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3254章 授道解惑

  摩仙道君,驚絕萬古,這話不是劉雷龍他自己評價出來的,而是千百萬年以來,許多先賢、前輩對於摩仙道君的評價。&雜誌蟲&
  那怕在後世曾出過不少了不起的道君了,他們都是這樣評價摩仙道君——驚絕萬古!
  現在劉雷龍仔細想想,心麵不由為之一震,摩仙道君,驚豔到何等的地步,人人都稱他為驚絕萬古,就算是他們神玄宗的中興之主南螺道君了,遠無法與摩仙道君相比。
  試想一下,驚絕萬古的摩仙道君都弘揚七大心法,都對七大心法甚是推崇,若是七大心法真的是如此不堪的話,又怎麼可能受到驚絕萬古的摩仙道君弘揚推崇呢?
  一時之間,劉雷龍不由呆住了,在他心麵也一樣,萬物心法,比不上他們神玄宗的“南籬心法”,畢竟這是黃階上品的心法,可以說是入門級別的極品修練心法。
  而且,劉雷龍他自己也曾經琢磨過萬物心法,並沒有發現萬物心法有什麼深奧之處。
  “那,那,那,萬物心法它,它是怎麼樣的神奇呢?”劉雷龍憋了大半天,都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呢。
  “庸師誤後人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一門心法,千萬種解法,隻不過太多人自以為是,自以為自己掌握真理。”
  劉雷龍久久說不出話來,他也不由為之愧然,在以前他也一樣自認為萬物心法不如“南籬心法”,現在看來,或許自己是錯了,而且是錯得十分離譜。
  不過,劉雷龍自認為憑自己的能耐,憑自己的實力,隻怕無法真正揣摩萬物心法的奧妙,無法從萬物心法之中修練出萬物大奧。
  當然,劉雷龍也並不知道,他們村口石碑上所刻的萬物心法根本就不是原本,這一篇刻在這的萬物心法,不知道曾經有多少修士進行過更改編輯,早就已經麵目全非了,它早就沒有了萬物心法原本的奧妙。
  也隻有李七夜這樣的存在,才能從這麼一篇漏洞百出、錯誤種種的萬物心法之中抽絲剝繭,從中提煉出了真正的萬物心法。
  劉雷龍見李七夜修練“萬物心法”,閑定自在,沒有剛入道之人的種種不適或不安,他修練十分的輕鬆,猶如一切都隨手拈來。
  這讓劉雷龍心麵知道,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大家,他才是真正的懂修道三昧,他才能真正領悟大道之妙。
  所以,看著李七夜如此的閑定,如此的心態,這也讓劉雷龍心麵不由為之羨慕。
  他年輕時,也被人稱之為小天才,但是,他在修道之上,遠遠沒有李七夜如此的從容,遠遠做不到李七夜如此的淡定。
  這樣的人,天生就是適合修道,他才是這一條道路上的智者。
  所以,看到李七夜如此從容自在修道,這讓劉雷龍心麵不由為之一動了,心麵有了一個想法,但是,又不敢看開,使得他久久憋在心麵。
  劉雷龍幾次想向李七夜開口,但,又不知道該如何措辭,幾次欲言又止,最後他把快說出來的話都憋回肚子了。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這一次在劉雷龍張口欲說話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被李七夜看破了心思,劉雷龍頓時臉色漲紅,幹笑了一聲,不由搓了搓手,最後,他厚著臉皮說道:“少爺,那個,那個,其實,我們村麵的孩子,對於大道都有一顆向往之心,隻是,他們缺少一個明師。我,我太愚笨,無法教導好他們,其實,其實,我想若是少爺有空暇,能否指點一下他們呢?”?劉雷龍的確是動了心思了,他看到李七夜如此修道,他明白李七夜才是大道的智者,那怕現在李七夜才剛剛修道,但是,隻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超越他。
  劉雷龍心麵清楚,對於剛入道的人來說,有一個明師,比什麼都強,所以,劉雷龍心麵渴望李七夜能教導一下劉村的孩子,這至少比他教導強了很多。
  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劉雷龍一眼。
  被李七夜這麼一個淡淡的眼神看了過來,劉雷龍心麵發毛,他忙是說道:“當然,若是少爺不方便,就,就當,當我沒說。”
  “我也不愛教人了。”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教導他們,是你的責任,不過嘛,我有空的時候,可以指點一二。”
  “多謝少爺,多謝少爺。”劉雷龍回過神來,立即向李七夜大拜,磕頭,說道:“我代劉村感謝少爺。”
  李七夜安然地坐在那,受了劉雷龍的大禮。
  第二天早晨的時候,劉雷龍發開始授課的時候,李七夜就坐在了旁邊了。
  在操場之上,已經坐滿了劉村的孩子,這幾十個孩子,小的五六歲,大到十一二歲,他們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襟危坐,十分的認真,他們一雙雙烏黑無邪的眼睛都望著李七夜。
  劉村,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山村,村麵的村民世代都是靠耕種打獵為生,不過,村麵也出過一些神玄宗的弟子。
  隻不過,從劉村走出來的神玄宗弟子,多數都造化一般般,沒有什麼太大的建樹,他們最終都老死在外麵,很少有人再回來過。
  像劉雷龍這個年紀竟然能回劉村來教村麵孩子修道,那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事實上,如果劉雷龍不是在大道上受到打擊,他也不可能再回劉村來,畢竟,對於修士來說,走著走著,就會脫離凡俗世界,從此凡、士兩別。
  特別是當修士的父母都相繼離世之後,對於修士他們自己而言,凡世之間更是沒有什麼好眷戀,他們更加不可能回到凡世之間,從此會從自己出生的地方脫離出來,斬斷了一切關係。
  劉雷龍在神玄宗本來就是有不俗的地位,村麵的村民並不知道劉雷龍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劉雷龍願意回到村麵來授道,村麵的村民都願意把自己的孩子送來修道。
  對於村民來說,一旦修道,說不定他日便能遇雨化龍。
  “教官,他是和我們一同修道的嗎?”孩子們好奇地看著李七夜,有小女孩看著李七夜,有些好奇,又有些怯怯地說道。
  這個小女孩正是李七夜剛醒過來看到的小女孩,臉上還有小小的雀斑呢。
  “從今天起,少爺就是你們的老師,一切聽少爺的,誰敢不聽,就教鞭侍候。”劉雷龍肅容,沉聲地說道。
  一看到劉雷龍手中的長鞭,村麵的孩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大家都不敢多嘴了,那怕他們有些好奇地看著李七夜,都不敢去問。
  “老師好——”在劉雷龍的吩咐之下,村麵的村子都紛紛向李七夜行大禮。
  李七夜端坐在那,隻是輕輕點頭。
  劉雷龍在孩子們心麵有著很高的威嚴,所以劉雷龍吩咐的話,他們都老老實實去做。
  李七夜並沒有立即教這些孩子修道,他隻是靜靜地坐在旁邊聽著而已,劉雷龍也如同往昔一般為孩子們授課講道。
  孩子們聽得十分入神,慢慢地也忘了李七夜的存在了。
  一直到劉雷龍講課完之後,他這才向李七夜望去,輕輕地說道:“少爺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收回目光,徐徐地說道:“你們神玄宗的‘南籬心法’是脫胎於萬物心法,的確是一門不錯的入門心法,也適合他們修練。不過,今日有一處你講錯了,道行南籬,望西月,登薄陽……”
  李七夜娓娓道來,深入淺出,短短的幾句話,卻盡析這一句心法的奧妙。
  劉雷龍本就是天賦頗高,一聽到李七夜的解說之後,頓時震驚,因為他所傳授的“南籬心法”奧妙,也是神玄宗一直以來最標準的詮釋,劉雷龍一直以為這也是最標準的奧妙了。
  現在聽李七夜的析解之後,他才發現以前一直認為是標準答案的詮釋卻是有著很大的偏頗,這怎麼不讓劉雷龍震驚呢。
  雖然李七夜以前未曾接觸過“南籬心法”,但,“南籬心法”乃是脫胎於“萬物心法”,所以,對於能盡“萬物心法”大奧的李七夜來說,“南籬心法”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
  “少爺教誨,緊記於心。”劉雷龍此時大悟,李七夜的析解,的的確確是超越了他們宗門的標準答案,他在教導村麵的孩子之時,重新把它糾正過來。
  “她道基雖穩,太過於柔。”此時李七夜也隨手指點了一下村麵的孩子,剛才說話的那個小女孩便被李七夜一指點:“禦心法,剛急一些,以更剛猛之力淬混沌真氣……”?“……你急於求成,道火攻心,遲早留後患。”李七夜指著一個年紀比較大的村麵孩子,說道:“你肯定是每天晚上給自己添小灶,修練很勤奮。”
  被李七夜指點的孩子不由羞愧低下頭。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努力是一件好事,但,要找對方法,這才能事半功倍,否則就是事倍功半。你給自己添小灶也可以,每晚三更,望月納息……”?得到李七夜的指點,這個孩子頓時雙目亮了起來……
  

Snap Time:2018-11-21 14:26:04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