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352章 量一下這天地

  當進入黑洞般的門戶之後,並沒有窒息的感覺,隻是眼前一片黑暗而已,那怕你打開天眼,都無法看透這的黑暗。-雜∮誌∮蟲-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如果膽子小或者道行淺的人一定會被嚇得不輕。
  不過這個過程很短暫,在沒有多少時間之後,隻見眼前一亮,聽到“啵”的一聲響起,黑紙船穿越了門戶,終於抵達了金錢落地。
  聽到“蓬”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黑紙船竟然一下子燃燒起來,短短的時間之內一艘黑紙船竟然燃燒成了灰。
  落地之後,放眼一看,隻見這是人山人海,此時不知道已經聚集了多少人了,所有抵達這的人都在這下船,這樣的一個地方又被大家稱之為渡口。
  一時之間這個叫渡口的地方熱鬧得不得了,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已經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修士強者,這些修士強者來自於萬統界各大道統、各大門派傳承。
  不要說是小修士,就是那些赫赫有名的一教之主、一個道統的掌權者,他們之間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見不上一次麵,最多也就是聽過彼此的大名而已,畢竟萬統界實在是太浩瀚了,號稱是有萬個道統,這是何等廣袤的世界。
  但今天這些來自於萬統界的無數修士強者都紛紛相聚在一起了,大家都是為金錢落地而來。
  “狂天兄,當年在戰灘一別,便是匆匆五千年,沒有想到我們在有生之年還能再相見。”有老祖見到熟人,也不免幾分的興奮。
  “是呀,我還以為等我出殯那一天才見得到寶空兄來給我送行呢。”另一個老祖也不由為之大笑。
  這一次金錢落地雖然說大家都為寶物而來,但能在這樣的一個地方遇到幾千年未見的老友,那對於很多修士強者來說,這又何嚐不是一件好事呢?
  “飛鶴宗主,久仰大名,聽聞飛鶴兄的鶴舞乃是當世一絕呀。”也有不少從來不相識的教主掌門在這個地方相遇,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結識了。
  “遊龍教主的大名也是如雷貫耳,遊龍教主手中的遊龍劍又曾經斬殺過多少的惡人,讓飛鶴佩服得五體投地。”有宗門也立即大笑。
  一時之間,不相識的修士強者也都遇到了自己曾經神交的大人物。
  雖然大家都為寶物而來,為機緣而來,但在剛剛踏上這片陌生的土地之時,在還沒有利益相互衝突之時,氣氛都顯得特別的融洽,不少人也免不了交結一番,敘敘舊什麼的。
  “走了,我們去找一塊好地。”也有人已經迫不及等,一踏上了渡口,立即進入金錢落地。
  站在渡口,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壯闊無比的山河,此時他們站在了一座高峰之上,宛如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平台。站在這樣的地方,遠眺眼前的金錢落地的時候,隻見山脈起伏、江河盤繞,這樣的一個世界,似乎看起來和萬統界沒有什麼區別。
  “走了——”有人大家一聲,紛紛去尋找自己的一塊土地,都進入了這個世界。
  “不一定要靠步行了。”有人提醒說道:“這可以用升天台,直接把你送進去不就是可以了?說不定運氣好,第一站就是寶地呢。”
  大家順著這個人手指的方向望去,隻見在前麵不遠處的確是有一個看起來像是祭台一樣的地方,這個高台上麵銘刻有很多符文。
  “升天台能送到哪?”看到這個高台,有人就忍不住問了。
  “送到哪就隨機了,不過你給的錢越多,它就能把你送得越遠,也有老祖說過,你給的錢越多,送到好地方的機率就越大,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這個老修士說道。
  “我先來。”立即有人登上了升天台,“鐺、鐺、鐺”把真幣扔到升天台上,真幣落地,一下子融化消失。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人剛剛扔下真幣之後,整個人瞬間被彈飛,如同流星一樣消失在了天邊。
  “小兔崽子,都上來吧,省得我們走太多冤枉路。”有長輩帶著自己的晚輩登上升天台,扔上真幣,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他們所有人都被彈了出去。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貪圖方便,都紛紛登上升天台,借著升天台進入金錢落地的其他地方。在升天台上,隻要你給的錢越多,它就能把你彈得越遠,甚至有傳言認為,隻要你能給到足夠的錢,它能把你彈到金錢落地的最深處,聽說那有著金錢落地最好最好的寶地!
  “我們走吧。”也有一些小門小派的修士,他們手頭上的錢不多,能省一點是一點,雖然他們是眼饞那些靠升天台進入金錢落地的。
  但他們不能揮霍,好錢要用在刀刃上,所以這些小門小派的長輩都紛紛帶著自己的弟子以步行的方式進入了金錢落地。
  “走,我知道有個地方。”也有老祖曾經得到過先祖的記載,所以不用升天台,帶著自己的晚輩直奔自己所知道的寶地。
  李七夜也懶得去走,直接登上了升天台,隨便抓了一把真幣扔在升天台上,“砰”的一聲響起,升天台瞬間把李七夜彈到天邊,宛如流星一般劃過了天空。
  “砰——的一聲響起,最後李七夜落地,升天台把李七夜送到了一座高聳的山峰之上,李七夜張目一看,這隻是一座普通的山峰,並沒有什麼寶地可言。
  這隻能說是李七夜運氣不好,並沒有被送到什麼好地方。不過,李七夜倒無所謂了,他隻是隨便挑一個安靜的地方而已,是不是寶地對於他而言都不重要。
  李七夜站在這座山峰之上,張望了一下四周,因為他是來得比較早的人,這一帶也沒有其他的人,一片的寂靜。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並不在意,此時他取出了量天尺,當量天尺被取出來的時候,散出了奪目無比的光芒,宛如有著億萬星辰匯聚一樣。
  而且量天尺越來越亮,似乎是有著更多的星辰匯聚在一起,如此多的星辰匯聚,流動著的道紋就更加豐富了,似乎是傳遞著無窮的信息一樣。
  量天尺,它可以量天量地、量大世、量天機……它甚至可以量一切,在這個時候,量天尺就是量著這片大地,量著整個金錢落地。
  這就是量天尺最奧妙的地方,也是量天尺最珍貴的地方。
  李七夜此時握著量天尺,宛如與量天尺融為一體一樣,接收著量天尺所傳回來的一切信息,量天尺所傳回來的信量宛如汪洋大海一般湧入李七夜的識海之中。
  “的確是了不得,這個地方不可量,有些東西竟然無法量得到。”李七夜都不由有些感慨。
  要知道,量天尺可是極為逆天無匹,它曾經是佛野這個紀元最逆天的寶物之一,要知道一個紀元是多麼的漫長,它是多麼的璀璨壯觀,在一個紀元之中出現的寶物數之不清。
  甚至可以說,在一個紀元之中,一位大帝的寶物已經不見得有多麼的出色了,但是量天尺卻是一個紀元中最逆天的寶物之一,你可想而知這量天尺是多麼的珍貴,多麼的逆天。
  就算量天尺不如紀元重器那麼的逆天,不如紀元重器那樣毀天滅地,可以屠滅一切,但量天尺所擁有的神通也不是紀元重器所能相匹的。
  然而,現在在這金錢落地這樣的一個地方,竟然有不少東西連量天尺都無法去量得的。
  量天尺,可量天量地,量大勢、量天機……然而在金錢落地這樣的一個地方,竟然還有不少東西無法量得,這樣的一個地方可以想象是多麼的恐怖了。
  “的確是有意思,的確是了不得。”宛如與量天尺融為一體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這樣的一個地方,葬地與之相比,都顯得失色不少!”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中的量天尺變得無比璀璨,在這一刻量天尺竟然像融化一樣,不再是一把尺子,更像是李七夜手中握著的一道光芒,這一道光芒看起來像鋒刃一般,十分的銳利,似乎可以刺穿一切。
  “去吧,我倒要看一看什麼東西可以擋我的意誌。”李七夜淡淡一笑,手中的量天尺釘入了泥土之中。
  聽到“嗤”的一聲響起,那怕是大地厚重,但就在量天尺從李七夜手中打出的時候,大地竟然薄如紙一樣,仿佛一下子被打穿了,它一下子貫透了整個大地,也是貫穿了整個金錢落地。
  在量天尺的光芒消失在泥土之中的時候,李七夜盤坐在這,在這個時候宛整個人宛如是化作了一條無上大道,大道靜靜地流淌著,它宛如是時光、天地等等的一切融為了一體。
  在這恍然之間,李七夜就像消失了一樣,似乎他與金錢落地融為了一體。
  天地似乎變得很安靜,但就在這那之間,在金錢落地不為人知的地方,似乎是光芒跳動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一樣。
  雖然在金錢落地中的任何修士都沒有感覺到,但在金錢落地的最深處卻有什麼龐然大物蘇醒過來一樣。
  

Snap Time:2018-11-17 16:41:56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