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12章 止劍

  劍如透明,而且劍身薄到不可思議,似乎這樣的一把劍薄到比任何薄膜都要薄,薄得甚至連肉眼都看不見了[email protected]雜誌蟲@
  晶劍,這不是一把劍,這隻是李七夜心中的劍道而已,就像李七夜在與孤獨劍神對決的時候所用的銅劍一樣,這都不是一把劍,而是劍道,甚至是超越了劍道本身。
  所以,李七夜隻要心中有劍,手中也便是有劍,劍,隻是在一念之間。
  晶劍也好,銅劍也罷,這都是出自於《止劍》。當然,以前是沒有《止劍》,《止劍》在以前是九大天書之一的《體書》。
  隻不過李七夜重新翻開一頁之後,從此之後,世間再也沒有《體書》,隻有《止劍》,當李七夜翻開了全新的一頁之後,這就意味著李七夜的這本《止劍》將會包羅世間的一切劍道,甚至超越世間的一切劍道,獨一無二,絕世無雙。
  《止劍》,李七夜為這本天書取了這樣的一個名字的意思就是“一切皆止於劍”,也就是說,一切功法都止於劍,一切事情皆止於劍,隻要此劍一出,萬事皆止戈。
  《止劍》雖然是一本劍道,甚至稱得上是劍道起源,但,在這《止劍》之中它卻沒有任何劍招,任何劍道的變化,甚至可以說,它連劍道都沒有。
  《止劍》在這本天書之中,有著劍道的一切,又是什麼都沒有,一切都在於任何人的心中,每一個人心中所想的不一樣,那就意味著它就有著不一樣的形態。
  比如說,現在有其他人拿到了李七夜手中的這本《止劍》,有可能是悟出絕世無雙的劍法,但,也有人可能是悟出了獨一無二的劍道。
  所以說,《止劍》它稱得上是劍的起源,它擁有著劍的一切,卻又是什麼都沒有,它是以怎麼樣的形態出現,最終還是要看參悟它的人。
  就如李七夜,在他的參悟之中,他就是手中無劍,但心中有劍,這就意味著他本身就是劍。
  而且,又如銅劍,銅劍在李七夜的手中就是一把無量重的劍,它沒有任何招式,它本是也不一把真正的劍,但當李七夜心中一念銅劍之時,他手中就有一把銅劍,而且是重量無限的一把劍,所以這樣的一把劍劈下,隻怕是不論是誰都承受不住這把劍的重量,因為它的重量是無法估量的,世間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去承受的。
  不管你有多麼強大,不管你有多麼大的力氣,都是無法承受這樣的一把銅劍。
  又如此時李七夜手中的這把晶劍,這把晶劍是世間最薄最薄的一把劍,你想象它有多薄它就有多薄,薄到無形無影,所以當出劍的時候,你是無法發現這樣的一把無形無影的劍。
  最為恐怖的是,這把晶劍是無比的銳利,它是世間最為鋒銳的一把劍,沒有任何東西能比它鋒銳了,這樣的一把劍一旦在李七夜手中的時候,它可以切斷世間的一切,所以如此銳利的一把晶劍,就在這那之間就把巨龜和巨蠍給肢解了,而且是不費吹灰之力。
  不論是銅劍,還是晶劍,在李七夜手中都沒有招式,沒有變化,它甚至不是劍道,而是劍的本源,如重量,如鋒利!
  看著散落在地上的骸骨,李七夜隻是十分平淡地看了一眼,風輕雲淡。
  至於夔牛幣獸,看到李七夜瞬間肢解了巨龜和巨蠍的骸骨,它一看李七夜手中那怕薄到無形無影的晶劍,它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不由立即後退了一步,如果這樣的一把劍切在它的身上,也會瞬間不費吹灰之力把它肢解掉。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隻是淡淡一笑而已,手中的晶劍也隨之消失了,然後往黑漆漆的石洞走去。
  夔牛幣獸看到李七夜往黑漆漆的石洞走去,它也不由猶豫了一下,蹉跎不前,它並非是怕黑漆漆的石洞前麵有什麼危險,而是怕走在前麵的李七夜。
  “要不要一同進去?”在夔牛幣獸蹉跎不前的時候,李七夜停了一下腳步,向它招了招手,說道。
  見到李七夜沒有惡意,夔牛幣獸立即奮興,刨了一下蹄子,然後隨後衝了過來,急忙跟在李七夜身後,進入了這個石洞,它就是要來這個地方的。
  衝到了李七夜前麵之後,夔牛幣獸十分親熱,用嘴巴去拱了拱李七夜,一副向李七夜親熱的模樣。
  事實上,在以前夔牛幣獸一直都想來這了,隻不過這個入口一直被巨龜和巨蠍這兩具骸骨死死守著,它一直都進不來,現在李七夜肢解了它們,讓它有了這樣的一個機會,能讓它不高興嗎?
  “好了,算是我做一件善事。”李七夜推開了夔牛幣獸,有些嫌厭。
  當然了,夔牛幣獸不管這些,強大如它依然是十分興奮,甚至是跳起了蹄子,邁著小步,緊緊地跟在了李七夜身後。
  石洞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但李七夜依然閑庭信步一樣,一路往前走,而且甚至是不需要看路。
  走在這黑暗一片的石洞之中,甚至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似乎這並不是一個石洞,而是你已經踏入了一個黑暗的空間,在這樣的空間之中,有著無數的坐標,隻要你走錯了一個坐標,你就會徹底的迷失在這樣的黑暗之中。
  但,那怕是真的行走在這樣的一個黑暗空間之中,李七夜也依然是安步當車,閑庭信步,走得很悠然,走得很自在,似乎他是來過這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隻見前麵閃動著亮光,在這樣的黑暗中行走了太久之後,果然見到前麵閃動著亮光,那絕對會忍不住興奮的,在黑暗中見到光明,這是多麼讓人激動的事情。
  就是連跟在李七夜身後的夔牛幣獸都有點小小的激動,輕輕地叫了一聲,因為這個地方它已經是期待了很久了,今日它終於有機會來了。
  最終,李七夜他們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在他們眼前的是一片光明,這一片光明乃是由一個水池所散發出來的。
  這個水池並不大,而且水池麵所盛滿的那隻不過是滿滿的一池清水而已,說來也奇怪,這一池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清水竟然會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這樣的光芒在黑暗中看起來,就好像是無價的明珠一樣。
  看了看水池之中散發出柔和光芒的清水,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看來時間還沒有到呀。”說著索性在水池旁坐了下來,一雙腳泡在了清水之中。
  夔牛幣獸也不會說話,也學著李七夜的像樣,坐在水池旁,它那隻腳也一樣泡在了清水之中。
  夔牛幣獸看著眼前的清水發呆,事實上它也是第一次來這,因為以前它一直都進不來,所以對於這麵真正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隻不過是本能讓它知道這有它的大造化而已。
  李七夜坐在池邊,泡著清水,閉目養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緩緩地張開了雙眼。
  “強大到了你這種地步,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從何而來,或者說,自己的種族又是從何而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夔牛幣獸好像聽懂了李七夜的話,但又有些迷惑,它看著李七夜,一雙牛鈴大小的眼睛眨了一下。
  “看來,還不是真正的開智,那怕強大到這種地步,有些事情也依然是未能涉及。”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夔牛幣獸隻是望著李七夜,也沒有說話,似乎是等待著李七夜說話一樣。
  “世間,創造生命,也隻有賊老天,不,準確來說,這是天地,隻有天地才能創造生命。”李七夜看著眼前這一池的清水,徐徐地說道:“這話隻能說是在放在一個真正種族的層麵上而言。但,有些東西不是在這樣的一個範疇之內。”
  夔牛幣獸側首想了想,想得很認真,然後又抬頭看著李七夜,似乎又想明白了什麼。
  “在很古老很古老的時代,曾有著這樣的傳說,說仙人死了,一根毛發都能化作天宇銀河,一點點的皮屑都以化作無上的生靈,甚至可以說,它本身就是一個三千大世界。”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雖然,這僅僅是一個傳說,不能當真。”
  說到這,李七夜望著那池中清水的雙目變得無比深邃,徐徐地說道:“但,有些事情,就是那麼的有意思,的確,誰能創造生命呢?隻不過有些生命不需要去創造,那隻不過是一種衍生而已,所以這樣的生命,並非是賊老天的範疇之中。”
  “世間,有些規則總是可以規避的。”李七夜凝目望著清水,徐徐地說道:“這就是為什麼,一些東西總是存在著,會跳脫這天地。”
  夔牛幣獸靜靜地聽著,似乎聽懂了。
  “如果你能跳躍這個天地,那麼,你才是你。”最後李七夜淡淡一笑,拍了拍夔牛幣獸的肩膀,說道:“否則,隻是一粒塵埃而已。”
  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夔牛幣獸沉默著,讓它思考著。
  s:昨晚,黃易大師逝世了,默哀,他是我最喜歡的作者,他的書給了我不少啟發。
  

Snap Time:2018-11-19 18:11:47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