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193章 大世由我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緩緩地張開了雙眼,在這個時候,太初樹已經收入了命宮之中,他全身太初之氣收斂,他整個人神態自若,收放自由。#雜ㄨ誌ㄨ蟲#
  在這個時候,就算李七夜全身沒有淩人之威,沒有舉世無敵的氣息,但是,在他一舉一放之間,就渾然天成,似乎就是他掌宰天地,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是那麼的自然,但是,給人一種羽化登仙的感覺。
  那怕此時的李七夜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普通的相貌,普通的模樣,普通的穿著,但是,他依然讓人感覺,他已非人世間之人了,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仙。
  “先生乃是畫中走出來的仙人也。”鄭帝看著李七夜的儀態,不由讚了一聲。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既然是畫中走出來的仙人,那就說明不夠真實,那實在是太假了,假仙。”
  “不,不,不。”鄭帝不由搖頭說道:“先生之氣運,乃是仙人也。”
  李七夜笑笑,輕輕搖頭,說道:“仙人,並不好,如果我是真仙,或許,你不會坐在這,也不應該做在這!”
  鄭帝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終,他也不由感歎,說道:“仙,的確是那麼可怕。”
  “那不是仙那麼可怕,而是沒有走出這條路。”李七夜目光望著遠方,深邃無比,徐徐地說道:“如果真的走出這一條路,中正平和,那麼,或許這就是真仙。在此之前,一切皆是偽仙也,或者,就是假仙。”
  “這麼說來,我倒還有些期盼有朝一日,先生成為真仙。”鄭帝不由露出笑容,露出期待神色。
  “沒想過。”李七夜輕輕搖頭,徐徐地說道:“長生不死也好,真仙也罷,皆非我所求也,此乃不是我要所走的道路。”
  “先生,終非是我輩所能揣摩。”鄭帝也不由撫掌而讚。
  李七夜笑了笑,伸伸懶腰,通體舒泰,不由感慨,笑著說道:“這一趟,也沒有白來,三百萬年一次的奇跡,的確是值得一觀,奧妙無雙,妙極,妙極。”
  “先生乃是神人。”鄭帝苦笑了一下,笑著說道:“先生觀潮望海,便盡悟大道奧妙,盡握奧妙之柄,我資質駑鈍,未有所獲。”
  李七夜隻是看了鄭帝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如果你都是資質駑鈍,天下就沒有聰明人了,你隻是心不在此。”
  李七夜這話一點都沒有說錯,十大璀璨之一的鄭帝,曾經大戰贖地,他所創寫的《太清丹經》更是絕世無雙,可以比肩九秘始祖的《九秘》,試想一下,一位真帝,能做到這一步,那是多麼的驚才絕豔,多麼的絕世無雙,他的天賦之高,絕對能站在天才之巔。
  如果他這樣的存在,都僅僅是資質駑鈍的話,那麼天下人都是蠢材了。
  “先生如此一說,那我就是這條長河中的一條鹹魚吧,想翻一下身,都懶了。”鄭帝也隻好笑著說道。
  “翻一下身,又有何妨。”李七夜笑笑,鼓勵了一句。
  鄭帝輕輕搖頭,說道:“人貴在自我,我知道我的極限在那。就算我再怎麼去翻身,就算我再怎麼去折騰,也就那樣了,又焉能比肩於十大始祖,更何況,世間有先生,萬古皆黯淡,我等也隻不過是蟻螻而已。”
  鄭帝這話說得也是在理,雖然作為十大璀璨之一,但是,他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超越十大始祖,更何況,十大始祖本就是驚才絕豔的存在。
  所以,他一生再怎麼樣折騰,高度都是有限,他已要站在今天的高度,離真正的巔峰並不遙遠,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也心無所求。
  李七夜隻有笑笑,也未再多說,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更何況,作為無雙之輩,鄭帝他自己心麵也是一清二楚,隻不過,他自己選擇不一樣的活法而已。
  對於這樣的選擇,沒有誰能去幹涉,也沒有誰能去改變。
  “也無妨。”李七夜也認同,點頭,說道:“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這已經足夠了。”
  鄭帝也不由點頭,他對於自己的選擇,當然是一清二楚,所以,他心中無求,對於他而言,世間的種種,那都隻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他就是他,他依然是那位兩袖清風的鄭隱。
  “先生,即將開創一個紀元。”鄭帝不再談自己的事,對李七夜的所作所為,充滿了好奇,也是心有興奮。
  鄭帝不由說道:“若能親眼能看到先生開創全新的紀元,我此生也無憾也。”
  李七夜輕輕搖了搖頭,說道:“三仙界,終究是三仙界,它是一個獨一無二的世界,這個世界,自有你們的規則,我也沒有必要去打破。”
  鄭帝沉默了一下,最後也點頭,說道:“先生這話,所說不無道理。若是三仙界有所改變,也不一定適合。”
  “三仙界能屹立到現在,都是先賢們的努力,都是三仙的締造。”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想開創紀元,並非是我所想貫穿亙古,而是需要一個改變,這是一個契機,是我們世界的一個契機,否則,未來又談何一戰到底呢。”
  “或許,這不僅僅先生世界的一個契機,這是所有世界的契機,三仙界也是如此。”鄭帝十分認真鄭重地說道:“如果先生成功了,這何止僅僅是改變先生的世界,這是改變了一切,三千世界,都會為之改變,包括了三仙界。”
  “先生的恩澤,將會貫穿所有的世界,從古至今,先生是締造了未來,所有世界的未來!”鄭帝神態十分嚴肅,神態恭敬。
  “我倒沒想那麼多。”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我也沒有那麼偉大,沒想過什麼恩澤三千界,隻是想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鄭帝一下,說道:“而且,偉大,不見得一件好事,一旦拔高了,那就會成為一種災難。”
  “先生高義。”鄭帝向李七夜一拜,恭聲地說道:“就算先生無意之舉,也一樣是改變未來。”
  “現在談這些,還早矣。”李七夜輕輕搖頭,淡淡地說道:“一切都僅僅是開始而已,時間還漫長著,隻有經曆無數的沉澱積累,才能厚積薄發,走到那一步。”
  “相信,那一天會到來的,我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這一天的到來。”鄭帝認真說道:“不知道先生準備什麼時候開創呢?”
  李七夜不由目光一凝,望著遙遠處,最後徐徐地說道:“快開始了,還差那麼一點,等我大道圓滿,推上巔峰,就開始了。”
  “先生要在不渡海登巔峰嗎?”鄭帝也明白了。
  “還有什麼地方比這更好?”李七夜笑著說道:“這個地方,太大了,能承受得起一切,也是最好的戰場,隻有在這樣凶險的地方,是最適合大圓滿的時候,當貫穿一切之時,那就是是一場血戰來臨之時。”
  鄭帝懂李七夜的做法,他不由說道:“這的確是一塊磨刀石,特別是先生這樣的萬古唯一的仙刀,再好不過。”
  那怕李七夜還沒有開始動手,但是,鄭帝已經知道李七夜要拿怎麼樣的存在來試刀了,他也能想象得到李七夜要試刀的那一天,將會發生什麼。
  “大補之物。”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望向大海深處,目光深邃,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李七夜這樣的神態,鄭帝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他知道,有人被李七夜盯上了,而且,在李七夜踏入不渡海的第一步的時候,他就已經盯上了獵物了。
  至於什麼時候動手,那都不重要,鄭帝明白,一旦被李七夜盯上的獵物,必定是逃脫不了,必定會被李七夜狠宰。
  “先生下一步往何方?”回過神來之後鄭帝問道。
  “一路走下去。”李七夜笑了一下,很隨意,沒有固地的地點,也沒有固地的目標,一切都隨心而行,遇到誰,誰就倒黴。
  “先生一路打磨,我知道有一個大凶之巢,曾有不少始祖去嚐試過,甚至有始祖曾殞命,這樣的地方,對於先生而言,是再好不過的磨刀石了。”鄭帝想到了一個地方,立即告訴了李七夜。
  李七夜入不渡海,也就是想大開殺戒,讓自己的大道更圓滿,把自己推到巔峰,為未來作準備。
  “那就走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希望能殺得痛快淋漓。”說著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鄭帝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在這個時候,他能想象血海滔天的景象,他知道有凶物要倒大黴了。
  “我就不陪先生了。”鄭帝笑著說道:“聽說不渡海有一種藍渡彼岸花,極為難尋,一見能夢彼岸。我是想去找找,去開開眼界。”
  鄭帝留在不渡海,就是隨便走走,看看想看的地方,想看的東西,除此之外,再也無所求了。
  “去吧。”李七夜也沒有與鄭帝同行的意思。
  “望他日,還能再見先生。”鄭帝向李七夜行大禮,最後才飄然而去。
  

Snap Time:2018-11-18 05:21:4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