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351章 以後還能叫你一聲大師兄嗎

  金錢落地,一下子搞得整個萬統界所有人都為之沸沸揚揚,不知道有多少人迫不及待地登上黑紙船,進入金錢落地。■雜&誌&蟲■
  而且金錢落地所飄出來的黑紙船也是十分的多,密密麻麻的黑紙船從黑洞鏡麵的門戶飄了出來之後,向萬統界的四麵八方駛去。
  可以說當金錢落地一出現的那一刻就注定著麵向著整個萬統界,所以不論你是在萬統界的什麼地方,那怕你的道統、宗門在萬統界再偏僻的地方都能看到金錢落地的黑紙船。
  所以隻要你口袋有著足夠的錢,那就登上黑紙船吧,它會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入金錢落地。
  當然,離門戶越遙遠的地方,所需要的真幣就越多,否則黑紙船就不會把你送入金錢落地。
  在金錢落地出現了沒有多久,李七夜也從采藥峰下來了。
  梵妙真她們師姐們三人都沒有離開,她們是聽從長生真人的吩咐等等著李七夜。
  “師兄回穀嗎?”一見到李七夜,平日寡言少語的穆雅蘭都不由第一個開口,望著李七夜,神態間有著向往。
  雖然梵妙真師姐們三人並不知道李七夜與自己師父聊了什麼,但是直覺告訴她們,或許李七夜與她們師尊之間有些不愉快。
  打心底,梵妙真她們當然是渴望李七夜能回她們的長生穀,的的確確是她們的大師兄,畢竟她們長生穀需要李七夜這樣的弟子,更何況他們這些日子來相處得很好。
  “不,暫且不回去了。”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雙目看著天空上一艘艘駛過的黑紙船,再遠眺,目光穿越長生道統,跨越無窮虛空,宛如直透黑洞鏡麵的門戶。
  “師兄要去金錢落地?”看到李七夜的目光宛如跨越無窮虛空,心有靈犀的梵妙真立即明白,說道。
  “去一趟,該去一趟,我正想尋找它,它既然來了,那就再好不過了,這也正好省去了我很多的功夫。”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跳動了一下。
  對於別人而言,去金錢落地為了寶物,為了所謂的奇遇,但是,李七夜所想去金錢落地,更多的是想見一個存在。
  “我陪師兄去。”梵妙真秀目眨了一下,嬌笑地說道:“如果我們同行,那就更有伴了。”
  “我,我們也去。”此時就算是冷傲的穆雅蘭和秦芍藥都想跟著去,她們願意與李七夜同行。
  “不,如果你們想去,還是跟穀主同來吧。”李七夜看著黑紙船,輕輕地搖頭,徐徐地說道:“我還有點事,說不定會遇到一點麻煩。”
  “師兄要去帝殞!”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梵妙真頓時臉色一變,聰明狡黠的梵妙真了解李七夜,他根本就不怕世間的一切。
  今天他竟然會說遇到一點麻煩,她一下子就想到一個恐怖無比的地方,在金錢落地人人都談之色談的地方——帝殞。
  “沒錯,會去一趟的。”李七夜看著黑紙船,目光變得無比的深邃,在他所得到的一切記憶中,他所知道的一切之中,這的確是需要他去一趟的地方。
  “帝殞——”作為道統傳承的弟子,穆雅蘭和秦芍藥都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這太危險了吧。”聽到秦芍藥都有些嬌怯,臉色有些發白,吃驚地說道:“一旦踏入帝殞,那必定是有去無回,曾有好幾個真帝死在這,連聖衣始祖都有去無回!這,這地方太恐怖了。”
  此時梵妙真和穆雅蘭都看著李七夜,她們曾經從長輩那知道這個地方,這曾經被人稱之為最恐怖的地方之一。
  因為這個地方連真帝進去都必死,不要說是真帝,在曆史上曾經有一個始祖死在了這,這個始祖就是聖衣始祖!這位聖衣始祖還曾經在萬統界開創了聖衣道統!
  始祖,那是多麼無敵的存在,舉世之間,無人能與之匹敵,除了他們自己了,但是聖衣始祖依然是有去無回,可以說這個地方是被人稱之為世間最恐怖的地方了。
  這並非是始祖太弱,而是這個地方太恐怖,這使得後來再也沒有人踏入過這個地方。
  現在李七夜竟然說要進入帝殞,這怎麼不讓梵妙真她們師姐妹三人大吃一驚呢。
  “沒事。”李七夜淡淡一笑,目光深邃,宛如可以望透整個天地一樣,徐徐地說道:“我走走看看便可,又不是有什麼圖謀。”
  這樣的話讓梵妙真她們師姐妹都不由苦笑了一下,這可是帝殞,竟然說是走走看看,在別人看來這話太狂妄無知了,她們卻清楚,李七夜做得到做得到。
  “回去吧,回長生穀吧。”最後李七夜吩咐梵妙真她們三個人,說道:“如果你們真的想去,穀主會給你們更好的時機,相信她能安排好的。”
  梵妙真她們師姐妹也隻能是默默地點頭,她們本來是想跟隨著李七夜的,隻不過現在李七夜要去金錢落地,甚至是要去帝殞,那就不一樣了,她們需要回去向長生真人匯報。
  “師兄——”最後在臨別的時候,一向來都寡言少語的穆雅蘭突然叫了一聲,她望著李七夜,猶豫了一下,最後說道:“你,你,你以後還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嗎?”
  事實上,當穆雅蘭說出這樣的話來之時,不止是穆雅蘭,就是梵妙真和秦芍藥也是同時望著李七夜,她們目光之中渴望著渴望。
  雖然說李七夜與她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李七夜卻給她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甚至可以說李七夜讓她們受益匪淺,他這個師兄之名並非是名不符其實。
  這一次在她們師尊離開之時,那怕她們師尊沒有說什麼,她們也知道這麵有些不愉快,她們也明白李七夜這個首席大弟子隻是臨時的而已,隨時都有可能離開,甚至有可能會發生一些事情,一些並不好的事情。
  看著梵妙真她們三個人渴求的目光,李七夜隻是笑了笑,輕輕地拂了一下穆雅蘭的秀發,淡淡地笑著說道:“我是不是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這並不重要,是不是你們的大師兄,也不重要,至少我們有這個緣份,這就足夠了。有緣,皆有可能。”話一落下,李七夜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天空上。
  在這那之間,李七夜一步登天,瞬間登上了一艘黑紙船。登上黑紙船之後,李七夜隨手就抓了一把真幣扔在了黑紙船上,真幣之多是綽綽有餘。
  當李七夜把真幣扔在黑紙船上之後,聽到“鐺”的一聲響起,宛如是波光蕩漾一樣,眨眼之間隻見真幣融化了,然後一下子消失不見。
  得到了李七夜的真幣之後,黑紙船立即調頭,如同脫弦的箭,瞬間向黑洞鏡麵的門戶飛去,速度之快,無與倫比,甚至是跨越時空,這很難讓人想象,如此薄薄的黑紙船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力量能達到如此的極速。
  在藥廬之中梵妙真她們師姐們目送著李七夜坐黑紙船消失在天際之後,她們這才收回了目光。
  “我們回去吧。”最後梵妙真終於輕輕地歎息一聲,帶著穆雅蘭和秦芍藥離開。
  這一次祭祀大典可以說他們長生穀大獲全勝,同時也鏟除了萬壽國這樣野心勃勃的疆國,作為這一次祭祀大典的主持弟子之一,梵妙真她們心麵應該高興才對。
  但是梵妙真她們心麵卻沉甸甸的,因為她們明白有些事情不妙,這是李七夜與她們長生穀之間的一些事情,而且她們從長生真人的神態看得出來,這事情甚至有可能不妙到李七夜與他們長生穀開戰的地步,這就是最不妙的地方了。
  這也是梵妙真她們心麵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她們並不希望走到這一步,畢竟她們曾經與李七夜並肩作戰過。
  黑紙船載著李七夜往門戶飛去,在這程中有很多黑紙船也調了頭飛向門戶,每一艘的黑紙船都載有人,有的是一個獨占一艘黑紙船,有的是好幾個乃至是十多個人同一艘黑紙船,當然人越多所需要的錢也就越多。
  坐在黑紙船之中,不論是年輕一輩還是老一輩,都不由有著幾分的興奮,甚至是躍躍欲試,畢竟誰都想在金錢落地中得到什麼寶物或者機緣。
  很快黑紙船已經抵達了黑洞鏡麵一般的門戶之前,放眼望去,除了密密麻麻飛出來的黑紙船之外,前麵也是一排排載滿了來自於五湖四海修士強者的黑紙船。
  聽到“啵、啵、啵”的一聲聲響起,隻見一艘艘黑紙船駛入黑洞鏡麵般的門戶之中,這樣的場景就好像是一下子被黑洞吞噬一樣,情景有點磣人。
  但是這磣人的情景卻並沒有讓人害怕,反而是讓很多人為之興奮,甚至有年輕一輩忍不住大叫一聲說道:“金錢落地,我來了!”
  李七夜坐在黑紙船之上,十分的平靜,當黑紙船抵達了門戶之前的時候,他也是風輕雲淡。
  此時“啵”的一聲,黑紙船載著李七夜進入了門戶,宛如是有黑潮流動一樣,那之間把李七夜一下子淹沒,這似乎不像是門戶,更像是一個海洋,那之間進入了一個汪洋世界。
  

Snap Time:2018-11-16 07:03:34  ExecTime:0.122