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414章 冒天下大不韙

  突然冒出了這樣的一個聲音,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因為此時在萬統界有多少道統、多少人都聚集在一起,都喊著要鏟除李七夜這個魔頭,可以說在這個時候衛道除魔是主流,李七夜是萬統界許多道統的共同敵人。=雜∥誌∥蟲=
  但偏偏在這個時候卻有人站出來唱反調,力挺李七夜,這樣的事情在很多人看來,那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隻見一個女道人迤邐而來,美傾天下,有著飄逸獨特的道韻。
  “長生真人。”看到這個迤邐而來的女道士,很多人都認得出她,不少人低聲驚呼一聲。
  長生真人掌執著長生穀,也是代表著長生道統,她這一番話也是鏗鏘有力,這樣的權威是無人能置疑的。
  此時連沐少晨也望向長生真人,目光中跳動了一下不一般的色彩,他徐徐地說道:“真人,大聲如雷貫耳。”
  “沐少主,久聞大名。”長生真人佇立於虛空之中,飄逸出塵的氣息彌漫於人心,宛如她就是青天下的一朵青瓷花。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著呼吸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大家都知道,沐少晨對於李七夜是除之後快,現在長生真人卻力挺李七夜,長生真人這樣做不止是要與沐少晨為敵,也是要與萬統界為敵。
  “真人隻怕是被魔教的魔頭所蒙蔽了。”沐少晨露出文雅的笑容,說道:“李七夜隻不過是以假身份在長生穀騙取得真人的信任,謀得大弟子之位。他此舉乃是居心叵測,欲謀滅長生道統。李七夜他乃是魔教的大魔頭,無惡不作,為非作歹。”
  “我知道他出身於狂庭道統,也知道他掌執狂庭道統大權。”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那又如何呢?他依然是我們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依然是我座下的大弟子。誰動我們長生穀的弟子,就是與我們長生穀為敵。”
  長生真人這話一說出來,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不知道多少人麵麵相覷,長生真人這話已經再明白不過了,他們就是要力挺李七夜,這是**裸的袒護李七夜。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都傻了眼,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長生穀寧願冒天下之大不韙都要力挺李七夜呢。
  如果說,在這個節骨眼上,長生真人並不承認李七夜的長生穀首席大弟子的身份,那麼也是很多人能理解的,也沒有多少人會去垢病長生穀。
  但是,在這個時候長生真人卻力挺李七夜,不惜與沐少晨為敵,與萬統界為敵。
  沐少晨目光一凝,說道:“真人,此話隻怕是過了吧。李七夜為非作歹,濫殺無辜,人人誅之,若是真人如此庇護一個魔頭,這隻怕是冒天下之大不韙,這隻怕會把長生道統帶入萬劫不覆的深淵。”
  “天下之大不韙?”長生真人徐徐地一笑,她一笑美麗無比,就是連沐少晨都不由貪婪地多看幾眼。
  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天下之大不韙,這是誰的呢?是你嗎?或者你認為誰是魔頭,誰就是魔頭嗎?”
  “不,此乃是天下人說的。”此時沐少晨說道:“李七夜濫殺無辜,屠害三大道統的弟子,這是天下人是有目共睹之事,所以此等殘害萬統界的魔頭,人人誅之,也是順應天下潮流,也是萬統界所有人的意願。”
  “是嗎?”長生真人隻是淡淡一笑而已。
  “所以,還請真人三思。”沐少晨望著長生真人,徐徐地說道:“若是與天下為敵,隻怕是沒有好下場。若真人是一意孤行,隻怕是把自己道統推入萬丈深淵,到時候長生道統又有多少弟子因為李七夜一個魔頭而斷送行命,又有多少人會因此家破人亡,到時候,隻怕真人也會淪落到……”
  “威脅我嗎?”長生真人打斷了沐少晨的話,秀目一冷,徐徐地說道。
  “不,真人誤會了。”沐少晨忙是笑著說道:“我隻是想讓真人知道,少晨雖然隻是一個外人,但也把萬統界當作一個家,我希望萬統界清平安靜,大世無波。隻是李七夜這個魔頭咄咄逼人,為害八方,濫殺無辜,所以少晨願意站出來,一盡綿薄之力,希望肅清萬統界的亂流,重整萬統界的秩序。”
  “的確是該重整萬統界的秩序。”在沐少晨話一落下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空穀靈動,十分的悅耳,但在這悅耳的聲音中又有著幾分的冷冽。
  大家一看去,隻見一個女道人飄然而去,出塵無雙,貴胄高潔,宛如是幽穀中的一朵蓮花,高潔氣息彌漫於每一個人的心中。
  “陽明散人!”看到這個女道人到來,不少人驚呼一聲,低聲地說道:“陽明散人也來了。”
  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屏住呼吸,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
  陽明散人,陽明教的掌權人,而陽明教乃是萬統界第一大教,也是最強大的道統,底蘊深不可測,此時陽明散人到了,當然是非同小可了。
  陽明散人,長生真人,當今萬統界的兩大道人,同時出現在這,很多人都麵麵相覷一眼,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
  同時大家心麵也期待著陽明散人的態度,雖然說在沐少晨站出來要與李七夜宣戰之時,不少的道統都紛紛站在了沐少晨這一邊,非要與李七夜不死不休,甚至連實力排在前三的朱襄武庭都要與李七夜不死不休,所以現在唯一缺的就是陽明教的態度了。
  對於萬統界而言,陽明教的態度是十分的重要,陽明教畢竟是萬統界第一大教,雖然說陽明教並沒有說統領著整個萬統界,也未執萬統界牛耳,但是在很多道統在心中還是以陽明教馬首是瞻。
  “散人”看到陽明散人,沐少晨神態為之一喜,雙目中露出了不一般的神采,忙是抱拳地說道:“散人一言,正中我心,散人乃是我輩中,都是心憂萬統界,陽明教不愧是萬統界第一教,佩服,佩服。”
  聽到沐少晨的話,不少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凜,特別是一些道統的老祖,心麵也是沉了一下,畢竟並不是說所有的道統都願意追隨沐少晨。
  而且此時沐少晨聲勢浩大,有著領袖萬統界之勢,登高一呼,不知道有多少道統願意景從,這樣的事情在一些道統的智者看來,並非是一件好事。
  如果說,現在連陽明教都站在沐少晨這一邊,此乃是強強聯合,整個萬統界將會大勢已定。如果往不好方麵去想,以後誰敢站在他們的對立麵,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到了哪個時候,隻怕他們說誰是魔頭,誰就是魔頭。
  “過譽了。”陽明散人高潔出塵,說道:“萬統界與狂庭道統曾有過協議,萬統界各大道統也承認這一份協議,所以說,李七夜是不是魔頭,此事必須商榷。以當年的協議而言,若是李七夜修練了血噬為害天下之人。如果是有,那就撕毀協議,萬統界人人誅之……”
  “……如果不是,那當年的協議依然生效,狂庭道統依然是狂庭道統,並非是魔教。至於李七夜是否殺了其他道統的人,那就是屬於個人因怨,不在於協議之中。若是狂庭道統不撕毀協議,我們也應當遵守協議!這是必定的秩序,否則,連我們共同簽署的協議都不認同,那必定是萬統界大亂,這何來秩序?”說到這,陽明散人看著所有人。
  陽明散人這話一出,頓時讓沐少晨臉色一沉,但隨之他依然滿臉笑容,說道:“散人乃是君子,隻怕李七夜這樣的魔頭是不會守什麼君子之約,就算他修練了血噬,也不會告知散人。當日他滅三大道統的弟子之時,就曾展示恐怖無比的魔功,殺害了無數無辜的性命。”
  “是否如此,那就更需要讓李七夜來說明了。”陽明散人徐徐地說道:“協議就是協議,我們就該以協議來執行,不能因為個人恩怨去判定他是否是魔頭,更不能因為個人恩怨去給他強扣罪名。所以,還請李七夜來萬峰嶺一趟,以自證清白,更是希望萬統界的所有道統能到場,給雙方一個公正的判定。若是大家都願意,我陽明教願在萬峰嶺主持大局。”
  聽到陽明散人這樣的話,不少人相視了一眼,一開始大家還以為陽明散人是站在沐少晨這一邊,現在看來並非是如此,也有不少人聽到陽明散人這樣的話之後,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隻怕姓李不願意出席這樣的判決吧。”沐少晨不由說道。
  “萬事也莫過於武斷。”陽明散人徐徐地說道:“此時也必定有個交待,若是李七夜真的是魔頭,我等陽明教也願意為萬統界盡一份力量,必定誅之!”
  “這話說得倒不失公允。”此時長生真人鼓掌,笑靨如花,說道:“看來你還算是有點遠見。”當然,她這樣的話是對陽明散人說的。
  陽明散人隻是十分的平靜站在那。
  

Snap Time:2018-11-15 16:26:00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