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3285章 沸沸揚揚

  劉村的孩子們開始擺出動作,繼續練“王八拳”,那怕別人嘲笑他們的“王八拳”,那怕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所修練的“王八拳”是一無是處,但是,他們自己切身的體會最為重要,更何況,他們無條件信任李七夜,李七夜傳授他們的東西,那一定是最好的。﹢雜∪誌∪蟲﹢
  “少爺,我們真的能把戰虎師兄打得滿地找牙嗎?”在練“王八拳”的過程中,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孩子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有些不是很自信地說道。
  因為這個孩子年紀大一點,知道的更多一點,所以麵對戰虎這樣強大的人,他心麵也一點底氣都沒有。
  李七夜隻是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你現在這樣,肯定打不過了,繼續練,隻要你練好了,就沒問題。”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這個孩子心麵一驚,忙是收斂心神,認認真真地修練起來了,一絲不苟,每一個動作都盡量做到盡善盡美。
  看著這些孩子們那醇樸的小臉上露出認真專注的神態,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事實上,如劉村孩子們這一般,是最容易修道的,心無旁鶩,純真如道,這樣的道心,最容易通達玄妙。
  要知道,若是換作是那些出身於世家或者拜入宗門時間更久一點的弟子,心思就更加的複雜了,他們對於大道的專注,遠遠不如這些孩子們。
  就好像“王八拳”一樣,換作是其他的弟子,他們肯定是不願意修練,他們害怕別人嘲笑,同時,他們也是經受不起其他更好功法的誘惑。
  但,劉村的孩子們還不知道這些,他們心麵更專注,那怕李七夜傳授給他們的僅僅是“王八拳”,他們也依然是能高度專注,努力去修練,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王八拳”的三個動作之上,在這個時候,他們的道心就是那麼的純粹。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遇到了明師,往往就與天賦沒有多大的關係了,隻要持之以,必定能大有所為。
  所以說,李七夜對於這些孩子還是很有信心的。
  李七夜挑戰弓千月的事情,一下子傳遍了整個神玄宗,神玄宗的所有弟子,一聽到這樣的消息,都不屑一顧,很多弟子都冷笑一聲:“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
  神玄宗的弟子都這樣認為,這一點都不奇怪,也是在情理之中。
  畢竟傻子都知道,鐵皮強體對決三昧真身,這還用問結果嗎?稍稍動動手指,鐵皮強體都會瞬間灰飛煙滅。
  “哼,李七夜這個廢物,到時候看著自己是怎麼樣死的吧。”那些愛慕弓千月的弟子或者弓千月的擁躉,對於這樣的事情,是忿忿不平,特別是聽到李七夜過份的要求,更是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到時候,就算千月師妹不殺他,哼,以後神玄宗都沒有他的立足之地,總有一天會有人把他殺了的。”也有弟子冷笑一聲。
  如果說,僅僅是普通弟子之間的決鬥,那根本就傳不到五大峰主的耳中,但是,弓千月的身份乃是非同小可,她乃是神玄宗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正是因為這樣,這樣的事情也很快傳到了五大峰主的耳中。
  在南螺峰,當弟子向平蓑翁匯報此事,也不由說道:“這個李七夜是腦殼燒壞了吧,竟然敢挑戰千月,不自量力。”
  平蓑翁抬起頭來,看了一下遠處,最後隻是說道:“沒有結束的事情,不可輕率下結論,世間萬事,總會有奇跡。”
  這個弟子不由愕了一下,一個鐵皮強體的弟子對決三昧真身的天才,他實在想象不出有什麼樣的奇跡,總不可能說讓一位鐵皮強體的弟子戰勝三昧真身的天才吧?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荒謬無比。
  “葫蘆賣什麼藥?”對於這件事情,連承山嶽王都不明白了,看了自己弟子一眼。
  說道:“你真的認為李七夜能勝得了千月那丫頭?”
  這並非是說承山嶽王瞧不起李七夜,鐵一般的事實就擺在眼前,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會是怎麼樣的結果,可以說,這是一種常識。
  “這個……”劉雷龍不由沉默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過了一會兒,他隻好說道:“若是這事攤上別人,答案是很顯然的,但,這事攤上少爺,我,我也不好說。”
  “難道你真的認為有奇跡會發生不成?”承山嶽王也不由搖了搖頭,說道:“如果說,隻是差了一個境界,或許還能彌補,比如說寶物,比如說秘術什麼的,或許還有什麼借助外力的手段等等。但是,這是足足相差六個境界,這是什麼彌被都沒有用的。”
  說到這,承山嶽王苦笑了一下,說道:“千月這丫頭,修練的可是我們神玄宗最強大的功法之一‘玄武帝秘’,至於寶物,就不用多說了吧。”
  “這的確是,不要說是年輕一輩,就算我們這一輩人,都被她壓了一頭,能比她強大的,並不多。”劉雷龍也不得不承認。
  三昧真身,這已經很強大的實力了,就算他劉雷龍前些年沒有道患,也不見得能比弓千月能強大多少。
  就如翠鳥峰的張越,當年他是他們中年紀最大的,也是最早拜入宗門的人,他的天賦也極高,就算是比不上蘇旭,但,也是遠遠超過同一輩的弟子。
  像張越這樣的年紀,他也是陰陽星體這個境界而已,可以想象一下,在不久的將來,弓千月一定會超越張越。
  試想一下,一個如此強大的天才,李七夜那鐵皮強體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呢,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修道,這一條路漫長無比,雖然會有一些奇跡發生。”承山嶽王徐徐地說道:“但,不能依托於奇跡,隻有踏踏實實去走,最終才能真正的強大,否則,總會有一天夭折,多少天才是如此。”
  對於承山嶽王的話,劉雷龍是十分認同,他隻能是輕輕地說道:“少爺,終究是少爺,或許,這就是他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吧。”
  “是否如此,到時候便能見分曉。”承山嶽王笑了笑。
  “荒謬——”至於怒虎峰的鐵鞭妖王,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冷笑一聲。
  “自不量力,這個李七夜愚不可及。”門下弟子忙是說道。
  鐵鞭妖王的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到時便能見分曉,張羅一下,考核之後,把資質不錯的弟子,都搶入囊入,別讓千妖峰先走一步。”
  翠鳥峰每一次的考核,都是其他四大峰挑選弟子的時候,四大峰若是有看中的弟子,都會囊括入自己的門下。
  “戰虎師弟已經把名冊準備好了,翠鳥峰有資質的弟子,他都已經一一備明了。”這個弟子忙是為鐵鞭妖王遞上名單。
  這也是對於怒虎峰最有利的地方,戰虎是翠鳥峰的大師兄,他對於翠鳥峰的很多弟子,特別是妖族弟子,乃是了如指掌,所以,這十分方便怒虎峰挑選弟子。
  至於千手菩王,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他的目光深邃,徐徐地說道:“奇跡之子,還能創造奇跡嗎?”?“這隻怕不可能吧。”身邊的人都不相信,說道:“千月可是三昧真身,李七夜這點實力,根本就不夠看。“
  ”不要忘了,在叩擊玄武的時候,千月那也隻不過是叩擊亮了五個方塊而已,李七夜卻是叩擊亮了十三個方塊。”千手菩王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個,這個,這個……”身邊的人一時間都回答不上來,最後,他隻好說道:“或者,或者,這僅僅是巧合,巧合。”
  “巧合?哪有什麼巧合。”千手菩王淡淡地說道:“如果你現在去叩擊,你能叩擊亮幾個方塊?給你一千次機會,你認為這樣的次數機率能讓你叩擊亮十三個方塊嗎?”
  聽到千手菩王的話,身邊的人都一下子沉默了,他還真的沒有這樣的信心。
  “好戲,才剛剛開始,以後,神玄宗隻怕要熱鬧了。”說著,千手菩王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對於外麵的種種,李七夜根本就不去關心,他隻是修練心法,教導劉村的孩子們修練“王八拳”。
  在這一段日子,李七夜都沒有停止,每天都讓劉村的孩子們去堅持修練“王八拳”。
  對於這樣的做法,神玄宗的多少弟子不屑一顧,多少人認為這簡直就是浪費時間,簡直就是耽擱前程。
  所以,沒有人會把“王八拳”放在眼中,就算有人偶爾看到了,也會嘲笑一下,或者不屑一顧。
  不過,有一個弟子,倒還真的對“王八拳”有興趣,在這些日子,當李七夜在教劉村的弟子“王八拳”的時候,他都站得遠遠的觀看,他怕打擾,不敢走近。
  盡管是如此,他看得十分的認真,十分的入神,他不像神玄宗的其他弟子那般對“王八拳”不屑一顧,相反,他似乎對於觀看劉村的孩子們修練“王八拳”是十分的入迷。
  

Snap Time:2018-11-21 14:00:1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