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01章 劍之重

  在這個時候,孤獨劍神整個人宛如變了一樣,巍峨高聳,宛如是世界之巔,淩於萬界,重不可量,世間無物可以撼動。雜☆誌☆蟲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孤獨劍神手中的巨劍起式,當他劍起之時,讓人感覺整個空間都被巨劍所帶動了。
  似乎這巨劍緩緩而起之時就已經攪動了整個世界,已經抬起了整個空間,似乎這把劍實在是太重了,隻是輕輕地一挑,便挑起了整個世界。
  孤獨劍神的巨劍起式,沒有招式可言,沒有變化,就是緩緩而起,簡單樸實,這樣的起式,完全就是普通到了不能再普通,這讓人難於相信,如此的起式會出自於一位九重天真神之手。
  就是如此的起式,沒有奧妙可言,就是那麼的隨意,不論是破綻也好,劍韻也罷,都沒有什麼值得去考研的,如此的起式,淡如白水。
  “我出劍了。”在這個時候,孤獨劍神神態凝重,徐徐而道,他說話的節奏並不快,每一個字都宛如有億萬鈞重。
  “嗡”的一聲響起,此時孤獨劍神一劍直取李七夜,而且就是這樣一劍很平淡地劈下去。
  事實上,孤獨劍神這一劍說劈下去都不恰當,更準確地說,孤獨劍神這樣的一劍是慢慢地壓下去,就好像是提起劍,然後雙手握著劍,把劍慢慢地往下壓,連劈的姿態都沒有。
  而且,孤獨劍神和李七夜的距離相隔很遠,孤獨劍神就這樣緩緩地一劍壓下去,他的巨劍根本就是碰不到李七夜。
  這樣的一劍,讓人一看,就好像是小孩子玩耍一樣,隻不過是雙手握劍,緩緩下壓,那隻是比劃一下而已,哪像是出劍。
  孤獨劍神,那可是一生癡於劍呀,很多人都還以為孤獨劍神一出劍的那之間,會驚豔無比,一劍奧妙無雙,劍道磅無盡。
  但,孤獨劍神的第一劍,那隻是僅僅起劍而已,然後把劍往下壓,這樣的出劍,連三歲小孩都會,這樣的劍式太簡單了,簡單到誰都會。
  然而,就在不少人為之失望的那之間,劍緩緩下壓這一刻,聽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崩碎之聲響起。
  在孤獨劍神的巨劍緩緩下壓的時候,隻見劍下的空間開始粉碎,這就好像整個空間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透明晶體,但,在孤獨劍神的巨劍下壓的時候,這巨劍緩緩地壓碎了一條痕跡下,把整個空間緩緩切割下來。
  這樣的力量十分恐怖,不對,這樣的重量是十分的恐怖,似乎在這那之間,整個世界的重量都聚集在了孤獨劍神的這一劍之中了。
  這還不是最為恐怖的地方,最為恐怖的是,那怕整個世界的重量都聚集在了孤獨劍神的這一劍之中了,在如此恐怖重量之下,不是整個空間一下子被壓塌,不是整個空間一下子被壓得粉碎。
  而此時孤獨劍神的巨劍緩緩下壓的時候,竟然把劍下的空間割裂,壓碎,這就意味著那怕是無與倫比的重量,孤獨劍神也能把它掌控好,它把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了這一劍之下,不會讓重量擴散,毫無疑問,這一劍孤獨劍神已經是掌握得隨心所欲了,完全是控製了自己劍的力量。
  這就好比一個人,有人能扛得起一把一百斤的重劍,但耍起來卻力不如心,而孤獨劍神就像是能耐得起這一百斤重劍的人,而且這重劍在他手中如同自己的手臂一樣,完全沒覺得這樣的重劍會給自己負擔,他完全能控製好這把重劍。
  最為恐怖的是,雖然孤獨劍神一劍很緩慢地壓下了,甚至可以說這一劍往下壓的度比螞蟻快不了多少,但,那怕這一劍再慢,你都逃不掉,你不可能說見這劍很慢,你就可以轉身逃走。
  因為在這一劍之下,孤獨劍神的劍不是要切割或者壓碎劍下的空間,而是他劍下的人是李七夜,一劍壓下,李七夜就在劍下,那怕看起來這把巨劍離李七夜很遠,根本就挨不住李七夜。
  事實上,這已經與距離沒有關係了,那怕李七夜再遠,這把劍壓下的時候,它就在李七夜的麵前,它就在李七夜的腦門前,不管你往哪逃走,結果都是一樣的,劍就在你腦門前壓下來。
  在這那之間,所有人都產生了一種錯覺,感覺麵對這一劍的不是李七夜,而是自己,孤獨劍神的這一劍就在自己的腦門前。
  就在這那之間,在剛才還對孤獨劍神一劍失望的人都一下子被嚇得魂飛魄散,有些定力不夠強的修士雙腿一樣,“撲”一聲,就直接跪在了地上了。
  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冷汗涔涔,在這一刻大家才明白為什麼孤獨劍神是那麼的可怕,這也是為什麼同樣是九重天真神的話,孤獨劍神絕對能打敗其他的九重天真神,那怕是一腳邁入不朽的真神,孤獨劍神都依然可以傲視。
  一生癡於劍,當孤獨劍神出劍那一瞬間,大家都明白,在這一劍之下,孤獨劍神就是王者,劍道的王者!
  “好劍。”李七夜一笑,在這那之間,李七夜也出劍了。
  李七夜出劍,也是十分的簡單,抬臂,起手,舉劍,整個動作是一氣成,沒有任何贅餘的部分,一劍舉起,瞬間定格在了那。
  李七夜手中的銅劍讓人看不出份量,隻能說看起來很沉,但是直沉告訴了所有人,這把銅劍重到無法估量的地步,或者這樣的一劍比萬界還要重。
  就這樣重無量的一劍被李七夜抬手舉起,動作一氣成,這樣的一劍在李七夜手中似乎是沒有重量一樣。
  這不是重點,重點的是,當李七夜舉劍停在那的時候,一切都定格了,穩如磐石,不可撼動,當這一劍抬起定格在那的時候,這就意味著一切皆定格在了這,它就是世間最厚重的存在,一切都休想再跨越了。
  不論是什麼,當這一劍定局在這的時候,一切都該止步,時間也好,空間也罷,就算是孤獨劍神的一劍也當是如此。
  最終,李七夜的一劍和孤獨劍神的一劍終於碰撞在了一起了,雖然他們兩個人相隔得很遠,兩個人的劍絕對不夠長,但卻在這一刻他們雙方沒有任何距離,一劍就這樣碰在了一起。
  ”咚”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兩劍相碰,並不是大家所想象中“鐺”的一聲或者“砰”的一聲,這“咚”的一聲,根本就不像是兩把劍相碰撞的聲音,更像是兩件重到不能再重的東西相撞在一起。
  這就好像是兩個巨大無比的世界強硬相撞一樣,但這兩個世界卻偏偏又不會撞得崩碎,兩個世界又是完好無損,所以才會出了“咚”的一聲巨響,這是重重一擂的聲音。
  “噗”的一聲響起,在這兩劍相撞的那之間,在場不知道多少人一下子鮮血狂噴,瞬間被震傷,離得近道行又淺的人,當場是“噗”的一聲,一下子被震成了血霧。
  這僅僅是兩劍相撞的聲音餘波而已,它聲音餘波已經沒有針對任何人了,都能瞬間把許多強者一下子震傷,把一些人瞬間震成了血霧,如此相撞的一劍,是多麼的恐怖。
  一劍相撞之下,不少修士強者一下子被鎮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全身癱軟,這樣的一劍威力太大了,這樣的一劍威力太恐怖了。
  一劍之後,沒有人能看得出勝負,李七夜的一劍就定格在了那,而孤獨劍神的巨劍再也無法雷池半步,根本就無法再撼動它絲毫。
  雖然沒有人能看得出勝負,但直覺告訴在場的老祖,這一劍是李七夜占了上風了。
  在這那之間,孤獨劍神收劍,凝立,神態凝重無比,而且他收劍的動作是一氣成,沒有絲毫猶豫。
  就在這那之間,孤獨劍神雙手握劍,直豎於胸前,神態凝重如鐵,如臨大敵,絲毫不敢鬆懈。
  “該我反擊了。”李七夜淡淡一笑。
  話一落下的時候,李七夜出手了,手中的銅劍刺向了孤獨劍神。
  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劍之快是無與倫比的,是無可匹敵的,一劍出,快到沒有人能看得清楚他的劍。
  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出劍之時,卻讓人有所失望了,因為李七夜這一劍根本就是跟快劍沒有任何關係,甚至跟一個“快”字根本就是扯不上任何關係。
  一劍刺向孤獨劍神,卻沒有李七夜的快劍,這是很普通的一刺而已,不對,甚至可以說,剛練劍的人所刺出的一劍都比李七夜這刺出的一劍要快很多。
  李七夜這一劍刺出,很隨心,就是這樣很隨意地把劍尖向孤獨劍神的喉嚨一送而去,十分的簡單,甚至讓人懷疑李七夜這一劍是不是偷懶了。
  但,下一刻,所有人都不這樣認為了。
  李七夜這一劍刺來,平淡,隨意,自然,不著痕跡,就是這樣的一劍,卻有著世界最重的重量。
  s:三更已寫完,出去吃飯去,請大家投投月票。
  

Snap Time:2018-11-20 07:57:1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