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197章 武道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沒有多說什麼,再說了,對於他而言,那怕滅了一個道統,那也微不足道的事情。ξ雜↓誌↓蟲ξ
  “先生高絕,舉世無雙。”雲渡始祖不由讚了一聲,說道:“漫漫大道,先生所走過的路,我們窮其一生,都無法企及。”
  “是呀。”武祖也都不由讚了一聲,說道:“在這不渡海,能到先生這高度的人,隻怕一二個耳。”
  李七夜也笑了一下,不在意,目光隻是看了一下武祖那全身賁起的肌肉,淡淡地笑著說道:“你的武道也是獨樹一幟。”
  “我這已經是走回頭路了。”武祖不由幹笑了一聲,有些無奈,說道:“又修練回了當年粗糙的活來,所以就從最基礎的練起,打磨這一副皮囊。”
  “這也不見得是壞事。”李七夜笑笑,說道。
  “若是這皮囊能捱得住,還有點希望,萬一,捱不住,所有的辛苦都付之東流水。”武祖苦笑了一下,說道:“我現在一身的造化,都壓在了這一身皮囊之上,我自認為這是玩大冒險呢。”
  武祖,乃是以武入道,他一開始所修練的隻不過是凡術而已,後來有感,才修練了大道,也算放棄了以前的武道。
  隻不過,後來他成為了始祖,在不渡海打磨了無數歲月之後,他又重新修練起了武道,而且從自己的肉身打磨而起,他要把自己的身體打磨成最強大的兵器,同時也把自己的身體打造成最強大的容器,它不僅僅能攻伐敵人,能承受一切的攻擊,也是能承載無上大道。
  “武即是道,又有何區別。”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天地萬法,皆起源於一念一物而已,那怕是再細小之物、再微弱一念,都有可能是無上大道。你的身體,即是大道,它豐藏一切,隻要你做到了,就已經成功了。”
  “多謝先生的鼓勵,我也會奮勇前行的。”武祖笑著說道,向李七夜一鞠身。
  以武入道,本就是不容易,更何況,武祖成為始祖之後,又從頭來過,再一次修練武道,這是十分不容易的。
  特別是武祖把大量的精力、資源都用在了肉身打造之上,更是不容易的選擇,畢竟,始祖隨時都可以重塑自己的身體。
  但是,武祖卻偏偏走上了與眾不一樣的道路。
  “武兄的魄力,那是我遠遠比不上的。”雲渡始祖也不由感慨,說道:“武兄成功,未來的高度,也是我無法企及。”
  “雲渡兄就別笑話我,我也隻是放手一搏而已,賭個運氣,誰知道能否成功。”武祖也不是很有信心,搖頭,說道:“我隻是想作一個嚐試而已。”
  “是呀,我們也是快走到盡頭了,先賢之驚豔,我輩無法與之相比,想要有所突破,那得走蹊徑。”雲渡始家感慨地說道:“隻不過,我是沒有武兄如此魄力,重入武道,這是很了不起的選擇。”
  雲渡始祖這話也是言之有理,他們雖然已經是很強大的始祖了,但是,在他們之上,還有更加強大、更加驚豔的始祖,就是如十大始祖這樣的存在,他們一輩子都是無法超越的。
  不論是在天賦,還是各方麵,他們都無法與十大始祖相比,可以說,以十大始祖為峰,他們自己也能看到自己的極限了。
  他們連超越十大始祖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去突破大道的極限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武神才會作出更大膽的選擇,重入武道。這對於武祖而言,這是從來沒有人走過的道路。
  雖然說,在此之前,也有修士是以武入道,但是,像他這樣成為始祖之後,又再重入武道,那是從來沒有過。
  正是因為有著這麼一條從來沒有過的道路,這使得武祖想去嚐試。
  如果說,他們想憑著堂皇大道去修練,從前人所走過的道路去修練,隻怕他這一輩子都無法超越十大始祖他們了。
  如果說,從武道開始,重新開啟一個前所未有的領域,說不定他會有意外的收獲,說不定能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所以,對於武祖來說,就算自己沒有辦法從這條道路上超越十大始祖,但,若是能超越自己,那也一條成功的道路。
  “萬事皆不可測,說不定以後我還要靠雲渡兄討活呢。”武祖笑著說道。
  不管如何,武祖也好,雲渡始祖也罷,他們也都是看得開,畢竟,他們都已經活了無數歲月的人了,就算是有一天死了,那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一生中,該經曆的,也都經曆了,該擁有的,也都擁有了,所以,他們就算是死,也無所謂,他們自己也看得風輕雲淡。
  “先生入不渡海,一定是追黑暗而來吧。”雲渡始祖對李七夜恭敬地說道。
  “算是吧。”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也是隨便走走而已,殺殺人,練練功,隨意做點小事情。”
  這麼輕描淡寫的話,讓雲渡始祖、武祖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看看這四周的屍骨如山、血流成河,這就是李七夜口中的“殺殺人”。
  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認真殺人,這將會是怎麼樣的景象?武祖和雲渡始祖不敢多去想,或者,在那個時候,整個不渡海就是真正的血浪滔天吧。
  “隻可惜,在這件事上,我們也未能盡綿薄之力。”武祖不由苦笑了一下。
  “這也不怪武兄。”雲渡始祖無奈,說道:“當年琴女帝征召不渡海,武兄才剛入武道,道之淺,也難有什麼作為。”
  當年不渡海大亂,黑暗席卷天地,琴女帝等諸位始祖征召天下始祖,征而伐之。當時武祖棄道入武,道行很淺,根本就不能去征戰。
  而在那個時候,雲渡始祖也為他護法,未曾參加這一戰,所以他們錯過了這一次的征召。
  “這件事,必定會有一個了斷。”武祖不由望著遠處,說道:“不渡海,是屬於我們三仙界的,外來的人,休想鳩占鵲巢!”
  “會的,快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看著遠處,神態自若。
  雲渡始祖苦笑了一下,說道:“隻可惜,背後的黑手已經消失不見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好像在這不渡海蒸發了一樣,也曾有很多人尋找過,就是找不出來,到現在為止,依然有始祖未曾放棄。”
  當年大戰,可謂是驚天動地,曾有很多無敵的始祖戰死。因為雲渡始祖、武祖並沒有參加這一戰,所以他們並不知道這一戰的真正結局是如何的。
  隻不過,這一戰之後,黑暗巨頭消失不見了,而且,很多驚豔無敵的始祖也消失了,後來,他們知道了一些消息,除了戰死的始祖之外,一些始祖墮落,跟著黑暗巨頭消失了。
  所以,後來曾有不少始祖尋找過,但,都未成功,不知道黑暗巨頭躲在了哪。
  畢竟,不渡海太過於廣袤了,以黑暗存在如此恐怖的實力,如果他真的想躲起來,隻怕任誰都無法找到。
  “會有機會的。”李七夜老神在在,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除非他一輩子龜縮著不出來了,除非是他不想染指這個世界了,否則,遲早必會出現。”
  “希望有上戰場那一天。”雲渡始祖不由感慨,說道:“也該我們為這個世界盡點綿薄之力的時候了。”
  “若是參戰,當然是少不了我了。”武祖也笑了一下,說道:“我這把老骨頭也活得夠久了,該是拚一把的時候了。”
  此時,不論是武祖還是雲渡始祖,他們都是豪氣幹雲!
  “砰、砰、砰”在這個時候,天地搖晃起來,大地深處傳出了一陣又一陣撼動萬域的聲音。
  整個海域搖晃,海當千丈,在這一刻,可怕的氣息從海岩穴之中噴湧而出。
  “轟”的一聲巨響,在這那之間,海水倒流,隻見負巢穴中瞬間噴湧出了千萬丈的巨浪,直衝上了天穹,猶如是巨大無比的噴泉一樣。
  “是負累”一感受到這股氣息,武祖和雲渡始祖都知道這是什麼了。
  “終於喘過一口氣來了。”看到海水狂噴而起,李七夜笑了一下,站了起來,淡淡地說道:“剛才轟得它逃入了老巢,現在我也吃飽了,該宰他的時候了。”
  聽到這話,武祖和雲渡始祖他們兩個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此時他們都知道,今天負累死定了,不管它是有多麼的強大,但是,它必死無疑。
  “轟”再一次巨響,巨浪滔滔不絕地噴湧而出,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好像巢穴之下的海水噴完了一樣,緊接著噴湧出了滔滔不絕的黑氣。
  黑氣衝天而起,直衝入天穹,可怕的黑暗瞬間掃過天空上的星辰的時候,一顆顆星辰瞬間被黑暗毀滅,一顆顆星辰從天空上墜落下來,這樣的一幕,十分震撼人心。
  這足可以看得出來,負累是多麼的強大了。
  “還有幾分本事。”李七夜看了一眼這一幕,笑著說道:“吃了我一拳還不死,好,我下去宰了它。”
  

Snap Time:2018-11-16 03:36:0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