一,在李七夜手中那也是不堪一擊,李七夜的可怕,再一次讓人領教到了。
  “這麼小的場麵,太讓我失望了。”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開木人巷。”就在這個時候,武庭中響起了一位老嫗的聲音,不少人一看,這正是朱襄武庭的老祖追風神嫗,龍象武神的弟子。
  “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看著追風神嫗,李七夜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小畜牲,有本事過了木人巷再大言不慚。”追風神嫗厲叫一聲。對於李七夜,她是恨之入骨,咬牙切齒。
  當日在天下人麵前,在眾目睽睽之下,她被李七夜如此的羞辱,對於她來說,不報此仇,她誓不為人。
  更何況,她是朱襄武庭和沐家聯姻的最堅定支持者,是她親手促成這一樁婚事的,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任何人敢破壞這樁婚事,就殺無赦。
  “實在讓人有點失敗,所謂萬統界第一強者調教出來的弟子,也不過是爾爾而已。”李七夜笑著說道。
  “小畜牲,你就繼續大言不慚吧,木人巷會把你困死的。”追風神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厲叫一聲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轟、轟、轟”一陣陣沉悶的聲音響起,隻見霧氣彌漫,大地搖晃了一下,好像地下深處有什麼要緩緩地升了起來一樣。
  

Snap Time:2018-11-17 17:28:56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