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89章 我們組隊吧

  太陽高掛,神玄宗的弟子也都紛紛出現在校場之中,隻見弟子三五成群,各自都有自己的朋友或隊伍。×雜∮誌∮蟲×
  “嗚——”在這個時候,號角聲響起,號角聲充滿了力量,猶如沙場點兵一樣。
  一聽到這長鳴的號角聲,校場之內的弟子們都紛紛停下議論,大家都紛紛望去。
  在這個時候,聽到“轟、轟、轟”的聲音響起,隻見有馬車聲轟鳴,隻見一輛輛馬車碾過虛空,瞬間行駛至祖峰的山腳下。
  馬車在祖峰的高台上停下,從馬車之上,走下一個又一個老者。
  “長老來了。”看到這一個又一個從馬車上走下來的老者,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紛紛肅容,不少弟子向這一位又一位老者鞠身。
  這都是神玄宗的長老,平日這些長老都是很少露臉,他們不是閉關修練,就是雲遊八方,今日各大長老都來了,他們代表著神玄宗的五大主峰。
  “咚——咚——咚——”的聲音響起,在這個時候,天空中好像響起了打雷的聲音一樣,隻見一個中年漢子踏空而來,他一步邁開,踏在虛空之中,在空中留下了一個又一個足印。
  這個中年漢子在眨眼之間便抵達了祖峰之上,登上了高台。
  這個中年漢子人身狼首,身皮狼毫大衣,舉手投足之間有著剛猛無儔的淩厲氣息,似乎他就是萬狼之王、群狼之首,他那一雙碧眼一轉,充滿了懾魂的力量。
  “峰主——”看到這個中年漢子,在場的許多弟子都紛紛鞠身一拜。
  “讓諸位師伯師叔久等了。”這個中年漢子輕輕欠了欠身,走入了高台的中央位置。
  “我等也剛剛到來,賢侄操勞事務,遲點無妨。”有一位長老含笑。
  這位中年漢子,正是翠鳥峰的峰主張越,也被人稱為“烈炎狼王”,此時的張越,身上散發著星輝,好像有天體星辰藏於他的體內一樣。
  雖然說,在台上的諸位長老多數比張越大,甚至還是張越的長輩,但是,以道行而論,有些長老實力與張越也隻是不相上下而已,甚至有的長老還弱了一點。
  張越已經修練成了陰陽星體,他在神玄宗第二代弟子中,可以說是最強的一個了,除非是當年的蘇旭沒死,否則,同一代人,已經沒有誰比張越更加強大了。
  張越作為翠鳥峰的峰主,五大峰主之一,完全是可以與作為長輩的長老們平起平坐,而且,每一次的大考核,都是翠鳥峰的峰主主持,所以現在張越居中而坐,也沒有任何不妥之處。
  “時間差不多了,還沒有來的弟子,抓緊吧。”張越坐於上首,看了看天空上的太陽,徐徐地說道,他的聲音雖然不是特別的響亮,但卻在整個神玄宗回蕩著。
  張越的聲音在神玄宗回蕩著,就是要警告那些還沒有來的弟子趕緊過來。
  在場的不少弟子彼此相視了一下,發現大家基本上都到底了,畢竟,對於許多弟子來說,這一次大考核非同小可,關係到自己的前程命運,哪一個弟子敢怠慢?
  就算是天才如弓千月,也都早早趕來了,戰虎、黃寧他們這樣的弟子也都不敢托大,都在長輩之前趕過來了。
  ”嗯,時間來得及,剛剛好。”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有長老在場,又有翠鳥峰的峰主在場,可以說在場的弟子都相對的保持安靜,當這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在場的弟子都聽得一清二楚。
  在這個時候,大家望去,隻見是劉村的孩子們來了,他們還抬著軟輿,軟輿上躺著的當然也就隻有李七夜了。
  李七夜依然懶洋洋地躺在軟輿之上,任由陽光照射在自己的臉龐上,好像是一個大清早還沒有睡醒的大少爺。
  李七夜那模樣,似乎他能這麼一次守時,這麼一次不遲到,那是十分難得的事情,那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
  看到李七夜這番模樣,在場的弟子都低聲議論了,因為李七夜這實在是太過於囂張了,那簡直就是把整個神玄宗當作自己家了。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了諸位長老、峰主張越,都沒有這樣的架子,看一看,作為五大峰主之一的張越,他都自己走過來的,李七夜倒好,翠鳥峰的一個弟子,竟然讓人抬著過來,連走路都懶,就是一個富家大少爺的派頭。
  看到李七夜這番模樣,不少弟子都搖頭,低嘀地說道:“這也太離譜了吧。”
  “好囂張的態度,你真以為你是自家的大少爺嗎?”一個弟子忍不住站出來斥喝李七夜。
  這個弟子就是那個叫劉文勇的弟子,對弓千月有愛慕之意,上次本是想討好弓千月,卻吃了一鼻子灰。
  今日,劉文勇看到李七夜竟然擺出這樣的架子,當然心麵不爽了,更何況,想在長輩麵前立立功,搶搶風頭,所以他站出來斥喝李七夜。
  “就是,我們是來修行的,不是來當大少爺的。”不少弟子也都紛紛附和,很多弟子都看李七夜不順眼。
  當然,李七夜理都沒有理,依然懶洋洋地躺在軟輿之上,這讓許多神玄宗的弟子看得牙癢癢的。
  至於坐在高台上的長老和張越,隻是皺了皺眉頭,他們也沒有發飆,畢竟神玄宗又沒有規定說哪一個弟子不能坐軟輿而來,更何況,李七夜和劉村的孩子們也沒有遲到。
  “鐺——”的一聲鳴鑼響起,在這個時候,所有的弟子肅靜。
  “好,大考核現在開始。”此時張越看著在場的弟子徐徐地說道:“具體的規矩,我就不多說人,你們也應該知道,一共五關,每關二十個積分,闖得越多,積分就越高。現在,第一關開始——決鬥!”
  “開始了。”聽到這話,許多弟子都相互看了一眼,大家都不由為之興奮。
  “每個隊伍,都來報到一下,可以自選對手,也可以由宗門安排對手。”一位長老開口,說道:“有兩次機會,好自為之。”
  聽到這長老的話,在場的弟子都紛紛組隊,向長老匯報自己的情況。
  大考核的第一關很簡單,那就是決鬥,前麵三十六級石階就是最好的決鬥場。
  而且這樣的決鬥不是一對一的決鬥,乃是弟子之間相互組成隊伍的挑戰,神玄宗設定這樣的團隊決戰,除了考核門下弟子的修為道行之外,同時也是為了促使弟子之間的團結與互動。
  事實上,在很多弟子在來之前就已經組成了隊伍了,他們能組成隊伍的,多數是都是好朋友,一些比較不合群的弟子,也能在現場臨時搭成一支隊伍。
  “去吧。”李七夜吩咐了一聲劉村的孩子們,讓他們組成隊伍去參加決鬥。
  劉村的孩子們應了一聲,也都紛紛去報名,劉村的孩子們,他們自小就自長在同一個村莊,又是劉雷龍和李七夜一手調教出來,所以他們彼此之間的感情、互相的信任,那是十分牢固的,所以他們能組成一個默契無間的隊伍。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神玄宗的弟子都紛紛組成隊伍報名了。
  此時,沒有組成隊伍的弟子是寥寥無幾了,而且是越來越少,可以說,沒能組成隊伍的弟子,基本上是不合群或者不讓人待見的弟子。
  在這個時候,弓千月也沒有組成隊伍,她依然獨自一個人冷冷地站在那個角落,當然,弓千月沒有組成隊伍,那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畢竟,神玄宗的所有弟子中,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有資格與她組成隊伍的,作為年輕一輩的第一人,她一個人就可以吊打所有弟子。
  除著其他的弟子都組成了隊伍了,最後,也就隻有弓千月和李七夜沒有組成隊伍了。
  他們兩個人孤伶伶地站在那,那顯得特別的獨一無二了,當然,在神玄宗弟子的眼中,獨一無二,那是弓千月,在他們眼中,孤伶伶的隻有李七夜。
  “嘿,看來,今年不一樣,有人落單了。”看到李七夜獨自一個人,沒有人跟他組隊,那個叫劉文勇的弟子又嘲笑起李七夜了。
  在這個時候,在場其他弟子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
  “嘿,誰願意跟他組隊?”看到李七夜獨自一人站在那,有弟子不由嘲笑地說道:“一個拖油瓶,若是和他組隊,隻怕第一關都闖不過去。”
  “嘿,說不定他的‘王八拳’舉世無敵呢,能吊打所有弟子。”另外一個弟子反諷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都嘲笑李七夜,有很多弟子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
  此時,弓千月冷冷地看著李七夜,最後,她徐徐地說道:“你過來與我一支隊伍吧。”
  “什麼——”聽到弓千月這樣的一話,在場的所有弟子都呆住了,有些弟子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我,這不會是聽錯了吧。”聽到弓千月這樣的話,有不少弟子覺得不可思議。
  一時之間,他們看了看弓千月,又看了看李七夜。
  這樣的事情,讓所有弟子都覺得不可思議,弓千月是神玄宗第一天才,而李七夜是神玄宗第一廢材!他們兩個人要組隊?
  

Snap Time:2018-11-19 09:32:42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